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还了这把接待部的钥匙,我们还是研究院的人
敦煌研究院 丨 文化守望者 丨 2018-6-9    访问量:  

一年有九个四十天,一辈子有好几个一年,所以没有人想过,居然四十天会影响一群人到这步田地,让他们与一种深刻的文化意象结下不解而又厮磨人心的缘分。

2018年6月8日,“我在敦煌讲壁画”敦煌文化守望者全球志愿者派遣计划首期营在敦煌结营。

前夜为了准备交给院里的阶段性答卷,谁也没敢早睡。凌晨2点的敦煌,驻地大客厅还是满满当当的人头,那种即将离开的紧迫感揪住每个人生理上的倦意,振奋、不眠。

我们要如何借一股巧劲,激发敦煌以外的人对莫高窟起意,或是有所思考?

设计组里的老大姐-守望者张平说,我们要做的是一件很长的事——让阿难来说敦煌。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其实就像以前人需要经变画来解释晦涩难懂的佛经,通过佛祖的小弟子阿难说出洞窟里面其他故事,让没有这方面知识储备的人能得到一个基本的认知,这些天已经设计出阿难说飞天漫画(或者说拼贴绘本),未来还会有阿难说供养人、阿难番外篇等等。(设计组由独立设计师张平、北京服装学院研究生王宗慧、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金希组成)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敦煌,每个人也会因为不同的理由爱上敦煌。调研组-守望者谢焕做了个线上线下调研。“参观莫高窟后,你对什么留下了最深的印象?”“你希望通过哪种渠道了解莫高窟?”谢焕的调研意图深入探讨这个问题。在数据录入的过程中,一阵欢一阵喜。游客对莫高窟的热情与渴望继续了解莫高窟的热情,远超我们的意料,即便是观光旅游的心情而来,也是承载着文化的包裹离去。如果我们能够通过更大样本摸索出一个方向感,对于未来守望者如何参与弘扬敦煌文化或许将具有重大意义。(调研组由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谢焕、北京二十二中学退休教师孟庆芝组成)

讲解工作能改变人。来敦煌前,保护组赵宇还是个别人眼中的物联网专家,标准的理工男;在莫高窟上岗以后,常被人认作是干了二十个年头的老讲解。他说莫高窟目前的预防性保护基础很好,在全国范围内或许都是领先的,守望要做的就是在一个更细分的应用上做叠加,通过监测,更好地预防因颗粒物浓度升高而对壁画塑像造成损伤。“现在回上海,我可以说自己马上要在敦煌留下自己的印迹(颗粒物监测传感器),又在自己身上留下了敦煌的印迹(晒黑的皮肤)”。这一来一回的“置换”,或就是百转千回间的“供养”。(保护组为物联网专家赵宇)

结营仪式现场,敦煌文化守望者项目负责人傅博给大家回顾了40天守望之旅所取得的成绩单:守望者们累计讲解服务达200次,总服务人数超过6000人,带领参观的步行距离超过640公里。有近2000位观众参与了守望者们为浴佛节及国际博物馆日准备的线下活动,包括敦煌小花彩绘、敦煌创意相框合影、莫高窟知识竞答、艺术脱口秀……不仅如此,10位守望者的传播计划将持续践行王旭东院长和樊锦诗先生的嘱托:“多多播撒种子,将敦煌文化带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本次活动也吸引新华社、人民日报、澎湃等全国近百家媒体的热切关注。敦煌文化守望者总教头范泉主任寄语守望者,并对接待部、保护所、保卫处等表示感谢。“守望者不畏困难,出色地完成了所有任务,我感到非常欣慰。希望守望者今后能持续的进行各自传播计划,并为敦煌做更多的贡献。”

张先堂院长动情地说,守望者利用自己的特长为敦煌保护、宣传出力,特别令我们感动。守望者提出的传播计划,对于传承敦煌文化非常具有建设性。从这三个例子就可以感受到守望者在敦煌四十天确实是收获很大,成果丰硕。
回顾这四十天,匆匆而过,不匆匆记忆。

守望者罗依尔在九层楼前、敦煌学院内首次开讲艺术脱口秀《莫高情报局》,博一致好感好评;

守望者牛佳耕、顾健用深厚的语言功底考取了英文带讲的资格;

观察员曹志东创了2018年头莫高窟第一个单日四次带讲;

守望者牛佳耕夺了研究院运动会男子单人羽毛球赛冠军;

守望者刘鑫用声音留住了敦煌加载于他的印象,出了七集守望电台;

守望者排球联队在研究院家属楼圆满完成八场赛事,向研究院各所致敬......

亲爱的老朋友,新识的一家人,我们要走了。但我们又不会真的离开,离开莫高窟,离开你们,离开敦煌研究院。

有些路出发的时候是冲着一份激情,虽然蓬勃却也懵懂,走着走着是百感交集,虽然辛苦却不孤单,然后多少美丽回忆编织出守望敦煌的梦,我们爱着爱着就永远了。

“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几度细思量,情愿相思苦。”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