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第34期“敦煌读书班”简报
敦煌研究院 丨 文/图 黄京 丨 2014-11-21    访问量:  

时间:2014年11月6日(星期四)下午2:30

地点:敦煌研究院文献所阅览室

主讲人:冯安宁(芝加哥大学人文学院美术史系、博士生)

题目:“阐释的角度:美术史的理论与方法”


摘要:我们可以有多少种方式来理解一个“艺术作品”(一幅山水画,一座墓葬,一座石窟)?如何把视觉的认知用文字来表述?历史,文字与图像的关系是怎样的?这些都是美术史所关注的议题。

本次冯安宁博士以三个部分展开,对北美地区美术史学界概况进行讨论,并介绍了该地区近期佛教艺术研究的动态。重点解析了巫鸿教授的部分著作。

第一部分是芝加哥大学的汉学与佛教研究(China and Buddhist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冯安宁博士先是讲述了北美地区从事美术史学习和研究的学生平时生活学习状况,然后通过对芝加哥大学神学院从事佛教研究的任博克教授(Brook Ziporyn)、马修·开普斯坦教授(Matthew Kapstein)以及芝加哥大学东亚系从事早期中国研究的夏含夷教授(Edward L. Shaughnessy)、夏德安教授(Donald Harper)等诸位学者的著作、观点的介绍,向我们展现了北美地区美术史学界概况、研究动态。

第二部分是从文献到写本文化—中国佛教与敦煌文书研究概括。(How should we use manuscripts and textual sources?)冯安宁介绍了芝加哥大学对中国佛教研究流行的一些观点,如米尔恰·伊利亚德(Mircea Eliade)、乔纳森·斯密斯等人提出的“从建构主义到后建构主义”、“追求大叙事力求揭开谜底→尊重历史和文化的复杂性”。在如何运用像敦煌文书这样的文献去研究佛教这个问题上,冯安宁叙述了美国伯克利大学东亚系罗伯特·沙尔夫(Robert Sharf)的观点:“在此我只想提出一个方法论的问题:我们在研究关于佛教对于死亡的理解时,要在经典文献的运用上格外小心,因为这些文献往往是具有指令性的,而非具有描述性,如果我们开始考虑到佛教社会真实的一面,我们无法不清晰的认识到,如果把文献不加辨别的当作研究社会史的文献材料,那将是十分危险的。”当谈到历史学家如何运用文学类材料(志怪小说类)时,冯安宁引出了牛津大学杜德桥教授在《宗教体验与唐代世俗社会:<广异记>的一种解读》书中提出的二个概念,即“内层故事”、“外层故事”。内层故事是文中光怪陆离的鬼神轶事。历史学家对内层故事的关注点,正是其中主人公,叙事者和社会背景等“传说性质”的故事内容;外层故事指站在历史学家角度上所看到的故事,即戴孚根据自己对当时世界的认知和生活经验为我们所记录下来的,有其主观选择性的这些鬼神轶事。冯安宁还介绍了剑桥大学高亦睿(Imre Galambos)的《写本与行脚僧:一位十世纪朝圣佛僧的汉藏文文书》,在这本书里,作者说明了“写本文化(Manuscript Culture)告诉了我们什么”。

第三部分美术史的作用(Introduction to Ar History).

这一部分,冯安宁先是介绍了潘洛夫斯基(Erwin Panofsky)的经典图像学(Image and Text: Iconography)。根据经典图像学,我们应该如何识读图像1、视觉上识别的东西,基本的形式分析/视觉分析;2、识别图像的故事与人物;3、解读出图像的意义,考虑到该图像制作的时间、地点,流行的文化风格或艺术家风格、赞助人意图等。

然后重点从四个方面介绍巫鸿教授的一些研究视角和观点。1、超越文字:视觉文化与物质文化。这里冯安宁以四川彭山第166号崖墓摇钱树座佛像为例,介绍了巫鸿教授关于2-3世纪,早期中国艺术佛教因素的观点,即只有那些传达佛教思想或用于佛教仪式或佛事活动的作品,才可以被看作佛教艺术作品。我们不能期望仅凭它们的形态,或者仅凭某种可比物之间的些许相似来确定这类艺术品的内涵;2、“中层研究”,作品的概念与空间结构。相对于考释单独图像的“底层研究”和宏观艺术与社会、宗教、意识形态一般性关系的“高层分析”来说,“中层研究”的目的是揭示一个石窟寺(或墓葬、享堂、以及其它礼仪建筑)及所饰画像和雕塑的象征结构、叙事模式、设计意图及“主顾”的文化背景和动机。3、“历史物质性”回归材质与媒介。4、废墟、怀古:时间性问题。巫鸿教授以《劳度叉斗圣变》这幅壁画各元素分布情况,提出了“从图像观看到图像制作,认为每一幅壁画都是从整体出发来设计的,因此也必须作为一个整体来研究”。巫鸿教授批判了Robert Sharf在《黑暗中的艺术》中提出的石窟寺与墓葬的关系。这里冯安宁博士在“何为敦煌艺术(What is Dunhuang Art?)”介绍了巫鸿教授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即巫鸿教授在考察了现在莫高窟与敦煌城的相对地理位置后,认为古代人是穿过一片墓区而到达莫高窟的。

冯安宁博士的讲座为与会学者介绍了北美地区关于佛教美术方面全新的学术动态,拓宽了大家的视野。参会学者提出了很多问题与冯博士进行交流。特别是有关墓葬与洞窟的关系问题,成为这次交流讨论的主题。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