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莫高窟 >> 石窟介绍 >> 壁画故事 >> 正文
毗舍离的故事
敦煌研究院 丨 付华林整理 丨 2013-3-26    访问量:  

古印度舍卫国大臣梨耆弥德高望重,富冠京城。梨耆弥有七个儿子,年长的六子均已婚娶,唯独第七子尚未找到合适的配偶。有一天,他想到自己已到垂暮之年,唯一的心愿,就是给小儿子找一个娇美聪慧的妻子。这样,也可以安心瞑目了。于是,他把京城中各家达官巨富的待嫁女子在脑子里一一对比筛选,却找不出一个合意的人来。他只好去求助一位亲近的挚友。寒暄几句之后,梨耆弥将话头转入正题说:

“你我世代友好,今日拜访,有事相求。我家小儿,弱冠已过,理当婚娶,但京城中竟无如意的女子,请您外出为我物色一个才貌双全的妙龄女子。我家小儿子是我夫妇最种爱的儿子,所娶儿媳一定要同我家地位相当,相貌柔丽娇美,脾性温顺娴淑,待人谦恭大度,处事机敏果断,望兄切勿推辞。”

这位挚友曾游历诸国,见多识广,满口应承下来,立即启程。

一天,他来到特叉师利国,在河边小憩片刻,听见远处有少女嬉笑声,笑声由远而近。忽然,从他身后的花丛中,跑出一群美丽的少女。她们头戴艳丽的花环,身缠彩色丝带,边说边笑地来到河边。这群欢快的少女,有的唱歌,有的跳舞,有的捉对嬉闹。她们个个相貌倩美,身段柔丽,像仙女一样,在这位老人面前,显示出少女独有的天真和风采。老人欣喜异常,暗自对她们一个一个地仔细观察、对比。他觉得这些少女个个都是一朵盛开的鲜花,难以分出高下。

老人正在为难之际,从花丛中又缓缓走出一位姑娘。她穿着素净雅洁,朴实无华,但举手提步、一颦一笑,都显出与众不同的沉静和高贵的气度。

这时,少女们都脱了鞋涉水走过浅水滩,而这位沉静的姑娘却穿鞋蹚水而过。河中水深处,少女们都脱了衣裙,裸体游渡,而这位姑娘却整装入水,漂浮而过。到了对岸果园,少女们都争先恐后地攀树而上,采花摘果,而这位姑娘却静候于树下,拾集伙伴们从树上打落下来的花果。她与众不同的举动,使老人特别关注,于是走近了姑娘。

“美丽的姑娘,”老人和蔼地对姑娘说,“你们无优无虑地嬉笑玩乐,引起我对自己少年时代的美好回忆,使我这年迈老人得到无限的安慰。但是,对你刚才的行动,我有不解之处,希望姑娘能说明一下。”

姑娘见老人询问,立即整装肃立,双手合十,恭敬地说道:

“老伯伯,我们春游玩乐,不知您在此,请原谅我们放肆无礼。您有什么事需要我为您效力,请尽管吩咐,我和我的伙伴们一定尽力而为。”

“不,姑娘,我没有什么事需要你们帮助。我只想问几件我所不理解的事。”老人说道,“刚才涉浅水,众人都脱鞋,为何你穿鞋而过?而后,众人都脱衣裸身渡河,为何你却整装游渡?眼前的姑娘们都攀缘上树采花摘果,为何你独在树下?”“尊敬的老伯伯”,姑娘回答说,“这里面没有什么奥秘。小女幼承母教,鞋是为护脚而穿。在陆地上,尖石虫蛇能明白可见,可以避开而行,不被所伤。但在水中,它们隐匿不见,穿鞋则可避免尖石刺伤。女儿肢体,美丑各异,裸身涉水,不免为人所觅,休态柔润,尚可示美于人,反之,岂不被人耻笑,所以我不曾脱衣裸体。至于攀高摘果,此为顽童所为,若被桠杈树枝扯衣挂伤,则有损女儿之美,所以我就没有攀高爬树。”

老人听了姑娘的回答,深感她谈吐不凡,智慧过人。当他知道她就是逃亡避难于此的舍卫国波斯盛王弟弟之女毗舍离的时侯,更加喜不自胜。他想,这确是一桩门第相当、才貌匹配的美好姻缘。于是,他立即奔赴王府求见波斯匿王的弟弟,向王弟述说梨耆弥为子求婚的心愿。王弟同梨耆弥是世交,虽多年不见,但对他儿子的才貌十分了解,就允承了这桩婚事。

梨耆弥听说儿媳是王弟的公主,自然分外高兴,立即备办聘礼,携带僮仆,连夜赶到特叉师利国。

聘婚礼仪尊荣豪华,国中官宦豪富云集祝贺,热闹盛况,勿需细述。三天已过,梨耆弥将携儿媳回返舍卫国。临行相送,母女依依,毗舍离跪着对母亲说:

“孩儿自幼依偎于慈母膝下,聆听教海,今日女儿远去,望母亲再嘱咐。”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浏览全文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