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莫高窟 >> 历史的天空 >> 敦煌历史人物 >> 正文
父子画展现东瀛——常书鸿七访日本
 丨 文/常嘉皋 丨 2021-8-28    访问量:  

1990年11月1日,《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在日本静冈县富士宫市富士美术馆举办。

《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画册

座落于富士山脚下的富士美术馆是日本国际创价学会池田大作会长创办的。池田先生是蜚声中外的社会活动家,长期致力于国际和平和文化交流事业,1983年获联合国和平奖。池田先生从小向往敦煌,曾有不少关于敦煌的著作和演讲,对敦煌非常关心与热爱。这次展览的举办是通过池田先生与常书鸿先生多年间的深厚友谊和共识,得以实现的。

常书鸿为画册写的序文

池田大作为画册写的致辞

此前,父亲自1957年起,30多年间曾六次访日进行中日文化交流,或应邀举办敦煌艺术展,或应聘讲学访问,或应约为寺院专题作画。作为一个画家,一个艺术家,在日本举办个人画展,与日本民间进行更广泛,更深入个人层面上的文化交流,是他多年的夙愿,机会终于等到了。

此次画展首次在日本公开展出常书鸿先生早年留学法国,自1932年至1990年,68年间创作的油画、素描等的作品(其中包括常嘉煌先生创作的部分作品)共计100幅。

常书鸿分别为嘉皋、刘渊在画册上签名留念

日方为画展制作的海报

日本《圣教新闻》1990年(平成2年)11月2日[星期五] 在第1页报道,《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在静冈•富士美术馆开幕:众多出席来宾为雄伟气派的作品所感动富士美术馆(静冈富士宫市)的特别项目《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于1日在该美术馆开幕。

下午1:30分开始举行的开幕式上,参加的有:画家常书鸿、夫人李承仙女士、儿子常嘉煌夫妇、儿子常嘉皋,还有中国大使馆参事官章金树、中国国家文物局文化专员杜玙文,日本外务省文化合作官若杉慎、文化普及科长田原昭之、日中协会事务局长白西绅一郎、妙莲寺吉田日勇能乐大师、创价学会副会长山崎尚见、吉田、平野、神谷、三津木等多位来宾出席。此外,中国新华通讯社、人民日报、甘肃电视台等中国媒体人士也前来采访。 

在该馆入口处举行剪彩仪式后,出席者进入馆内。常书鸿夫妇与来宾们谈论了他七十多年来的从事艺术生涯的种种回忆,并与富士美术馆馆长宫岛宗男还一起观看了常嘉煌先生的充满活力的作品。

为画展剪彩,右起:右3.章金树,右4.常书鸿,右5.吉田日勇,右6.山崎尚见

在随后举行的招待会上,山崎副会长致辞:介绍了这次画展由来,是为富士美术馆创始人池田名誉会长和常书鸿先生十年来的交往和友谊而举办的。画家常书鸿也谈到了能将自己一生创作的“绘画日记”作品展示给观众的喜悦心情。 

参观会场,右2.三津木俊幸,右3.李承仙,右4.常书鸿,右5.洲崎周一,右6.山崎尚见

同一天《圣教新闻》刊登,在画展开幕式上,常书鸿先生以”从事半个世纪敦煌研究与绘画”为题致辞:在秋意盎然的时节,我们受日本友人池田大作先生的温馨邀请,来到了雄伟壮丽的富士山脚下的池田先生创立的富士美术馆,并荣幸地参加了《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开幕式。感谢以池田大作名誉会长为代表的创价学会的各位先生们,还有在百忙之中从远道赶来的先生们、女士们、小姐们,以及参与画展准备工作的富士美术馆的众多员工们,在此,向大家表示我的感激之意。

我从事艺术工作已经七十多年了。从风景秀丽的西湖岸边风景写生开始,留学法国,回国后任教,并负责敦煌艺术研究所的规划和筹备工作。无论是工作还是旅行,我一直以写生和创作记录下来。在这里展出的作品可以说是我在五十年间的创作绘画日记。

一九四三年,我前往敦煌莫高窟,开始从事艰巨而又有意义的敦煌艺术的研究和保护工作。从那时起对我来说,不仅是一位画家,我的大部分工作职责都要用来保护和研究敦煌莫高窟。

五十年来,我一直在研究敦煌艺术和油画的民族风格,同时尽量保护和克服自然和人为对敦煌莫高窟的危害。四十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大漠中。那段时间,尽管北京的美术家们说我已经不再是画家了,但我在敦煌工作的同时,抽时间画油画,现在还在继续绘画的创作。

我的儿子嘉煌出生在敦煌莫高窟,从小就喜欢绘画。我们在“非常时期”中受到冲击。十年前,他在大学学习油画时,向我征求对于出国留学的想法。“如果你想出国留学,还是去日本。因为在日本可以看到有很多中国唐代的文化遗产。”嘉煌在日本如今已经六年,在日本众多友人温暖的关注下,他一直在学习绘画。

今天以如此隆重的形式举办父子画展开幕式让我很受感动。对今天在座的前来参加我们父子画展各位先生们、女士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常书鸿在开幕式的招待会上致辞和(选自《圣教新闻》1990年11月2日)

中国大使馆章金树参事官以"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巨大贡献"为题致辞:今天,在创价学会池田大作名誉会长亲手创办的富士美术馆举办了《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这是近年来众人所期待和盼望着的,令人欣慰的中日文化交流中的一大盛事。

致此,我谨以中国大使馆的名义对本次展览全的开幕表示衷心的感谢。众所周知,常书鸿先生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学者,是一位优秀的西洋派画家。先生数次访问日本,为促进中日两国文化交流方面做出了宝贵的贡献。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石窟和壁画的研究和保护,四十年如一日,而默默地贡献着。

这种高尚的精神,很好地体现了先生崇高的爱国心和对敦煌这个人类艺术宝库的高度责任感,不仅受到中国人民的尊敬,也享誉世界。

常先生的油画是以敦煌为主要题材,在绘画艺术中独树一帜,受到内外画坛的高度评价。先生的令公子嘉煌,也有绘画艺术的基础,前途光明。

在这里,我们相信,这次画展的举办对进一步加深中日两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并对两国的文化交流和合作关系的不断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最后,我们再次衷心的感谢创价学会、富士美术馆以及各界人士为本次展览会付出的巨大努力。我们祝愿这次画展取得圆满成功。以上是我的致辞。

章金树在开幕式的招待会上致辞(选自《圣教新闻》1990年11月2日)

创价学会山崎尚见副会长以“多年的信赖和友谊结出的硕果”为题致辞:今天是《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的开幕式,特别是对由远道的中国而前来的常书鸿先生夫妇、中国文物局杜先生、主治医师阎先生、常嘉煌先生,以及在繁忙的工作中,抽时间来到这里的中国大使馆章参事官,日本外务省若杉文化合作官、日本文化厅田原文化普及科长,等众多人士的出席表示衷心的感谢。

东京富士美术馆创始人池田名誉会长带话来说:“我因为今天要参加创价大学的纪念活动,不能出席《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的开幕式, 所以特意带上我的口信,对举办的这次父子画展,我衷心的祝贺你们,同时,请向所有远道而来的人们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本次展览会是从小梦想丝绸之路,对敦煌有着浓厚兴趣的池田名誉会长与常书鸿先生多年的友谊交往而实现的。

自从1980年常先生与名誉会长第一次在北京会面以来,今年正好是十年。在此期间,两人多次在东京和北京会面交谈,就敦煌艺术的保护和修复广泛地进行了交流和探讨,名誉会长本人也很支持对敦煌艺术的研究。

另外,从今年1月起,部分内容以两人对话和10年来往信件为主题,以《敦煌的光彩》为题目,在《大白莲华》杂志连载。还要介绍一下德间书店为纪念本次展览而出版的《敦煌的光彩——畅谈美与人生》对谈集既将发行。

最后,我们衷心感谢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对本次展览的大力支持与协助。我们还要向日本外务省、文化厅,中国大使馆,静冈县富士宫市以及新闻和电视谋体等,及其他协助团体表示诚挚的感谢。

与此同时,在迎来艺术之秋以及文化节(11月3日)即将到来的今天,举办这样与敦煌渊源的常书鸿的这样一个展览会确实意义深远,我确信日中两国的文化交流活动今后将会越来越深入。

山崎尚见在开幕式的招待会上致辞(选自《圣教新闻》1990年11月2日)

日本《圣教新闻》1990年(平成2年)(日刊) 11月2日[星期五] 在第4页刊登:题为“在日本首次亮相熠熠生辉象征中日友好的‘金桥’”的报道及父子画展的部分作品介绍:《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将于二日起在静冈·富士美术馆向公众开放。中国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世界著名敦煌画家常书鸿的画展,在日本尚属首次。

他在法国留学时的油画、敦煌莫高窟壁画的临摹画,以及访问世界各国时画的素描等,可以说是一次综合性的个人画展,展出的近百件作品中,展示了他五十八年来从事创作活动的作品。此外,还包括儿子常嘉煌先生、夫人李承仙女士创作的作品。作为画家,作为活跃在各方的艺术家家族的“父子展”而备受关注。 

1980年4月,池田名誉会长在北京首次会见常书鸿先生。畅谈过敦煌佛教美术和丝绸之路。

本次展览的举办,恰逢首次会见后的十年重逢,而且两人在上次对谈中,有一部分被称为是“敦煌的光彩”,于今年1月至7月在《大白莲花》上连载。最近刚作为对谈集发行。

选自《圣教新闻》11月2日在第4页刊登:有关画展的报导及部分作品的介绍

选自《圣教新闻》11月2日在第5页刊登:常书鸿,李承仙,常嘉煌简介及画展的部分作品的介绍

《圣教新闻》(日刊)1990(平成2年)11月7日(星期三)第10107期(日刊)(第1页)报道:六日下午两点半前,池田名誉会长夫妇在东京国际友好会馆,迎接中国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常书鸿夫妇及其子常嘉煌先生的来访,并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友好会谈。谈到11月1日在静冈•富士美术馆开幕的《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空前盛况,并对《敦煌光彩》对谈集的发行表示由衷的高兴。常先生夫妇更是在人生最艰难的时代,克服重重苦难,致力于保护和弘扬敦煌艺术。画展展示的他们所创作的《攀登珠峰》绘画中,蕴含着不屈不挠的信念,成了围绕“美”与“人生”的同感满怀话题。山崎尚见、三津木副会长、池田博正先生、富士美术馆的宫岛宗男馆长等一同出席。

冠有“世界的白色屋脊”喜马拉雅山,其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海拔8848米),藏语中“珠穆朗玛”意思是大地之母。它似乎在拒绝人类,但又令人类着迷,高耸在云层间的陡峭山脊,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以“艺术女神”的最高峰为目标,经历半个世纪风雪和不断攀登,画家常书鸿的人生,超越尘世间的名利,站在了巅峰,隐隐中天鼓作响,清风拂面。 

池田大作名誉会长与常书鸿先生谈话如下:

池田:“北京的谈话时隔半年(今年六月一日),我很期待着再次见到您。”

常书鸿:“我也想尽早见到池田先生。今天真的很高兴。”

池田:“夫妻两人看起来都很健康,真是太好了。”

“另外,这次借到珍贵的作品举办了《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与《丝绸之路的美术》展同时在静冈·富士美术馆举办)已经超过一万人前往观赏,十分轰动。我也打算去好好看看。”

“此外,我与常先生《敦煌的光彩》谈话集也将于近日由德间书店出版,谨此致以谢意。”

“从先生的发言中,可以感受到跨越生死巅峰的生命之重,追求永恒之美的艺术家的灵魂,以及对广大民众的热爱,使我更为感动。”

常书鸿:“过奖了。”

池田:“先生还为创价大学赠送了墨迹‘文学之池’、‘文学之桥’。作为大学的宝藏将永存。还听说您明天将荣获创大的名誉博士学位,我从心里感到由衷的高兴。”

常书鸿:“当我见到池田先生时,从心里有一种亲近感。感叹先生克服了种种困难,如今还在不懈的努力着。我觉得先生与我的人生有很多相似之处。”

“另外,承蒙池田先生的关照,终于可以举办这次绘画展了,这也是我人生经历的一次展示。”

常书鸿夫人:“五十八年的绘画作品从早期开始至今,画展会场能全部尽收眼底,这还是第一次。”

常书鸿:“所以,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面对今天和未来,我愿继续与池田先生保持多年的友谊。”

池田:“我也有同感。”

常书鸿:“从我内心来讲,我愿意将这幅《攀登珠峰》的油画,在这次画展上展出。”(这幅作品,是1978年常书鸿、李承仙夫妻共同创作的《攀登珠峰[献给敢于攀登科学高峰的同志们]》巨幅[366cm×558cm]油画。是常书鸿作品中备受推崇的杰作。)

池田:“从画展的目录看,这幅画是对我影响最为深刻的作品。同时,也是一幅非常珍贵的‘灵魂画’,因为它时刻激励着我。”

选自《圣教新闻》11月7日第1页报道及报纸中上图说明:池田名誉会长[在东京国际友好会馆]与常书鸿先生再次高兴地重逢,两人就“情”和“艺术”进行了探讨和交流。报纸中下图说明:常书鸿夫妇怀着坚韧不屈的信念和对末来的希望所创作的《攀登珠峰[献给敢于攀登科学高峰的同志们]》[1978年]

常书鸿:“虽然如此,我相信除了名誉会长之外,很少有人能欣赏到这幅画的灵魂。这幅画是‘非常时期’结束后我们在最困难的时期创作的。”

“这段经历虽然不堪回首,但我们有两个人一起攀登艺术高峰的目标。为此,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要克服自身的艰难困境,没有去求助他人,是用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来完成的。”

“我想,这也是为文化做了点贡献吧,站在‘世界高峰的名誉会长,在至今为止的奋斗中,也会感到高处不胜寒吧。”

池田:“我理解这深刻的话语,同时也震撼了我的灵魂。”

常书鸿夫人:“那幅画描绘了登上五千米、六千高度时的景观。只有登到高处,才能切身感受到厚厚冰层的形成,脚下的路踏实了许多。即使如此,还是要朝着山顶前进。为此,不仅需要体力,还需要精神的力量。我想池田先生的人生也是如此吧?”

池田:“如同慈爱的母亲一番的话,我不会忘记。”

常书鸿夫人:“当时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只要心灵不被束缚,希望总是有的。我们俯瞰任何苦难,用仰望未来的心态画出了《攀登珠峰》。”

常书鸿:“在‘非常时期’中,我们受到了难以形容的待遇。人生被封闭在暗阁里,一丝光亮也没有照进来。然而,通过绘制这幅画,不受权束缚的希望之翼在天空中展开,当这幅画完成时,新的希望又重新燃起。”

池田:“非常感谢您的再次发言。佛经中提到过有关夫妻之间深厚的感情纽带,‘松茂则柏欢(松树茂盛,柏树便欢喜)’,古人云:‘芝兰重茂,芝枯兰泣之’。一起度过艰难困苦的日子,一起分享快乐和悲伤。昨天我就和妻子说起你们夫妇,就像上面的话说得一模一样。”

池田夫人:“能够共同度过人生坎坷,两个人现在正处于奔赴美好愿景的途中。”

常书鸿:“非常感谢松树和柏树的故事。这是一个非常形象的经典。今天我能来到这里,也多亏了我妻子支持与协助。”

常书鸿夫人:“我们当时的生活是难以想象的。现在就像是再次复活,如同经历了两种不同的人生。”

池田夫人:“我在对谈集中也读到了,夫人曾患病严重,经历了一场生死。我想这也许是因为为了先生,先生也需要夫人的缘故,才能坚强活下来的吧。”常书鸿夫人:”夫人也一定在千辛万苦中支持过池田先生吧。”

常书鸿:“非常感谢您带我们参观这美丽的庭园,超乎想象的景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从小就爱读《水浒传》(以中国北宋末的时代为背景,讲述以宋江为中心的英雄豪杰们的英勇故事)。一边看故事,一边想象着作品的舞台。在树木绿荫盎然中,鲜艳的花朵竞相绽放,水中鱼儿在戏水的美丽场景中,英雄们一定有过活跃的表现。”

“读过《水浒传》的人,想象着天地将成为舞台,如果我想象的世界变小,我看到的场景就像园林一样。”

池田:“谢谢您的浪漫话语。我的恩师户田第二代会长也告诉我要通读《水浒传》,并以各种方式谈论书中的英雄,这是一本关于青春回忆的书。我也想象到,作为中心舞台的梁山泊,正如常先生所说,是一个风景十分秀美的地方。”

常书鸿:“为什么想起了《水浒传》,除了山水树木的美丽之外,我还想说是池田先生的感人业绩,增进我们之间友情。能和先生见面并坐下来一起观看庭园景色,相信这也是我们永恒友谊的象征。”

池田:“非常感谢。从先生的表达中感受到的是‘心’和‘语言’的美妙融合与统一。佛法中也有这样的说法:‘言之于心,言之声也。’(语言这个东西,是用声音来表达内心的想法的)。”

常书鸿夫人:“回想起一九八零年(昭和五十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名誉会长第五次访华时)我们在北京饭店第一次见到池田先生,今年已经是第十年了。”

池田:“你们是一个美滿的家庭,我永远不会忘记。”

常书鸿夫人:“这次让我特别高兴的是,《父子画展》已经成为代表世代文化交流的展览会。我也希望尽能力所及,致力于世代相传的两国文化友好交流。”

常书鸿夫人:“顺便说一下,我们住了48年的敦煌莫高窟房子,最近甘肃省决定保存下来了。”

池田:“非常了不起。我也想努力去一次,并能看看房子。”

常书鸿夫人:“类似我们住的老房子在敦煌已经看不到了。床和书桌都是用坚实的泥土做的。如果先生来敦煌的话,我们会带您去的。在那所房子里,我想可以一起一边喝茶,一边聊聊48年的过往。”

池田:“那个地方正是正义水浒传的舞台。不管怎样,请永远做主人,请永远快乐。‘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是古人之言(宋代诗人苏东坡在《东坡题跋》中赞美唐代诗人王维的作品时所作)。效仿古人之说,常书鸿先生的经历是不是一种‘艺术有生活,生活有艺术 ’的境界呢。”

选自《圣教新闻》11月7日第2页报道
日本《圣教新闻》(日刊)1990年(平成2年)11月22日(星期六)第10121号(日刊)在第1页报道:富士美术馆的创立者:池田名誉会长与秋谷会长、森田理事长等一行于二十一日下午,参观了位于静冈县富士宫市的富士美术馆。观看了正在举办中并受到好评的《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

此次展览是通过参与敦煌文物的保护工作的敦煌研究院常书鸿名誉院长与创价学会名誉会长多年的友谊而实现的。这是一个追溯了常书鸿先生约70年绘画作品足迹的展览,同时还观看了他儿子嘉煌创作的作品。

在展览会场,名誉会长仔细地观看了在本月6日与常书鸿夫妇会面时谈到的《攀登珠峰(献给敢于攀登科学高峰的同志们)》等作品。接着还参观了同时举办的《丝绸之路的美术》展。

选自《圣教新闻》11月22日的报道及报道中的图片说明:池田名誉会长、秋谷会长赏心悦目地欣赏了常书鸿夫妇合作的《攀登珠峰》油画〔富士宫市富士美术馆〕

1990年11月1号开幕式结束后在富士美术馆外合影留念,左起:左3.李承仙,左4.常书鸿,左5.常嘉煌,左7.刘渊,左8.常嘉皋

被称为《来自美丽的“飞天”之国——常书鸿•嘉煌父子画展》的举办,虽然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但这次中日文化艺术交流,场面热烈,公众参与度高,在两国民间文化艺术相互认同上取得了成功。特别是池田大作与父母亲间的心灵交谈,更是体现了两国学者间的交流是可以跨越一切的,尽管中日两国社会制度不同,文化不同,其实大道至简,对美的追求,对真的追求是相通的。

2021年8月28日于日本

本文日文部分由常嘉皋、刘渊翻译,文中除影印件外图片均由常嘉皋提供。

感谢日本友人:宫岛宗男和阿部晃一先生提供三十一年前珍贵报纸。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