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走向海外:丝绸之路旅途的舞台构建过程
中国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特约研究员 丨 邝蓝岚 丨 2016-10-25    访问量:  

摘  要:前苏联语言学理论家巴赫金(Bakhtin)曾指出,历史与地理—这两项与 “国家” 或 “疆域” 等概念无法分离的元素 “总是被一定程度上美化 (aestheticized)”。本文以现当下围绕着“丝绸之路”走向海外之旅途(journeys along the Silk Road)所展开的一系列想象过程,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政府为促进其文化与外交政策所承办的各类围绕“丝绸之路“为主题的舞台表演为研究案例。研究指出,“丝绸之路之旅”的舞台化过程不仅将一个国家的地标性文化遗产展现在现当代国际舞台上,而且在展演过程中,对于“家园”(Homeland)、“边疆”(Frontier)、以及“跨国界主义”(Transnationalism)等概念展开新的构思的邀请已成为将中华民族对“家园”的想象与“海外”的想象链接的一种方式。经过舞者们美化、体现(”embodied”)的舞台表演艺术,特别是具有多元文化内蕴的敦煌壁画乐舞表演,敦煌作为一历史性、拓扑性景观,逐成为了具有表演性、体知性的文化遗产论述的话语构成因素。

关键词:丝绸之路;“一带一路”;舞台化;敦煌壁画乐舞;走向海外之想象

幕启。

在骤起的风声与逐渐亮起的灯光中,上海大剧院的舞台上出现了沙漠中一座悬崖峭壁的布景,由陈义宗扮演的道士王圆箓(1849-1931)身着暗蓝色的布满灰尘的道袍,执着扫帚,提着油灯,开始清扫断崖前的地面。

悠扬的埙乐在一阵清脆的铃声后响起,王道士在断崖发现了藏经洞中的经卷、壁画、与彩塑,惊讶之际,他将手上的卷轴、油灯一一放下,喜极而舞。

以上,是中国甘肃省兰州歌舞剧院于2000年上演的《大梦敦煌》舞剧所展现的序幕。 (图 1.1a;图1.1b)

图 1.1a   《大梦敦煌》官方海报A面

图 1.1b   《大梦敦煌》官方海报B面

舞台布景中的景观,将《大梦敦煌》舞剧置于我们今日所熟知的、丝绸之路上最引人注目的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位于中国西部地区的甘肃省敦煌市地处中国国家新规划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发展地段,它不仅在今日是丝绸之路的一个战略要点,也曾是古代中原王朝经营西域地区的边疆重镇。自古以来,敦煌作为一个多元化边境都市,就对多种文明的交流起到了促进作用,为商品交换、宗教信仰、科技知识、技术创新、文化实践和文学艺术的深度交流提供了各种便利:它不仅是联通欧亚大陆、古今东西方贸易的中转站,也是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枢纽,是宗教、文化和知识的交汇处。1987年,被誉为20世纪最有价值的文化发现的敦煌莫高窟(Mogao Caves),成为中国建国之后第一批被列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名录(World Heritage List)的历史文化遗产之一。敦煌莫高窟与泰山、长城、故宫、秦始皇陵一起,成为现代中国在国际史上树立的第一批历史人文地理坐标。

舞剧中王道士发现的敦煌莫高窟始建于前秦时期,历经了十六国、北朝、隋、唐、五代、西夏、元等历代的兴建,形成今日巨大的规模,于1961年就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一。莫高窟俗称千佛洞,现有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泥质彩塑2415尊,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地。(图1.2)

图 1.2   敦煌莫高窟北区外景-敦煌研究院孙志军摄影

旅者们,特别是来自印度的佛教僧人及中亚地区的商人们在往来中原地区、尤其是在往返古长安的途中会在敦煌停留,或翻译经文、或寻求补给,然后再次启程,直到抵达他们在丝绸之路旅途的目的地。而从另外一个方向,中原大地的佛教朝圣者们,则会沿着丝绸之路踏上前往今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等地的旅程。

前言

本文拟以现当下围绕着“丝绸之路”走向海外之旅途(journey along the Silk Road)所展开的一系列想象过程,重新诠释 “abroad” (简译为“在海外”或“在异域”) 一词在全球化与跨国界主义语境中的意义。其中,又以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国家政府为促进其文化与外交政策所承办的各类围绕“丝绸之路“为主题的舞台表演为主要研究案例。

众多音乐人类学研究者,如包曼(Philip V. Bohlman)、谢勒梅(Kay Shelemay)、赫茨菲尔德(Michael Herzfeld)等专家都曾经指出,音乐家、编舞者、及剧作家往往会在他们所创作的表演艺术作品当中,以历史素材连结古代与现代的时空。

连接地中海与中原大陆文明的古代丝绸之路,长久以来就与“走向海外”(journey abroad)、或遥远的“异域文化”(distant, unknown culture) 等概念相关。沿古丝绸之路上通往遥远他国与神秘、未知文明的旅程,不仅被载入历代的史记地理志中,如《旧唐书?地理志》和《新唐书?西域传》,还是口述、游记类作品,如法显的《历游天竺记传》和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以及中外古典文学作品,如《马可·波罗游记》和《西游记》等的创作题材。而这些走向海外、走向异域的丝绸之路上的旅程,也成为了现当代舞剧的创作题材和元素,被舞台化的旅程经由舞者们重新塑造,重新展现在世界各国的观众们面前。

“家园”与“海外”:敦煌与丝绸之路

现当代舞剧《大梦敦煌》以古代丝绸之路上的敦煌为时空背景,演绎了来自中原地区青年画家莫高为追求艺术境界只身穿越沙漠前往敦煌的旅程。(图 1.3)

图 1.3  《大梦敦煌》剧照

历尽千辛万苦,怀揣着一副轴绘有飞天的画稿,自中原西行而来的年轻画师莫高终于抵达了敦煌。《大梦敦煌》舞剧将画师莫高的旅途终点定为在敦煌莫高窟,不仅得以描绘了他在前往西域边疆的旅途中所遇的自然、人文景观,并以西北地区各民族的音乐、舞蹈来展现、渲染旅途中各类人物,如商人、使者与边疆将士的身份与经历,以莫高窟为旅途终点的设定,更凸显了青年画师以艺术为载体,寻求精神家园的目标。所以,舞剧《大梦敦煌》中呈现的丝绸之路之旅,不仅是“走向海外”的旅途,更是人们在文化碰撞、交流当中“找寻精神家园”的旅途。正如敦煌莫高窟中壁画、彩塑、经卷等实体所承载的精神文明一样,丝绸之路不仅是一个确凿存在的实体,更是一个能够予以“旅途”精神多重涵义的文化概念。

自2000年四月在北京首演以来,《大梦敦煌》已在中国55个城市和澳大利亚、法国、西班牙、比利时、荷兰、日本等国家演出1000多场,在海内外盈利达到一亿人民币以上,是中国最成功的舞剧之一。而舞剧中展现的丝绸之路上的“旅途”,被舞者们以舞台化的形式重新带到海外,甚至被誉为“可移动的敦煌“,以表演艺术的形式重新诠释了自古即有的、经丝绸之路“走向海外”的深远意义。(图1.4)

图 1.4. 敦煌莫高窟第45窟壁画-敦煌研究院孙志军摄影

中国历史上“丝绸之路”旅程舞台化

《大梦敦煌》舞剧并非是第一个将中国沿着丝绸之路“走出海外”这一“想象”(imagination)舞台化的众多表演艺术项目。对蕴涵历史意义的丝绸走路舞台化之后的“想象”则成为了“再想象”(re-imagination)。自梅兰芳先生1917年创作了《天女散花》、戴爱莲先生1953年编创了双人舞《飞天》之后,1970年代舞蹈界学者们对敦煌壁画乐舞这一现当代中国古典舞流派的系统性的研究与创作,进一步促进了以敦煌壁画乐舞为表演艺术形式的丝绸之路旅途的舞台化。

二十世纪初期,刚刚成立的新中国以平等的地位立于列国之林为目标,欧阳予倩先生在《全唐诗中的乐舞资料》前言中提出:“我们必须继承原有的传统而加以发展,要在传统的基础上建立新中国的舞蹈艺术。我们研究中国舞蹈史,为的是弄清中国舞蹈艺术发展的路线,总结过去的经验,为新中国的舞蹈创作提供参考材料。”

1977年,在董锡玖、李才秀等前辈学者们的力荐下,甘肃省委宣传部领导吴坚、陈舜瑶指示甘肃歌舞团(今甘肃歌舞剧院前身)成立了以赵之洵、刘少雄、张强、许琪、朱江等为成员的创作班子,于同年11月进驻敦煌进行采风。之后,该团又组织编剧、编导、作曲、主要演员、化妆师、舞美设计师等人前后七次奔赴敦煌。笔者主要采访的董锡玖先生和高金荣先生也都是在这时期最早进入敦煌采风的舞蹈研究人员。甘肃歌舞团的创作班子在敦煌期间连续地进洞观察,听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常书鸿、段文杰、史苇湘等专家讲课,终于将最初名为《敦煌曲》的三幕五场舞剧,扩展改编成为以中国唐朝极盛时期为背景、以画工“神笔张”和其女—民间舞女英娘离散海外(今伊朗)、最终父女团聚的故事为主线的大型舞剧《丝路花雨》。在《丝路花语》舞剧中,波斯商人伊努思的出现促成了英娘的海外丝绸之路之旅。笔者在北京开展田野调研时,曾多次采访现在北京舞蹈学院任教的两位英娘扮演者:贺燕云教授和史敏教授。贺燕云教授与史敏教授分别是舞剧《丝路花语》的第一代与第三代扮演者,并分别成为近代舞蹈史上,除高金荣先生和许琪先生以外,敦煌舞蹈的主要代言人及研究者。2008年冬,笔者还在《丝路花语》首次上演的场所、兰州金城剧院采访了第六代英娘、现北京舞蹈学院硕士王琼女士。

《丝路花雨》所开创的带有“敦煌舞”特征的艺术形体语言不断丰富和完善, 形成了新的舞蹈流派,为之后的丝绸之路主题舞剧提供了相对稳定的舞蹈形态载体。甘肃歌舞剧院在《丝路花雨》获得巨大成功之后,又创作演出了《反弹琵琶》、《箜篌引》、《西凉乐舞》、《唐韵胡旋》、《浔阳遗韵》、《凌波舞》、《俏胡女》、《飞天》、《天姿馨曲》、及《敦煌古乐》等一系列舞剧及舞蹈剧目,奠定了我们今日所见的、以丝绸之路为主题、敦煌壁画乐舞为载体的表演艺术基础。2014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在雅典残奥会闭幕式上表演了敦煌壁画乐舞最具有代表性的节目《千手观音》,不仅在世界瞩目的舞台上展现了敦煌壁画艺术将外传佛教思想与中原汉文化相融合的精粹,中国舞蹈艺术家们从当代中国“走出海外”到古丝绸之路另一端的希腊雅典舞台上的演绎更是意味深长。

舞台化“想象”与“丝绸之路走向海外”之构思

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本尼迪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提出的“想象的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y)为诠释敦煌,特别是敦煌表演艺术在“一带一路”宏图中展示“中国景观”的过程提供了以“想象”为构建基础的理论框架。按照本迪克特.安德森的理论,现代民族国家“认同感”的形成端赖于“想像的共同体”的催生。在以“想像性的方式”建构“共同体”时,类似“印刷资本主义”等新生的媒介,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们提供了联结“共同体”必需的“共时性”的时间意识:在一个有效的时空范围内,虽然人们大都素未谋面,但某种“共同体”的休戚与共感,仍然可以透过传播媒介,特别是“想像性”的如小说与报纸这样的文艺方式塑造出来。而在科技发达进步的今天,互联网与各种影像传播形式更扩展了这种“想像性”共同体的建构。在安德森提出“想象的共同体”的年代,文字书写构成了现代国家预先搭建舞台(stage)的一个基桩。舞台(stage)在此本身就是一个灵活的诗意的隐喻,不仅被置于国家政治理论的语境中使用,更可以被延伸到我们对于敦煌壁画乐舞表演研究的理解上。在很大程度上,安德森时代提出的“写文化”(writing culture)是国家权力在叙事方式上的一种延伸。所以,彭兆荣在《民族志“书写 ”: 徘徊于科学与诗学间的叙事》一文中,就民族志书写(ethnographic writing)引用安德森的看法,指出民族志的讨论远不止表面上的一种田野叙事方式,事因“印刷资本主义”之后的书写,本质上是在反思建构这一叙事背景的政治语境和权力构造。

敦煌艺术由于其特殊的政治地理文化背景,自古以来,汲取各方精髓并融合为一,可谓是“中华民族文化多元一体”理念以及美学意境的突出代表。而从敦煌壁画、彩塑、汉唐诗词及音乐舞蹈等多种艺术形态上综合发展起来的古典舞流派、近当代表演艺术敦煌壁画乐舞,更是一个将中国特有的“中华民族文化多元一体”这一美学理念,通过传承、创新、与表演,在全球语境中建构、传播、并派生的文化现象与成功案例。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以丝绸之路旅途、敦煌艺术为主题展开的舞剧,已成为通过“舞台化想象”建构中国“走向海外”以及“精神家园”等概念的现象元素。前苏联语言学理论家巴赫金曾指出,历史与地理—这两项与“国家”或“疆域”等概念无法分离的元素“总是无可避免地被一定程度上美化”(“invariably aestheticized to a certain degree” (Bakhtin 1995:208)。我们在舞台上所看到的,就是巴赫金所说的“美化”的过程之一。

“路”:丝绸之路旅途舞台化现状

在现当代全球互赖( global interdependencies)的语境中, 表演艺术早已被视作为是促进现代国家理念构建、政策推广的策略方法之一。 (Davis 2005; Rees 2000; Tian 1994; Tuohy 2001; Wong 1991; David Y. H. Wu 2004). 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敦煌飞天在大型 LED 屏幕上的舞动、海上丝绸之路的展演都是通过“丝绸之路”主题推动“走向海外”构想的成功案例。

2013年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期间,分别提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 “海上丝绸之路”(简称“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其宗旨在于承贯古今、连接中外、进一步提高中国的对外开放水平,通过呈现中国历史底蕴深厚、民族多元一体、文化多样和谐的文明大国形象,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提高国际话语权。同年4月,位于美国纽约的华美协进社(China Institute)启动了长达一年的文化庆典活动,“敦煌:丝绸之路入口的佛教艺术”作为庆典揭幕活动,在纽约重塑了莫高窟的洞窟之一与一系列精选艺术品。

2014年6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ited Nation Education Science Cultural Organization)认定自中国中原地区至中亚七河地区这段5000公里路网为新的世界遗产(World Heritage),并将其命名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Silk Roads: the Routes Network of Chang'an-Tianshan Corridor)。同年12月,在中国国家发改委的主持下,由甘肃省承办的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正式纳入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规划,成为国家战略。2015年3月,中国国家发改委公布了一些列针对促进北京“一带一路”倡议的策划。2015年10月,以“重塑丝绸之路,促进共同发展”为主题的亚洲政党丝绸之路专题会议在北京开幕。2016年,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在敦煌顺利召开,国家主席习近平特致贺信。在此宏观背景下,“文化先行”—通过文化产业的树立推动经济,进一步深化与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与合作则被设定为在开展 “一带一路”的建设进程时的主导思想。而在推动“一带一路”文化产业的传承与创新、重新建构与定位中国在国际社会体系中的角色与位置的过程中,位于中国甘肃省西北、河西走廊西端的敦煌与其丰富特殊的多元化的历史人文艺术,一直都在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在新的“一带一路”和平发展战略及相关政策推动下,2016年3月,《传丝公主》在西安首演并与同年7月在北京国家艺术中心上演。这台新舞剧在《大唐西域记》的基础上,以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在和田以东丹丹乌里克(Dandan-Uiliq)发现的唐代木板画《传丝公主》为素材,展现了唐代公主与拂菻国王子小波多力的爱情故事。唐代木板画《传丝公主》描绘的乃是蚕种西传的故事。《传丝公主》的人物设定参照了画中的人物:画上有四位人物,三位是女子,一位看起来像男子。从左边数的第二位女子在画面上最为显著。她戴一顶很大的头冠,头冠上满缀珠宝,身份看起来非同一般,推测为公主。(图1.5)

图 1.5. 《传丝公主》海报(图片来源: 新华网) 

2016年元月,由陕西省文化厅出品、陕西演艺集团和陕西省歌舞剧院共同制作的原创舞剧《丝绸之路》上演。(图 1.6)与《大梦敦煌》有所不同的是,这部新的舞剧以“路”为中心,真是因为陕西省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并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筹划的项目。导演杨威在采访中特别指出,新舞剧围绕着“以‘路’及不同行者们的旅途”展开。以七个不同的人物设定——行者、引者、使者、护者、市者、和者与游者,来展现在古老的丝绸之路上发生的故事。这样的人物设定不受某个特定的时空限制,每个人物设定都代表一个群体在走向海外或异域的体验,使得在今日受到全球化与跨国文化生活的观众能产生共鸣。

图 1.6. 《丝绸之路》海报(图片来源: 中国网-中国视窗)

结束语

从《丝路花语》、《大梦敦煌》等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丝绸之路之旅”的舞台化过程已成为将中华民族对“家园”的想象与“海外”的想象链接的一种方式。通过舞台化表演艺术将一个国家的文化遗产展现在现当代舞台上,是对于“家园”(Homeland)、“边疆”(Frontier)、以及“跨国界主义”(Transnationalism)等概念展开新的构思的邀请。经过舞者们美化、体现(”embodied”)的舞台表演艺术,特别是具有多元文化内蕴的敦煌壁画乐舞表演,敦煌作为一历史性、拓扑性景观,逐成为了具有表演性、体知性的文化遗产论述的话语构成因素。

北京大学教授陈开和在《论我国在多边外交活动中的国际公共关系策略》一文中指出,近年来,中国政府在组织外交活动时,在“展示性传播内容”方面投放了许多资源 ,比如,在许多国家开展类似2015年在芬兰首府赫尔辛基举办的中国主题文化节、乃至更为长期的“中国文化年”活动,以试图通过这些活动,引起西方民众对中国传统文化不同程度的兴趣。然而,这些活动虽然能吸引少数外媒的报道,使外国民众直接或间接地接触到多种有关中国文化的展览和演出,初步了解中国的历史文化和国家现状,但由于这些“文化节”与“文化年”活动所涵盖的,多为“展示性传播内容,”并无法有效、长期地将中国文化的精髓成功引入国际语境中,成为建构文化景观的“论述”(discourse)。

法国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所提出的“论述”,是相较于“讲述”更为复杂、更为深入的一个掌控“话语权”的过程与方式。福柯认为,权力关系往往要透过各种知识型式来转述(transcribe),因为历史不是探讨每个时期时代精神的演变,而是研究不同时期何以有不同的认识形式(episteme),每个认识形式就是一个各种论述扩散的空间(a space of dispersion),是各种论述的总汇(ensembles of discourses),而各种论述与实践之间 (practices),又具有互相牵扯的关系。

陈开和认为,在开展多边外交活动时,除了在具体谈判议题上的据理力争以外,更重要的是一种对国际局势和本国政策立场的“论述”:

“仅有‘展示’,是远远不够的,成功的国际公共关系更需要的是一种密切联系现实的‘论述性传播内容’的配合,才能掌握‘话语权’。参照约瑟夫·奈关于‘权力’的划分,我们也可以把这种论述能力作为一个我们也可以把这种论述能力作为一个国家‘软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样的论述,要言之成理而且对国际社会有充分的吸引力,就必须敏锐地观察国际社会的总体需求和发展趋势,同时发掘本国文化价值中能满足这种需求和趋势的‘元素’,从而发展出具有本国特色的论述能力。”

笔者在《敦煌壁画乐舞:“中国景观”在国际语境中的建构、传播与意义》中指出,以敦煌及丝绸之路为主题的大型民族舞剧《丝路花雨》、《大梦敦煌》、《天马潇潇》,以及舞蹈剧目《千手观音》、《飞天》等都在世界舞台上备受瞩目、获奖甚丰。而以敦煌壁画乐舞为代表的敦煌表演艺术,已不仅是一个成功的、颇具规模的创新型文化产业,作为一个艺术形态,以丝绸之路文化为主题和素材的敦煌表演艺术也已经成为陈开和提倡的“一种对国际社会有充分的吸引力,并具备中国特色的论述能力的文化形态。”

除了传统意义上的舞台表演艺术,敦煌与丝绸之路的“走出海外”之旅同时也成为了现当代高科技数码人文(digital humanities)相关的表演艺术活动的主题。2012年,美国首府华盛顿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e)的赛克勒美术馆将香港城市大学研发的沉浸式艺术装置《人间净土:走进敦煌莫高窟》选作为其创馆25周年展览的重点展品。2016年5月至9月,美国盖蒂研究院(Getty Research Institute)与中国的敦煌研究院合作,通过最新的高科技数码多维空间与再塑技术,在洛杉矶举办了再现莫高窟的敦煌艺术的展览:《中国丝绸之路上的佛教艺术:敦煌莫高窟》。以上所举的各种围绕着“丝绸之路”主题、以敦煌表演艺术为载体的案例,包括本篇以及相关学术文章在内,不仅仅是诸多学者与研究机构在对中国的“走出海外”之构想进行探讨、互动时产生的社会文化现象,也是对建构中国“走出海外”之构想的重要的论述因素。



参考文献:

Anderson, Benedict.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London: Verso, 1993.

Appadurai, Arjun. Modernity at Large: Cultural Dimensions of Globalization.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2003.

Bakhtin, M. M. The Dialogic Imagination: Four Essays. Austin, Texas: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1982.

Bauman, Richard, and Charles L. Briggs. “Poetics and performance as critical perspectives on language and social life.” Annual Review of Anthropology 19 (1990): 59–88.

Bohlman, Philip V. “World Music at the ‘End of History’.” Ethnomusicology 46 (2002): 1–32.

Calhoun, Craig. Nations Matter: Culture, History, and the Cosmopolitan Dream, London: Routledge, 2007.

Chen, Kaihe. “A Study On China's International Public Relations Strategies in Multilateral  Diplomacy.” Foreign Affairs Review 6 (2007).

Davis, Sara L. M. Song and Silence: Ethnic Revival on China’s Southwest Borders. New York: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5.

Dong, Gao.董诰, et al., comp. Quan Tang wen 全唐文. Beijing: Zhonghua huju 中华书局, 1983.

Dong, Xijiu. Zhongguo wudao shi: Song, Liao, Jin, Xixia, Yuan bufen 中国舞蹈史: 宋,辽,西夏,元部分 (History of Chinese Dance: Dynastic Periods of Song, Liao, Jin, Xixia, and Yuan). Beijing: Wenhua yishu chubanshe, 1984.

———. Dunhuang bihua he tangdai wudao. 敦煌壁画和唐代舞蹈 (Dunhuang wall painting and Tang dynasty dances). Lanzhou: Lanzhou daxue chubanshe, 1989.

Duan, Wenjie. “The History of Conservation of Mogao Grottoes.”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the Conservation and Restoration of Cultural Property: The Conservation of Dunhuang Mogao Grottoes and the Related Studies. Ed. Kuchitsu and Nobuaki, 1–8. Tokyo: Tokyo 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Cultural Properties, 1997.

Faxian. A Record of Buddhistic Kingdoms. Translated by James Legge. 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1991.

Foucault, Michel. “Nietzsche, Genealogy, History.” In Language, Counter-Memory, Practice, ed. D. F. Bouchard, 140–164.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1977.

Hamera, Judith. Opening Acts: Performance in/as Communication and Cultural Studies.Thousand Oaks: Sage Publications, 2006.

Herzfeld, Michael. Ours Once More: Folklore, Ideology,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Greece.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1985.

Jiegulu 羯鼓录 (c.848–850). Nanzhuo 南卓[唐]. Shanghai: Gudian wenxue chubanshe, 1957.

Kuang, Lanlan. Dunhuang bi hua yue wu: "Zhongguo jing guan" zai guo ji yu jing zhong de jian gou, chuan bo yu yi yi (Dunhuang Performing Arts: The Construction and Transmission of “China-scape” in the Global Context) 《敦煌壁画乐舞:“中国景观”在国际语 境中的建构、传播与意义》, Beijing: She hui ke xue wen xian chu ban she,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 Staging the Silk Road Journey Abroad: The Case of Dunhuang Performative Arts. M/C Journal, [S.l.], v.19, n. 5, oct. 2016. ISSN 14412616. Available at: <http://journal.media-culture.org.au/index.php/mcjournal/article/view/1155>

Lam, Joseph S. C. State Sacrifice and Music in Ming China: Orthodoxy, Creativity and Expressiveness. New York: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8.

Mair, Victor. T’ang Transformation Texts: A Study of the Buddhist Contribution to the Rise of             Vernacular Fiction and Drama in China. Cambridge, Mass.: Council on East Asian Studies, 1989.Nye, Joseph S. 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 Public Affairs, 2004a.

———. Power in the Global Information Age: From Realism to Globalization. New York: Routledge, 2004b.

———. “Soft Power and American Foreign Policies.” 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 119 (2004c): 255–270.

———. “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 Edited transcript, April 13, 2004d. Carnegie Council Books for Breakfast. Carnegie Council on Ethics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2006. http://www.carnegiecouncil.org/resources/transcripts/4466.html.

Peng, Zhaorong. “‘Writing’ Ethnography: Narrative Between Science and Poetic.” World Ethno-National Studies 4 (2008): 34-41. 

Pollack, Barbara. “China’s Desert Treasure.” ARTnews. December 2013. September 2016 http://www.artnews.com/2013/12/24/chinas-desert-treasure/

Polo, Marco. 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 Translated by Ronald Latham. Penguin Classics, 1958.

Rees, Helen. Echoes of History: Naxi Music in Modern China.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Shelemay, Kay Kaufman. “‘Historical Ethnomusicology’: Reconstructing Falasha Liturgical History.” Ethnomusicology 24 (1980): 233–258.

Shi, Min. Dunhuang wudao jiaocheng: jiyuewtian wudaoxingxiang chengxian. Beijing: Shijie tushu chuban gongsi, 2012.

Shi, Weixiang. Dunhuang lishi yu mogaoku yishu yanjiu (Dunhuang History and Research on Mogao Grotto Art). Lanzhou: Gansu jiaoyu chubanshe, 2002.

Sima, Guang 司马光 (1019–-1086) et al., comps. Zizhi tongjian 资治通鉴 (Comprehensive mirror for the Aid of Government). Beijing: Guji chubanshe, 1957.

Sima, Qian 司马迁 (145-86? B.C.E.) et al., comps. Shiji: Dayuan liezhuan 史记: 大宛列传  (Record of the Grand Historian: The Collective Biographies of Dayuan). Beijing:Zhonghua shuju, 1959.

Sivak, Alexandria and Amy Hood. “The Getty to Present: Cave Temples of Dunhuang: Buddhist Art on China’s Silk Road Organised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Dunhuang Academy and the Dunhuang Foundation.” Getty Press Release. September 2016 http://news.getty.edu/press-materials/press-releases/cave-temples-dunhuang-buddhist-art-chinas-silk-road.print

Stromberg, Joseph. “Video: Take a Virtual 3D Journey to Visit China's Caves of the Thousand Buddhas.” Smithsonian. December, 2012. September 2016 http://www.smithsonianmag.com/smithsonian-institution/video-take-a-virtual-3d-journey-to-visit-chinas-caves-of-the-thousand-buddhas-150897910/?no-ist

Sun, Zhijun. “Research and Investigation on the History of Photographing Dunhuang Mogao Cave during the Early Twenty Century.” Collection on Sino-Italian Ancient Mural Conservation Research Conference. Shannxi Museum of History edit. Beijing: Archeological Press, 2016. 324-330.

Tian, Qing. “Recent Trends in Buddhist Music Research in China.” British Journal of Ethnomusicology 3 (1994): 63–72.

Tuohy, Sue M. C. “Imagining the Chinese Tradition: The Case of Hua’er Songs, Festivals, and Scholarship.” Ph.D. dissertation,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1988.

Wade, Bonnie C. Imaging Sound: An Ethnomusicological Study of Music, Art, and Culture in Mughal India.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8.

Wong, Isabel K. F. “From reaction to Synthesis: Chinese Musicolog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Comparative Musicology and Anthropology of Music: Essays on the History of Ethnomusicology (Chicago Studies in thnomusicology). Ed. Bruno Nettl and Philip V. Bohlman, 37–55.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1.

Wu, Chengen. Journey to the West. Translated by W. J. F. Jenner.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s Press, 2003.

Wu, David Y. H. “Chinese National Dance and the Discourse of Nationalization in Chinese Anthropology.” The Making of Anthropology in East and Southeast Asia, edited by Shinji Yamashita, Joseph Bosco, and J. S. Eades, 198–207. New York: Berghahn, 2004.

Xuanzang. The Great Tang Dynasty Record of the Western Regions. Hamburg: Numata Center for Buddhist Translation & Research, 1997.

Yung, Bell, Evelyn S. Rawski, and Rubie S. Watson, eds. Harmony and Counterpoint: Ritual Music in Chinese Context.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6.


本文是根据KUANG, Lanlan.Staging the Silk Road Journey Abroad: The Case of Dunhuang Performative Arts. M/C Journal, [S.l.], v. 19, n. 5, oct. 2016. ISSN 14412616 及邝蓝岚:《敦煌壁画乐舞:“中国景观”在国际语境中的建构、传播与意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所作的中英文扩充版文章。相关研究请参考邝蓝岚:《敦煌壁画乐舞:“中国景观”在国际语境中的建构、传播与意义》,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

作者简介:邝蓝岚,美国富布赖特学者(Fulbright-IIE Fellow),中国文化部民族民间文艺发展中心特约研究员,现任美国佛罗里达中央大学艺术与人文学院哲学系助理教授(Suite 242, Philosophy Department, College of Arts and Humanities, 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 Orlando, FL 32816, USA),联络方式:lanlan.kuang@fulbrightmail.org。

注:

① 《全唐诗中的乐舞资料》,人民音乐出版社,1996。

②见Anderson, Benedict: Imagined Communities: Reflections on the Origin and Spread of Nationalism. Revised Edition. London: Verso. 2006; 以及Appadurai, Arjun: Modernity at Large: Cultural Dimensions of Globalization. Minnesota: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96. 中文资料柯参考:班纳迪克 ·安德森著,吴睿人译 : 《想象的共同体 : 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 》,台北时代文化出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2000。

③彭兆荣:《民族志“书写 ”: 徘徊于科学与诗学间的叙事》,《世界民族》,2008年第 4 期。

④有关“一带一路”战略构想资料,请参见赵成:《亚洲政党丝绸之路专题会议在北京开幕:刘云山出席并发表主旨演讲》,《人民日报》2015年10月;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CIIS)下属 “一带一路” 研究中心官网http://www.ciis.org.cn/chinese/node_544601.htm

⑤陈开和:《论我国在多边外交活动中的国际公共关系策略》,《外交评论》,2007年第100期。

⑥同上。

⑦详情请见盖蒂研究院官网:http://www.getty.edu/research/exhibitions_events/exhibitions/cave_temples_dunhuang/index.html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