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敦煌研究院第49期“敦煌读书班”简讯
敦煌研究院 丨 文/图 闫珠君 丨 2019-3-28    访问量:  

杨富学部长

由敦煌研究院主办的第49期“敦煌读书班”2019年3月22日下午于兰州院部一楼敦煌文献研究所阅览室举办。读书班负责人人文研究部部长杨富学研究员首先介绍了参加读书班的各位嘉宾,除来自敦煌研究院各部门的同仁外,还有兰州各高校、科研单位和文博部门的代表,计有60余人,尤其是浙江大学刘进宝教授、景德镇陶瓷大学李贝教授、麦积山石窟艺术研究所孙晓峰研究员、项一峰研究员、甘肃省博物馆李永平研究员、兰州大学西北民族研究中心李树辉教授、兰州商学院高启安教授、王祥伟教授、胡桂芬副教授、新成立不久的读者出版社王先孟社长、西北民族大学图书馆张创军馆员、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薛艳丽讲师等的光临,使读书班活动更显朝气蓬勃。

项一峰研究员

本期读书班由麦积山石窟研究所项一峰研究员、兰州财经大学高启安教授和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李树辉教授主持并评议。

高启安教授

麦积山石窟孙晓峰研究所研究员、敦煌研究院人文研究部杨秀清研究员、敦煌研究院人文研究部学员葛启航分别做了题为《北魏泥塑本生故事——麦积山第142窟相关图像考释》、《論敦煌石窟歷代遊人題記的歷史文獻價值——以榆林窟第6窟為例》和《回鹘铭文Uč“乌什”与高昌回鹘西部疆域》(和杨富学合撰)的讲演。

孙晓峰研究员

孙晓峰研究员讲到,长期以来,天水麦积山石窟第142窟壁面泥塑动物题材一直被误认是佛教瑞像或佛传故事。经考证,这是一幅依据鸠摩罗什译《大智度论》和竺道生参译《五分律》等佛典创作而成的白象、弥猴、鵽鸟自分长幼的本生故事。无论是题材内容,还是创作形式和技法,在当时中原内地都十分少见。它不仅强调了佛教戒律的重要地位,也真实再现了外来佛教思想与中国传统儒家文化交融、创新的历史进程。

杨秀清研究员

杨秀清研究员以敦煌石窟游人题记,零星且不系统为切入点谈到,这些题记虽不像敦煌碑铭墓志、供养人题记那样被学者所重,但它同属重要的古代文献遗存,更具原始性、真实性,而且或多或少、直接或间接地反映了敦煌不同时期的社会历史面貌,具有独特的价值。倘若能将莫高窟以及榆林窟等西北地区众多石窟尚存的汉文、回鹘文、吐蕃文、蒙古文等多民族文字的游人题记一并重新辑录并加以整理和考订,则必将为敦煌学研究提供重要的文献。

葛启航

葛启航主要介绍了高昌回鹘早期的西部疆域及其变迁,这是学界长期受关注的话题,尤其是吐鲁番出土回鹘文木杵铭文中对Nuč与Barsxan的记载,更为学界所关注,研究者众。近年,森安孝夫对该文书进行了重新解读,认为缪勒原释读的Nuč应为Uč,即新疆乌什,Barsxan应为伊塞克湖南之上巴儿思汗,二者相距不远且有道路相同。这一新解读对认识高昌回鹘王国的西部疆域问题意义重大。通过各种文献梳理,可以看出,至晚在947年吐鲁番回鹘文木杵铭文撰写之时乌什地方已在高昌回鹘版图内。高昌回鹘王国初期的疆域十分辽阔,西抵达中亚地区伊塞克湖一带,而西南地区则囊括乌什及其以西地区在内。伊塞克湖一带入于高昌回鹘后,分布在喀什、楚河流域区域诸多部族纷纷称臣,这在《宋史·高昌传》和敦煌写本S.5661中都有所反映。乌什地方至迟自10世纪中叶始,长期充任高昌回鹘的西部边界,与喀喇汗王朝相抗衡,一直持续到11世纪。

李树辉教授

李树辉教授对此次活动做了总结。指出这次活动十分有意义,学者们能在一种轻松融洽的氛围内各抒己见、相互指正、互相学习,而且在学习过程中学者们就发言问题展开讨论,提出了多种不同意见,同时,针对研究范围及文献资料,学者们也提出了诸多宝贵建议。建议这样的读书班活动要多举办,以促进学术,激励年轻学者。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