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弘扬 >> 陈列展览 >> 正文
“从犍陀罗到敦煌--犍陀罗佛像艺术展”在莫高窟开幕
敦煌研究院 丨 网络中心 丨 2016-8-2    访问量:  

7月23日,“从犍陀罗到敦煌--犍陀罗佛像艺术展”在莫高窟开幕。展场位于敦煌石窟文物保护研究陈列中心的二楼展厅,面向大众免费开放,展期截止到11月10日。本次展览由敦煌研究院、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联合主办。

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展出犍陀罗艺术品58件,以石雕造像为主,从单体佛菩萨尊像、佛传故事浮雕到小型石塔、舍利盒,涵盖了犍陀罗艺术的各类题材。展品中有17件是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博物馆藏品,另外41件是日本收藏家栗田功的藏品。

古代犍陀罗地区位于印度次大陆西北部、印度河西岸,在今天的巴基斯坦白沙瓦谷地、斯瓦特以及阿富汗东部一带。因地处印度和西亚交界处,历史上曾被希腊、波斯、印度等多民族政权统治。

太子出城

贵霜王朝时代(公元1-3世纪中叶)是犍陀罗艺术的繁荣时期。犍陀罗艺术的最大贡献是创造了希腊化风格的犍陀罗佛像,采用希腊、罗马的艺术技巧和形式来表现佛教思想内容,故有“希腊式佛教艺术”之称。这是印度佛教文化与希腊及地中海古典文化融汇、结合的产物。在此之前的佛教美术仅以菩提树、台座、法轮、足迹等象征物暗示佛陀的存在,并未出现人形的佛像。最早的犍陀罗佛像出现在佛传故事浮雕中,之后逐渐出现了可供礼拜的单体佛造像。

佛立像

菩萨立像

犍陀罗造像中还出现了大量的菩萨像。菩萨像的流行体现出公元前后佛教大乘化思潮的影响。菩萨的装束和面目体态是当时犍陀罗地区王公贵族形象的艺术化表现,一般上半身裸露,下半身着裙,唇上留须,长发绾在头顶,有豪华的束发珠串和敷巾冠饰,胸前佩戴项饰。

古代犍陀罗艺术伴随着佛教的传播而从中亚向东扩散,东渐中国、朝鲜、日本,为东亚佛教艺术提供了最初的佛像范式。贵霜王朝开始,来自犍陀罗或克什米尔的高僧在中国西域络绎于途;从公元4世纪起,中国朝圣者开始前往佛教的起源地印度,以求获得原始的佛教经文典籍,其中最著名的有法显(公元395-414年)和玄奘(公元629-644年),他们的旅行笔记中描述了犍陀罗佛塔、佛像的庄严壮丽。中亚佛教传播者在丝绸之路沿线的努力也带来了艺术风格的影响,新疆楼兰地区米兰佛寺的佛像和于阗地区拉瓦克塔院的佛像、菩萨像,明显取自希腊化风格的犍陀罗艺术。

佛坐像

莫高窟第431窟-佛坐像-西魏

克孜尔石窟、敦煌莫高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的佛教造像,或多或少的吸收了来自犍陀罗美术的影响,形成了大量与汉地风格高度融合的艺术作品。这种吸收了犍陀罗佛像因素的中国式佛像后来又传到朝鲜、日本。

大约公元5世纪时,嚈哒人(白匈奴)入侵犍陀罗,毁灭了这里的佛教寺院。在之后的数百年内,受到动荡政局和伊斯兰化的影响,犍陀罗的佛教寺院成为断墙残垣和废墟,犍陀罗艺术逐渐被遗忘,从此尘封地下近千年。

犍陀罗浮雕残件-释尊返京

1849年,英国人最先在旁遮普发掘出犍陀罗佛像,犍陀罗艺术重现天日。20世纪以来,英属印度、法国、意大利、巴基斯坦、阿富汗、美国、苏联、日本等国的考古队纷纷在犍陀罗及其临近地区进行考古发掘,出土了不少古代建筑以及雕塑、工艺品等文物,犍陀罗艺术成为艺术史研究的热点。犍陀罗佛教艺术将地中海和太平洋之间的欧亚大陆诸文明联系到了一起,体现着南欧、西亚、中亚、南亚、东亚文明在古丝绸之路上的交流,在世界艺术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