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敦煌北朝艺术中的凤鸟纹饰
敦煌研究院 丨 王义芝 胡同庆 丨 2017-6-15    访问量:  

凤鸟是一种与龙齐名的神异动物,传说中的凤鸟是鸡头、鸟身、蛇颈,翅与孔雀相似,是一种混合形的神异动物。

敦煌石窟艺术中,在保存有大量龙纹图像的同时,也保存有一定数量的凤鸟纹饰,其内容也丰富多彩,分布在自北朝至清代、民国等十多个朝代的敦煌艺术之中。这里先就敦煌北朝石窟艺术中的凤鸟纹样作一些初步介绍。

北魏时期,敦煌石窟中开始出现凤鸟图像,如北魏第254窟中心塔柱北向面的浮塑凤首龛梁(图1)以及北魏第260窟中心塔柱东向面的浮塑凤首龛梁(图2)。这是莫高窟现存仅有的两处凤首龛梁,且均有残毁,如第254窟只剩下西侧凤首,第260窟只剩下北侧凤首。

   

     图1 北魏第254窟中心塔柱北向面 凤首龛梁     图2-2 北魏第260窟中心塔柱东向面 凤首龛梁  

 

图2-1 北魏第260窟中心塔柱东向面 凤首龛梁

从残存的凤首形象可以看到,虽然浮塑凤首龛梁没有浮塑龙首龛梁那么有气势,但漂亮的凤尾向上翘起,正好用它的尾羽来装饰龛楣,形成了向上的火焰纹样,增添了画面动感,也有几分妩媚,呈现了凤的吉祥美丽。

在麦积山北魏第133窟10号碑中,也雕刻有凤首龛梁,但其造型比较完整,两只展翅的凤鸟面向龛内,而不像敦煌第254、260窟的凤首是曲身向龛外两侧(图3)。顺便指出,麦积山第133窟10号碑刻有三层佛龛,龙首龛梁雕刻在上层,凤首龛梁雕刻在下层。

  

图3 麦积山北魏第133窟10号碑 凤首龛梁

北魏第260窟中心塔柱北向面阙形龛的龛上还绘有两只凤鸟相对,其形象为鸡头,曲颈,挺肚,展双翅,凤尾上翘。两只凤鸟中间绘有一身化生(图4)。

 

图4 北魏第260窟中心塔柱北向面龛上 对凤

在北魏第431窟平棋中,除了绘有龙纹边饰,还绘有凤鸟纹边饰(图5)。与

 

图5 北魏第431窟平棋中的龙纹和凤鸟纹边饰

变形龙纹一样,凤鸟纹也是变形纹样,其形象似孔雀,鸡头,高冠,上身卷曲,肚子上的花纹显著,展翅,尾平举,尾上雀眼历历在目,伸脚爪,侧身卧于边饰中,空白处有叶片衬托,形成一幅横条式的边饰图案。其构图设计巧妙,虽委曲于窄长的边条中,仍能显示出展翅飞翔的生动神态(图6-1、6-2)。

   

图6-1  北魏第431窟平棋中的凤鸟纹边饰

图6-2 北魏第431窟平棋中的凤鸟纹边饰(欧阳琳绘)

 另外,北魏第257窟北壁的《须摩提女缘品》故事画中,绘佛弟子罗云乘坐五百孔雀、大迦旃延乘五百白鹄(即天鹅)赴会(图7、图8)。画面中所描绘的孔雀、白鹄等,有学者曾将它们归于凤属禽鸟类纹样介绍(欧阳琳《敦煌壁画中的凤属禽鸟类纹样》,载麦积山石窟艺术所编《石窟艺术》,陕西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58页)。这里简单提及,供读者参考。

图7 北魏第257窟北壁 须摩提女故事画中的天鹅   

图8 北魏第257窟北壁 须摩提女故事画中的孔雀

西魏时期的凤鸟纹饰,与北魏时期相比,颇为丰富。在许多情况下,凤鸟图像是与龙图像相对应出现的。如与西魏第249窟窟顶北披东王公所乘坐的龙车相对应,是南披西王母所乘坐的凤车。略有不同的是东王公乘坐的是四龙御车,而西王母乘坐的是三凤御车。画面中,三只凤鸟拉着銮车,展翅在天空中向前飞奔。凤车前后,分别有扬幡持节的仙人乘坐一凤鸟作引导,在虚空飞翔(图9、图10)。

图9 西魏第249窟南披 西王母乘坐的凤车

   

图10 西魏第249窟南披 凤车前侧的乘凤仙人

为了更好地表现天空世界,第249窟窟顶东披中在两力士捧托摩尼宝珠的两侧,除了在左右各绘一身飞天护持外,又各绘一只凤鸟相对飞翔(但也有学者认为绘的是朱雀和孔雀)(图11)。

 

图11 西魏第249窟东披 相对飞翔的凤鸟

又如西魏第285窟西壁南龛所描绘的日天下部画一辆三凤驭车,车厢内画二力士,身穿短裤,一前一后。前者一手持人面盾牌,一手举作赶车状;后者双手高举呈用力托日天状。三凤御车在两名力士的驾驭下,巡游太空,以示日天当空运行(图12)。第285窟窟顶四披中,亦描绘有不少凤鸟在天空中飞翔或为仙人骑乘(图13、图14)。不过,也有学者认为这些凤鸟可能描绘的是朱雀。

 

图12 西魏第285窟西壁 三凤御车

图13  西魏第285窟西披 仙人乘凤  

图14  西魏第285窟南披 凤鸟

敦煌壁画中的佛像头上多画有华盖,形状各异,丰富多彩。如西魏第249窟北壁说法图中,华盖两侧各绘一只凤鸟,两只黑凤作俯冲飞翔状,头、脖项、腹部之间作S形,青冠、鸡头、蛇颈,挺肚、展翅、翘尾而飞,口啣流苏,与南壁说法图中华盖两侧的龙纹装饰相对应,生趣盎然,同时也具有很强的装饰性效果(图15、图16)。

图15 西魏第249窟北壁说法图中的华盖凤饰

 

图16 西魏第249窟北壁说法图中的华盖凤饰(西侧)

在敦煌壁画的许多装饰性图案中,绘有凤鸟纹样的画面很多,且多与植物搭配。如西魏第285窟南壁的龛楣中,绘两只凤鸟侧身相对而立,红喙蓝冠,挺肚,展翅,后有雉翎,尾羽飘动,四周画卷草纹蜿蜒缠绕,仿佛在天国宫苑中(图17)。

 

图17  西魏第285窟南壁 凤鸟卷草纹龛楣

又如西魏第288窟人字披前披中所绘的凤鸟莲花忍冬纹,莲花上站立着一只青绿色凤鸟,头似鸡,有头冠,两眼圆睁,口啣忍冬枝,回首,侧身,挺肚,展翅,翘尾,两腿似鸡爪,尾上还有许多华丽的凤眼展示给观众,双脚站立于莲蓬上,周围有忍冬纹衬托(图18)。该窟人字披后披中所绘的凤鸟莲花摩尼宝珠纹,

图18  西魏第288窟前披 凤鸟莲花忍冬纹

一瓶状的摩尼宝珠晶莹放光,顶端生出莲花,上栖凤鸟,口啣仙草,振翅欲飞。凤鸟、莲花、摩尼宝珠三者融为一体,既有很强的装饰性,又富有动感(图19)。

图19 西魏第288窟后披 凤鸟莲花摩尼宝珠纹 

北周时期的凤鸟纹饰,主要有御车之凤,其在构图上大体继承了西魏时期御车之凤的特点,如北周第296窟西壁龛南侧西王母乘坐的凤车,与西魏第249窟中西王母所乘坐的凤车相比较,由三凤御车变成了四凤御车。另外凤鸟造型也有所变化,头冠高耸,眼圆睁,嘴大张,挥舞双翅,形象显得活泼、张扬。其色彩搭配也变得较为复杂,如头冠和身体的色彩为赭黑、浅灰、土黄、石青,双翅的色彩为土黄、石绿、赭黑、浅灰。特别有趣的是凤车上的旗杆和华盖杆的顶端均为龙首,华盖杆顶端的龙首口啣长幡,旗杆顶端的龙首口啣铃铛,描绘得颇为细致。这幅画把龙与凤有机地结合起来,可谓煞费苦心(图20。

图20 北周第296窟西壁龛南 御车之凤

北周第296窟窟顶北披边饰中的凤鸟图案也非常活泼、生动,画面中凤鸟侧身、昂首、曲颈、挺肚、头冠高耸,口啣枝叶,双翅下垂、翘尾,神气活现地站立于忍冬枝叶丛中(图21)。

图21 北周第296窟北披边饰  凤鸟

从以上情况可以看到,敦煌北朝艺术中的凤鸟纹饰,虽然有种种变化,但在绘画技法上始终采用民族传统的凤鸟形象,使其具备艺术的夸张与适应审美的要求,并与相关的装饰图案以及故事画内容和谐融合在一起,成为敦煌佛教艺术中的一个值得关注的内容。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