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彭金章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举行
敦煌研究院 丨  丨 2017-8-1    访问量:  

中国共产党党员、我国著名考古学家、敦煌研究院敦煌石窟文物保护研究陈列中心原主任、研究员彭金章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7月29日11时55分在上海逝世,享年82岁。

7月31日,彭金章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举行,敦煌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王旭东,党委副书记马世林、副院长赵声良等11名职工代表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

告别仪式由敦煌研究院党委副书记马世林主持,敦煌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王旭东介绍彭金章先生生平,敦煌研究院青年职工代表表达了哀思。 

遵先生生前遗愿及其家人意见,先生去世后,敦煌研究院对各界均未发讣告,不惊动各方生前好友,一切从简。

但是得知先生去世消息后,多家友好单位及个人送来花篮并致以唁电,还有很多未在场的单位及个人向敦煌研究院发来了沉痛唁电,作为曾与先生并肩的莫高窟人,我们向各界对先生的感念表示感谢。因故不能到场的生前同事、好友,也通过各种形式向先生的逝世表示哀思,在此我们也表示感谢。



附:

彭金章先生生平

彭金章先生,1935年2月6日出生于河北肃宁县寨南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58年9月考入北京大学历史学系考古专业学习,1961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1963年7月毕业后分配到武汉大学历史学系从事教育工作,曾任武汉大学历史系副主任兼考古教研室负责人,1985年12月聘为副教授。1986年10月调入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从事石窟考古研究工作,1994年5月调任敦煌研究院敦煌石窟文物保护研究陈列中心主任,1995年12月聘为研究馆员,2003年11月退休。曾兼任中国考古学会理事、甘肃省文博系列高级职称评委会委员、甘肃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客座研究员、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2017年7月29日11时55分,因病医治无效在上海去世,享年82岁。

彭金章先生在武汉大学任教期间,创办了该校考古专业。在武大讲授《商周考古学》多年,经常带领学生进行田野考古实习,并对发现的考古资料进行研究,培养了一大批合格的考古专业人才。先后发表了《试论河南偃师商城》、《殷墟为武丁以来殷之旧都说》、《安阳小屯非盘庚始都辩》等论文。

彭金章先生调敦煌研究院工作后,迎难而上,开拓创新,无论是在职期间还是退休之后,一直没有放松对石窟考古乃至敦煌学的研究工作,笔耕不辍,在敦煌石窟及周边遗址考古中取得重要成就。他持续多年对敦煌壁画中的密教题材进行考察,先后撰写发表了《莫高窟第14窟十一面观音经变》、《莫高窟第76窟十一面八臂观音考》、《千眼照见千手护持》等一系列论文,出版了专著《敦煌石窟全集•密教画卷》,对敦煌石窟密教图像这一以往少有人涉及的领域做出了有益的探索性研究。

他先后主持了莫高窟第96窟窟前殿堂遗址、瓜州县锁阳城遗址西北角墩、高台骆驼城古墓群等多项考古发掘工作。特别是1988年至1995年间,他主持对莫高窟北区243个洞窟进行了持续8年的艰苦考古发掘工作,发现了一大批鲜为人知的重要遗迹和珍贵遗物。由他任课题组负责人的“敦煌莫高窟北区洞窟考古研究”课题,先后被批准为国家“九五”社科规划重点科研项目、2002年度教育部人文社科基地重大项目。经过多年持续的调查研究,具有填补空白意义的考古报告《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1-3卷正式出版,深入揭示出北区石窟有禅窟、僧房窟、廪窟、瘗窟等不同类型和功能,与南区礼佛窟一起构成了莫高窟的有机整体,使人们对莫高窟获得了新的更加全面的认识。

他还先后发表了《敦煌莫高窟考古新发现》、《敦煌莫高窟北区洞窟清理发掘的主要收获》、《敦煌莫高窟北区洞窟清理发掘简报》、《试论敦煌莫高窟北区出土的波斯银币和西夏钱币》、《从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考古发现看古代文化交流》等一批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学术论文,从多方面深入论述了莫高窟北区洞窟大量遗迹、遗物对于敦煌历史文化发展演变,以及丝绸之路上多民族文化、中西文明传播交流历史研究的价值。莫高窟北区考古在敦煌石窟考古研究领域取得了开拓性、突破性的成就,为推动敦煌学研究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和高度评价,涌现了一批基于北区考古发现的研究论文,彭金章先生又主编了《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研究》论文集,进一步推进了敦煌石窟的研究工作。

彭金章先生严守学术规范,学风严谨,对所研究的每一个问题都要经过仔细推敲和反复斟酌;对别人的成果,都在自己的著述中明确注出。

彭金章先生十分注重培养青年学者,奖掖后学,常常将自己所知毫无保留地提供和传授给同行学者及青年学子。他常常在各地讲学,讲解敦煌历史文化的丰富内涵和珍贵价值,凡是听过他讲学的人,大都会为他充满激情、抑扬顿挫、铿锵有力的讲解所感染,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

彭金章先生的一生,是忠于党和人民的一生,是勤勤恳恳工作的一生,他把毕生的心血和智慧都奉献给了祖国的文物教育、研究事业。

彭金章先生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一位可亲可敬的师长,这不仅是敦煌研究院的重大损失,也是我国敦煌学界和考古学界的一大损失。

斯人虽逝,功业永在,风范长存。彭金章先生在敦煌学术事业中表现出来的刻苦钻研和开拓创新精神,以及留给我们的丰硕研究成果,其为人治学、道德文章,堪为学界楷模,值得我们后代敦煌学人认真学习效仿。

今天,我们缅怀彭金章先生,要学习他热爱祖国、热爱敦煌文化遗产事业,孜孜不倦、兢兢业业、终身奉献的奋斗精神;学习他严谨认真、一丝不苟、刻苦钻研、开拓创新的治学精神;学习他严于律己、诚恳待人、淡泊名利、艰苦朴素的为人品德,努力工作,为敦煌文物事业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敦煌研究院青年职工表达哀思

7月29日,是莫高窟人无比悲痛的一天,这一天,我们非常尊敬的彭老师走了,我们和蔼可亲的彭爷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中午时分,噩耗传来,同事伤怀,晚辈哽咽,泪落哀筝。悲怆,痛惜,哀伤,多种复杂的感情萦绕于每位莫高窟人。

有您的同事这样写到:再也听不见您那温馨的叮咛,再也看不见您那亲切的身影,任凭伤心的泪眼盈盈,任凭思念的心绪飘零,惊闻噩信,痛心难平。

有您的学生这样讲到:成长工作中,受您太多的关爱,看到您的照片,思绪又回到您给我们讲课时的点点滴滴,脑海浮现着您亲切温暖的笑容,想您,念您,还想着再见到您,还想着再问候您,还想着再和您拍张照片,小院门前的杏已黄,您何时来敦煌?

有您的晚辈这样叹息到:永远忘不了您的音容笑貌,永远忘不了每次见到您打招呼后您的笑容,永远忘不了每次向您请教时您认真的讲述,您门前的葫芦藤卷曲着哭泣,您喂养过的那些猫儿还在期盼您的归来……

我们不愿意相信的这一刻来的太猝不及防,我们永远地失去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和和蔼可亲的长辈,以后在莫高窟的林荫路上我们再也看不到您矫健的身姿,在九层楼前再也看不到您深情凝望的背影,在去食堂的台阶前再也听不到您关爱的话语,在分享智慧的学术讲座中再也见不到您神采奕奕的面容。我们与您的所有经历将一步步地被封存为记忆,每当想到这些,我们感到痛彻心扉。

扼腕叹息,我们只能在莫高窟,这处您不懈奋斗、倾注心血的地方,也是您魂牵梦萦,无比热爱的地方,更是您常年生活,深情怀念的地方默哀遥祭。只能以取自莫高窟的花木沙土,寄托莫高窟人对您的无限哀思和深切缅怀。

这杯沙土分别取自于您生活居住的公寓楼前、取自于您艰辛考古的北区窟前、取自于您经常前往的九层楼前。红柳采摘自您努力开创的陈列中心旁,松柏采摘自您傍晚散步的林荫道边,山花采摘自三危山下,大泉河畔记忆着您灿烂微笑的每处土地间。

愿这一把花瓣,这一杯沙土,伴着莫高窟人的共同祈愿,慰藉您对莫高窟这方净土的不舍和惦念。愿您带着所有美好的记忆,不再经受情结之累,并有永恒的明灯相伴……

彭老师,一路走好。彭爷爷,我们永远怀念您!

 

                       2017年7月29日深夜于莫高窟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