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敦煌文物珍品(15):《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
敦煌研究院 丨 马德 丨 2016-9-2    访问量:  

2016年5月7日至9月4日,“敦煌莫高窟: 中国丝绸之路上的佛教艺术”大展在美国洛杉矶盖蒂中心 (Getty Center)展出。此次展览的珍稀文物区将展出向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与法国国家图书馆借展的文书、绢画、绣品、草稿等珍贵文物43件。

名称:基督教赞美诗

编号:P.3847

时代:8~9世纪

尺寸:高26cm   宽104.8 cm

现藏:法国国家图书馆藏

《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以下简称“景教赞”)是1908年伯希和窃自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现藏巴黎国家图书馆,编号P.3847。1910年我国学者罗振玉先生在伯希和处获得照片,刊登在《敦煌石室遗书》第3册45-47页;民国十年(1921)基督徒学者许地山先生在《生命月刊》第2卷第1期发表《景教三威蒙度赞释略》,这是教会内人士第一次撰文研究;陈垣先生早年也关注过这份文书,并有过精辟的批注(《陈垣先生遗墨》,2006年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录文收入安徽大学出版社2009版《陈垣全集》第七册第十六种“杂著”类);此后国内外、教内外学者著述甚丰。日本学者佐伯好郎氏认为诗题中的“威蒙度”是古叙利亚文Imuda(浸水礼),因此这篇诗作是“景教徒受洗礼时所诵朝拜圣三经”,此说现已无人附和;英国学看莫尔认为是教会唱诵的《荣归主颂》,为大多数学者所赞同;1986年旅法学者吴其昱博士发表他的《景教三威蒙度研究》,通过汉文和叙利亚文荣归主颂逐句对照,证实了这个观点。2000年林悟殊先生在全面总结以往国内外研究的基础上又进行了深入的再研究。

景教赞实为景教徒敬拜时颂念之《荣福经》、《赞美经》,公元635年由景教高僧阿罗本边同其它景教经文一并带入唐朝;有记载说在公元760就由来自波斯的传教士景净汉译,并收录于《新编赞美诗》385首。

P.3847全文如下:

景教三威蒙度赞

无上诸天深敬叹,大地重念普安和;人元真性蒙依止,三才慈父阿罗诃。
一切善众至诚礼,一切慧性称赞歌;一切含真尽归仰,蒙圣慈光救离魔。
难寻无及正真常,慈父明子净风王;于诸帝中为帝师,于诸世尊为法皇。
常居妙明无畔界,光威尽察有界疆;自始无人尝得见,复以色见不可相。
惟独绝凝清净德,惟独神威无等力;惟独不转俨然存,众善根本复无极。
我今一切念慈恩,叹彼妙乐照此国;弥施诃普尊大圣子,广度苦界救无亿。
常活命王慈喜羔,大普耽苦不辞劳;愿赦群生积重罪,善护真性得无繇。
圣子端在父右座,其座复超无量高;大师愿彼乞众请,降筏使免火江漂。
大师是我等慈父,大师是我等圣主;大师是我等法王,大师能为普救度。
大师慧力助诸羸,诸目瞻仰不暂移;复与枯燋降甘露,所有蒙润善根滋。
大圣普尊弥施诃,我叹慈父海藏慈;大圣谦及净风性,清凝法耳不思议。

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一卷

(中空)

尊经

敬礼妙身皇父阿罗诃 应身皇子弥施诃 证身卢诃宁俱沙 已上三身同归一体

瑜罕难法王 卢伽法王 摩矩辞法王 明泰法王 牟世法王 多惠法王 景通法王 宝路法王 千眼法王 那宁逸法王 珉艶法王 摩萨吉思法王 宜和吉思法王 摩没吉思法王 岑稳僧法王 二十四圣法王 宪难耶法王 贺萨耶法王 弥沙曳法王 娑罗法王 瞿卢法王 报信法王

敬礼常明皇乐经 宣元至本经 志玄安乐经 天宝藏经 多惠圣王经  阿思瞿利容经

浑元经 通真经 宝明经 传化经 罄遗经 原灵经 述略经 三际经 征诘经 宁思经 宣义经 师利海经 宝路法王经 删河律经 艺利月思经 宁耶颋经 仪则律经 毘遏启经 三威赞经 牟世法王经 伊利耶经 遏拂林经 报信法王经 弥施诃自在天地经 四门经 启真经 摩萨吉斯经 慈利波经 乌沙那经

谨案诸经目录。《大秦本教经》都五百卅部,并是贝叶梵音。唐太宗皇帝贞观九年,西域太德僧阿罗本届于中夏,并奏上本音,房玄龄魏征宣译奏言;后召本教大德僧景净,译得已上卅部卷。余大数具在贝皮夹,犹未翻译。

学者们将以上内容分为三个部分:

题名《大秦景教三威蒙度赞》为第一部分,即正文:大秦为罗马帝国及近东地区的称呼;景教就是基督教的聂斯脱里派,也称东方亚述教会,源起于叙利亚,唐朝时乃一度盛行于长安;三威为基督教圣父阿罗诃、圣子弥施诃和圣灵净风王三位一体之尊称,威字则含广义、尊严、威严之意,尽显三位一体真神威严有力;蒙度即受度的意思,赞为文体之名,以情调激扬、抒情风格,精炼为标志。赞文保留和展示了唐诗文笔典雅流畅之风,文辞古奥又通俗易懂,深得传统文化精髓,是一篇难得的好作品。加上后来为它配的曲调相得益彰。

第二部分题名“尊经”,分三段:第一段敬礼“三威”即三位一体的真神,第二段敬礼二十五位古代景教圣徒(法王),第三段敬礼景教经典三十五种。

第三部分是按语,叙述了《大秦本教经》五百卅部于唐贞观九年(635)由大秦国教主阿罗本带入中原,后由景净汉译了其中三十卷之史事。赞文按语所及汉译景教经典的景净,就是唐建中二年(781)撰刻《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颂》(以下简称《碑颂》)波斯传教士景净。碑颂中也提及《尊经》被译成汉文,但没有所译数量及卷名的记载;赞文所记可为补充。碑颂和赞文按语都记述了阿罗本来唐时,太宗皇帝派遣宰相房玄龄率臣仆们到西郊迎接入宫,并邀至皇帝藏书室翻译经典,皇帝在禁宫内亲自问道。但碑颂所记635年以后景教在唐朝历代帝王的支持下传播发展的过程和简况,赞文按语中只字示提,可能是因为书有所专吧?

《尊经》敬礼的经目中,《三威赞经》赫然其中,即本写卷的第一部分,景净于760年翻译的赞文,早于碑颂二十余年。我们据此至少可以认为景教赞、尊经的成书与碑颂为同一时期。而学术界一致认为按语部分应该是在唐朝灭亡以后所述,故P.3847全卷本身汇编景教赞和尊经以及编写按语和整理、抄写时间,应该在唐灭以后的公元10世纪。

敦煌藏经洞一同出土的景教文献,还有汉文书《志玄安乐经》,绢画“景教人物图”,以及相关的藏文占卜书等;而邻近敦煌的吐鲁番出土有叙利亚文的《三威蒙度赞》写本(另一面为汉文《法华经》),和高昌回鹘的景教壁画“宗枝主日”。依稀可见当时景教在这一带的流行情况。

唐代的景教实际上是对叙利亚人聂斯托里为首的基督教聂斯托里派的称谓。这个教派反对玛利亚是神的母亲,反对圣像崇拜、炼狱说等传统基督教教义。公元431年,在小亚以弗所宗教会议上,聂斯托里派被罗马基督教法庭判定为异端,聂斯托里本人及其追随者被驱逐出境。为逃避迫害,该派逐步向东发展,他们很快在萨珊波斯王国找到避难所,公元498年成立自主教会,总部起初设在塞琉西亚泰西封城,先后以迦勒底或亚述教会的名义传教。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建立后,景教总部一度迁往巴格达,盛极一时,并在波斯建立据点。贞观9年(635)阿罗本到长安后,在唐太宗李世民的支持下,长安城兴建了第一所景教寺院“大秦寺”,阿罗本则被封为“镇国大法主”,并下诏于诸州建景寺,使景教得以在唐朝流传。

碑颂撰写人波斯传教士景净,中文功底深厚、学识渊博,他大量引用了儒道、佛教经典和中国史书中的典故,以阐述基督教教义;着重记述了景教在中国唐代的流传情况,强调唐太宗李世民深感此道之正义和真实,下令传授于民:“详其教旨,玄妙自然;观其元宗,生成立要。词无繁说,理有忘筌。济物利人,宜行天下。”最后以一篇颂词结束。

从敦煌遗书和遗存不难看出,碑颂所记唐代景教在中国传播之盛况,实也有夸大溢美之嫌。但译本景教赞与碑颂在书写风格上却是极相一致。共同展示出景净的非凡才智。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