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修行参禅之仙境
——游访丝路古刹云庄寺石窟
敦煌研究院 丨 文 图/胡同庆 王义芝 丨 2018-10-10    访问量:  

云庄寺石窟,又名云庄山石窟、云藏石窟等。云庄山,又名云藏山、云转山,亦名南山,属于祁连山山脉。从永昌县城往南约30公里处的南坝乡后,再往南约7公里,便是云庄山了。

曾听说去云庄寺石窟的道路崎岖,悬崖峭壁,如遇到下雨,常常滑坡塌方,山洪暴发,淹没公路,非常危险,故下雨千万不能进山。

然而,当我们乘车行驶前往时,发现路况很好,听说是去年铺设的水泥路面。从南坝乡政府继续行驶两三公里后,慢慢进入山区。两旁的山岩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陡峭险峻,山岩光秃秃的,只有很少很薄的植被。山体看上去很坚实,不像会发生泥石流或滑坡塌方的地貌。

道路沿着山谷的沟底缓缓上行,由于山谷狭窄,如果遇到下雨,山洪突发,可能瞬间会淹没公路,确实有一些危险。这一带山沟狭长,有些地段两侧的山崖相距很近,形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穿过山谷,到达云庄寺山底,眼前豁然开朗,山峦巍峨壮丽,云雾缭绕,大片的翠绿,郁郁葱葱,和刚才山谷两旁光秃秃的山体形成鲜明对比。

上山的路有两条,左侧一条为石阶路,直接通往山上的云庄寺石窟;右侧一条为泥土路,绕行经“蝴蝶谷”、“蝴蝶泉”、“松云涌翠”以及莲花峰观景台等景点后再到达云庄寺石窟。

我们选择右侧的泥土路上山。

蝴蝶谷,是半山间一片杂草丛生、里面散开着朵朵野花的坡地(图1)。阳光下,几只蝴蝶在花草丛中飞来飞去、翩翩起舞(图2)。因为刚才途经的山岩都是光秃秃的,几乎寸草不生,而眼前突然出现一大片绿色草丛和飞舞的蝴蝶,还看见几只黑色的蜜蜂停留在花心上采蜜。山坡间的花儿不仅有红的、白的,还有紫的、黄的、蓝的,充满生机,情趣盎然,令人心旷神怡。懒散的杂草野花,自由飞舞的蝴蝶,又引人禁不住想起庄生梦蝶的故事,也想起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的故事。看着看着,似乎感觉眼前的景象不是真实,而是梦境。

 

图1 蝴蝶谷

                      图2 花草丛中的蝴蝶

山坡上方还有一眼泉水,即“蝴蝶泉”。为了保护这眼泉水,当地百姓在此盖了一座小庙。泉水缓缓流下,形成一条弯弯曲曲的沟壑。这里的草丛长得如此茂盛,花朵开得如此娇艳,应该与此水源有关(图3)。

图3 蝴蝶泉

往上走,灌木更多了,松树也越来越多了,我们进入了遮天蔽日的松林里(图4)。大大小小的松树都长得笔直挺拔,其间有的参天苍松看上去至少有两三百年了,根系像虬龙般的纵横交错,深深扎进岩土之中(图5、图6)。此时只听见耳边一阵阵“刷、刷、刷”的松涛声,颇有点“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的感觉。如果是冬天,则一定是京剧《智取威虎山》中杨子荣唱的“望飞雪 漫天舞 巍巍丛山披银装,好一派北国风光”,更是“山河壮丽 万千气象”。

图4  茂密的松林

图5 笔直挺拔的树木

图6 根系

天空被笔直挺拔的松树枝条分割成了一绺一绺的蓝绸缎,阳光从树叶的间隙中透射下来,在地上和阴影交织成斑斑驳驳的亮点。突然,一只山鸡扑刺刺的从灌木丛中飞起,霎时林间的静谧被打破。林间偶尔还发现一些野生药用植物,如大黄、黄芪、柴胡等。

崖壁间一块岩石上刻有“松云涌翠”四个大字,据说是嘉庆年间刻写的(图7),这也就是县志中记载永昌八景中的“云庄铺翠”。清乾隆时,永昌名士南济汉有《游云藏山寺》诗描写此地景色:“绝顶云飞不见峰,云开乍吐玉芙蓉。天临峭壁三千丈,地拔长松千万重。怪石衔楼蹲虎豹,危栏插岸走虬龙。寻幽直到山深处,返向前林已暮钟。”

图7 松云涌翠

图8 怪石

这里的岩石形状确是千奇百怪,造型也正如诗中描写“怪石衔楼蹲虎豹”(图8)。特别是那高耸云霄的莲花峰,亦正是“天临峭壁三千丈”,兀立于四周的群峰之中。这座山峰,其山顶一圈岩石呈花瓣状,形成一朵仰天大莲花,远看俨如新莲初开,仰天怒放。山峰顶端有一竖立的尖石头,远远望去似一把宝剑的剑尖直刺苍穹。移步换景,山峰高耸又似勇士昂首挺立,时时关切地注视着云庄石窟的千年变迁(图9)。

   

图9 莲花峰

沿着山路爬上了一块平地,这里是天然的观景台。不仅可以更好的观望那峭壁之上的莲花峰,而且俯视山下蜿延的来路就像白色的哈达缠绕云庄山腰(图10),远眺竟然还能隐隐约约看到七八十里之外的永昌县建筑群(图11),而前方则能看到云庄寺石窟的全貌(图12)。

图10 俯视

图11 眺望永昌县城

图12 远看云庄寺石窟

这时,几个当地人从寺庙方向走过来,其中一男人背着一个小孩,看上去像是一家人。他们显然是从另外那条石阶路上山的,到寺庙烧香拜佛后走这条泥土路绕道下山。我们问他们以前来过这里没有,他们说不仅来过,每年都要来好几次呢(图13)。他们的脸上布满了纯朴的笑容,非常灿烂、阳光,这样的神情在城市忙忙碌碌的人群中很难看到,也让我们有所感概。

 

图13 朝山的本地居民

终于来到云庄寺,眼前的寺庙建筑都是近些年新建的。据记载,曾经的云庄寺包括三官殿、魁星阁、金武观等建筑物,规模宏大,后于民国十六年在大地震中全部被毁。新建的地面建筑主要有天王殿、大雄宝殿和僧房等,另外卧佛殿、观音殿、大悲阁、华严殿、地藏阁等则是利用以前的洞窟改造而成。

据金昌市人民政府立的碑刻介绍,崖壁间尚存有洞窟21个,由于一些洞窟已被改造为殿阁或僧房,现在能看到崖壁间的洞窟只有十多个,或一层、或二三层,或四五层,不规则地分布在长180米、高60米的岩体上。

第一层的洞窟有的已改造为卧佛殿(图14),有的则改造为僧房或库房(图15)。

图14 改造为卧佛殿的洞窟

图15 改造为僧房或库房的洞窟

第二层的洞窟有的基本保持原貌(图16),另外有两个被改造为僧房,还有一个被改造为观音殿(图17)。观音殿旁侧的僧房门开着,可以看见这间僧房大约宽3米、深3米、高2米,平顶。从顶部可以看到,这个洞窟实际上原来只有大约2米深。室内放置有一张大床、一张桌子和一个火炉,火炉的烟囱通向左侧室外(图18)。

 

图16 基本保持原貌的洞窟

图17 改造为僧房和观音殿的洞窟

  

图18僧房内一角

观音殿这个洞窟较大,大约宽4米,深3米多、高3米多,平顶。正壁佛台上有新塑的观音、善财童子等塑像(图19),左侧石壁上有一小龛,龛里放置有两块木板,一块木板上贴纸上用毛笔书写的“当山力士护法伽蓝圣众菩萨  之位”;另一块上贴纸上写有“南无娑竭罗龙王菩萨   之位”(图20、21)。洞窟内已看不到壁画的痕迹。

图19 观音殿内塑像

图20 观音殿左壁

图21 小龛内的牌位

第三层的洞窟有的已改造为大悲阁、华严殿、地藏阁(图22),洞窟均大约宽3米、深2米、高2米左右;窟内的佛、菩萨像均为新塑的,以前的塑像、壁画也荡然无存(图23-26)。另外有两个基本保持原貌的洞窟一个在西侧,现因栈道毁坏,已无法攀登上去;一个在东侧。东侧的这个洞窟,里面有被熏黑的痕迹,石壁上的凿痕很清晰,石壁上还残存有一层薄薄的泥土,由此可知以前敷有泥层,泥墙上曾经可能绘有壁画。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该洞窟西侧(左侧)开有一个宽约1米、高约0.8米的窗户,不知当初的功能是否为僧房?或禅窟?(图27、28)

图22 第三层的大悲阁、华严殿、地藏阁外貌

 

图23 大悲阁内塑像

图24 华严殿内塑像

图25 地藏阁内塑像

图26 地藏阁内一角

图27 第三层凿有窗户的残窟

 

图28 第三层凿有窗户的残窟内一角

第四、五层的洞窟,由于有的栈道完全毁坏,有的坡道已被人用木棍和木板拦截封闭,禁止通行,而山崖陡峭,如果冒险攀登,危险性很大,故只能放弃。不过,从远处看这些洞窟的外貌也能了解到一些情况。其中有的虽有在岩壁上凿有浅浅的石阶可攀登,但道路已被封闭;有的根本无路可登,极其险峻(图29)。

图29 第四五层部分洞窟外貌

图30 第四层一个残窟外貌

图31 最顶上的洞窟

同时也大体可以看到一些破残洞窟的形制,都是平顶,里面也是空无一物(图30、31)。值得注意的是,第四层的一个洞窟的左壁上面还残留有一小块泥皮,泥皮上还残留有不规则的土红色壁画的痕迹,虽然已无法辨识壁画的内容,然而由此可以判断这个洞窟曾经绘有壁画(图32)。遗憾的是,由于我们没有登临到这个洞窟,图片是从下面远处拍摄的,洞窟其他地方是否还存有壁画不得而知。另外,第五层的一个残窟,其形制比较特殊,凿有一外墙,似乎分为前室和后室(图33)。

图32 第四层一个洞窟内残存的壁画

    

图33 第五层凿有外墙的残窟 

虽然这些洞窟已残破不堪,里面的塑像、壁画荡然无存,但从现状让我们依然能想象到当初佛教东传在这里发展的蓬勃景象。我们似乎看到络绎不绝的香客从七八十里之外的永昌前来朝山烧香拜佛,似乎看到一些虔诚的信徒在悬崖栈道间爬上爬下,似乎看到一些僧人在洞窟内念佛修行或打坐参禅。

这里确实是修行参禅的好地方,当坐在山崖间的洞窟内打坐禅修,眼看洞外山腰漂浮的云雾,自然会感叹到人生的虚无;攀爬在悬崖栈道之间,难免会联想到人生道路之曲折艰难;穿行在苍劲挺拔的松树林中,默默赞叹它们的顽强;聆听林间泉水叮咚和那一声声鸟鸣,思绪随着声音飘向远方;看着草丛中翩翩飞舞的蝴蝶,感受到生命对自由的渴望;特别是站在崖壁西侧的山巅上,远眺南坝乡一带的田野和永昌县城的房舍,心胸会变得豁达、宽广;看到泾渭分明的郁郁葱葱云庄山和光秃秃的山峦,又不免想到世态炎凉;而当仰望莲花峰和蓝天白云,似乎看到了那遥远而又很近的美丽天堂……

难怪一千六百多年前,晋代高僧刘萨诃要选择在此地修行参禅。据地方志载:“东南七十里,曰云庄山,其麓近河,云气茫茫因名,上多松,始植传为晋僧摩诃,北岩有石房,中有石榻,其故居也。”

虽然刘萨诃当时修行居住的洞窟具体是哪一个,已不可考,但从目前所见残存石窟的情况,可以看到历史上云庄寺石窟的规模宏大,香火旺盛。而且,北与刘萨诃预言有关、发现瑞像的圣容寺遥相呼应;同时,云庄寺石窟附近还有两座石窟,一处是位于其东南约2公里的石佛崖石窟,一处是位于其北约1公里的灵官殿石窟,形成一个石窟群。另外,云庄寺西南方向约60公里处,是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皇城镇大湖滩村的石佛崖石窟,再往西是民乐的童子寺石窟、张掖的马蹄寺石窟群等;云庄寺东南方向100多公里处,则是武威的天梯山石窟以及附近的亥母洞石窟、观音山石窟等。不仅这些石窟都位于祁连山一条山脉之中,而且其中马蹄寺、童子寺、天梯山石窟等,都是丝绸之路河西走廊段中的重要石窟,由此也可清楚地看到云庄寺石窟在其中具有不可忽略的地位。

本想到附近的石佛崖石窟去看看,但听说去那里的道路崎岖难走,坡陡路窄,脚下是滑沙,路旁是悬崖深渊,危险性很大。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决定放弃,待以后道路修好后再去探访。

离开云庄寺石窟,从石阶路下山。很快便回到山下,转头仰望,一团团白云缠绕山间,山峰时隐时现,犹抱琵琶半遮面,云雾缥缈,犹如仙境。

看来,所谓云庄山,很有可能是被后来的文人雅士所改称。或许,云藏山、云转山才是这座山最初的地名。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