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莫高窟 >> 历史的天空 >> 正文
赴鲁迅美术学院考察敦煌研究院院史资料综记
敦煌研究院 丨 文/图 王慧慧 冯志国 丨 2015-10-6    访问量:  

“鲁美要拆迁,以后这老房子也就不存在了”,李稼老师在电话里伤感的说,“家里有我父亲生前的一些遗物,包括手稿及书籍等,我差不多整理好了,如果有可能,敦煌研究院是否能派人考察一下这些东西的价值及意义,我有意要捐赠”。李稼老师是李浴老师的儿子,从事监狱犯人教育改造工作,退休后,为完成父亲的遗愿,一直在整理李浴先生生前的手稿及遗物。

李浴,中国著名的美术史论家、美术教育家和敦煌学者。1915年生于河南内黄。1938年毕业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绘画系,师从卫天霖、彭沛民等。后在常书鸿先生门下读研究生。1944年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初创,应常书鸿先生电召,李浴奔赴敦煌,为敦煌艺术研究所草创时期的研究工作做了重要贡献。1946年离开敦煌,先后执教于信阳师专、四野部队艺术学校、鲁迅美术学院等等,历任副教授、教授、鲁迅美术学院终身荣誉教授。2010年去世,享年95岁。著有《中国美术史纲》、《西方美术史纲》、《中国古代美术史》等,其中《中国美术史纲》是建国后最早的美术史专著之一,《西方美术史纲》是建国后由中国学者撰写的第一部介绍西方美术的专著,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和意义。

1939年与常书鸿合影(右一为李浴)

1944年3月1日,李浴先生到达敦煌,1946年初先生带着考察佛教艺术史迹的任务离开敦煌,李浴先生的人事关系保留到1946年11月,自此再未回敦煌。虽然李浴先生在敦煌仅有两年的时间,但却做出了卓著的成绩。作为副研究员他主要从事敦煌艺术的临摹和研究,同时兼做一些文字工作,对各洞窟壁画的内容、形式特点以及题记辩认、年代考订等做系统的调查研究。他临摹敦煌壁画现存在敦煌研究院的有5幅,包括北周296窟、西魏285窟得眼林故事各1幅;北魏254窟降魔变1幅;萨埵太子舍身饲虎图1幅;北周296窟本生故事画1幅。有艺术和学术结合的产物《莫高窟艺术志》、《敦煌石窟内容之考察》、《安西榆林窟》、《天水麦积山石窟》等多份调查报告。这些工作为先生以后的美术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说敦煌是李浴先生从单纯的美术家到美术史家转变的开始和重要转折点,影响了先生的一生。

敦煌研究院馆藏李浴先生254萨埵太子舍身饲虎临摹品

先生一生惺惺念念敦煌,多年来一直与敦煌研究院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去世后,李稼老师有感于父亲对敦煌的深情,希望将父亲遗留下的有关敦煌的遗物捐给敦煌,以便传承和怀念。经过与樊院长、罗院长及娄主任的多次电话商谈,最后院里决定委派我和冯志国老师先去沈阳了解一下大致情况。因为冯老师自08年以来一直从事院史口述历史资料的整理和研究,有着丰富的采访经验和资料积累,而我对院史也略知一二,曾参与上寺院史展览的建构,所以当仁不让。经西安转车我们17日晚到达北京,于19日晚抵达沈阳。20日与李稼老师相约鲁迅美术学院。

鲁迅美术学院前身是1938年在延安成立的鲁迅艺术学院;1945年校址迁至东北,更名为东北鲁迅文艺学院;1958年发展为鲁迅美术学院。学院分沈阳和大连两个校区。我们到鲁美时,正值新生军训,操场上到处都是身着迷彩服的青葱面孔,耳畔不时回荡着此起彼伏的口号声。鲁迅美术学院马上要“乔迁新居”了,新训见证着这批孩子成长与蜕变的同时,也将是在这个老校区的最后一次演练。校园中央塑有鲁迅先生塑像,教学楼墙壁上大片的爬山虎,大大小小的画室弥漫着颜料气味,整个校园静谧安宁而又浸透着历史的韵味。

鲁迅美术学院正门

新生训练场

鲁迅先生塑像

与李稼老师碰面,一阵寒暄后,李老师便把我们带往家里。家属院就在鲁迅美术学院校内,城市在“生长”,摩天大楼向今天的人们讲述着城市的骄傲,而老房子却如老人,日渐衰弱,容颜老化。李浴先生生前的住房应该有些年月,墙体斑驳,外观已显老旧,穿过贴着各种小广告的门洞,我们来到了李老师家。

李稼老师的爱人高霞及两个妹妹李婉和李媃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不到东北不知道东北人有多热情”,他们让我着实感受到了东北人的热情好客和直爽。对读书人来说,书房既是秘密的精神家园,又是俗世中难得的清凉地,感谢李稼老师能在李浴先生的书房里招待我们,这让我们倍感亲切和温暖。书房不大,约20平米,三面是墙,一面是窗户。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书!西面墙都是书架,上面挤满了李浴先生生前出版的书籍、参考书和平时读的各种书籍,书架前及南北面靠窗前错落有致堆放着大量的牛皮口袋及纸箱里装着的手稿及文章。这些书就像拥有生命似的,让人应接不暇;东面靠门有两张待客沙发和一张茶几,靠里是书桌,桌面上书籍笔记杂陈,还摆放有李浴先生遗照。李婉说“书房还是父亲在世时候的样子”,李浴把自己的书房取名为“青谷居”,空谷幽兰,也许这印证着李浴先生宁静致远的心境吧。

冯志国与李稼老师在查阅书稿

书房一角

落座后我们的交谈便直切主题。李婉老师介绍说父亲1958年被打成历史反革命,从此深处逆境20年,历经坎坷,但父亲一生矢志不渝、著书立说、笔耕不辍,虽在敦煌两年,却对敦煌极有感情,生前多次想继续回敦煌工作,还曾说死后想魂归敦煌,把骨灰埋在莫高窟前,后因我们儿女考虑路程遥远,祭拜时很不方便,且怕他在那里孤单,所以坚决反对。现在父亲去世了,鲁美又要搬迁,我们想敦煌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方,敦煌研究院历任领导也比较关心自己的历史,所以想把父亲生前的东西整理一下陆续捐献给敦煌研究院。随后,李稼老师便一一为我们展示李浴先生的手稿、文章、书信集及画作。

现在整理出的李浴先生手稿有《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三十日发现藏经初步检验报告》、《敦煌千佛洞各窟现状调查简明表》、《安西古迹》等近10份;李浴先生与常书鸿、张民权、段文杰、史苇湘、王子云等来往书信210封,约12万字;《唐陇西李府君修功德碑记》、《唐大中五年洪辩碑》、《唐宗子陇西李氏重修莫高窟佛龛碑》、《武周圣历元年重修莫高窟佛龛碑》《元重修皇庆寺碑》、《莫高窟速水蛮王功德碑》文物拓片6幅,武梁祠拓片1函;未出版书稿《中国古代美术史-秦汉篇》、《中国古代美术史-魏晋南北朝篇》、《说文解字简注》3本;临摹壁画北周428窟萨埵太子舍身饲虎1幅及照片若干。

李浴先生手稿

 敦煌千佛洞各窟调查简明表手稿

其中手稿比较重要的有《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三十日发现藏经初步检验报告》及《敦煌千佛洞各窟现状调查简明表》。《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三十日发现藏经初步检验报告》共10页,油印件。此件是当时敦煌艺术研究所上报给行政院教育部的公文,台湾国史馆藏有一件与此件内容丝毫不差的文件,只是后者盖上了敦煌艺术研究所的公章,此件应该是当时上报文的备份。这件油印手抄写本的价值在于:一方面,众所周知,由于敦煌艺术研究所改制及后来动荡的社会环境等特殊历史原因,敦煌研究院保存敦煌艺术研究所时期的原始档案材料为零,我们只能通过查阅南京第二历史档案馆和台湾国史馆等单位的电子档或复印件来窥探当时的历史状况,而这份油印手抄件的收录将会是敦煌研究院保存的最早的上报文文件。第二,此件手抄件含有重要的历史和学术信息,文件忠实记录了土地庙发现藏经的过程及文物价值,明确标注了记录人等等信息,对后来施萍婷、李正宇等先生对土地庙藏经的研究提供了客观可信的史料;同时文件落款对敦煌艺术研究所建所之初的人员组成及工作态度方法也有很好的参考价值。至于《敦煌千佛洞各窟现状调查简明表》更是弥足珍贵。在此之前,对莫高窟进行系统的初步调查和编号的有伯希和和张大千,但两者编号都存在缺陷,比如编号不全或编号顺序不科学等问题,《敦煌千佛洞各窟现状调查简明表》包括洞窟的编号、洞窟塑像名称及壁画的内容,是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建所后对洞窟进行科学系统编号的开始,更是开展洞窟保护、研究、临摹工作的基础。这份手稿的保存显示了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的工作情况,也为院史的梳理提供了重要的素材。

书信与回忆录、日记均属于同一类型的文献材料。但比较而言,书信的真实性最有保证。李浴先生下乡20年,多次被抄家,保留下来早期的书信微乎其微,但自80年代平反后,几乎所有与外界往来书信先生都很小心翼翼的收藏着,每一年的信件连同信封都整合用一个夹子夹到一起,所以翻阅李浴先生的书信,感受学者们之间沟通信息、讨论学术、联络感情、交换看法、评论时事进行思想碰撞的同时,不禁感叹李浴先生不愧是研究历史的,做学问一丝不苟,也用这一丝不苟的精神去对待生活的点滴。李浴先生与段文杰、史苇湘、王子云、张民权诸先生之间的书信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里面内容涉及到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始末、裁撤前后史事及人事变动,敦煌研究院建院初期以段院长为核心的老一辈先生如何关切提携后辈、培养人才等若干脉络等等,是研究敦煌研究院院史难得可贵的重要资料,有助于我们更加准确、客观、全面、公正的评价某些人或事件,回溯真实的历史。

拓片的价值不言而喻,1944年1月1日,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后,共统计千佛洞碑碣花砖12种,因之前漫无管制,游客任意拓制,毁损程度增加,故研究所制定了一套《拓印千佛洞碑碣管理办法》并标注游人购置收费标准。这十二件的名称及收费标准分别为:1、六朝经幢残断每份二张四十元;2、六朝螭龙纹每份一张二十元;3、唐大中五年洪辩碑每份一张八十元;4、唐陇西李府君修功德碑记每份一张一百元;5、唐宗子陇西李氏重修莫高窟佛龛碑记每份一张一百元;6、武周圣历元年重修莫高窟佛龛碑残断每份三张八十元;7、唐天马砖拓片每份一张十五元;8、唐龙凤砖拓片每份两张二十元;9、唐砖拓片每份三十二张三百二十元;10、元莫高窟刻石每份一张五十元;11、元皇庆寺碑每份二张一百元;12、唐花砖每份十元。李浴先生保存的拓片正是这十二种拓片中最重要的6种,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和历史价值。

接下来的两天,在李婉及周绍淼、乌密凤女儿周永红等诸位老师的帮助下,我们有幸观看了鲁迅美术学院图书馆馆藏敦煌临摹珍品。鲁迅美术学院图书馆首任馆长是李浴,先生在任期间非常重视图书馆馆藏图书建设和文物藏品的收集,对敦煌艺术临摹品更是情有独钟。鲁迅美术学院现藏有敦煌临摹品34幅,其中有李浴先生254鹿王本生故事画和285窟西壁龛外天王像共2幅,周绍淼、乌密凤先生藻井图案3幅、潘絜兹先生供养人画像29幅。其中前三位先生的临摹品都是客观临摹,潘絜兹先生的临摹是复原临摹,表现了早期艺术家们临摹技法和临摹水平的同时,也显示了他们对敦煌壁画临摹的探索和实践。

图书馆特藏室观研馆藏敦煌艺术珍品

 鲁美藏李浴先生鹿王本生临摹品

鲁美藏周绍淼先生藻井临摹品

鲁美藏潘絜兹61窟洒扫僧复原临摹品

鲁美藏潘絜兹人物画复原临摹品

鲁美藏潘絜兹人物画复原临摹品

此次考察为期三天,一路走来,一路惊喜,一路走来,一路收获,每天都在惊叹、感动,疲惫而又兴奋中度过,尽管之后和之前很多的时间都是在火车上度过的,但是想起我们的收获和受益,一切疲倦都烟消云散。感谢李稼三兄妹和家人以及周永红、杨军夫妇的热情招待。

李稼老师后续会与敦煌研究院商谈关于捐赠等事宜,希望会取得良好的进展。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