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 巩彦芬 | 图 陈列中心 丨      访问量:   
王圆禄《催募经款草丹》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馆藏编号D0311,长47.5、宽25.3厘米,红纸墨书,共25行,为宣统元年至三年(1909~1910)间王圆禄所书,页面有稍许破损。是1944年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在王圆禄遗物木箱中发现,这是王圆禄遗留下来的唯一的纸本文献。

现将横行原文录入如下:

道末湖北省麻城縣人現敦煌千佛洞主持王圓祿敬叩

付俯叩懇

天恩活佛寶台坐下敬稟者,茲有甘肅省敦煌古郡迤

郡東南方距城四十里,舊有

千佛洞,古名皇慶寺,其洞在石山之側,內有石

佛石洞泥塑佛像,俱有萬萬之像。惟

先朝唐宋重修碑跡為証,至本朝

光緒皇帝年內,因貧道游方至敦參拜

佛宇,近視洞像破燬不堪,係先年賊匪燒損,

貧道誓願募化補修為念。至贰拾陸年五月

贰拾陸日清晨,忽有天炮響震,忽然山裂一縫,

貧道同工人用鋤拕之欣出閃

佛洞一所,內有石碑一個,上刻大中五年國

號,上載大德悟真名諱,係三教之尊大法師。

內藏古經數萬卷,上注繙繹經中印度經、蓮花

經、涅槃經、多心經,其經名種頗多。於叁拾三四

年,有法國遊歷學士貝大人,諱希和,义有陰

國教育大臣司大人,諱代諾,二公至敦煌,親至

千佛洞請去佛經萬卷。異日覆蒙

天恩,賜銀一萬兩,近聞其名而未得其欵,以

將佛工不能成就。區區小縣,屢年募化,至今

剏[創]修寺院以及補塑佛像、重修樓殿等項

費用過銀貳萬有餘,緣為經欵。叩懇

青天佛祖電鑒。特修草丹上達。肅此

   謹稟。

《催募经款草丹》中的“天恩活佛”,“活佛”为喇嘛教特有的称谓,意即上师和大和尚,或译为“转世尊者”。此种称谓,西藏、青海及蒙古喇嘛教至今沿用。清至民国时期,敦煌南境柴达木地区(今划属青海省海西州)有多支和硕特蒙古部落,都信奉喇嘛教,敦煌汉民中也有不少喇嘛教信徒。

青海蒙古共五部二十九旗,唯有和硕特部密迩敦煌,时游牧玉门关、阳关内外。汉人的米麦烟酒,蒙人的驼马牛羊,与其相互交易,是与敦煌最有关系的民族,其游牧到敦煌者,都统称为和硕特部。

《青海蒙古和硕特部二十一旗表》记载:各旗统领有亲王3名,郡王(贝勒)4名,辅国公6名,一等台吉9人,与敦煌时有交往的和硕特部蒙古王爷,住在柴达木地区蒙王庄,距离敦煌1267里。蒙古部落的王爷、喇嘛及牧民,常常有人到敦煌莫高窟拜佛进香,王圆禄同他们也时有往来。

莫高窟藏经洞中发现的大量的图画和小铜像,寺中的僧人把许多写有藏文的文献和小铜神像送给了蒙古王公,而这些蒙古王爷,又同时具有活佛法号。

每年一次来此“参诣”的“蒙古王”即“亚伊达姆王”,亚伊达姆王是王圆禄的一大施主。

由此可知,此件《催募经款草丹》是呈送给“天恩活佛”即居住于敦煌南境马海地区(敦煌俗称“亦切麻鞋(鞋读haí)”)的蒙古族“亚伊达姆王”。大概王道士以前曾赠与藏经洞出土佛经不少,此蒙族“天恩活佛”(“亚伊达姆王”)当有捐银万两之口头许诺,《草丹》即是向这位许诺赠银的活佛王爷催索经款的信函。

参考文献:

李正宇《莫高窟王道士<催募经款草丹>小考》,《档案》2010年2期。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dhyci@hotmail.com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 8869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