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莫高窟 >> 历史的天空 >> 敦煌历史人物 >> 正文
平凡日子里孕育的伟大
——怀念我的老师彭金章
敦煌研究院 丨 何明阳 丨 2017-8-4    访问量:  

2017年7月29日,我的老师彭金章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从1997年到2017年,30年过去了。

我是1997年进入彭老师的考古组工作的,在来考古组之前,我还不认识彭老师,只在美术所远远看见过一位先生,精神矍铄、走路带风,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彭金章先生。彭老师见人总是笑脸相迎,热情洋溢,但在工作中,他却是十分严格细致的。从北区洞窟清理出的文物需要包装,彭老师亲力亲为严把每一环节,就拿包装最后的打绳结来说,他就一定要求要我们打上活扣,不能打死扣,这样会给负责上架入库的同事带来很多麻烦。我刚刚接触这项工作,很多知识都是彭老师亲自教导的,他带着我们几个年轻人,一边现场教学,一边指导实践,那个时候我学到了很多珍贵的知识,而那些知识是书本上学不来的。

那时莫高窟北区考古野外工作已经进入了尾声。从1988年开始,彭老师主持对莫高窟北区已经进行了长达8年的艰苦考古发掘工作,我来之后,主要负责对大量文物进行清理和修复入库工作。要说那时候的工作环境和条件,现在想起来,就记得那种刻骨的冷了,冬天人在洞窟里工作,很快就手脚僵直了,北区洞窟没有窟门遮挡,更是冷的要命。彭老师就到处搜集牛粪、羊粪,在空地上拢起一堆火,我们工作一会手就冻僵了,跑去火堆上烤暖继续回来工作。那时我们没有抱怨,没有觉得艰难,安静而默契。因为老师和我们在一起,他给我们的感觉就像这一切就是我们生来就应该做的一样,没有什么特别,就是最平凡工作的一天天重复和坚持。

莫高窟北区243个洞窟的考古发掘,彭老师就是在这样枯燥的埋头工作中完成的。八年,北区发现了一大批鲜为人知的重要遗迹和珍贵文物,在敦煌地区第一次发现了波斯银币、“西夏文文献和西夏钱币”、“叙利亚文文献”,以及迄今为止我国现存时代最早的活字印刷实物标本——回鹘文木活字48枚,大量汉文、藏文、回鹘文、梵文、蒙文以及用波罗米文字母拼写的梵文文献数百件等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通过此次长时间大规模的考古发掘,敦煌莫高窟现存洞窟的数量从492个增加到735个。这是填补空白式的重大考古成果。

这一切在今天看来多么不可思议,北区考古凝结了彭老师的心血。他那时总是说,考古发掘是个“泥娃娃”,整理文物是个“银娃娃”,当我们研究清楚它的来龙去脉,就像抱回了一个“金娃娃”一样。记得莫高窟第96窟窟前发掘时已是初冬,土地开始封冻,由于时间紧急,我与沙武田都被彭老师调来负责清理发掘工作。冷,还是冷,探方打下去出了汗更冷,彭老师看在眼里很心疼我们几个,有一天上班的时候,就从自己家里端来一壶热热的咖啡给我们暖身,他笑呵呵地说,“给你们喝嘛,我家里很少喝”。发掘工作很快延伸到了窟内大殿地层,发掘地层时我们突然发现一层红泥地板,彭老师高兴得像个孩子,冲着我们说,“你们看呀,红地毯!”那时他的眼里放着光,今天我还能感觉到那种由衷的开心。

30年的光阴过去了,那时再多的辛酸苦乐,今天想起来都淡了很多,再伟大的工作,都是一天天平凡重复的累积。我的老师彭金章,在我那时刚刚开始的人生路上,树立了一个伟大的标杆。他热情洋溢、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以及对于事业的坚持,对于家庭的珍惜,值得我们用一生去学习。(王芳芳整理)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