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探索新方法 服务新公众——对2018年国际博物馆日主题的思考
国家文物局 丨 文风 丨 2018-5-18    访问量:  

2018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为“超级连接的博物馆:新方法、新公众(Hyperconnected museums: New approaches, new publics)”。那么,什么是超级连接的博物馆?这里的新方法是指哪些方法?新公众又指哪些人?它们之间又是如何相互影响的?

在超级互联的当今时代,博物馆的社会功能已不仅是一个收藏、研究、展示藏品的机构,博物馆还在连接社会及其公众之间,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而且这种连接可以是时间轴线的连接:历史与现在、现在与未来,也可以是物理空间层面的连接:本地与外地、国内与国外、地球与外星球,还可以是思想意识领域的连接:文化与文明、宗教与信仰、艺术与创意,这样的连接应该是多维度的、互动式的。超级连接的结果往往是能够产生相互影响,可以起到促进沟通的效果;这种角色和作用,其实在博物馆最初产生时就已具备,只不过未被社会重视,博物馆也没有刻意强调这种功能的作用,但是,在互联时代人们越来越发现,博物馆的连接沟通作用所产生的文化教育影响力,是社会其他机构所无法替代的,博物馆连接的社会价值,正在被人们重新认识和评估。

互联网的技术发展以及引发的思维变革,不仅推动了当今世界包括博物馆在内的连接方式改变,更是带来了连接思维的变革,让人们认识到,世界正在变成一个相互关联的世界,甚至是一个超级关联性的世界,你连接着我,我关联着你,连接起来的多方之间的影响是相互的、互通的,这些变革把博物馆的连接功能升级为超级模式,关联性变得更强。

这样一种具有超级关联功能的博物馆,带来了两个值得人们关注的问题:新方法和新公众。

博物馆的连接功能,自其诞生之日便已具备,但其连接访问者等方面的能力,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像现在这样容易,而是随着社会的需求和思想领域研究的深入、技术手段的变革,其连接功能才得以不断提升,并催生出许多可以更好地满足连接实现的方法,比如,藏品展示、讲解服务等。进入到互联时代,博物馆具备了更加强大的超级连接功能,这为密切博物馆与社区、文化景观及自然环境的联系,从而探索改变利用藏品的新方法,提供了许多新的可能和路径。比如,博物馆促进文化功能的新方法,教育功能的新方法,藏品展示的新方法,甚至保存管理的新方法,都会随着已经日臻成熟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的发展,甚至文化传播、人际关系等理念的突破,产生更多服务访问者的新方法,拓展了博物馆社会服务的新空间。

更多更好的连接正给博物馆带来更多的访问者,其中有很多是新公众。比如,初次进入博物馆的观众,还有不会使用新技术参观的公众,希望得到更多信息服务或体验服务的访问者等等,应该都属于新公众,换而言之,就是一切能够从博物馆得到新知识新体验的访问者,都属于新公众的范畴。通过新手段吸引新观众,要让观众常来常新。这其实是给博物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博物馆带给观众的体验一定要是让其有所收获和满足,最好是能够让访问者的收获超其预期,这样才会吸引住观众,起到影响观众的效果。

今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内涵十分丰富,带给博物馆界的认识和思考,应该是方向性、前瞻性的,也很好地切合了时代特征。当今世界已经是一个高度关联的世界,身处其中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成为相互连接过程中的一个单元,既是这个超级连接大世界中的一部分,又是其中某个超级连接的关联节点和交互中心。

博物馆正是在如此的超级连接中,不断探索新方法,更好地服务新公众。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