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谭蝉雪先生捐赠70余种宝卷给甘肃省图书馆
兰州财经大学 丨 高启安 丨 2015-12-11    访问量:  

2015年12月8日,我受邀前往甘肃省图书馆,一览谭蝉雪先生捐赠的70余种河西宝卷。

“宝卷是变文的嫡派子孙”。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顾颉刚先生专题研究孟姜女故事开始,宝卷始进入学者视野;三十年代郑振铎先生在《中国俗文学史》一书中,将这种民间说唱艺术纳入中国文学范畴后,宝卷断续受到了学界的重视。而“河西宝卷”由于其流行于敦煌所在地,具有鲜明的地方性,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也受到数位有见识的学者的关注和研究,如段平安、谢生保、谭蝉雪、方步和等。其中三位学者与我甚有机缘。

其一是段平安老师,笔名段平,是我大学期间的老师,当时为兰州大学中文系资料室主任,大二开始,我选修了段老师的“民间文学”课,实则主要讲授“宝卷”。那时的选修课,没有“学分”一说,完全凭所好。暑假期间,便回老家及邻县,作宝卷的田野调查,抄录了数种在家乡及邻县古浪流行的宝卷,记得有《四姐宝卷》、《牧羊宝卷》等四五种,回来后都交给了段老师。后来段老师出版《河西宝卷选》(1988,兰州大学出版社)、《河西宝卷续选》(兰州大学出版社,1994)时有收录(我此后也撰写过数篇宝卷研究的文章)。平易憨厚的段老师于十几年前就已仙逝,记得他的人很少,唯有他留下的这数本宝卷集及其研究论文,被研究者每每提起。

第二位是谢生保先生,酒泉本地人。我调入敦煌研究院后才认识。许多人可能只知道谢先生研究敦煌民俗、敦煌服饰,出版过《敦煌艺术之最》等,可曾知道他其实是一首流传大江南北的流行歌曲的词作者。这首歌就是《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曾红遍全中国,“70”以后的人应该不知,当年许多年轻的红卫兵戴着臂章,扎着军用腰带,手举红宝书,打着红旗,就是唱着这首歌长征到北京,接受毛主席的检阅(我小学时即会唱,调入敦煌研究院后,始知谢先生是词作者,惊愕、钦佩,每每当谢先生面在人前提起)。今天的那些所谓流行歌,就传唱的广度而言,都应相形见绌,难以望其项背。由于谢先生在调入敦煌研究院前,曾经在酒泉地区(今酒泉市)当过文工团编剧(据说,他创作的剧目曾数次获奖),曾与谭蝉雪先生一起收集编纂酒泉宝卷,1991年,刊印《酒泉宝卷》时(西北师范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酒泉市文化馆编《酒泉宝卷》,甘肃人民出版社,1991)谢先生出力不少。我调入敦煌研究院后,每年赴莫高窟考评,入住阳关宾馆。由于谢先生打鼾特别厉害,其他人多不愿与先生同舍,我虽然也不耐打鼾,但和谢先生同舍,能听到许多酒泉掌故、河西奇闻轶事、敦院的历史等,因此,几乎每年冬天考评,我都与谢先生住在温暖的阳关宾馆一舍(阳关宾馆陈旧且设施落后,但因便宜,符合院里的出差规定,那些年敦煌院每年考评,兰州部人员几乎都住宿这儿,被子、床单虽旧,但浆洗得干净,盖在身上特别贴身、暖和。我今秋在敦煌开会,路过看到那栋建筑尚在,但已经不是宾馆了),与谢先生相处,颇有收获。

第三位便是谭蝉雪先生。谭先生广东开平人(就是那个建筑有开平碉楼的地方),也毕业于兰大中文系,与我同校同系。命途多舛,1957年在校时被打成右派,1960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判刑14年,1980年平反,在酒泉就业(我很早就听人说,谭先生的名字隐含她一生命运坎坷,如同“雪中之蝉”)。后来调入敦煌研究院。有多种论著问世,在敦煌学界有广泛影响。由于研究方向接近,我与谭先生多有接触。知道她曾经收集、整理并研究过酒泉宝卷,没想到她竟然收藏有如此多的“酒泉宝卷”!

谭蝉雪先生在整理宝卷

谭先生于1998年退休,随女儿居住在上海。据甘肃省图书馆李芬玲副馆长介绍,有多家图书馆有意收藏谭先生这批宝卷,她都没有答应,而是主动电话邀约,将倾注了自己心血的宝卷捐赠给它的第二故乡,使宝物回归甘肃,永久珍藏,也为学界研究利用,提供方便。

这些宝卷有刻本、印本,大多数为抄本。抄本中有毛笔抄本、有钢笔抄本,抄写工整,说明抄写者态度非常恭敬;有些有朱点,应是念卷人所标,反映了当地宝卷流行和念卷的历史,是重要的说唱艺术研究资料。除此外,还有念卷的录音带和当时所记谱,这些宝卷,应该是谭先生在酒泉师范学校当教师期间所收集,弥足珍贵。除此外,还有谭先生研究宝卷的手稿以及录音磁带、宝卷乐谱等。

谭蝉雪老师研究宝卷的录音资料

昨日发言中,我谈了数点这些宝卷的价值:

其一,宝卷是甘肃省重要的文化遗产。甘肃在全国叫得响、知名度高、历史文化价值厚重的文化遗产,有敦煌石窟及敦煌文献、彩陶、汉简、甘肃岩画等,除此外,河西宝卷应该也是独特的具有重要研究价值的文化遗产。

其二,酒泉是敦煌所在地,是敦煌学的发祥地,酒泉宝卷与敦煌变文间存在着天然的联系,这些宝卷可谓敦煌学的“新材料”,必将为敦煌学的深入研究增添宝贵的第一手资料。比如,宝卷中的一些词牌及音乐(如《五更词》、《山坡羊》等),为研究敦煌当时民间音乐及流行词牌音乐提供了直接证据。我当年研究敦煌“五更词”时也提到。

其三,“河西宝卷”1986年即被列入国家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986年,第13号,Ⅰ—13河西宝卷 甘肃省武威市凉州区、酒泉市肃州区),作为遗产名录的实物体,谭先生这些收集品可谓河西流行“念卷”的直接证据。被列入遗产名录,可谓实至名归。

其四,谭先生的这些收集品,可为省图增添光彩,成为省图收藏的又一亮点。甘肃省图书馆向以西北文献为其特色和独到,此次入藏70多件宝卷,必将为省图再添一项独特的文化财产。

其五,全国许多图书馆收藏有各代刻印宝卷,唯有河西宝卷有自己的特色,除与敦煌变文天然的联系外,部分河西宝卷的题材产自河西,叙述内容为河西历史事件,有些带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对研究当地民风民俗、历史事件等,都是珍贵资料。

目前,河西宝卷的研究可谓方兴未艾,不仅有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有数篇硕士论文,研究论著不时见诸于学术刊物。我粗略检索,竟有60余篇研究论文,数本研究专著,整理出版的宝卷集有十几种之多。随着建设文化大省战略的推进,随着“一带一路”的深入贯彻,河西宝卷必将迎来一个新的研究热潮。谭先生捐赠的这批宝卷,可谓“宝藏”,不啻雪中送炭,锦上添花,必将开出绚丽的花朵,结出丰硕的果实!祝愿谭先生健康长寿!

附录:谭蝉雪先生捐赠寶卷目錄

1《白虎寶卷》,1981年鋼筆抄本

2《包公三斷閆查山》,鋼筆抄本

3《燈山寶卷》,1979年6月鋼筆抄本

4《洞賓老祖卷》,1951年毛筆鈔本

5《洞賓買藥寶卷》,譚蟬雪鋼筆抄本

6《洞賓買藥全卷》,鋼筆抄本

7《多看看》1922年石印本

8《觀音濟度本願真經》,上下卷刻本

9《觀音濟度本願真經》,上下卷複印本

10《韓祖成仙寶傳》,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肅州刻本

11《韓祖成仙寶傳》,鋼筆抄本

12《紅燈寶卷》,複印本

13《洪江寶卷》,1981年3月辛玉儒毛筆抄本

14《花名寶卷》,複印本

15《黃馬寶卷》,1980年12月當存亮鋼筆抄本

16《黃氏女寶卷》,清宣統元年(1909)李光海毛筆鈔本

17《黃氏女寶卷》,鋼筆抄本

18《黃氏女眷全本》,複印本

19《金龍寶卷》,陳瑞麟鋼筆抄本、譚蟬雪校勘

20《精忠寶卷》,鋼筆抄本

21《精忠寶卷》,複印本

22《康熙寶卷》1963年4月趙文學抄本

23《康熙寶卷》,毛筆抄本

24《康熙寶卷》,1982年4月當存亮鋼筆抄本

25《康熙寶卷》,複印本

26《李長青遊地獄寶卷》,刻本

27《李都玉參藥山寶卷》,鋼筆抄本

28《孟姜女長城尋夫》,鉛印本

29《孟姜女哭長城寶卷》,1985年油印本

30《蜜蜂寶卷》,1985年鋼筆抄本

31《目連救母幽冥寶傳》,上下卷,清光緒十六年(1890)王鏞刻本

32《目連救母幽冥寶傳》,八十年代鋼筆抄本

33《目連救母幽冥寶傳》,複印本

34《牧牛寶卷》,1980年2月頭坝侯展清鋼筆抄本

35《貧和尚出家寶卷》,八十年代鋼筆抄本

36《貧和尚出家寶卷》,1992年譚蟬雪鋼筆抄本

37《七真天僊寶卷》,四卷,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刻本

38《乾隆寶卷》,鋼筆抄本

39《乾隆寶卷》,鋼筆抄本

40《神主寶卷》,1983年3月賀彩蘭鋼筆抄本

41《神主寶卷》,1985年譚蟬雪鋼筆抄本

42《神主寶卷》,譚蟬雪鋼筆抄本

43《升天寶卷》,複印本(據1957年何契禹抄本複印)

44《雙喜寶卷》,1981年10月鋼筆抄本

45《收圓還鄉》,刻本

46《唐僧出世寶卷》,1981年臨水郭仁清鋼筆抄本

47《王祥臥冰寶卷》,1985年12月鋼筆抄本

48《王祥寶卷》,鋼筆抄本

49《王志福探地穴寶卷》,八十年代賀彩蘭鋼筆抄本

50《烏鴉寶卷》,1980年9月鋼筆抄本

51《烏鴉寶卷》,1984年4月劉長兵鋼筆抄本

52《烏鴉寶卷》,1984年12月高臺楊學三鋼筆抄本

53《烏鴉寶卷》,鋼筆抄本(稿紙抄171頁)

54《烏鴉寶卷》,鋼筆抄本(稿紙抄28頁)

55《烏鴉寶卷》,注釋鋼筆抄本(稿紙抄18頁)

56《無生老母普渡收緣真經》,1950年刻本

57《香山寶卷》,複印本(複印乾隆38年本)

58《小兒祭財神寶卷》,毛筆鈔本

59《繡龍袍寶卷》,八十年代油印本

60《繡龍袍秦始皇打長城寶卷》,1983年8月齊霞鋼筆抄本

61《英哥寶卷》,1981年2月上坝田生賢鋼筆抄本

62《鸚鴿寶卷》,1984年毛筆抄本

63《鸚鴿寶卷》,1984年鋼筆抄本

64《鸚鴿寶卷》,複印本

65《鸚哥經》,鋼筆抄本

66《鶯鴿寶卷》,1981年辛玉儒鋼筆抄本

67《佛說鸚鴿真經》,複印本

68《元始天尊說真武修行苦行寶卷》,複印本

69《玉歷寶》,鈔複印本

70《張三姐鬧貫州寶卷》,鋼筆抄本

71《張三姐鬧貫州寶卷》,1980年3月複寫本

72《紫荊寶卷》,毛筆鈔本

73《寶卷唱腔集》,鉛筆抄本

74《寶卷詞曲》,

75《寶卷研究手稿》,(譚蟬雪)

76《寶卷研究資料》,(谭蝉雪辑)

77《寶卷綜錄複印本》,(複印1961年中華書局本)

78《地獄變——中國冥界說複印本》,(複印1991年日文版)

79《目連救母說話》,複印本

80《中國寶卷總目》,中華民國87年中研院文哲所籌備處初版本

81《录音磁带》。
(文中照片及宝卷目录为甘肃省图书馆李芬玲副馆长提供)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