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珍品展览 >> 出土文物 >> 正文
敦煌研究院藏《敦煌千佛洞千相塔记》
敦煌研究院 丨 文/图 王慧慧    梁旭澍 丨 2014-11-10    访问量:  

《敦煌千佛洞千相塔记》碑-1958年-祁铎摄影

千相塔(千像塔)是宣统二年(1910)道士王圆箓修建的一座集存残破佛像的泥塔,在塔北面数米的地方立有《敦煌千佛洞千相塔记》碑。石碑高112厘米、宽56厘米、厚12厘米,今藏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馆藏号Z1114号。碑阳刻《敦煌千佛洞千相塔记》,由清末地方官员廷栋(1866—1918)撰,碑阴刻廷栋诗《敦煌千佛山咏怀》两首。1951年,敦煌文物研究所为配合国家文物局派来的专家组的调查工作,对敦煌石窟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查、修理,将千相塔拆除,塔内文物部分入藏敦煌文物研究所文物库房,120多件放置在第450窟。

《敦煌千佛洞千像塔记》碑(碑阳)

撰写《敦煌千佛洞千相塔记》的廷栋,四五岁时曾随父游历敦煌等地,1906年任甘凉道道台时又来过敦煌。他参与了1909—1910年间将莫高窟藏经洞(第17窟)剩余敦煌写经转运京师一事,拿走不少敦煌文书,所以在敦煌文物流散史上赫赫有名。1905年,清廷任命廷栋为甘肃安肃道道台,次年下半年廷栋才入甘,时安肃道道台已有人任职,故廷栋转任甘凉道道台,并故地重游,西至敦煌,《敦煌千佛洞千相塔记》碑阴所刻两首诗就是这一年写的。1908年,廷栋任安肃道道台。1909年,伯希和在北京展示敦煌写本,在罗振玉建议下,清廷学部致电陕甘总督毛庆蕃《行陕甘总督请饬查验齐千佛洞书籍解部并造像古碑勿令外人购买电》,毛庆蕃令安肃道道台廷栋奉命行事。敦煌县知县陈泽藩奉命行事,从王道士手里拿走8000多件文书。1910年5月,用6辆车东运,沿途散失不少。

《敦煌千佛洞千像塔记》碑(碑阴)

当时清廷学部拨款6000两银子,但敦煌县官府只给了王道士300两银子,敦煌官府将银子主要用于修文庙,剩余500两用于修城墙。千相塔立碑时间是宣统二年十月,宣统三年二月王道士才领取300两银子,似乎修建千相塔的费用与这笔钱无关。敦煌博物馆藏有一份宣统二年二月《敦煌千佛山皇庆寺缘簿》,封面正中是缘簿的名称:“《敦煌千佛山皇庆寺缘簿》”,左上角题这次化缘的缘由“创修千像神塔”,右下角题落款“道人王圆箓募化”,簿本首页是“《重修鸣沙千佛洞募缘疏》”,可见修建千相塔的费用主要来自王道士的募化。


《敦煌千佛洞千相塔记》碑文如下:

粤稽石室旧碣,识为唐初重建大云寺,计窟室壹千余龛,纪年四百甲子。然则唐未开国四百年前晋元帝时即有此寺,诚古刹也。第久历星霜,频遭兵燹,洞府犹是,宝相多残,或舍身而空向化城,或赤足而徒存屦迹,或露维摩半面,或皱菩萨双眉。乃叹委弃缁尘,几同天花之散落,何若虔修净土,合成法塔于名山?收此万亿化身,瘗归圆明世界,所以浮图创造,因取千相为名。凡剥蚀之佛光枕藉于幽邃者,胥免暴露而藏寿域矣。兹幸落成,聊志缘起,并望后之法侣通人保存古迹,兴罗马之美兰画苑,后先辉映,则中外同风,流芳万世,岂不振铄于西陲也哉!

安肃观察使者兼嘉峪关监督渤海廷栋撰并书。

世袭骑都尉皖北李长龄监修。道人王元簶建。

大清宣统二年岁在庚戌冬十月丁亥吉日辛卯立石。

书记员于桂林、安应岱、刘肇基监造。南阳王占彪刊字。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