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学术交流 >> 正文
敦煌研究院杨富学研究馆员应新疆大学邀请作学术讲座
——《佛教造像艺术的起源及其在敦煌的播迁》
敦煌研究院 丨 王东 丨 2016-6-13    访问量:  

2016年5月31日,敦煌研究院民族宗教文化研究所所长杨富学研究馆员应新疆大学人文学院邀请,在新疆大学科技楼309教室作了题为《佛教造像艺术的起源及其在敦煌的播迁》的学术讲座。讲座由历史系系主任阿合买提·苏莱曼教授主持,新疆大学人文学院、新疆师范大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等50余名师生一起聆听了本次讲座。

杨富学首先从佛教造像艺术的起源谈起,佛教创立于公元前6-5世纪,与孔子(前551―前479)、柏拉图(前427-前347)所处时代基本同步,印度原始佛教时期(前5世纪-前3世纪)大致尚停留在哲学争论阶段,宗教色彩不很明显,佛教艺术还没有产生。到了孔雀王朝阿育王(前273-前232)时期,出现了最早的雕刻形式的佛教艺术,但这时还没有佛陀偶像,这一时期被称为“无佛像崇拜时期”。这时期只确认一些象征物,如用三叉杖象征三宝(佛法僧)和三位一体;狮子象征释迦族;法轮象征传道或说法;莲花轮象征智慧、悟道;足印象征释迦牟尼现身;菩提树代表释迦牟尼静坐与成无上菩提;佛座表示释迦牟尼现身和悟道;窣堵婆表示涅槃等。除了象征物外,在艺术表现上还有佛本生故事。阿育王时建八万四千窣堵婆,用以纪念释迦的圣迹,如法轮、悟道、显灵、涅槃、足印。贵霜时期(公元78~241年),进入大乘佛教时期,出现了雕刻品神化佛像和菩萨像。迦腻色迦王信佛,效法阿育王在犍陀罗大量兴建寺院、佛像,大部分作品都呈现出浓厚希腊风格。公元前334年至前324年,希腊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东征,建起地跨欧、亚、非三洲的亚历山大帝国。前323年,亚历山大病亡,帝国分裂为一些独立的王国,如埃及托勒密王朝、波斯塞琉古王朝、阿富汗大夏(巴克特里亚)等。由于这一时期是希腊文化在北非、西亚广泛传播的时期,也是希腊文化和东方文化广泛交流的时期,因此自亚历山大帝国崩溃到最后一个希腊人统治的王国——托勒密王国灭亡为止这段时间被称作“希腊化时代”。犍陀罗地区(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地区),受希腊——马其顿亚历山大帝国和希腊化王朝大夏等长期统治﹐希腊文化影响较大﹐吸收了希腊神人同形的造像传统,产生了希腊文化影响的衣服襞褶厚重,表情沉重内省的犍陀罗风格的佛像和菩萨像。它的佛教艺术兼有印度和希腊风格﹐故又有“希腊式佛教艺术”之称。根据碑铭记载,迦腻色迦曾让希腊工匠来制造佛像。随着崇拜佛像盛行,佛传故事的雕刻不再以象征符号来代替佛陀,而是直接以写实方式来刻画,犍陀罗风格佛陀似长着太阳神阿波罗相貌的希腊哲学家,早期浮雕比较粗糙,构图简单。1世纪后,造型越来越精细,姿态高雅,背景几乎全留空白。面部多是呈现椭圆形,额部宽广,鼻梁高直。秣菟罗早期遵循着不表现佛陀传统,当犍陀罗造像直接登场的风习传到秣菟罗后,此地也开始制作佛陀像。这里印度本土文化传统浓厚,希腊文化影响较为淡薄,加之气候炎热,衣着单薄,风尚上崇尚肉体。在诸种因素影响下,秣菟罗造像的大衣较犍陀罗造像薄透,躯体突显,衣纹常见有隆起的楞状上加刻阴线。总体而言,秣菟罗雕刻的特点在于衣服贴体,强调体格健壮,有肉体裸露感。秣菟罗艺术在思想上也带有强烈印度风格,表现出天神(比如夜叉)的人神合一。这个标志性艺术特点从一开始就是现实的理想主义,结合了人类特征、比例、姿态和品性,还有一种完美感觉和通往神圣的宁静。特色为左肩披上细平布,掌心有法轮,配以莲花座。这种人神合一的佛像表达方式成为往后佛教艺术的经典肖像。其次,谈到了印度石窟艺术在敦煌的播迁问题。佛教入华有陆路与海陆二说。书写于1世纪下半的叶悬泉置汉简:“少酒薄乐,弟子谭堂再拜请。会月廿三日,小浮屠里七门西入。”相当于邀请函,“弟子谭堂”邀请对方到“小浮屠里”这个地方来做客。“浮屠”有佛、佛塔的含义。距离汉明帝仅有半世纪,佛教就已传入敦煌,说明佛教由陆路传入。

敦煌莫高窟后历经十六国、北朝、隋、唐、五代、回鹘、西夏、元等历代的兴建,形成巨大的规模,有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泥质彩塑2415尊,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宝库之一。除莫高窟外,榆林窟、西千佛洞、东千佛洞都有众多石窟壁画与雕塑。杨富学以飞天为例,向大家讲述了飞天艺术形象的演变。《金光明经疏》记载:“外国呼神亦为天。”飞天多画在印度教、佛教石窟壁画中,印度把空中飞行的天神称为飞天。敦煌飞天从起源和职能上来说,它不是神,是乾闼婆(乾闼婆是印度梵语的音译,意译为天歌神。)与紧那罗的复合体。由于他周身散发香气,又叫香间神,紧那罗是印度古梵文的音译,意译为天乐神。乾闼婆和紧那罗原来是印度古神话和婆罗门教中的娱乐神和歌舞神,神话传说中说他们一个善歌,一个善舞,形影不离,融洽和谐,是恩爱的夫妻。在印度佛教艺术中就有“飞天”的形象,不过,他们既没有翅膀,也没有长长的飘带,实际上飞不起来。而在阿富汗巴米扬石窟西大窟中的“飞天”,已经开始长出了翅膀。等佛教传到中国境内的第一站龟兹,“飞天”已经有了披带,开始有了自然飞动的效果和飘逸绮丽的形象。世界最早的天使大概在2000年前出现在楼兰地区。有翼天使壁画绘有翼年轻男子像头和双肩,以浅蓝色背景衬托,表示在天空翱翔。佛教天使,居住梵天、忉利天等处,善乐舞,能飞翔。以希腊式的带翼童子形象表现,正是佛教艺术受希腊影响的体现。龟兹“飞天”有男有女,敦煌“飞天”全部是女性,往往集体演出。克孜尔“飞天”粗壮,不像敦煌“飞天”那么柔弱;龟兹“飞天”有些笨拙,敦煌“飞天”脚踩祥云,借助飘带,可以自由翱翔,同时又把手脚解放出来,可以做出各种优美而舒展的动作。道教中把羽化升天的神话人物称为“仙”,把能在空中飞行的天神称为飞仙。战国甚至更早期墓葬中就有升仙场景,东汉以后随着神仙思想和早期道教的传播更为流行。佛教传入中国后,与中国的道教交流融合。在佛教初传不久的魏晋南北朝时,曾经把壁画中的飞仙亦称为飞天,是飞天、飞仙不分。后来随着佛教在中国的深入发展,佛教的飞天、道教的飞仙在艺术形象上互相融合,才造就了辉煌灿烂的敦煌飞天艺术。

讲座结束后,杨富学研究馆员与在座师生进行了热烈地互动与交流,阿合买提·苏莱曼教授对杨富学研究馆员的精彩讲座给予了高度评价,作为佛教艺术进入中国第一站的西域,保留着大量的佛教艺术精品,研究丝绸之路上的佛教艺术形象离不开新疆石窟壁画和敦煌莫高窟壁画。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