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藏经洞封闭之谜
敦煌研究院 丨  丨 2013-5-11    访问量:  

敦煌藏经洞为上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大发现之一,和殷墟甲骨、内阁档案大库、居延汉简一起被称为中国古文献的四大发现。藏经洞内的发现无论从时间、内容、数量、价值等各方面均堪称独一无二。对于藏经洞,人们最为关注的问题之一,即藏经洞为什么要封闭,古代人在当时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封存于这样一个长、宽、高均不足三米的“方丈之室”内?这一问题,是我们每个人面对藏经洞都不得不发问、也不得不回答的问题。自从藏经洞发现以来,国内外的学者们进行了大量的思考与研究,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力图回答这一历史悬案。但是一百年过去了,藏经洞封闭原因仍扑朔迷离。

关于藏经洞的封闭原因,主要流行的有大致五种观点:1.避难说,2.废弃说,3.书库改造说,4.佛教供养物说,5.与吐蕃遗留有关说。对于每一种观点,学者们的具体意见与解释又各有不同或区别,下面简作说明:

1.避难说:藏经洞的封闭是为了躲避战争的威胁

(1)北宋曹氏归义军晚期避西夏之乱说

认为藏经洞封闭原因,可能是莫高窟僧人躲避战乱,部分经卷文书、铜佛法器不便携带而又不忍丢失,乃将其封藏于密室,并在封墙上画上供养菩萨像,以遮人耳目。理由如下:a.藏经洞文献中缺西夏文本,如果藏经洞封闭于西夏人占领敦煌之后,在敦煌一定有西夏文字流行,因此在藏经洞没有西夏文的东西是不可以理解的。b.公元1035年,西夏人占领了敦煌。在破城之前,僧人将不便带走的经卷、文书、绣画、法器等物分门别类,用白布包裹起来,整整齐齐码放在洞窟之中,然后封闭了洞口,又抹上一层泥壁,再绘上壁画。这些人都因害怕战争而逃散,以后没有回来,时间一长,藏经洞之事也就为人们渐渐遗忘,一直封存下来。c.在西夏人从河西由东往西征战时,敦煌的僧人们不知道西夏人的信仰,害怕他们来了之后对佛教进行破坏与迫害,因此便把敦煌各寺院中的佛经及其它佛教艺术品收集起来,封存于藏经洞内。后来,虽然西夏同样信奉佛教,但由于时间一长,加上西夏人后期的信仰主要以藏传佛教为主,而且其统治的中心与重点在瓜州,佛教重地也由莫高窟转向安西榆林窟,因此藏经洞之事也就无人再提了。

(2)曹氏归义军晚期避黑汗王朝说

这种看法的出发点与前者相似,不过发动战争的不是信奉佛教的西夏党项人,而是占领新疆塔里木盆地西缘、虎视眈眈的喀喇汗国(黑汗王朝)。该王朝是由中国古代的突厥和回鹘民族建立的,这是新疆第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王国,对于新疆的伊斯兰化起到了巨大作用。他们所到之处毁寺逐僧,敦煌僧侣们感到了威胁。更为直接的事件,也是最大刺激和促使敦煌僧人们进行佛经等佛教宝物封存的原因是1006年信仰佛教的于阗王国被黑汗王朝所灭。于阗与敦煌曹氏归义军政权关系密切,二家互相联姻,常年使节不断,甚至于阗太子们也都从小就生长在敦煌,于阗大太子从德还在敦煌为其父于阗国王李圣天营建功德窟。从德在做了于阗国王后,每次对黑汗王朝的战争都要写信向在沙州的舅父曹元忠报告。因此可见瓜沙曹氏归义军与于阗的关系非同一般,于阗是曹氏归义军政权有力的外交盟国,二者互为左右臂。既然如此,于阗灭亡于黑汗王朝,肯定对处在沙州的归义军政权产生极大影响,更为重要的是黑汗王朝不信佛教,信仰伊斯兰教,信仰佛教的敦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于是僧人们为了以防万一,商议的结果是决定封存各寺院的佛经文书及佛教艺术品。在这种情况下,便于1006年进行了有计划的封存,并在洪辩影堂外做些手脚以求掩人耳目。

(3)西夏避黑汗王朝说

藏经洞被打开时,自地下至窟顶,堆满了经卷、彩幡和法器,它们是由敦煌各寺院集中封存在这里的;洪辩的影像不见了,显然是封闭前为了腾空地方、堆积经卷等物被清除出窟外。藏经洞自封闭之后,一直未曾打开,似乎很快就被遗忘,不久洞口甬道的墙壁被绘上了西夏风格的壁画。无疑这是一场非常事件,只可能发生在这样的情况下:洪辩的后辈亲人和崇拜者早已被迫迁往他地,主管沙州军政事物的官员和佛教事务的僧官都已不是敦煌的土著,这种情况只有西夏完全控制沙州,即公元11世纪末年才会出现。有学者认为,藏经洞封闭于1093年,主持封闭者为西夏派驻当地的军、政、僧界官员,封闭原因是防备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的黑汗王朝进攻瓜、沙州时摧毁佛教文物。1097年初,黑汗王朝的军队曾经攻克沙州等地,将西夏的军、政、僧界官员及家属俘虏而去。因此,藏经洞封闭之事不再被人所知,以致西夏收复沙州后,在封闭的洞窟门上绘以壁画,从而使遗物沉睡了八百多年。

2.废弃说:藏经洞的宝物是当时的佛教废弃物

此种说法认为,藏经洞的藏品都是残破、过时、报废之物,在“崇圣尊经”观念的支配下,这部分破烂文书、佛画仍然是不可亵渎的“神圣废弃物”。因此,加以收集,予以集中封存。所谓“神圣废弃物”,是西北印度等地的传统,将因破旧等原因不再使用的佛经等有神圣意义的物品装好、恭恭敬敬地埋藏起来。由于存在这样的做法,考古学家在克什米尔等地发现过装着写在桦树皮上的佛经坛子,其中还有些使用了非常罕见的古语言。支持此说最有力的证据是在藏经洞发现的佛经、文书等文物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碎片或残片,或为两面书写,一面佛经一面社会经济类文书,显然是纸张多次利用。在藏经洞也发现了大量的草稿、手稿、练习本、杂写杂画等基本在当时没有任何意义与价值的东西,完全是废纸。

3.书库改造说:封闭藏经洞是为了集中处理卷轴式经典

大约为公元1000年左右,折叶式的刊本经卷,已从中原传到敦煌,因此敦煌的各寺院就面临着一个改变藏书室,以便存放折叶式经典的问题。这样就把以前使用起来不方便的卷轴式经典等进行集中处理,由于是佛教圣物,不能随意抛弃,于是就以洞窟封存的方式处理了事。也有人补充认为,由于卷轴经典的集中放置,在莫高窟每年多次举行的法会、庙会、斋会及各类宗教庆典会上,或一些重要的佛教节日时,莫高窟人多手杂,可能会有私拿的情况出现,这就需要寺院派专人管理,必然成为寺院额外的负担,于是想了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封入洞窟集中处理。

4.佛教供养物说:藏经洞的宝物为佛教供养法物

认为藏经洞之所以封闭,是为了对这些佛教法物进行集中供养,此种宗教仪式是佛教界常见现象,是一种极虔敬的宗教行为,与外来压力无关,是敦煌当地佛教教团自行决定的结果。

5.与吐蕃遗留有关说:敦煌当地人为了扫荡吐蕃统治的影响所为

藏经洞保存有大量的吐蕃资料,包括藏文和汉文两种文字,极其特殊。其中又有极为详细的吐蕃统治敦煌时期的佛教资料,集中了当时敦煌著名僧人法成、昙旷等人的论著、讲学笔记、佛经注疏等。同时,在藏经洞发现的多数写经属于三界寺和净土寺,正好又是吐蕃统治时期二大寺永康寺和永寿寺的改名延续,这两所寺院可能保存了最多的吐蕃统治时期的资料。在归义军时期,人们为了消除吐蕃统治时期的影响,大概也是对那一段屈辱史的憎恨,因此决定把这一时期的资料一并封存,而选择的封存的地方正是吐蕃时期最为活跃的“吴家窟”。

由于无法确定藏经洞封闭的真正原因,也就不可能找出藏经洞封闭的确切时间。有关封闭原因众说纷纭,相应的封闭时间自然也是众口不一,现在大多数人认同的应为曹氏归义军晚期,即西夏占领敦煌之前。但为什么会有藏经洞,藏经洞封闭的原因与时间可能将成为一个千古之谜。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