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陕西部分石窟考察散记
敦煌研究院 丨 文/王慧慧 | 图/刘永增 朱生云 丨 2016-1-15    访问量:  

2015年12月22-26日,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西夏文献文物研究”《西夏文物·石窟编》课题组部分成员在刘永增研究员的带领下赴陕西考察,此行主要目的是考察宋金石窟,以便为西夏石窟的断代和题材的断定提供标尺和借鉴。课题组先后考察了陕西彬县的大佛寺石窟,富县的柳园石窟、石泓寺石窟和大佛寺石窟,延安的清凉山石窟。时间仓促,虽只能浮光掠影地做一些了解,但考虑到此几处石窟刊布资料较少甚至没有,故将此次考察的经过及见闻略做整理,共享基础资料,特别是一些图片资料,以便于院内同仁们的研究。

彬县大佛寺石窟

12月22日,在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张建林老师的陪同下,课题组一行三人考察了彬县大佛寺。

彬县是唐长安通往西域的交通要道,大佛寺石窟位于彬县城西10公里的水簾洞乡大佛寺村,南依清凉山,北临泾河,是唐太宗为纪念在豳州浅水塬大战中死难的将士所建,原名应福寺,宋时改为庆寿寺,明代中期后俗称大佛寺。(图1)

图1 彬县大佛寺石窟外景

石窟群保存有初唐时期典型的大像窟、中心柱窟、佛殿窟和僧房窟,有大量石刻造像、历代造像记与题记。现阶段研究彬县大佛寺最重要的参考资料有二:一是1902年叶昌炽著的《邠州石室录》,是有关大佛寺碑刻文字最系统的资料;另一个是1988年常青著的《彬县大佛寺造像艺术》,是借助考古学与美术史对大佛寺进行调查研究的最重要详实的资料。虽然由于清凉山是砂岩质,石质松散,塑像风化严重,保存状况较差,很多的塑像只能看其形而难辨其名,但大佛寺仍然具有重要的艺术价值,用常青的话说“大佛寺石窟中的唐代造像,较多地反映了首都长安的艺术面貌,对于我们总结长安地区唐风艺术的形成,比较与东都洛阳(以龙门石窟为代表)造像艺术的关系, 以及探索中国其他地区石窟艺术,乃至朝鲜半岛、日本造像艺术中的长安因素,都是不可多得的重要资料”。

现存有佛像的洞窟有大佛洞、千佛洞、罗汉洞和丈八佛窟。因资料相对完备,在此笔者不多赘述。

大佛洞是中国大陆现存唐太宗时期规模最大、最为精美的一所洞窟,大佛高达20米,左胁侍为观世音,右胁侍为大势至,推测位于正壁的大坐佛就应该是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了。阿弥陀佛保存了当年华丽的大佛背光雕刻,上面有七佛环坐,二十多身飞天伎乐拱卫,呈现出了一派西方极乐世界的欢乐景象。(图2、3、4)

图2 大像窟内阿弥陀佛

图3 千佛洞窟室塑像

图4 千佛洞窟室柱龛

千佛洞和罗汉洞是两座中心柱窟,其中罗汉洞没有按期完工。中心柱窟在十六国与北朝时代最为流行,到了唐代就已经很少见到,从这方面来讲,千佛洞与罗汉洞的建筑本身就为我们研究中心柱窟的发展史提供了弥足珍贵的实物资料(图5)。

图5 丈八窟菩萨立像

富县柳园石窟、石泓寺石窟、大佛寺石窟

西安坐动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就可到富县,富县文物局局长陈兰女士一早就在火车站迎接。素未相识,也未曾告知具体到达时间,在这萧瑟的冬日,一出站就见她只身伫立在寒风中,着实让我们感动。另外陈局长还专门找了一辆私家车带我们踏查几处石窟,解决了我们人生地不熟不知如何租车,如何找到几处石窟的后顾之忧,在此深表感谢。

如果不是陈局长亲自带路,要想在这寂寥荒野、蒿草灌木丛生的漫漫山崖中找到柳园石窟,想必会耗时耗力,大费一番周折。柳园石窟仅一窟,坐北向南,前宽3.15米,后宽4.22米,进深2.9米,高2.18米,平顶长方形,中心柱式。中心柱四面及窟内四壁皆造像,风化严重,大部仅存痕迹。虽如此,柳园石窟也因其洞窟中保存北宋时代题记和新的题材组合形式在整个陕北宋金石窟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图6)

图6 柳园石窟外景

中心柱南向面造像分三层,上层雕五尊像,主尊为菩萨像(图7),头残,身着羯磨衣,坐狮子座上。李静杰老师曾在《陕北宋金石窟大日如来图像类型分析》一文中判定此尊像及其四胁侍为金刚界大日如来与四波罗蜜菩萨组合像,并强调其在填补宋代成身会图像的重要价值。但大日如来有佛装也有菩萨装,但其手印一般为智拳印或法界定印,从此尊造像的手印及装束来看,是否为大日如来似有待商榷。且胁侍四菩萨中有两身手持莲花,莲花升于肩侧,遗憾的是持物无法辨识。另两身无持物,假如是大日如来身旁的四波罗蜜菩萨,其有无持物,是应该统一的。

图7 南向面上层菩萨

中层开一拱形小龛,雕刻一倚坐形象,头残,戴披帽,有胡须。其东侧有题记迷糊不清,有“打第一祖”、“打第二祖”(图8)字样,据此,有学者推测此尊像可能是禅宗第一祖,对此,笔者持保留态度。

图8 南向面中层高僧像

西向面(图9)造像也分三层,上层为观自在观音,中层据敦煌研究2015年第6期石建刚发表的《延安地区宋金石窟僧伽造像考察》一文推测可能是僧伽、宝志、方回三圣像,下层一主二胁侍。南侧有可辨“北宋庆历三年(即1067年)正月十五日”铭文题记一则。下层雕刻三佛二弟子像,风化严重,仅存轮廓。

图9 西向面

北向面(图10)造像分上下两部分,上雕一佛二菩萨,下部雕刻地藏一身,另六身像一说是禅宗六祖,一说十王。

图10 北向面

东向面(图11)上雕自在观音,下残损严重,可见造像4尊,周千佛环绕。

图11 东向面

其他壁面或塑千佛,或塑一佛二菩萨,或塑自在观音。其中北壁正中塑结跏趺坐施无畏印释迦佛、倚坐弥勒佛和结跏趺坐禅定印阿弥陀佛,两侧分塑骑狮文殊和骑象普贤,再外塑观音救难场景(仅可辨坠崖一个场景)。陕北宋金石窟中骑狮文殊和骑象普贤大多表现在“三佛”两侧,柳园石窟开启了这种组合形式。(图12、13、14)

图12 东壁

图13 西壁

图14 北壁

富县石泓寺石窟

从柳园石窟驱车沿309国道一路往西约60公里,经直罗镇,在川子河谷游走约10公里便可到位于富县直罗镇川子河北岸的石泓寺石窟。一路陈馆长给我们讲述直罗镇的的历史,从战国时秦国征战到左宗棠湘军再到1935年红军直罗镇大战,如数家珍。山路崎岖,峰回路转,山、梁、沟、峁逶迤错落,偶见毛色鲜艳的野鸡在路边觅食。听着这厚重的历史,看着这周边的一草一川,不由增添了石泓寺石窟的神秘感和我们对她的向往。

石泓寺石窟现为陕西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隋代大业年间(605年-617年),后唐、宋、元、明各有雕凿,现有大小石窟7窟,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的是6号窟。(图15、16)

图15 石泓寺外景

图16  其他窟外景

6号窟内中央有坛基,坛四角各有方形大石柱上承窟顶。坛上圆塑一佛(释迦牟尼)二弟子(迦叶、阿难)二菩萨(文殊、普贤)像。现坛上文殊菩萨的头部已毁,对比1940年出版的《支那文化史迹解说第九卷》可见原文殊菩萨头戴五佛冠,保存完好,据陈局长说,富县石窟大部佛像头部损毁严重,应是文革时受破坏所致。(图17、18)

图17 6窟内景正壁

图18 《支那文化解说第九卷》6窟正壁

窟内东西壁各塑三身形体相对较大佛像,分别为文殊(头戴化佛冠)、弥勒(倚坐)、大日如来(智拳印);普贤(头戴五佛冠及宝缯,左手执法铃)及不知名佛两尊。(图19、20)

图19 东壁三尊像

图20 西壁三尊像

其他壁面遍浮塑佛、菩萨、僧伽、罗汉、千佛形象,多达3000余尊。其中以观自在菩萨形象为最多,且观自在菩萨中多处出现牵马驮物的胡人及顶礼膜拜的僧人形象,与敦煌西夏时期出现的水月观音人物形象极其相似。(图21、22、23、24)

图21 后壁

图22 窟室内景

图23 窟室内景

图24  窟室内景

富县大佛寺石窟

西距石泓寺石窟5公里的一处山崖上,开凿有4个北宋早期的洞窟,那便是人迹罕至甚至鲜有人知的富县大佛寺石窟。

其中第1窟坐东向西,无像,穹庐顶方形窟,东、南、北壁各存有两尊高僧像。(图25)

图25 尊像

第2窟坐东向西,为穹庐顶中央佛坛窟,佛坛上原有圆雕造像5尊,现残失,仅存腿部以下及底座,应为一佛二弟子二菩萨组合。佛坛两侧各有一造像题记,南侧题记为“开宝六年岁次癸酉朔七月庚申朔,任廷广发心造石佛堂壹所,告(造)释加牟尼佛壹尊,壹心供养,同修造人任彦温,又弟子任彦崇,又弟子任彦□,男任廷进、任廷顺、任廷贵,小婶息哥,仲哥小息,女弟子雷氏,又女弟子张氏,女弟韩氏,又女弟王氏,女弟子彭氏,女弟王氏,壹心供养。杨政温造二尊,一心供养。女弟子雷氏造菩萨一尊,刘行温造罗汉壹尊,/张忠钝造罗汉壹尊,高廷晖造罗汉壹尊,王彦忠造罗汉壹尊,东怀福造罗汉壹尊,令胡彦思造罗汉壹尊”;北侧题记为“地主崔中□今造阿难壹尊,一心养。贺彦思造罗汉壹尊,陈彦思造罗汉壹尊,张仁义造罗汉壹尊,姬思德造罗汉壹尊,张廷福造罗汉壹尊,向殿造罗汉壹尊,殿思饶造罗汉壹尊,亡过张思宋造罗汉一尊,呈敬庠造罗汉壹尊。陈彦温造□老(李凇先生录文“瘟+殳 老”,似乎不对)壹对,一心供养。刘启思造门神壹尊,丰彦宋造门神壹尊。行自(字)人郭景亥,梗自人米巡福。匠人米巡福。造作人米巡福,并㔾同全”。从这段发愿文中可以看出,窟中造像原有释迦佛、二弟子、二菩萨。二门神。二殴老,以及现存的十七罗汉。窟名为“石佛堂”,像主为以任口广为首的三代家族成员,连同姓三人及各人妻,应为当地大姓家族,开窟工匠为米廷福,时间为末初的开宝六年。南北两壁共雕17身罗汉,头均残失,但可见双手持物,有蛇形物、铃、香炉、虎、杖等。窟口两侧各雕有天王像。(图26、27)

图26 题记

图27 罗汉像

第3窟坐东向西,穹庐顶方形窟,塑一圆雕大佛,头残失,着垂领袈裟,左有系环,左手扶膝,右手上举(残),倚坐。(图28)

图28 大佛

延安清凉山石窟

考察组原计划考察子长县钟山石窟,到后才得知钟山石窟正在加固维修,故不得不转至延安清凉山石窟。

清凉山石窟位于延安城东北清凉山半山腰。共有5窟。(图29)

图29 清凉山外景

就其修建年代问题,第4窟窟门上方及左侧崖面上,镌刻着大小十数个小龛(图30),接待我们的清凉山石窟范建国所长说,这些崖面上的小龛,时代不确定,有的学者认为是北朝至隋代。其中的三尊像(图31),主尊如来坐在狮子座上,两侧有胁侍菩萨或比丘。佛座为方座,方座两侧雕造两身正面像的狮子,这种在方座两侧雕造狮子的手法多见于十六国至南北朝时期。除此之外,在各小龛的左右两侧,还残存有数件胁侍菩萨,在造雕造技法上显得有些古朴和稚拙。刘永增老师认为从时代上讲,大致可以放置到公元500年前后。

图30 石窟外开凿痕迹

图31 金铜佛造像 东京艺术大学藏 4—5世纪

有关各石窟的具体内容可参见胡同庆、王义芝在网站发表的《延安清凉山石窟游访记》。就题材上来讲,清凉山石窟内容丰富,除常见的三佛文殊普贤罗汉组合和大量的观自在菩萨外,还出现有十一面观音、地藏菩萨、涅槃等内容。(图32—39)

图32 第1 窟内景

图33 第1窟内景

图34 第1窟室景

图35 第1窟内景

图36 第1窟内景

图37 第2窟正壁

图38 第2窟室左壁

图39 第2窟室右壁

小结

通过对此几处石窟的考察,我们有以下几点思考和收获:

1、 陕西宋金时期洞窟在题材上相对比较单一,三佛二菩萨罗汉的组合和自在观音为最常见的题材样式。

2、 宋金时期,延安地区石窟有密教题材出现,比较明确的是石泓寺第6窟东壁智拳印大日如来,这与药王山第18龛金代如来形智拳印大日如来、宁夏博物馆藏西夏绢画如来形智拳印大日如来、西夏王陵博物馆藏西夏绢画菩萨形智拳印大日如来等一起说明了自宋金时代到西夏时期,在陕西至宁夏一带是受密教影响的。

3、 柳园石窟正壁主尊是否为大日如来虽有待商榷,但其衣纹样式比较特别,这种羯磨衣的样式在我们考察的石窟中共出现7处,其中最早的一处是唐代安国寺出土的文殊菩萨,而在敦煌慈氏塔及部分洞窟内也出现这种服饰,由此,对这种服饰的发展和流行,课题组将做进一步的研究,希望对敦煌宋代石窟的判定和中原与敦煌的关系方面提供一点帮助。(图40、41)

图40 慈氏塔弥勒菩萨

图41 安国寺出土文殊菩萨

后记:借此文特向陕西考古研究院的张建林老师、富县文物局陈兰局长、延安考古研究所袁继民副所长、清凉山石窟范建国所长、兰州大学石建刚博士,以及在考察中给予支持和帮助的各位领导和老师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感谢王惠民老师和石建刚博士对文中大佛寺石窟题记录文的修改!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