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敦煌民俗 >> 正文
鸡年话鸡
来源:敦煌研究院 丨     作者:刘艳燕 丨    时间:2012-12-19   访问量:

 

“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平生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明代大才子唐寅在《画鸡》一诗中,用白描的手法惟妙惟肖地描写了一只英雄气十足的大公鸡的形象。这首广为流传的佳作,不仅是对大公鸡的赞美,也表达了自古以来人们对鸡的喜爱之情。

鸡是家禽,属鸟纲雉科,其远祖即古代原鸡。古原鸡的后代一种经遗传变异而演化为雉(即野鸡),如古文中的“兔入狗窦”、“雉飞梁上”的雉就是指野鸡。一种经人工驯养而进化为家鸡,一种则变化不大,称现代原鸡,属三类保护动物。十二生肖中的鸡一般则指家鸡。鸡在古文字中既可以写作“鷄”也可以写作“雞”右边的部分写成“鸟”或“隹”都可以,大概是古人认为现实中既有长尾巴的大公鸡,也有短尾巴的胖母鸡吧,古人难以分辨鸡应该属于长尾鸟还是短尾鸟。

鸡可以说是与人关系最密切也是人类最早驯养的动物。在距今4000多年前的龙山文化时期,就发现了家鸡的骨骼,我国最早的甲骨文中也有“鸡”字,是属于象形、形声、会意三者兼备的汉字种类。早在殷商时期的先民们就已经用绳子系住鸡脖和鸡腿的方法来驯养鸡了。特别是中国人,有人烟的地方必有鸡犬相伴,甚至把“鸡鸣狗叫”等同于“有无人烟。”如老子的“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曹孟德《蒿里行》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等。汉代人编写的《说文解字》解释鸡为“知时畜也”。既说明鸡是家畜,又强调了它的报时作用。古代社会,鸡被人们尊称为“报时神,”甚至享受着人类的祭祀。原因是不管酷暑寒冬,还是雨雪晴天,鸡都能准时守信的嘀鸣报晓,决不会偷懒。在没有钟表的古代人看来,鸡就是通天神灵,知道漫漫长夜中的时辰,知道太阳何时升起,这是古代最聪明的人也无法做到的事情。

“雄鸡一唱天下白”总是使人感到无比的振奋,正是有了公鸡在黎明时的打鸣报晓,人们才有了新的一天的开始和生机。古人养鸡,注重的是鸡的报时功能,正如甲骨文和金文图形中所展示的“鸡”恰似一只头、冠、嘴、眼、身、翅、尾、足俱全的雄鸡的侧视形状。图中的鸡刻画的都是会打鸣的公鸡,几乎没有母鸡的形象。因为在古代社会,一只能报时的公鸡比一只会下蛋的母鸡,实用价值不知要高多少倍,这也是古文字中的“鸣”字原本以公鸡为造型的原因。古人认为如果母鸡也像公鸡一样在早晨嘀叫起来,那是阴阳颠倒,国家将亡,是不祥的象征。反之,若雄鸡不报晓,也非吉祥。晋王嘉《拾遗记》卷五有一则双头鸡的故事说:汉武帝太初二年,大月氏贡双头鸡,有四足一尾,两个头,鸣则俱鸣。汉武帝将它置于甘泉宫中,混杂于其他鸡中,孵出双头鸡的后代,雄者却不能嘀叫了。有人劝汉武帝这非吉祥之事。就将双头鸡送还西域,行至西关,“鸡反顾汉宫而哀鸣,”于是就有谣言说:“三七末世,鸡不鸣,犬不吠,宫中荆棘乱相系,当有九虎争为帝。”二百一十年后,王莽篡位,手下有将军九人皆以虎为号,称“九虎”。当然这个故事只是汉代谶纬家的附会,不足为据。但是,历代正史《五行志》者,都对动物的反常现象特别关注。这种传统文化现象也一直流传至今,中国民间还一直把雄鸡不打鸣,母鸡嘀叫,看作是吉凶祸福的预兆。

在十二生肖中,鸡被视为勇敢仁义而又是人们最可信赖的朋友之一,故有“德禽”之雅称。鸡有五德最早见于《韩诗外传》一书,“君独不见夫鸡乎?头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文、武、勇、仁、信、被称为鸡的五德,前两德源于鸡的形象与身体构造,后三德则取自鸡的习性。鸡的五德是从儒家传统的观念而来的,是人赋予动物的一种精神寄托。据史料记载,在动物世界,并非只有鸡才享有如此之美誉,古人认为蝉和大雁也具有五德,但在十二生肖中,只有鸡享有此殊荣。将动物与道德挂钩,这是鸡的无尚荣耀。值得一提的是,古人认为人也有五德“是温、良、恭、俭、让。”《论语•学而》:“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汉郑玄曰:“言夫子行此五德而得之。”尽管鸡的五德与人的五德有所不同,但十二生肖中的鸡能被誉为德禽,文人墨客以鸡喻人,写鸡颂鸡,无不体现了人们对鸡的赞美和人们所追求的一种美好的精神向往。

古人对鸡的偏爱,因为鸡不仅是德禽而又是祥禽。古人重“吉”鸡与“吉”音近。以鸡来谐音“吉”。在房屋门上画鸡有避祸趋吉,吉祥如意的用意,于是鸡也有了“门神”的地位。汉代是陶制玩具盛行的时代,出土的汉代灰陶公鸡,生动活泼,威武有力,体现了雄鸡好斗的性格。另一件汉代灰陶子母鸡,子鸡在母鸡背上向鸡尾凝视,两者的神态各有不同,质朴中具灵动之气韵。1959年,在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民丰县尼雅河地区出土了一个保存完好的东汉枕头,被称为“鸡鸣枕”其造型为鸡形,一端为鸡头,一端为鸡尾。以鸡的形状制作枕头,无疑含有鸡鸣报晓,催人早起的寓意。这件千年不朽的珍贵文物,是鸡形象真实资料的记录。除此之外,在佛教艺术宝库敦煌石窟壁画中也有许多鸡的形象。

佛教主张“众生平等”人与动物之间应保持平等和谐的关系,佛教反对狩猎、屠宰等一切伤害动物的行为,于是在敦煌石窟壁画中出现了众多动物画的形象,“鸡”只是这众多动物画题材内容之一。敦煌石窟壁画中鸡的形象主要是出现在经变画中、山水屏风画、十二生肖图中、有些鸡的形象是作为背景装饰出现的。

在莫高窟西魏第285窟南壁五百强盗成佛故事画的屋顶上,绘了一幅斗鸡图,两只雄鸡,威武力壮,虎视眈眈,伸长脖子,高昂着头,羽毛直立,正欲展开一场撕杀搏斗。画面中鸡的形态逼真,以土红色构线,清晰明快。此画面与故事内容无直接联系,只是作为比喻烘托了五百强盗与军队争斗的气氛,是敦煌壁画中唯一的一幅斗鸡图。这幅斗鸡图体现了西魏时期斗鸡的习俗已经在人们的娱乐生活中非常盛行,同时也是莫高窟最早反映斗鸡形象的珍贵资料。据史料记载,在我国春秋时期已有斗鸡的习俗,斗鸡最早是贵族的一项娱乐活动,到战国时斗鸡之风已进入平民百姓的娱乐生活中。除敦煌石窟壁画中有斗鸡图外,汉代的画像砖对斗鸡也多有反映,河南郑州出土的西汉晚期斗鸡画像砖,刻画了两人长衣戴冠,面对面站立举手作吆喝状,图中有两只长尾巴公鸡,昂首撕杀搏斗,画面生动。可以说这也是当时斗鸡娱乐生活的真实记录。唐代的斗鸡之风盛行,唐玄宗李隆基因本命属鸡,更是酷爱斗鸡,唐玄宗的斗鸡与前人相比皆有过之而无不及。明代的斗鸡之风也堪与唐人作比,江南斗鸡已有了斗鸡社,从宫廷到民间,举国上下,趋之若狂,乐此不疲。关于斗鸡的轶闻,古人笔下也多有记述。斗鸡此项传统的娱乐活动也一直延续至今。现在,中国民间仍有一些地方盛行斗鸡,只是其规模和气派都不及古人,难与古人相提并论了。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浏览全文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