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研究 >> 正文
敦煌壁画中的《斗鸡图》探析
敦煌研究院 丨  胡同庆 丨 2013-10-11    访问量:  

敦煌莫高窟西魏第285窟南壁《五百强盗成佛图》中,保存了一幅色彩鲜艳、形象生动的《斗鸡图》,对于这幅敦煌壁画中的精品画作,长期以来虽然关注的人很多,但多为一般性的简单介绍,为此本文试图结合相关的历史文献和图像资料,对其进行较为全面的探讨。

斗鸡是一种竞力性游戏,也是一种角抵类游戏,其游戏性表现在一个“斗”字,即把两只雄鸡放入场中,使之互相啄斗,区分胜负。

在中国,斗鸡的文字记载始见于春秋时代,《春秋左传·鲁昭公二十五年》云:“季、郈之鸡斗。季氏介其鸡,郈氏为之金距。平子怒,益宫于郈氏,且让之。”[1] 季平子、郈昭伯都是春秋末期鲁国的贵族,这次因斗鸡而闹翻了,季平子以势压人,侵占郈昭伯的土地以扩建房舍。斗鸡时,季氏“介鸡”,郈氏“金距”,都把雄鸡“武装到了牙齿”。所谓“介鸡”,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把芥子捣为细粉,播散于鸡翼上。芥粉味辣,两鸡争斗时,鼓动双翼,芥粉飞扬出去,对方的鸡因呛痛无心恋战,不上三五个回合,就败下阵去。另一种说法,把“介”字解释为铠甲,古时“介”、“甲”通用。斗鸡时,头部是双方啄咬的部位,因此,制小铠甲,以保护鸡头。两种作法,可能古代都实行过。

金距也是一种外加的武器。《汉书·五行志》师古注曰:“距,鸡附足骨,斗时所用刺之。” [2]就是雄鸡跗跖骨后方所生的尖突部分,内有坚骨,外披角质鞘,是鸡在啄斗时的武器,金距,是嫌鸡距不够尖硬而用金属制成假距,套在鸡距上,以利于战。

关于斗鸡,《战国策·齐策》也记载:“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六博踏鞠者。” [3]司马迁《史记·袁盎传》亦曰:“袁盎病免居家,与闾里浮沉,相随行,斗鸡走狗。”[4]

曹魏宫廷中曾盛行斗鸡,曹植《斗鸡诗》云:“游目极妙伎,清听厌宫商。主人寂无为,众宾进乐方。长筵坐戏客,斗鸡间观房。群雄正翕赫,双翘自飞扬。挥羽激流风,悍目发朱光。觜落轻毛散,严距往往伤。长鸣入青云,扇翼独翱翔。愿蒙狸膏助,常得擅此场。”[5]

魏晋时代的《列子·黄帝篇》 中记载了一段纪渻子为周宣王驯养斗鸡的故事:“纪渻子为周宣王养斗鸡,十日而问:‘鸡可斗已乎?’曰:‘未也;方虚骄而恃气。’十日又问。曰:‘未也;犹应影响。’十日又问。曰:‘未也;犹疾视而盛气。’十日又问。曰:‘几矣,虽有鸣者,已无变矣。’望之似木鸡矣。其德全矣。异鸡无敢应者,反走耳。”[6]可见当时对于驯养斗鸡的经验已经十分丰富,一只训练有素的斗鸡,要经过几十天的调教,使它没有虚骄之气,不受外界的影响,不盛气凌人,就像一只木鸡一样,这时才能真正具有顽强的竞斗能力。

梁朝简文帝《斗鸡诗》云:“玉冠初警敌,芥羽忽猜俦。”刘孝威《斗鸡诗》亦云:“丹鸡翠翼张,妒敌得专场。翅中含芥粉,距外曜金芒。”诗中都特别提到斗鸡时使用芥粉,更有利于获胜。[7]

晋朝傅玄《斗鸡赋》生动描写了斗鸡的场面:“或踯躅踟蹰,嗫喋容与,或杷地俯仰,或抚翼未举,或狼顾鸱视,或鸾翔鹄舞,或佯背而引敌,或毕命于强御,于是纷纭翕赫,雷合电击,争奋身而相戟兮,竞隼鸷而雕睨,得势者凌九天,失据者沦九地。” [8]

唐代斗鸡活动更是十分盛行,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庶民百姓都热衷这种游戏。如《太平广记》中详细记载道:“(贾)昌生七岁,矫捷过人,能搏柱乘梁,善应对,解鸟语音。玄宗在藩邸时,乐民间清明节斗鸡戏。及即位,治鸡坊于两宫间。索长安雄鸡,金毫铁距,高冠昂尾千数,养于鸡坊,选六军小儿五百人,使驯扰教饲。上之好之,民风尤甚。诸王世家,外戚家,贵主家,侯家,倾帑破产市鸡,以偿鸡值。都中男女以弄鸡为事;贫者弄假鸡。帝出游,见昌弄木鸡于云龙门道旁,召入为鸡坊小儿,衣食右龙武军。三尺童子入鸡群,如狎群小,壮者弱者,勇者怯者,水谷之时,疾病之候,悉能知之。举二鸡,鸡畏而驯,使令如人。护鸡坊中谒者王承恩言于玄宗,召试殿庭,皆中玄宗意,即日为五百小儿长。加之以忠厚谨密,天子甚爱幸之。金帛之赐,日至其家。开元十三年,笼鸡三百,从封东岳。……十四年三月,衣斗鸡服,会玄宗于温泉。当时天下号为‘神鸡童’。时人为之语曰:‘生儿不用识文字,斗鸡走马胜读书。贾家小儿年十三,富贵荣华代不如。能令金距期胜负,白罗绣衫随软辇。’……昭成皇后之在相王府,诞圣于八月五日。中兴之后,制为千秋节。……每至是日,万乐具举,六宫毕从。……导群鸡,叙立于广场,顾眄如神,指挥风生。树毛振翼,砺吻磨距,抑怒待胜,进退有朝,随鞭指低昂,不失昌度。胜负既决,强者前,弱者后,随昌雁行,归于鸡坊。角抵万夫,跳剑寻橦,蹴球踏绳,舞于竿颠者,索气沮色,逡巡不敢入。……上生于乙酉鸡辰,使人朝服斗鸡。”[9]

唐代诗文中也有许多关于斗鸡的记载,如杜淹《咏寒食斗鸡应秦王教》中写道“寒食东郊道,扬鞲竞出笼。花冠初照日,芥羽正生风。 顾敌知心勇,先鸣觉气雄。长翘频扫阵,利爪屡通中。 飞毛遍绿野,洒血渍芳丛。虽然百战胜,会自不论功。”[10]如李白的《古风》中也写道:“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鼻息干虹霓,行人皆怵惕。”[11] “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举动摇白日,指挥回青天。”[12]

斗鸡游戏在宋、元、明、清各朝,都不曾止歇。南宋时,临安有一蒋苑,“不过二亩,而花木匼匝,亭榭奇巧”,春时“立标竿射垛及秋千、梭门、斗鸡、蹴鞠诸戏事,以娱宾客。”[13]明人臧懋循《咏寒食斗鸡诗》记述:“寒食东郊散晓晴,笼鸡竞出斗纵横。飘花照日冠相映,细草寒风翼共轻。各自争能判百战,还谁顾敌定先鸣。归来验取黄金距,应笑周家养未成。”诗中的“黄金距”,就是金属爪子。清人李声振《斗鸡》诗,赞扬了一种叫九斤黄的鸡骁勇善斗:“红冠空解斗千场,金距谁堪冠五坊?怪道木鸡都不识,近人只爱九斤黄。”[14]

敦煌壁画《斗鸡图》位于莫高窟第285窟南壁,其绘制时代为西魏,从上引文献来看,正是上承汉、下启唐的魏晋时代。而从曹植《斗鸡诗》、《列子·黄帝篇》、梁朝简文帝和刘孝威的《斗鸡诗》以及晋朝傅玄《斗鸡赋》等文献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当时确实流行斗鸡活动,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敦煌壁画《斗鸡图》是当时现实社会生活的真实写照。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浏览全文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