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字敦煌 >> 正文
数字技术呈现莫高窟未开放220号洞窟 壁画美轮美奂
凤凰网 丨  丨 2015-9-11    访问量:  

在2015夏季达沃斯的会场特设“凡尘净土莫高窟”虚拟现实展览,整个展区是一个穹顶,利用投影打造浸入式体验,带领参与者参观莫高窟220号洞窟。“净土”(Pure Land)是由Sarah Kenderdine和 Jeffrey Shaw两位教授打造,由香港城市大学联合中国敦煌研究院制作。

在2015夏季达沃斯的会场特设“凡尘净土莫高窟”虚拟现实展览,整个展区是一个穹顶,利用投影打造浸入式体验,带领参与者参观莫高窟220号洞窟。“净土”(Pure Land)是由Sarah Kenderdine和 Jeffrey Shaw两位教授打造,由香港城市 大学联合中国敦煌研究院制作。

进入展厅,看到的是敦煌莫高窟220号洞窟的洞口。尽管只是数字图像,但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为保护洞内的壁画和雕塑,现实中的220号洞并未向公众开放,研究人员进入也需要特批。现在通过数字技术,远在千里之外的大连,参观者就可以看到这个神秘洞窟每个角落。

进入展厅,看到的是敦煌莫高窟220号洞窟的洞口。尽管只是数字图像,但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为保护洞内的壁画和雕塑,现实中的220号洞并未向公众开放,研究人员进入也需要特批。现在通过数字技术,远在千里之外的大连,参观者就可以看到这个神秘洞窟每个角落。

洞口正对的是佛像雕塑,历经1500年,雕塑身上的彩绘已经剥落、氧化,不复当年的风采。

洞口正对的是佛像雕塑,历经1500年,雕塑身上的彩绘已经剥落、氧化,不复当年的风采。

进入洞窟左手边是南墙,与主要描绘佛教内容的北墙相比,南墙的壁画内容等多的呈现生活场景。

进入洞窟左手边是南墙,与主要描绘佛教内容的北墙相比,南墙的壁画内容等多的呈现生活场景。

逆时针转到洞口内侧,可以看到洞口内侧也画有精彩的壁画。

 逆时针转到洞口内侧,可以看到洞口内侧也画有精彩的壁画。

通过容积扫描技术,参观者可以放大壁画,查看壁画上细微的笔画,欣赏实地参观时裸眼无法看到的细节。如,通过放大,可以看到在入口下侧绘有一排人物形象,项目负责人讲解,这些人都是这个壁画的赞助者,僧人为表达谢意将他们的形象绘制在壁画中,与现在一些寺庙立碑记录捐助者名字是一样的。

通过容积扫描技术,参观者可以放大壁画,查看壁画上细微的笔画,欣赏实地参观时裸眼无法看到的细节。如,通过放大,可以看到在入口下侧绘有一排人物形象,项目负责人讲解,这些人都是这个壁画的赞助者,僧人为表达谢意将他们的形象绘制在壁画中,与现在一些寺庙立碑记录捐助者名字是一样的。

这是洞窟的顶棚,同样绘制有壁画。可以看到现在已经有大面积的破损。

这是洞窟的顶棚,同样绘制有壁画。可以看到现在已经有大面积的破损。

转到洞窟的北墙,主要描绘了当时的佛教文化,也是220号洞窟中该项目重点制作、呈现的部分。北墙上绘有7个佛像。

转到洞窟的北墙,主要描绘了当时的佛教文化,也是220号洞窟中该项目重点制作、呈现的部分。北墙上绘有7个佛像。

通过放大佛像细节可以看到,由于氧化等原因,佛像面部已变成黑色。

通过放大佛像细节可以看到,由于氧化等原因,佛像面部已变成黑色。

除了通过影像呈现洞窟真实的景象外,Sarah Kenderdine和 Jeffrey Shaw两位教授还以3D动画的形式再现了壁画上的部分场景,让人可以领略到壁画本应有的神采和魅力。

除了通过影像呈现洞窟真实的景象外,Sarah Kenderdine和 Jeffrey Shaw两位教授还以3D动画的形式再现了壁画上的部分场景,让人可以领略到壁画本应有的神采和魅力。

项目负责人首先展示了壁画两侧人物形象的动画,人物绘于流云之上,彩衣飘飘,富有动态的美感

项目负责人首先展示了壁画两侧人物形象的动画,人物绘于流云之上,彩衣飘飘,富有动态的美感

放大左侧的动画,可以看到两个人物实际上是坐在一头大象之上,呈拜佛状。项目负责人提醒说,在动画右侧实际上有一个飞天的形象。

放大左侧的动画,可以看到两个人物实际上是坐在一头大象之上,呈拜佛状。项目负责人提醒说,在动画右侧实际上有一个飞天的形象。

这是北墙7个佛像的复原动画,可以看到7个佛像服饰、神态、动作各异,头上的华盖也各具特色。

这是北墙7个佛像的复原动画,可以看到7个佛像服饰、神态、动作各异,头上的华盖也各具特色。

通过复原动画可以看到,7个佛像面前供奉的莲花灯也各不相同。

通过复原动画可以看到,7个佛像面前供奉的莲花灯也各不相同。

这是其中一盏莲花灯的细节。

这是其中一盏莲花灯的细节。

这幅动画呈现的是壁画中的香火台。项目负责人介绍,在两侧的灯台,各有两个添灯人。

这幅动画呈现的是壁画中的香火台。项目负责人介绍,在两侧的灯台,各有两个添灯人。

放大后可以看到,这是右侧灯台旁的添灯人甲。

放大后可以看到,这是右侧灯台旁的添灯人甲。

右侧灯台旁添灯人乙,面部有些受损。

右侧灯台旁添灯人乙,面部有些受损。

除了佛像外,壁画中还绘有乐师。这是壁画右下部一位弹奏类似琵琶乐器的乐师。

除了佛像外,壁画中还绘有乐师。这是壁画右下部一位弹奏类似琵琶乐器的乐师。

乐器的3D复原形象,这是背面。

乐器的3D复原形象,这是背面。

类似琵琶乐器的正面。在呈现动画的同时,现场还配有响应的音乐。

类似琵琶乐器的正面。在呈现动画的同时,现场还配有响应的音乐。

在刚才的乐师旁边,有一位演奏古琴的乐师。

 在刚才的乐师旁边,有一位演奏古琴的乐师。

古琴的形象大家都不陌生。

古琴的形象大家都不陌生。

这是一位吹奏类似现在排箫乐器的乐师。

 这是一位吹奏类似现在排箫乐器的乐师。

类似排箫乐器的3D复原形象。

类似排箫乐器的3D复原形象。

这是壁画左下部的一位乐师,这个乐器有点洋气,像是现在西方乐器中的竖琴。

这是壁画左下部的一位乐师,这个乐器有点洋气,像是现在西方乐器中的竖琴。

这是3D复原形象,从前面的几个乐器可以看到,两位教授在复原乐器时,还加上了很多美丽的花纹、再现乐器的细节。这个类似竖琴的乐器有一个凤凰头装饰。

这是3D复原形象,从前面的几个乐器可以看到,两位教授在复原乐器时,还加上了很多美丽的花纹、再现乐器的细节。这个类似竖琴的乐器有一个凤凰头装饰。

凤凰头装饰,可以看到项目组的在细节上也做得很好。

凤凰头装饰,可以看到项目组的在细节上也做得很好。

这个乐师吹奏的类似于现在的笙。

这个乐师吹奏的类似于现在的笙。

乐器复原图。

乐器复原图。

还有在打鼓的乐师。

还有在打鼓的乐师。

这是鼓的复原图,很有民族特色。

这是鼓的复原图,很有民族特色。

有音乐当然也要有舞蹈,在壁画下方,可以看到舞姬翩翩起舞的形象。

有音乐当然也要有舞蹈,在壁画下方,可以看到舞姬翩翩起舞的形象。

与其他是数字制作图像不同,这是真人舞蹈。据项目负责人介绍,他们与中国敦煌研究院特别邀请了北京舞蹈学院民族舞的学生为他们再现当时的舞蹈,并通过数字技术加入到壁画中。

与其他是数字制作图像不同,这是真人舞蹈。据项目负责人介绍,他们与中国敦煌研究院特别邀请了北京舞蹈学院民族舞的学生为他们再现当时的舞蹈,并通过数字技术加入到壁画中。

跟随真人舞蹈的旋转、跳跃,我们仿佛看到了壁画中舞姬美妙的舞姿。

跟随真人舞蹈的旋转、跳跃,我们仿佛看到了壁画中舞姬美妙的舞姿。

在壁画中间的书简(具体说法未听清、不准确)上,记有贞观十六年的字样,壁画的完成时期正处于盛唐。根据讲解,正是由于当时生活富裕,壁画中呈现的形象都一派祥和,流动着愉悦的气氛。

 在壁画中间的书简(具体说法未听清、不准确)上,记有贞观十六年的字样,壁画的完成时期正处于盛唐。根据讲解,正是由于当时生活富裕,壁画中呈现的形象都一派祥和,流动着愉悦的气氛。

正如前面所说,借助数字技术观看者可以随意放大壁画中的任意位置,欣赏到实地参观时裸眼无法看到的细节。这是项目负责人在展示北墙中的一个人物形象,可以看到她穿着一条花纹繁复的紧身裤……

正如前面所说,借助数字技术观看者可以随意放大壁画中的任意位置,欣赏到实地参观时裸眼无法看到的细节。这是项目负责人在展示北墙中的一个人物形象,可以看到她穿着一条花纹繁复的紧身裤……

再放大看细节,这确实是一条紧身裤,用现在的审美来看,还是颇为时髦的波西米亚风(小编胡扯的)。看了娱乐的之后,我们看点严肃的。下面要看的是北墙壁画两侧护卫佛像的人物,有点像是现在的安保。

再放大看细节,这确实是一条紧身裤,用现在的审美来看,还是颇为时髦的波西米亚风(小编胡扯的)。看了娱乐的之后,我们看点严肃的。下面要看的是北墙壁画两侧护卫佛像的人物,有点像是现在的安保。

这是左侧的护卫面部细节,可以看到与整个壁画愉快祥和的气氛不同,他的表情是严肃的,甚至有点狰狞,这与他的职责,护卫有关。

 这是左侧的护卫面部细节,可以看到与整个壁画愉快祥和的气氛不同,他的表情是严肃的,甚至有点狰狞,这与他的职责,护卫有关。

右侧护卫的面部细节。

右侧护卫的面部细节。

项目负责人说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敦煌地处内陆地区,周围是沙漠景观,而在壁画的背景上却有疑似来自热带的植物。黑色圆圈圈起的是佛像的背景。

项目负责人说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敦煌地处内陆地区,周围是沙漠景观,而在壁画的背景上却有疑似来自热带的植物。黑色圆圈圈起的是佛像的背景。

通过放大,可以看到背景上的植物神似椰子或是棕榈树等热带植物。

通过放大,可以看到背景上的植物神似椰子或是棕榈树等热带植物。

这是洞窟南墙壁画的一个细节,画中的红背心人物有些像现在的足球运动员装束,但是敦煌研究院的专家说,这些小人画的是从莲花中诞生的小孩。

这是洞窟南墙壁画的一个细节,画中的红背心人物有些像现在的足球运动员装束,但是敦煌研究院的专家说,这些小人画的是从莲花中诞生的小孩。

看过了数字技术展现的敦煌莫高窟220号洞窟,我们体验一下在洞窟尚未被开发时,人们实地观看是怎样一种体验。因为洞窟内没有光线,需要使用手电,所以只能看到这一点区域,更别说看到细节。现在再看之前的壁画是不是觉得很幸福呢。

 看过了数字技术展现的敦煌莫高窟220号洞窟,我们体验一下在洞窟尚未被开发时,人们实地观看是怎样一种体验。因为洞窟内没有光线,需要使用手电,所以只能看到这一点区域,更别说看到细节。现在再看之前的壁画是不是觉得很幸福呢。

最后,让我们记住这个项目的研究者,“净土”(Pure Land)是由Sarah Kenderdine和 Jeffrey Shaw两位教授共同打造的项目,由香港城市大学联合中国敦煌研究院制作,并由论坛和 Zenvision联合呈现。在全球文化遗产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地遭遇灾难性破坏的背景下,这个项目旨在采用创新手法保护人类遗产。

最后,让我们记住这个项目的研究者,“净土”(Pure Land)是由Sarah Kenderdine和 Jeffrey Shaw两位教授共同打造的项目,由香港城市大学联合中国敦煌研究院制作,并由论坛和 Zenvision联合呈现。在全球文化遗产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地遭遇灾难性破坏的背景下,这个项目旨在采用创新手法保护人类遗产。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