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动态 >> 正文
唐名相韩休墓壁画揭秘 乐舞图缘何会有修改痕迹?
华商网-华商报 丨 周艳涛 丨 2014-11-24    访问量:  

韩休墓东侧墙壁的乐舞图中,最下方的人有明显改动的痕迹,胡人乐师中的两个『透明人』有明显的补画痕迹 华商报记者 张喆 摄

11月18日,华商报报道了西安市长安区唐代名相韩休墓中发现精美壁画后,引起广泛关注。壁画是否为大画家韩滉(韩休之子)所画?壁画乐舞图中的乐器和今天是否一样?壁画中为何有两个“透明人”?华商报记者邀请专家对此再揭秘。

韩滉是否参与壁画绘制?

“九龄已老韩休死,无复明朝谏疏来。”在这首诗的作者——宋人晁说之看来,张九龄的老去和韩休的去世,是唐朝衰落的起点。韩休可谓唐玄宗时期的一代名相,其第七子大画家韩滉,曾任唐德宗时期的宰相。韩滉最为有名的,是其所画的《五牛图》号称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也是九大“镇国之宝”之一。那么,韩滉父母合葬墓中的壁画,韩滉有没有参与绘制?壁画中是否有这位大画家的真迹呢?

对此,华商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陕西历史博物馆征集处处长师小群说,在唐墓壁画中,基本上都不留画师的名字,就像在乾陵发现的公主、太子壁画墓,画得都非常好,但都很难确定是谁画的。根据墓志可以算出,韩休死于公元740年,当时韩滉只有17岁,是军队的一个小官,在其母亲去世时,韩滉也只有25岁,其职务相当于潼关县政府办公室主任,职位不高。这样的年龄,应该参与了父母的丧事办理,但是否参与壁画绘画,则不敢确定。

陕西历史博物馆副馆长程旭则称“可能有也可能没有”。根据史书记载,韩滉幼有美名、天资聪明、能书善画。根据壁画的画工、技法,墓室壁画并非一人完成,其中南壁的朱雀、西壁的高士图(当时的先贤人物)、还有北壁西部的玄武图,其画工都十分成熟,而北壁东部的山水图和东壁的乐舞图,其画工则显得比较稚嫩,两者显然不是一人所画。而且乐舞图中还有3处修改,是否有韩滉参与绘画,无法判定。

乐舞图缘何会有修改痕迹?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壁画中的乐舞图,男乐人群中,有两个胡人如同“透明人”,透过其身体可以看到垫子。同时,乐舞图最前面的一人,明显有改动痕迹,这是为何呢?

韩休墓考古发掘负责人刘呆运说,那两个“透明人”是后来补画上去的,画面最前面一人原来画了一个小孩,后来修改成大人,这种在壁画中修改的情况十分少见。根据修改痕迹可以推测,最初画师可能想画一幅宴饮图,一边是表演,一边是正在宴饮的宾客,前面一个小孩子在跑,不知道为何最后修改成男女乐队对舞的乐舞图。而此次修改,可能是韩休家人对壁画内容不太满意,提出修改意见。

师小群分析说,韩休墓壁画内容与乾陵的太子、公主墓出土的壁画内容不同,乾陵壁画反映的是宫廷生活,韩休墓壁画则主要是生活化的内容。程旭说,在古代,壁画大多有粉本,由画工照着粉本进行绘画。而该乐舞图有修改痕迹,应该不是照着粉本画的。

在唐代,有没有像吴道子这样的大画家绘画墓室壁画呢?程旭说,唐代在绢上绘画,由于绢特别贵重,所以很多画家喜欢在寺院的墙壁上、院子的照壁上绘画,绘制墓室壁画的有画师和画工,画师也有可能是当时的大画家。

为何乐师横抱琵琶弹奏?

在乐舞图中,一边是胡人男乐、一边是唐朝女乐,或吹或弹,在两个乐队中间有一男一女合乐起舞,对舞又似“斗舞”。

这些乐师手中的乐器与今天的乐器相仿,除了有笙、琵琶、古筝、排箫外,在男乐中,一男子(图右二)所吹奏的乐器是尺八。尺八是中国的乐器,一般是竹制,外切口,有五孔(前四后一),以管长一尺八寸而得名,其音色苍凉辽阔,又能表现空灵、恬静的意境。隋唐时期,尺八成为宫廷中的主要乐器。后来尺八传入日本,在日本比较流行,目前我国使用尺八的较少,日本还保留较多。专家介绍,从该壁画中,人们可以看到唐代尺八的模样。

而男乐使用琵琶的方式也挺特别,与今天人们一般竖着抱琵琶进行弹奏不同,该男乐是横抱着琵琶,而且手里拿着一个拨子进行弹奏。据专家介绍,唐朝琵琶都是横弹的,在唐宋后姿势慢慢由横抱演变成竖抱,目前在福建等地还保留着琵琶古老的横抱姿势,右手使用拨子来弹奏,发出美妙之音。

韩休墓室内四周墙壁上的壁画除被盗墓破坏的之外,保留得较为完整(全景照片) 华商报记者 张喆 摄

在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中,有一幅是唐代大画家、宰相韩滉所做的《五牛图》,近日,韩滉之父,同样曾是唐朝名相的韩休之墓面世。令人惊喜的是,该墓居然是壁画墓,虽然被盗严重,但壁画保存较好,壁画中的内容令考古与美术界都颇为震撼。

在这些壁画中,有乐舞图,其内容是罕见的男女对舞情形,而独屏山水画,则是目前发现唐代最早的独屏山水画,而令人称奇的是,其画法与现在山水画法完全相反。

该墓为长斜坡墓道单室砖室墓,平面形制呈“刀把”形,坐北向南,南北总长40.6米,而墓室距地表有10米之深。整个墓葬结构由墓道、5个过洞、5个天井、6个壁龛、甬道、墓室、棺床组成。

记者沿长长的斜坡墓道往下走,墓道比较窄,为了防止墓道坍塌,考古人员对墓道进行了加固。墓道呈斜坡形,沿墓道往下,在两侧发现有6个互相对称的壁龛,遗憾的是,只有一个壁龛残存有骑马俑、仕女俑等140余件。再往前走,则到了甬道,甬道两侧绘有壁画,上面以唐代仕女图为主,还有宦官抬箱图,甬道两侧壁画残损较为严重,不少仕女图已经看不清楚。甬道门口为砖封门,内有石门,在墓室门口放置有两合墓志,分别是韩休及夫人各一合。在墓室内,除了四周壁画,地面上有砖床外,由于木棺早已朽尽,几乎空无一物。

据专家介绍,该墓葬共有4个大盗洞,最大的一个直接打到墓室内,以至于墓室内除了壁画基本被盗光。

东壁的壁画最为完整,这也是近十年内我省发现的最完整的乐舞图。整个画面显示出成熟的绘画技法,画面中间为芭蕉树,两边分别是男女乐队,手执乐器正在演奏,中间一男一女两个舞者正在跳舞。

解读:该壁画是男女两乐队对舞的情形,北侧为典型的唐代女子乐队,南侧为胡人乐队。胡乐、汉乐交杂,体现了中西文化交流的生动场景。中间是一组对舞的男女,这一现象在以往发现的壁画墓中十分少见。

西壁6幅高士图:遗憾有2幅被切割

墓室的西壁:为6幅树下高士图,呈现屏风的模样。遗憾的是2幅已经被切割盗取,只留下4幅。每一幅均为不同的树,树下站着一位先贤。

解读:高士图代表着当时社会尊崇的先贤人物,但具体是谁,由于上面没有文字很难判断。其中被盗揭的2幅高士图,是杨彬团伙盗走的,目前下落不明。

南北壁画:南朱雀北玄武

墓室的南壁是朱雀图,北壁分两部分,北壁西侧为玄武图,玄武是龟和蛇的混合体,其外貌是一条蛇盘缠着一只大龟的一种灵物,遗憾的是中间被盗墓贼破坏了。

解读:南朱雀、北玄武,这在墓室中比较常见,主要是方位的代表。

北壁东侧山水图:目前发现唐代最早的山水画

墓室北壁的东侧,为山水图,有山有水,还有太阳、云海和两个小亭子。令人奇怪的是,画中的河流是从近处流向远处。

解读:山水图是目前考古发现唐代最早的独屏山水画,该画的发现,不仅弥补了壁画发展史上的缺环,而且将中国山水画的成熟期提前至唐代。

令美术界惊奇的是,在唐代山水画中,其画法与今日完全相反。该画采用长线条,现在的画则是很短的短线条,而在画河流时,该画中的河流是从近处流向远方,而今日的画则是河流从远处流向近处,颇为奇特。

墓主介绍

唐玄宗对韩休评价极高

韩休,在唐玄宗时期高居宰相之位,为尚书右丞。在《新唐书》、《旧唐书》、《资治通鉴》等史书中均有记载。据史书记载,韩休可谓刚正不阿、不追求名利的名相。

《资治通鉴·韩休为相》中介绍,唐玄宗曾为其消瘦。当时丞相萧嵩认为韩休性情淡泊,容易控制,于是将韩休推荐给唐玄宗。没想到韩休担任丞相时守正不阿,萧嵩渐恶之。唐玄宗有时宫中宴乐及后苑游猎,偶尔玩得过度了,就会问左右的人“韩休知否?”话刚完,韩休的劝谏书就来了,唐玄宗常对着镜子默然不乐,左右随从说,韩休担任丞相后,玄宗的容貌都消瘦了,为何不罢免他?玄宗叹曰:“吾貌虽瘦,天下必肥。萧嵩奏事常顺旨,既退,吾寝不安;韩休常力争,既退,吾寝乃安。吾用韩休,为社稷耳,非为身也。”(萧嵩禀报事情常常顺从旨意,他退下以后,我无法安睡。韩休经常据理力争,辞别以后,我睡得很安稳。我任用韩休是为了国家,不是为我自己啊。)

纠史之偏

墓主籍贯、卒年与史书不同

墓志的出土,为研究墓主人韩休提供了重要的史料,也起到了纠史的作用。

纠史一:据《旧唐书·韩休传》和欧阳修等人编著的《新唐书·韩休传》,均记载韩休为京兆长安人,而墓志显示,韩休为昌黎人,秦皇岛昌黎县是“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的祖籍地。

纠史二:墓志记载,韩休死于唐玄宗的开元28年(740年),史书记载死于739年。

纠史三:史书记载韩休有5个儿子,而墓志显示其有9个儿子。

疑惑解答

三大疑问听专家详解

疑问一

芭蕉树为何挂满了果实

壁画中出现的芭蕉树令人称奇,其上挂满很多串如同香蕉的果实。而芭蕉树的果实应该只有一串,为何会有这么多串?

专家介绍,芭蕉树在我省考古发现中还是第一次见到,十分罕见。为何会有多串果实,专家推测应该是画错了,北方没芭蕉树,所以大多人包括画家都没见过芭蕉树,只能根据想象来画,所以画出很多串果实。

疑问二

为何存在千年,颜色依然靓丽

这些壁画为何历经千年后颜色依然靓丽,而画中人物颜色为何以黄色居多?

刘呆运解释说,当时壁画均是矿物质材料自身颜色,很难变色。而且该墓没有积水、几乎没有淤泥,所以千年后依然鲜艳。对于黄颜色居多,他们怀疑可能与墓主人生前信奉佛教、道教有关。

疑问三

壁画是否为韩滉所画

韩休的儿子韩滉,也曾官居丞相,是著名画家,其创作的《五牛图》,以淳朴的画风和精湛的艺术技巧,表现了唐代画牛所达到的最高水平。《五牛图》为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被专家誉为九大“镇国之宝”之一。

有人怀疑韩休墓壁画为韩滉所做,答案还是个谜。在韩休墓周围,分布着很多古墓,专家疑为韩休家族墓,其中是否有韩滉之墓,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