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有你在我便心安
敦煌研究院 丨 文/淡年 丨 2019-1-4    访问量:  

上次去莫高窟,已近六月,白天已能感受到夏日的热烈,有人穿上了短袖。可一大早起来,我却发现安保人员穿着棉衣棉帽笔直地站在岗亭前。在初夏竟能看见冬天里的风景,是不是很特别?

在没有走进保卫处之前,主任就交代,一定要好好了解下安保人员的工作与生活。我们也是信心满满,可真正与他们接触,才知道要走进他们的世界并不简单。大家坐在一起,本想放松地交流,他们却坐得笔直,表情正式而认真,所讲的内容全是工作流程上的事情,且有问才有答,在他们心中似乎只有工作。聊着聊着,有时竟会陷入尴尬的沉默之中。当我问到莫高窟什么时候最美时,他们说是秋天,那时天空湛蓝,树叶金黄,站在窟顶向下看,美极了。我想这才是我们想要的状态吧。


我们终于听到一个发生在多年以前,在三危山惊心营救驴友的故事,驴友是两个年轻的女子。我们见到了当事人之一郭庆,他说自己曾多次参与营救驴友的任务,每次都很顺利。可那一次救援,他终生难忘。

从晚上9点接到任务,到深夜11点,搜救没有任何成果,他和田文强一组,已与其他同事失去了联系。茫茫深山,手机信号全无,除了静,偶尔能听见两声动物怪异的叫声,风凉飕飕的,向远看只能辨清天边山的轮廓,身边却是一片漆黑,根本没有任何方向感,如果不是搜救心切,恐慌与无助定会抢占心头。

更严峻的问题是,他们已把水喝光,体能严重透支,就连自己能不能走出这深山都变成了未知数。他们曾几次想到放弃,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坚持。夜里气温这么低,如果他们退缩了,两个女子将性命难保。

渴了就咽口唾沫,累了就停下来喘口气,神经要时刻紧绷。终于,在凌晨一点多,黑暗之中隐约传来一丝微弱呼救声。他们的坚持,得到了回报。

然而营救并非易事,驴友被困于近70度的悬崖上。郭庆和同事把手电咬在嘴里,用坚硬而锋利的风凌石挖出一个个土窝子,踩住,向上攀爬。在营救过程中郭庆险坠悬崖,头曾被落石击中,身体多处被风凌石划伤。这些伤痛已无暇顾及,郭庆只能咬紧牙,让身体紧贴在崖壁上。

郭庆说留给他印象最深的并不是害怕,也不是两个驴友被救后的喜极而泣,而是他们顺着干涸的河道往回走时,他想缓和一下挥之不去的紧张气氛,便指着地上的一个泥水坑,开玩笑说:“看,有水。”平日里,这种水只有牛羊去喝,卫生条件根本保证不了。话音刚落,其中的一个女子,立马趴在地上喝了起来,见此情形,郭庆的眼睛湿润了。

回到单位,已经是早上七点钟。第二天,两个驴友带了一车的食品,还有一面锦旗送到了保卫处。经过努力,我们找到了驴友送的锦旗“神勇夜攀险峰,感天动地救人”。当我问道这锦旗为什么不挂起来时,他却指了指旁边码放的很多面锦旗:“太多了,没地方挂,再说了,我觉得也没啥。”我相信他的话是真诚的,他们的义举绝不是为了回报,他们的行为更像是一种无私善良而又单纯的本能。


走进安保人员的工作现场,很想上前交谈几句,又怕影响他们的工作。你会发现,他们几乎忙得停不下来。无论是在洞窟之间来来回回,上上下下送钥匙开门的安保员,还是售票口严肃认真检票的安保员......都在尽心尽力,尽职尽责。其实不用想,也不用问,看一眼那晒得已发白的蓝黑色工作服,还有那黝黑的皮肤,也就清楚了。

不善言谈,可能跟他们的工作性质有关。有一部分人是复转军人,说话做事依旧雷厉风行,从不啰嗦。原本想听一件发生在莫高窟的惊心动魄的故事,还真没有,也不可能有,因为有像他们这样的人守护着莫高窟。千百年来,莫高窟经历的风雨已够多,平安莫高窟,是他们的目标,也是每个中国人的心愿。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