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敦煌壁画中的妙光法师说法图
敦煌研究院 丨 文/图 王惠民 丨 2015-3-27    访问量:  

莫高窟第280窟建造于隋代晚期,西壁左侧(南侧)上方画一比丘坐在六边形须弥座上,双手展经,念诵经文,前面地上跪着一身比丘,左手持长柄香炉,右手在香炉的上方,似作添香状。说法比丘身后坐着8身笼袖听法比丘,上方画二身飞天。


莫高窟第280窟 比丘诵经图

此图像在敦煌石窟仅此一见,因此颇受学者的关注。文物出版社1982年版《敦煌莫高窟内容总录》记录为“释迦授戒”。文物出版社1984年版《中国石窟·敦煌莫高窟》(2)第112图定名“授经说法”,图版说明云:“西壁南上角画释迦为弟子授经说法,图中释迦在须弥座上结跏趺坐,双手展开经卷,面对跪在莲花上手执香炉的比丘授经,身后有跪坐听法的弟子八身,上空有散花飞天,流云天花如雨。”高座说法者光头,是比丘形像,故此图所表现的不可能是释迦授戒、释迦说法。

1991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段文杰先生主编的《中国壁画全集17·敦煌4·隋》,第130图即第280窟的比丘说法图,定名为“迦叶结集”,认为是表现释迦牟尼涅槃后,大弟子迦叶召集八亿八千罗汉集会,使阿难升七宝高座,背诵释迦所说法。1995年,刘永增先生发表《敦煌莫高窟隋代涅槃变相图与古代印度、中亚涅槃图像之比较研究》(《敦煌研究》1995年第1期)一文中提出坐高座者是迦叶,持香炉者是阿难。

高座比丘持经卷在读佛经,与“阿难背诵释迦所说法”不一致;莲座比丘持香炉属于供养、敬仰高座比丘,莲座比丘左手持香炉、右手作添香状,不像是忆念诵出佛所说法。1990年,日本学者小山满先生发表《敦煌隋代石窟的特征》(载敦煌研究院编《1990年敦煌学国际研讨会文集·石窟考古编》,辽宁美术出版社,1995年),用《法华经·序品》来解读这幅图,认为持经卷者是日月灯明佛,前面跪着的比丘是妙光法师,后方八弟子是八王子。按:高座持经卷的是比丘,不是佛。

用《法华经·序品》妙光法师故事来解读第280窟这幅比丘诵经图比较有说服力,《法华经·序品》中提到过去世有二万同名的日月灯明佛,最后一位日月灯明佛未出家时是一国王,有八王子。后来这位国王出家并成佛,名日月灯明佛,八王子听说父亲成佛,也出家成为佛弟子。日月灯明佛涅槃后,大弟子妙光继续传授佛法,八王子跟随妙光,妙光为他们讲说《妙法莲华经》。第280窟比丘诵经图中的高座比丘有可能是妙光,而后面的八位听法比丘则可能是日月灯明佛的八子。按常理,八王子应该位于高座的前方听法,以此则无法画出八王子正面。本图将八王子画在高座比丘的身后,于是可以看出八王子笼袖听经的淡定神态,也体现了八王子随从妙光之意。

至于持香炉比丘,可能表示香花供养,《法华经·法师品》记载:“其有读诵《法华经》者,当知是人以佛庄严而自庄严,则为如来肩所荷担。其所至方,应随向礼,一心合掌,恭敬供养,尊重赞叹,花、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缯盖、幢幡,衣服、肴馔,作诸伎乐,人中上供而供养之,应持天宝而以散之,天上宝聚应以奉献。所以者何?是人欢喜说法,须臾闻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这里提出应将读诵《法华经》的法师比拟为佛的化身,要香花供养,则持香炉比丘是表示香花供养。

佛教美术中,妙光比丘说《法华经》图像仅此一见,十分珍贵,是法华信仰的重要资料。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