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莫高窟 >> 历史的天空 >> 正文
七十载莫高情怀 谱写出永远的敦煌精神
——寄语史苇湘、欧阳琳老师及其他先贤的哀思
敦煌研究院 丨 吴荣鉴 丨 2017-3-20    访问量:  

1977年9月,正在插队的我参加了文革后的第一次高考。考试结束数日后,一辆白色小面包车来到我所在的知青点门口,来人下车自我介绍道:他是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孙纪元,通过调查知道你参加了高考,所考专业是美术。他们索要了我平时的绘画习作,看过后提出让我参加敦煌文物研究所的美术招工考试,不成想由此开启了我与敦煌莫高窟的缘。

第二天上午,我被接到莫高窟小牌坊前的红房子(当时美术组的集体办公室),接受了一次约有20人参与的美术考试,为我们这组画素描做模特的,是现已退休的徐淑青老师。当考试进行到第三次休息的时候,我却依然没休息,坐在那里继续改画我的素描考卷,这时听到背后有几个人在小声说话,我记得比较清晰的其中一个操着四川口音的女声和陕西腔调的男声对话:这小伙子光是埋头画,也不起来休息一下,走走看看……数日后,时任政工组主任的樊锦诗老师找到我家去通知:我被录取了,需要我尽快配合办理手续后到莫高窟报到,须在10月20日前报到,不然招工指标就会被冻结。经过紧张的交涉办理,我于10月18日离开了插队锻炼近三年的敦煌县转渠口公社秦安五队,来到敦煌文物研究所工作。

来莫高窟的第二天一早,孙纪元老师派人通知我到红房子办公室,介绍了已经在办公室的欧阳琳、李其琼、万庚育、李振甫、樊兴刚等老师,还有我早来八个月的郦伟堂、徐淑青两位同仁,以及刚从酒泉考来比我早到一天的赵俊荣、杜永卫同志,并指着一张办公桌道:“小吴这是你的办公桌和画板、画架、三面櫈,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同事了,要好好向各位老师们学习!”并对郦伟堂说:“你带他三位一起去找霍熙亮和李复老师借几幅画稿和线描稿,再领些笔墨纸砚和颜色、画具等。”放好领来的画具,我不敢打搅正在聚精会神写东西的李其群、万庚育老师,便轻轻地走到正在画第285窟南壁飞天的欧阳琳老师旁边,默默地观摩她作画。不觉间导览快下班时间,欧阳老师摘下花镜一边洗笔收拾画具,一边和蔼可亲的对我说:“画敦煌壁画首先要练就过硬的造型能力和线条,有时间多去洞窟看看。”随即欧阳老师拿出一幅莫高窟第320窟唐代双飞天和一幅榆林窟第25窟文殊变中的站立菩萨线描稿交给我说:“你用这两幅线描稿练练线,要多写毛笔字争取把笔拿稳,同时先练练直线、圆圈线等,我们刚来都是这样练起的。画画你能坐得住这是好习惯,说明你能画进去。”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孙纪元和欧阳老师就是那两位在考试时说话的人。

刚参加工作的那几年,老先生们不时的拿来他们画好的线描稿和画稿让我学习临摹;上洞窟查资料也带上我们,并亲自讲解敦煌壁画各时期的风格特点,进窟临摹也带我们一起画;写文章就将文章的草稿交给我替他们抄写第二稿、第三稿,以供他们一遍遍的改写,抄完后让我在标注需要画插图的地方学画插图,刚开始还带我去洞窟指明画插图的地方。

特别是段文杰、史苇湘、孙纪元、欧阳琳、李其琼、李贞伯、李承仙、李复、万庚育、关友惠、孙儒涧、贺世哲、施娉婷、樊锦诗、孙修身、姜豪等老师,在看过我交给为他们抄写的文章草稿及插图后,还经常亲自带我去洞窟给我指出那些地方没有画对,看不清楚的形象应该怎么分析和补充,对各时期的壁画造型和色彩风格,临摹时应该怎样去理解和整理,从对壁画临摹到对敦煌艺术的解读,他们几乎是手把手地教我。这使我这个下乡知青,能在参加工作的三年后,即1981年,就独自临摹出了后来被定为国礼的莫高窟第112窟的《反弹琵琶乐舞图》。他们对于后辈晚学的无私指导,令我感念。

40年过去了,在红房子考试时,欧阳老师对我这样一个并不认识的考生的提醒,上班第一天就交给我的两幅线描稿。我画的第一幅壁画就是欧阳老师给我的榆林窟第25窟持节菩萨,由于不会上底色,结果画出来后底色出现了很多痕迹,我难过地对老师说我画坏了,欧阳老师看后高兴地对我说,这个效果非常好,我们平时专门想追求这个效果都很难的,没事就这样画,并询问我是怎么画出这样效果的,我告诉她原因后她说:你这是无心插柳啊!

史苇湘老师在找我给他抄写文章草稿、画插图时,常常细心地、手把手的教我怎样理解敦煌壁画中的美学思想、如何分析判断各时期壁画的技法特点,把壁画表现形式与中国美学思想联系起来看佛教艺术,描绘画插图要怎么用线才能体现出壁画和彩塑的差别……

段文杰先生在我替他抄写论文草稿时,中肯的指导我:画插图是锻炼造型能力和线条最好的办法,你将插图画好了,你就能画好画,临摹时怎么分析壁画中人物形象的清晰漫漶和增强,减弱古人绘画中表现出来的对错、美丑,你在画插图时就可以体会出来……

李其琼老师教我在壁画临摹着色时如何多层敷染、薄中见厚,勾勒定稿线时怎样才能使线条在纸本色彩上,勾勒出如同渗入敷色墙壁壁画上的感觉等等。

回首往事,这一幕幕往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

2000年,潜心于临摹、探索壁画艺术研究,成就了敦煌研究理论和敦煌学研究的开拓人之一,被誉为敦煌研究院的“活资料”“活字典”的史苇湘先生病逝,享年76岁。

2016年1月31日,敦煌研究院建院以来的最后一位70年的元老,美术研究所的老艺术家欧阳琳先生与世长辞,享年92岁……

2017年是史苇湘先生去逝17周年,欧阳琳先生仙逝一周年祭,遵先生生前遗愿:百年之后我们能够一起回到敦煌,葬于三危山下!

今天,他们回来了……

莫高祭

七十载大漠磨砺

汗滴戈壁

心悬一念莫高月

情系丹青

一生学术创辉煌

摹绘丹壁

回首摘星霁琢玉

慰先贤去

魂归故里三危缅怀

先生情意  

学生:吴荣鉴                 

祭笔于2017年03月18日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