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甘肃炳灵寺石窟保护条例》7月1日施行
敦煌研究院 丨 文|赵晓星 图|孙志军 丨 2017-7-1    访问量:  

炳灵寺石窟位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黄河北岸,是丝绸之路与唐蕃古道上重要的历史文化遗迹。2014年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的遗产点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为了依法加强对炳灵寺石窟的保护和管理,更好地传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实现石窟的“永续保护、永久利用”,2014年省文物局报请省人大常委会将《条例》列入了立法计划,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完成了《条例》起草和反复讨论修改,经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后,2016年11月、2017年3月,由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三十次会议两次审议、修订、完善后,6月8日下午由第三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自7月1日起施行。

《条例》全文共27条,包括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工程建设、宗教活动、合理利用等方面的管理,法律责任、处罚规定等方面的内容。《条例》的公布实施,将对进一步加强世界文化遗产地炳灵寺石窟的有效保护、科学管理、合理利用提供坚实的法律保障。

《条例》公布实施后,省文物局与炳灵寺石窟管理机构及其主管单位敦煌研究院一起,并密切联合石窟所在地方政府,加大法规内容宣传、落实法律责任、认真全面执法等方面抓好《条例》的宣传普及和贯彻落实工作。 

炳灵寺石窟

一、十万佛洲

炳灵寺石窟,位于中国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永靖县城西南约35公里处的小积石山大寺沟中。开创于十六国时期,经西秦、北魏、北周、隋、唐、西夏、元、明、清各代的相继营建,历时1600多年,形成今天的规模。最早被称为唐述窟,唐代称龙兴寺,宋代称灵岩寺,明朝永乐年后称炳灵寺,“炳灵”为藏语“仙巴炳灵”的简化,乃“十万佛洲”之意。现存大小窟龛216个,造像800多身,壁画1000多平方米,分布于炳灵下寺、上寺、洞沟、野鸡沟、佛爷台等地,共同组成炳灵寺石窟这座历史悠久、内涵丰富、博大精深的艺术宝库。

二、黄河圣境

炳灵寺石窟所在的小积石山是祁连山脉东延与陇西盆地的交错地带,为典型的喀斯特岩溶地貌,其白垩纪红砂岩崖体,经长期风蚀、水蚀作用,形成千峰矗立、万峰争奇的奇丽景观。窟区紧临刘家峡水库,黄河水自西向东从窟前流过,向东约1公里是著名的风林关古遗址,向西约3公里是有小华山之称的扎地山。这里依山傍水,不仅有奇峰耸立、景色秀美的自然风光,还有古老质朴的佛刹庙宇和精美绝伦的塑像壁画,既是丝路南道和唐蕃古道的必经之地,更是集人文与自然景观于一体的佛教圣地。

三、纪年首窟

西秦建弘元年(420)墨书题记

炳灵寺石窟第169窟,位于窟群北侧距地面40多米高的天然岩洞中,是炳灵寺规模最大、时代最早、内容最丰富的洞窟。窟内现存佛龛24个,造像68身,壁画约150平方米。其中,第6龛内保存的西秦建弘元年(420)墨书题记,是我国石窟中现存年代最早的纪年题记,不仅为第169窟中大部分造像及壁画的创作年代提供了极为可靠的时间依据,也使第169窟成为我国早期石窟断代的重要标尺。

第169窟的塑像和壁画深受印度和西域的影响,体现出佛教艺术初传中国的时代特征。人物造型浑厚,绘塑手法简朴,充满健康向上的美感。塑像出现了具有印度犍陀罗和马图拉艺术风格的作品,并反映出佛教艺术在传入汉文化地区后发生的一系列变化。壁画中保存了中国最早的维摩诘经变,与后来具有名士风范的维摩像不同,此处维摩诘一如菩萨打扮,呈现出早期印度佛教艺术中的维摩诘形象。窟内的供养人像中,还发现了书有昙摩毗、法显、道融等名僧的题记,反映出炳灵寺石窟在当时的重要地位。

四、千年匠心

126窟释迦、多宝对坐说法像

北魏继西秦之后,开窟造像之风蔚然兴起,黄河两岸、大寺沟崖壁上都有北魏造像的遗迹,其范围之广,规模之大,超过了前代。秀骨清像之风大行于此时,第126、128、132窟的释迦、多宝对坐说法像都是典型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原位于第16窟,现存于炳灵寺睡佛殿中的长达8.6米的释迦牟尼涅槃像,是我国石窟中现存唯一一尊北魏涅槃像,也是我国现存北朝时期最大的涅槃像。

北周和隋代留下的遗迹不多,但亦不乏精品佳作。北周人物逐渐摆脱秀骨清像的模式,重回浑厚健硕的体态,如第172窟的北周佛像。隋代人物则又向窈窕修长的方向发展,特别是第8窟保存下来的精美壁画,人物描绘细致,服饰上波斯联珠纹图案的出现,说明了当时丝路贸易的兴盛。

唐代进入开窟造像的鼎盛时期,此时营建洞窟130余所,占炳灵寺总数的2/3以上,包括仪凤三年(678)的摩崖碑刻一处,永隆二年(681)的题记多处。初盛唐时期,雕塑技巧进入成熟阶段,人物形象写实而富有个性。其中,第171窟高达27米的弥勒大佛成为炳灵寺石窟的标志。

五、汉藏瑰宝

约在元、明之际,藏传佛教进入炳灵寺,时人利用原有洞窟进行了大量的重修重绘,从而留下了在同一洞窟内汉传和藏传两种佛教艺术共存的局面。在炳灵寺1000多平方米的壁画中,藏传佛教的题材占了三分之二强,其中不仅有显宗内容,更有大量的密宗尊像和曼荼罗,彰显了炳灵寺石窟艺术晚期的辉煌成就。

炳灵寺石窟自西秦至明清保存了各时期的佛教艺术佳作,从早期的印度风格,到北魏的秀骨清像,再到盛唐的写实丰腴,最后到明清的藏传题材,在这里都有着传承和演变。不同佛教信仰与审美取向都在这里留下了自己精彩的一笔,使炳灵寺石窟成为汉传佛教与藏传佛教共同的瑰宝。

六、古寺新颜

11世纪,西夏与宋交战,西夏下令毁桥,丝绸之路改道,显赫一时的炳灵寺从此冷落下来。15世纪,藏传佛教进入炳灵寺,至清代康乾时期达到鼎盛,炳灵寺的佛教活动进入复兴时期。然而,从晚清开始河州地区民族矛盾日趋加剧,先后发生多次社会动乱,对炳灵寺造成严重破坏。其中,第128窟、第147窟等大型洞窟被人为炸毁,大佛前的九层楼阁,木构窟檐等寺院建筑被付之一炬,不少精美的佛教造像成了断头残臂、身首异处。此后,寺院僧人纷纷逃离,佛事活动被迫停止。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1951年10月,著名学者冯国瑞先生与当时的甘肃省委副书记孙作宾同志,利用视察临夏土地改革之机,对炳灵寺石窟进行了初步考察。冯国瑞撰写的相关文章在《光明日报》《甘肃日报》上发表后,引起社会各方面对炳灵寺的关注。

1952年9月,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组织中央美术学院、西北军政委员会文化部和敦煌文物研究所三个单位抽调13名专家、学者、技工,组成“炳灵寺石窟勘察团”,由赵望云任团长,吴作人、常书鸿任副团长,对炳灵寺石窟作了全面细致的考察。1953年10月,文化部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了“甘肃省炳灵寺石窟图片展览”,展出了炳灵寺石窟勘察团在考察中临摹的绘画和拍摄的照片共173件,时任文化部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局长的郑振铎先生亲自为展览撰写了《炳灵寺石窟概述》。

1955年5月,永靖县炳灵寺文物保管所成立,对有价值的洞窟一一进行编号,结束了炳灵寺石窟长期无人管理的岁月。1961年3月4日,国务院正式公布炳灵寺石窟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63年4月至5月,甘肃省文物工作队与炳灵寺文物保管所对炳灵寺石窟进行第二次勘察,在最高的第169窟发现了西秦建弘元年的墨书题记,为炳灵寺石窟的创建年代找到了可靠的纪年依据。1967至1968年,为了防止刘家峡水库蓄水后对石窟的影响,在周恩来总理的亲自关怀下,国务院拨发120万元专款修筑了石窟防护大堤。

1973年修通了第169窟和第172窟长达200多米的木构栈道,并安装洞窟门窗63个,有效地保护了洞窟文物。1982年甘肃省文化厅又拨款架起了沟通大寺沟两岸的拱形水泥大桥,既方便了游人出入,又有效地保护了文物。1997年至1999年,国家又花巨资进行了石窟维修加固和渗水治理工程。2001年与日本奈良文化财、敦煌研究院、湖北金坊工作室共同修复了第16窟卧佛。2005年4月,炳灵寺景区基础设施建设开工。

如今的炳灵寺石窟,不仅是黄河岸边风景秀丽的游览胜地,更以自身保存的极具历史与艺术价值的塑像和壁画吸引着无数的中外学者和游人。炳灵寺石窟这座艺术宝库,正以全新的面貌向世人展示着自己独特的风采。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