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大洞龙明先生与莫高窟的情缘
敦煌研究院 丨 丁淑芳 丨 2021-1-14    访问量:  

记得那是2003年4月底的一天,院里派我接待一位来自日本的朋友,他就是净土宗宗教法人光明寺住持大洞龙明长老。敦煌机场第一次见到大洞先生时,他身穿西装,头戴礼帽,很有绅士风度,身后跟随着一位年轻的设计师。抵达敦煌宾馆稍作休息后,我就带他们去了阳关、玉门关等景点。第二天,我带他们观赏了莫高窟和鸣沙山,大洞先生被精美绝伦的壁画深深地吸引,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太震撼了,太震撼了!”甚至连天空中飘着的白云都着魔似地看成了飞天。先生很少和我聊敦煌以外的话题,他一直在想着怎样为敦煌做一点事情。

第三天,大洞先生对我说:“我想和敦煌市建立友好关系,还想做些对敦煌百姓有益的事情。”我听到他的这些话时有些将信将疑,因为平常带参观的时候,经常也有游客说些这样的话,可是人走以后就不了了之了。所以起初我并没有把先生的话当回事,只是随口说道:“敦煌这里地处偏远,医疗、教育比较落后,尤其是在硬件方面,譬如幼儿园、小学等办公设施都已经很陈旧了。”他听完后说:“那你来帮我筹办这件事怎么样?”当时的我并没有答应他,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在先生的再三请求下,我答应了。随后,我开始多方面的调研,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敦煌市幼儿园。经过与幼儿园院长的交流,大洞先生决定给他们每一个教室配备一台电视和一台DVD,为此市幼儿园在当年的十月专门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捐赠仪式活动,很是隆重。

再次见到大洞先生是次年的5月,这次他携夫人和女儿一起来到了敦煌。当天傍晚,我们一起观看了敦煌乐舞,精美的演出使大洞先生深受感动,他特别希望把敦煌乐舞带到日本宇治市平等院去,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敦煌乐舞艺术。可惜虽经半年多的筹划,却最终未能实现。

大洞先生对敦煌石窟有着浓厚的兴趣,同时又充满了慈悲的情怀。他多次来参拜洞窟,看到研究院的讲解员们在烈日下带着游客参观,声音都沙哑了。先生深感工作人员的辛苦,就对我说:“年轻的时候,我是歧阜大学的老师,经常给学生们上课,时间长了就得了慢性咽喉炎,很难治愈,非常痛苦。你们这些年轻、漂亮的讲解员如果不好好保护嗓子,将来就会和我一样,所以我想为你们做点事。”不久,我把大洞先生的意思转告了部门领导并获得了大力支持。大洞先生经过多方面的研究考察,发现韩国的扩音器质量较好,于是出资150万日元,购置了70台扩音器捐赠给了敦煌研究院接待部,大大减轻了讲解员们的讲解辛苦。

2006年敦煌研究院向大洞龙明先生夫妇颁发捐赠证书

又是一年初夏,大洞先生照例又来到了莫高窟。这次我把先生带进了之前没有参观过的一些洞窟里,讲解的过程中除了介绍洞窟的内容外,还把现阶段莫高窟的保护及洞窟的病害等情况也做了相应的讲解。先生看到这些洞窟的壁画因时代久远而变得十分脆弱,有的还出现了各种病害,他陷入了沉思。在多次来敦煌的考察中,先生了解到我院在保护研究方面做了很多工作,特别是在壁画的科技保护和修复方面有很多成果。但由于病害壁画的数量太多,而修复的资金远远不够。于是大洞先生跟我讲:“我想提供一些资金,由你们单位修复洞窟壁画,这个办法如何?”我立即向院领导做了汇报,并得到了积极的回应。大洞先生是净土宗的高僧,特别关注那些绘有净土经变的洞窟,所以在修复洞窟的选择上优先考虑了有净土经变内容的洞窟。经过三天的实地考察,先生最喜欢的第45窟和第57窟首先选作进行修复的洞窟。

莫高窟第45窟营建于盛唐,是个中型洞窟,窟内的壁画和塑像为唐代原作,尤其是主室南北两壁分别绘有观音经变和观无量寿经变,内容丰富,保存完好,特别是龛内彩塑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深受中外观众的青睐。第57窟营建于初唐,其中南壁的说法图人物描绘精致,尤其是佛像身旁的观音菩萨画像,面部丰圆、体态婀娜,色彩绚丽,堪称唐代之佳作。它曾被日本著名小说家井上靖先生称之为“美人菩萨”,著名画家平山郁夫也深深喜爱这个菩萨像。因为这个洞窟有几尊这样美丽的菩萨像,这个洞窟也被称为“美人窟”。大洞先生常说:“莫高窟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文化遗产,人人都应该关注它,保护它,只有这样莫高窟才能延续更长时间”。

修复之前,保护专家对洞窟进行了详细地病害现状调查及材料整理等工作,以便先生及其家人能够准确了解病害实情。最后落实的具体方案为:第45窟由大洞龙明先生及夫人大洞顺子共同出资300万日元,而第57窟则由其女大梅万记子出资300万日元进行修复,两个洞窟均耗时一年按期完工。自那以后,大洞先生每年都要来莫高窟两次,并先后又对有病害的第217窟、第320窟、第23窟以及第103窟各出资300万日元进行了修复。当确定选择第44窟时,由于它位于莫高窟的最底层,相对湿度较大,壁画的病害非常严重,故所耗费的人力、物力比其它洞窟要多很多。因此,在与敦煌研究院商议后决定,以共同出资1200万日元(敦煌研究院出资600万,大洞先生和他的弟子朴茂生先生共同出资600万)的方式,历时2年多得以完成。修复之前,这个洞窟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岌岌可危,但通过保护所专家们的精心修复,现在已经重新对外开放了。  

大洞先生生前常对我说:“古人花费大量的资金开窟、造像是为了给自己、家人集功德,而我出资修复有病害的洞也是在集功德。你们把古代出资建窟的人称之为供养人,而我就是现代版的供养人,靠我一个人的力量自然无法完成735个洞窟的修复,所以我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中国现在的经济越来越好了,有钱人也越来越多,我相信通过我自身的行动能够感染更多的人,为世界文化遗产做点贡献,这样的话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大洞先生先后共到访莫高窟20次,这其中我接待了他19次,同时也和大洞先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为莫高窟的保护和弘扬事业所做出的一切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是一位非常值得我们敬重的日本友人。2020年10月,大洞龙明先生在京都光明寺圆寂,噩耗传来,非常难过,但愿先生一路走好,早登极乐净土!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