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莫高窟 >> 历史的天空 >> 正文
忆彭金章先生
敦煌研究院 丨 王建军 丨 2017-8-4    访问量:  

彭老师于7月29日中午在上海逝世,遗体已于31在上海火化。这两天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彭老师的英容笑貌,是那么的和蔼可亲。老天不公啊!

笔者有幸参加工作后就和彭老师一起工作十余年,先生的一言一行深深的影响着我。

武汉大学任教

彭老师196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系,同年到武汉大学历史系任教。在校系领导的支持下,创办了武汉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武汉大学考古学科初创的十年,彭金章先生筚路蓝缕,把学科从一无所有,建设成师资队伍基本齐备、在国内享有较高知名度的专业,也培养了一批批合格的毕业生,他们中的许多人已成为教授、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在武汉大学期间曾被评为武汉大学优秀共产党员和先进工作者。除了亲自授课外,他多次带领武汉大学考古专业师生到湖北房县、湖北枝江等地参加考古发掘实习。还带领武汉大学考古专业师生参与了著名的湖北省随县(现已更名为随州)曾侯乙墓的考古发掘。历任武汉大学历史系副系主任、党总支副书记、考古教研室主任副系主任兼考古教研室主任。

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考古

1986年奉命调到敦煌研究院后,彭老师任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主任,甘肃省文博系统高级职称评委,甘肃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在敦煌的三十多年间,经国家文物局和甘肃省文物局批准,于1988年—1995年主持了对莫高窟北区243个洞窟的清理发掘工作,主持了对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北区243个洞窟的考古发掘工作,发现了一大批鲜为人知的重要遗迹和珍贵遗物,其中有敦煌首次发现的波斯银币,这一发现填补了“丝绸之路”重镇、号称“华戎所交一都会”的敦煌不出波斯银币的空白。在敦煌第一次发现了“西夏文文献和西夏钱币”、“叙利亚文文献”以及举世闻名的敦煌藏经洞五万余件古代文献中都未曾发现的河西大凉国“安乐纪年”汉文文献。还发现了迄今为止我国现存时代最早的活字印刷实物标本——回鹘文木活字48枚,为活字印刷术的发现权属于中国提供了确凿的实物证据。此外发现了大量汉文、藏文、回鹘文、梵文、蒙文以及用波罗迷文字母拼写的梵文文献数百件,其中也不乏珍品,因而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通过此次长时间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将敦煌莫高窟现存洞窟的数量从492个增加到735个。弄清楚了莫高窟北区洞窟的性质、结构特征和功能,填补了莫高窟洞窟类型方面存在的空白,揭开了蒙在莫高窟北区洞窟的神秘面纱,使长期困扰学术界而不得其解的莫高窟北区洞窟之谜得以初解。莫高窟北区洞窟的考古发掘与新发现,揭示了许多为前人所不知的内涵,填补了敦煌莫高窟乃至全国佛教石窟考古领域的某些空白,无疑是一次重大的考古新发现。因而被学术界誉为“开拓了敦煌学研究的新领域”。这些发现对于世人全面了解莫高窟的营建史,进而探索敦煌、河西以及中世纪中国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交通史、中外交流史,促进敦煌学的深入研究和更大发展,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极其重要的意义。由彭老师任课题组负责人的"敦煌莫高窟北区洞窟考古研究"课题,被批准为国家"九五"社科规划重点科研项目,其研究成果之一《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第一卷,于2000年7月由北京文物出版社出版。以彭老师为负责人的《敦煌石窟个案研究》,被批准列入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2002——2003年度重大项目,这一课题的部分成果《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第二卷和《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第三卷,已由北京文物出版社于2004年7月出版。《敦煌莫高窟北区石窟》(三卷)是彭老为敦煌学事业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

密教的探索

除了研究北区石窟,彭老师又开始研究“敦煌密教”,《敦煌石窟全集·密教画卷》、《莫高窟第14窟十一面观音经变》、《莫高窟第76窟十一面八臂观音考》、《千眼照见千手护待》、《敦煌石窟不空(四绢)索观音经变研究》等一篇篇有影响力的学术著作,更是激励着每一个敦煌学研究者。

作为考古领队,九层楼窟前的发掘,锁阳城角墩的清理,骆驼城墓葬的清理,西千佛洞洞窟的清理,留下您刚毅的身影,鼓励着年轻人不断向前。

如今老师与我们已天地两隔,痛哉,悲哉,惜哉! 愿敬爱的彭老师一路走好。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