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社会各界唁电、唁函 沉痛悼念段文杰先生(续)
敦煌研究院 丨  丨 2011-1-25    访问量:  

敦煌研究院并段文杰先生亲属:

惊悉段文杰先生于2011年1月21日与世长辞,不胜悲痛。段文杰先生早年从四川奔赴敦煌,一生致力于敦煌学研究,在敦煌壁画临摹、敦煌艺术理论等诸多研究领域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在先生主持敦煌文物研究所、敦煌研究院工作期间,为敦煌的文物保护、学术研究、学术交流等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中国敦煌学的发展、繁荣做出了突出贡献!

段文杰先生不仅倾力于敦煌文物事业,还一直关注于其它兄弟石窟的文物保护和研究工作。1992年11月,先生曾亲临大足考察,指导大足石刻的文物保护和研究工作。先生的去世,不但是敦煌学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石窟界的重大损失。

谨向你们表示对段文杰先生的沉痛哀悼,并向先生的亲属致以亲切的慰问。

段文杰先生永垂千古!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西川大学中国俗文化研究所唁函

惊悉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深感悲痛!段先生一生艰苦奋斗,无私奉献,把毕生心血和精力倾注于敦煌艺术的保护和研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文物工作者,为敦煌文化艺术事业睥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段先生的逝世是敦煌学界及至全国学术界的巨大损失。薪火相传,责在后学,我们当学习并发展先生为人、为学的崇高品格。在此谨致沉痛悼念,并请家属节哀,保重身体!

                                                                                                           2011年1月23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龟兹研究院唁函
段文杰先生治丧办公室:

惊闻我国著名敦煌学家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的消息,使我们十分悲痛!段先生是国际上杰出的敦煌学家,一生精勤不倦,奋斗不息,为敦煌研究院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先生的不幸逝世是国家和学术界的一大损失!我院全体干部职工深表哀悼!请转达我们全院的哀悼之意并向段先生家属表示慰问之心,并望节哀。

肃此电达

                                                                                                         2011年1月23日

                                               中共敦煌市委、敦煌市人民政府唁函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因病不幸逝世,敦煌全市干部群众感到万分悲痛!我们以十分沉痛的心情,向段文杰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并向先生的家人和亲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文化艺术保护研究工作,为敦煌艺术保护、研究和弘扬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使得敦煌学研究在中国走向前所未有的繁荣阶段,厥功至伟,影响巨大,举世瞩目。段文杰先生扎根敦煌六十余载,毕生把敦煌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积极为弘扬敦煌文化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受到了敦煌人民的无限爱戴和敬仰,并与全市干部群众结下了深情厚谊。段文杰先生的不幸逝世,是中国学术界的重大损失,更是敦煌人民的重大损失。段文杰先生虽然去世了,但他那学无止境、永不停步的探索精神和坚韧不拔的奋斗意志,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他对祖国忠心,对人民忠诚,对事业忠贞,是敦煌人民骄傲的楷模。他对敦煌艺术事业的痴情,对敦煌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敦煌人民将会永远铭记在心。我们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以段文杰先生为榜样,为传承和弘扬敦煌文化艺术事业倾尽心力,奋斗不止。

段文杰先生永垂不朽!

                                                                                                       2011年1月 23日

                                                             中国美术家协会唁函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并转段先生亲属:

惊悉段文杰先生逝世,万分悲痛!

段文杰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敦煌保护研究专家、美术家,在学术界和美术界享有崇高威望,他将毕生精力和智慧奉献给了敦煌,尤其是在敦煌文物和艺术保护研究方面,更是功勋卓越。他的敦煌临摹作品、集,不仅为我们保存了丰厚的文化遗产,对中国古代美术的深入研究,具有重要和积极的意义。

对他的不幸逝世,我们表示深深的哀悼,并向段文杰先生的亲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2011年1月23日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唁函
敦煌研究院:

惊悉我国著名敦煌学家、敦煌研究院原院长段文杰先生于2011年1月21日在兰州因病辞世,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特向段文杰先生致以深切的哀思和悼念!

段文杰先生情系敦煌,一生勤勉,先后任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代理考古组组长、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敦煌研究院院长等职务,自1946年开始,段文杰先生为自己钟爱的敦煌艺术研究事业倾注了60余年的心血,他从美术史和美学角度探讨敦煌艺术的风格、技法等特色,以及敦煌艺术形成的历史的、社会的原因,并从宏观的角度来把握敦煌艺术的时代发展脉络。凭借这一系列的研究,使他成为敦煌艺术研究的集大成者。在他和几代敦煌学研究者的共同努力下,改变了“敦煌在中国,敦煌学研究在外国”的局面。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谨向敦煌研究院并通过贵院向段先生的家属表示沉痛悼念和诚挚慰问!恳切希望段先生的亲属保重身体,节哀顺变!

肃此电达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唁电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逝世,噩耗传来,全国震悼。段文杰先生为敦煌艺术保护、研究事业倾注毕生精力心血,而今骤然谢世,令人惆怅惋惜!为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全体职工向段文杰先生的家属,表示最深切的哀悼与慰问。
先生一生精勤不倦,奋斗不息,即使在遭遇人生挫折时,他都能泰然处之,为敦煌、为祖国的赤诚之心丝毫未减。他治学严谨,在敦煌艺术理论研究上的造诣之深世所公认。作为杰出的敦煌艺术研究泰斗、敦煌研究院的开创者之一,段文杰先生为敦煌学的研究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段文杰先生的不幸逝世,是中国敦煌学界的一大损失,也是中国文博界的一大损失!他的精神和学术事业将沾丐后人,永世长存。
愿先生安息!
2011年1月23日
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唁电
惊悉段文杰先生逝世,深表悲痛。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祖国瑰宝敦煌艺术的研究与探索。段文杰先生的逝世是我国石窟敦煌传统艺术的重大损失。对此我们表示深切的哀悼。请段文杰先生治丧办公室转达我们对家属深切的问候。
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全体师生敬挽
2011年1月23日
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唁函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逝世,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深感悲痛,巨星陨落,哲人其萎,我们谨表示深深的哀悼!
段先生是中国敦煌石窟保护基金会会的创始人。为了推进敦煌石窟保护研究事业的全面发展,争取更多的资金支持,先生通过与国内外友好人士的文化交往,大力宣传敦煌石窟艺术的保护、研究和弘扬问题。1988年9月,日中友协副会长、日本东京艺术大学教授、著名画家平山郁夫将自己举办画展收入的2亿日元捐赠给敦煌研究院,作为发展敦煌研究的学术基金。经甘肃省人民政府批准,将此项基金命名为“平山郁夫敦煌学术研究基金”。后经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兼国家体改委主任李铁映同志的大力支持, 1994年,中国敦煌石窟文物保护研究基金会正式成立,段文杰先生任基金会理事长,“平山郁夫敦煌学术研究基金”转入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在段先生领导下,基金会积极募集资金,大力开展各项公益活动,资助敦煌石窟文物保护、敦煌学学术交流、敦煌学学术成果的出版、敦煌文化艺术的弘扬,在国内外产生了较大影响,为敦煌石窟的保护、研究和弘扬做出贡献。
段先生虽然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鼓励我们继续努力。我们将继承段先生遗志,秉持基金会宗旨,努力工作,把基金会越办越好,以优异的成绩告慰先生在天之灵。
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
2011年1月23日
甘肃敦煌学学会唁函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于1月21日因病逝世,不胜伤悼。
段先生扎根大漠60余年,毕生不辞艰辛致力于敦煌莫高窟的保护与研究事业,为敦煌文化艺术遗产保护和敦煌学研究做出了卓越成就和巨大贡献,赢得了国内外的崇高景仰。
段先生是甘肃敦煌学学会的创始人,作为学会首届理事会会长和名誉会长,他对学会的鼎力支持,他的学术影响力和人格魅力,对学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段先生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可亲可敬的睿智长者,一位开拓创新的领军人物,一位引领方向的学界泰斗。但先生的功业长存,德范犹在,激励我们继承先生的遗志,团结一致,为敦煌学的发展而不懈奋斗。
2011年1月23日
龙门石窟研究院唁电
敦煌研究院:
惊悉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龙门石窟研究院全体职工深感悲痛和难过。
段文杰先生是国际著名的敦煌学、敦煌艺术研究专家。先生从事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工作达60余年,历任敦煌文物保护所第一副所长、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敦煌研究院院长。先生在几十年中发表了大量见解独到的论文,出版了多部专集和专著,对各时代敦煌石窟艺术的内容、风格、历史和艺术价值做了系统深入的论述,成为国际敦煌学界具有重要影响和代表性的中国学者之一。
段文杰先生在担任敦煌研究院领导期间,使敦煌文物保护工作有了历史性的飞跃,为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他主持创办的学术刊物《敦煌研究》,为国内外学者研究敦煌、研究佛教石窟艺术打造了重要的交流平台,促进了石窟保护研究学术事业的发展。先生把自己毕生心血和精力都奉献给了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和弘扬事业,他是中国学者的典范。
段文杰先生在担任敦煌研究院领导期间,还很关心龙门石窟的保护、研究工作,并提供了多方帮助和支持,加大了单位间人员互访和成果交流,促进了龙门石窟保护研究工作的发展,我们深深感谢先生,也永远怀念先生。
段文杰先生的去世,使中国石窟寺保护、研究事业失去了一位老专家;使中国石窟界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朋友、好长者;先生的去世,是中国学术界的重大损失。
谨此对先生的逝世特致以深切哀悼!并向段文杰先生的家属和亲人表示诚挚慰问,望节哀保重!
 二O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石窟专业委员会唁电
敦煌研究院:
惊闻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深感悲痛和难过。
段文杰先生是国际著名的敦煌学、敦煌艺术研究专家。先生从事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工作达60余年,发表了大量见解独到的论文,出版了多部专集和专著,对敦煌石窟艺术做了系统深入的论述,成为国际敦煌学界具有重要影响和代表性的中国学者之一。
段文杰先生在担任敦煌研究院领导期间,使敦煌文物保护工作有了历史性的飞跃,并为中国境内其它石窟和遗址的保护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为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他主持创办的学术刊物《敦煌研究》。为国内外学者研究敦煌、研究佛教石窟艺术打造了重要的交流平台,促进了石窟保护研究学术事业的发展。先生把自己毕生心血和精力都奉献给了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和弘扬事业,他是中国学者的典范,我们永远怀念先生。
段文杰先生的逝世,使中国石窟寺保护、研究事业失去了一位老专家;使中国石窟界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朋友、好长者;先生的逝世,是中国学术界的重大损失。
谨此对先生的逝世特致以深切哀悼!并向段文杰先生的家属和亲人表示诚挚慰问,望节哀保重!
       二O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国家文物局办公室唁电
敦煌研究院:
痛悉段文杰先生不幸病逝,噩耗传来,各地文博界同声哀悼。
段文杰先生乃学贯中西、名扬四海的文物专家,也是我国文物事业的早期耕耘者和敦煌学界的一代宗师。他长期投身文物工作,历经磨难,矢志不渝,开创了保护、研究敦煌艺术达半个多世纪的丰功伟业,在中外文化、艺术和学术史上谱写了不朽的篇章。
谨以至诚电唁,沉痛缅怀段文杰先生,并向先生的家人转致深切慰问。深信全国文物战线必能赓续先生之功业,共襄文化遗产事业繁荣发展之未来!
肃此电达
                  国家文物局办公室
二O一一年二十四日
中国遗产研究院唁函
敦煌研究院并段文杰先生家属:
惊闻段文杰先生驾鹤西归,我院同仁不胜悲痛!
先生是我国敦煌学研究的奠基人和开拓者,在世界敦煌学的研究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先生治学严谨,建院树人,中流砥柱擎敦煌,道德文章表天下。
请转达我院全体同仁的哀悼之情,谨向段先生家属表示诚挚慰问,并望节哀保重。
中国遗产研究院
二O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中国美术学院唁电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因病不幸逝世,深感悲痛!段文杰先生是我院的知名校友,是我国著名的艺术家、学者,他为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和弘扬事业奉献了毕生的精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中国美术学院全体师生对段先生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谨向段先生家属表示亲切慰问,望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2011年1月24日
中共酒泉市委 酒泉市人民政府唁电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并转段老亲属:
惊悉著名敦煌学家,中国共产党党员,敦煌研究院原院长段文杰先生逝世,不胜哀悼!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莫高窟壁画临摹与石窟艺术研究工作,为敦煌文物和艺术保护研究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先生的不幸逝世是我国艺术界、敦煌学研究领域的重大损失,我们深感惋惜。逝者安息,生者前行。特向段文杰先生的亲属表示慰问,并望节哀。
肃此电达
           中共酒泉市委 酒泉市人民政府
2011年1月24日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唁电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并转家属:
惊闻著名敦煌学家、敦煌研究院前院长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深感悲痛!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从事敦煌艺术保护与研究工作,治学严谨,成果卓著。在担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期间,段文杰先生积极倡导国际合作,在敦煌文物保护、人才培养、科学研究以及扩大国际影响等方面均做出了巨大贡献,促进了中国敦煌学的发展与进步。
先生的不幸逝世是我国文物界、敦煌学研究领域的重大损失。我们特致电向段文杰先生的家属表示沉痛哀悼和深切慰问,望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2011年1月24日
瓜州县文物局、博物馆唁电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深感悲痛!段先生是所有“敦煌人”最杰出的代表。他将一生心血奉献给了敦煌,奉献给了敦煌莫高窟的保护和研究事业,为我国敦煌文化艺术的保护、研究和弘扬做出了巨大贡献。段先生也为瓜州县东千佛洞、锁阳城遗址的保护和研究倾注了极大的热情和关怀。他的逝世,是国际敦煌学界的重大损失,他对敦煌学和敦煌文化艺术的贡献将永远铭记在国际敦煌学辉煌的史册之中。在这悲痛之际,我们谨向段先生家属和敦煌研究院全体同仁表达我们的诚挚慰问,敬请节哀励志,保重身体!
瓜州县文物局、瓜州县博物馆
2011年1月23日
敦煌画院、敦煌阳关博物馆唁函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闻段文杰先生逝世,不胜悲痛!段文杰先生对敦煌壁画艺术临摹、创作沾溉学林,成就卓著;对敦煌文物和艺术保护研究事业建树非凡,贡献卓越;对敦煌学的国际学术交流熔铸心血,为我国敦煌学研究走向世界开拓道路,学界景仰。他的逝世,是敦煌学界的重大损失!作为敦煌学界同仁,我们将继承他的崇高品质和优良学风,努力完成他未竟的事业,为敦煌文物的承传、弘扬不懈努力!
2011年1月24日
中国深圳市关山月美术馆唁电
敦煌研究院转段文杰先生家属鉴:
惊悉段文杰先生逝世,不胜悲恸。段文杰先生是敦煌学泰山北斗,长期致力于敦煌艺术保护与研究事业,临摹敦煌壁画、创办《敦煌研究》期刊,大力推动敦煌学研究的发展,为保存和推动敦煌艺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段文杰先生为国家艺术事业倾注毕生心血,是我等美术同行的典范。段文杰先生虽然逝世了,但他的作品、他的精神和他的丰功伟绩将永垂不朽!作为以关山月先生名字命名的国家美术馆,敝馆全体同仁对于段文杰先生的逝世特致以深切的哀悼!期待美术界同仁继承段文杰先生未竟之事业,继续推动国家文化艺术向前发展。
望段文杰先生家属节哀!
肃此电达
2011年1月24日
江苏美术出版社唁电
敦煌研究院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不幸辞世,江苏美术出版社全体同仁深感悲痛,同声哀悼。
段文杰先生是江苏美术出版社多年来的老朋友,在段先生的关怀、扶持和直接参与下,江苏美术出版社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出版了大批宣传推广敦煌艺术的画册,为保护和推广敦煌文化尽到了自身的绵薄之力。为纪念段文杰先生从事敦煌艺术保护研究60年,2007年我社与敦煌研究院合作,隆重出版了《敦煌之梦》一书,生动叙述了段先生从事敦煌文物和艺术保护研究事业的辉煌一生。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向段先生当面请教,聆听段先生的教诲,段先生的音容笑貌和谆谆教诲,出版社多位同仁至今感觉犹在眼前。
段文杰先生的逝世,使我社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他对敦煌学的贡献,将永远铭记在人类文化传承与发展的辉煌史册之中。
悲痛之余,我们定会秉承先生遗愿,继续做好敦煌艺术和石窟艺术的出版工作和推广工作,以扎实的工作和优异的成果,祭奠段先生在天之灵。
谨向研究院与段先生家属致以诚挚慰问。
2011年1月24日
敦煌知识产权联合会唁电
敦煌研究院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闻著名国画大师、敦煌学研究专家,中国共产党党员,敦煌研究院前院长段文杰先生逝世,深致哀悼。
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莫高窟保护与壁画临摹工作,在本领域成果卓著,见解独到,影响深远。先生的不幸逝世是我国艺术界、敦煌学研究领域的重大损失,为此深感惋惜。
今先生驾鹤西去,我们沉痛的哀悼。
肃此电达
2011年1月24日
读者出版集团有限公司唁函
敦煌研究院:
惊闻段文杰先生不幸与世长辞,读者出版集团全体员工谨表示沉痛哀悼,并向贵院以及段先生家人表示深切慰问。
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学术研究,为中国敦煌学的创新发展和文物的保护工作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先生的仙逝是我国敦煌学届的巨大损失,令人扼腕痛惜!先生生前深得世人尊重,逝后亦会令后世敬仰。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我们坚信,敦煌研究院和广大敦煌学研究者、敦煌文物保护者一定会继承先生遗志,继续为中国敦煌学的发展和敦煌文物的保护工作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诚请段先生家人、好友节哀。
二0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甘肃省商务厅唁电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仙逝,深感悲痛。段老一生致力于敦煌学研究,在敦煌壁画临摹和敦煌艺术理论研究中成果丰硕,为促进我国敦煌学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段文杰先生的逝世是敦煌学研究领域的一大损失。在此,我们表示深切哀悼,并向段文杰先生家属表示诚挚慰问!
2011年1月24日
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唁电
惊闻文杰先生逝世,谨致哀悼,并向其家属致以深切慰问。
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同仁 敬挽
2011年1月24日
武汉大学中国三至九世纪研究所唁函
敦煌研究院:
惊悉段文杰先生仙逝,敝所同仁深感悲痛。先生把自己的一生献给敦煌,献给他所热爱的敦煌艺术事业,为中国敦煌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绝的贡献,备受中外学人崇敬,深刻影响了后学晚辈。
先生的驾鹤西归,无疑是中国敦煌学界和艺术界的巨大损失,谨此深表哀悼,并请转告先生家属,望节哀顺变。
2011年1月24日
故宫博物院唁电
敦煌研究院;
惊悉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我院谨致哀悼!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学研究,在敦煌文物和艺术保护等领域成果卓著,影响深远,为国内外学术界所推崇。先生的不幸逝世是我国艺术界、敦煌学研究领域的重大损失。我院谨向先生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请向先生家属转致诚挚慰问。
2011年1月24日
文物出版社唁电
敦煌研究院:
惊悉段文杰先生仙逝,追思先生一生成就及于敦煌文物出版工作上的不朽贡献,我社全体同仁不胜悼念。愿先生安息,永垂千古!
请向段文杰先生的家属转达我们的问候!
2011年1月24日
高台县文物局 、 高台县博物馆唁函
敦煌研究院
段文杰先生致丧委员会办公室:
惊悉敦煌研究院原院长段文杰先生于2011年1月21日17时在兰州逝世,高台县文物局、博物馆全体文博同仁表示沉痛的哀悼。
段文杰先生是继常书鸿之后的又一敦煌艺术守护神,从事敦煌艺术保护、研究工作60余年,是国内外享有盛誉的敦煌学家, 先生的《敦煌石窟艺术论集》、《段文杰敦煌艺术论文集》等著作是高台文博工作者学习研究敦煌艺术和河西历史文化的案头常备书。先生一生扎根戈壁、为保护祖国历史文化遗产而献身的崇高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在此,谨向贵办表达并请贵办向段文杰先生家属转达我县全体同仁的深切悼念,请段先生家人节哀珍重。
祝愿段老一路走好!
二O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敦煌学国际联络委员会干事长、京都大学教授高田时雄唁函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悉著名敦煌学家、敦煌研究院前任院长段文杰先生逝世,深表哀悼。段文杰先生的去世,是国际敦煌学界的重大损失。请允许我代表敦煌学国际联络委员会并以我个人的名义,谨向敦煌研究院及段文杰先生家属表示最诚挚的慰问!我们决心遵循逝者的遗愿,努力推进国际敦煌学研究事业向前发展。
2011年1月23日
新疆龟兹研究院书记张国领唁电
段文杰先生治丧办公室:
惊悉段文杰先生逝世,深感悲痛!段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敦煌学家。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石窟的保护与研究,为敦煌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先生的逝世,是我国学术界的巨大损失。
值此之际,我谨表示沉痛悼念并向段先生的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恳切希望先生的家属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肃此电达
2011年1月23日
日本成城大学名誉教授上原和唁函
惊悉段文杰先生的讣闻,悲痛不已。我与先生初识,是在1979年4月初次访问敦煌文物研究所的时候。从那以后,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最后一次看到先生,是2002年5月16日在先生兰州的家中。当时他还赠送了我一本自己的著作《心系敦煌五十春》。这本书现已成为我书斋中最珍贵的收藏。看到我们两个人并肩在一起的合影,心中有无限的感慨。在此衷心祈祷先生冥福。
最后,衷心地感谢敦煌研究院办公室向我送达先生的讣告。
成城大学名誉教授 上原和
2011年1月23日下午5时,敬笔
敦煌研究院副院长王旭东唁函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并转段先生家属:
惊悉段院长仙逝,我十分悲伤!先生是当世杰出的敦煌学家和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弘扬事业的缔造者,也是一位贤德的长者。他一生笔墨敦煌,丹青妙绘,为敦煌石窟保护研究的学术繁荣、人才培养,做出了卓著贡献。作为晚辈,我对先生曾经赐与的教诲非常感戴,先生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现痛失良师,不禁泪流沾襟!我本应在灵前举哀,无奈在美研修难归。敦煌研究院与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20多年的合作,先生是重要的开拓者,今天我在此访学,实为先生遗泽。此时此刻,我更加仰望先生之德,痛憾不能送先生最后一程!为此,特发唁电表达我的痛吊之情,也寄望先生家属节哀顺变。
2011年1月23日
法国远东学院教授郭丽英唁函
敦煌研究院
樊锦诗院长:
惊悉敦煌研究院前院长段文杰先生逝世,深感伤悼。段文杰先生终身艰辛劳的为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艺术的保护研究事业服务,并做出了非常卓越的成就,赢得了法国敦煌学者们的尊敬佩服。敦煌艺术和文献研究所以能成为国际学术界的重要研究课题得真归功於常先生和段先生的继承人和所有敦煌研究院诸位学者及工作同仁的艰苦贡献成果。
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段先生率领敦煌研究院学者来巴黎参加中法二方刚创新举办的“中法敦煌学学术报告会”与法国学者进行学术交流的情景,如在眼前。去年八月与目前法国敦煌研究组童丕和王微二位同仁借参加“庆贺饶宗颐先生95华诞敦煌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之余同时参观段先生所描绘的洞窟,使我们特别倾佩段先生的艺术才华。斯人虽已逝,其奋斗的成果和艺术作品却永存人间,於哀伤中亦是一可慰事。
谨向敦煌研究院及段文杰先生家属表示最诚挚的慰问!
寄自法京巴黎 2011.1.23
Paris, le 23 janvier 2011
敦煌研究院:
Au nom des membres du Centre de Recherche sur les Civilisations de l’Asie orientale, et tout particulièrement des professeurs et chercheurs du Groupe d’étude de Dunhuang de l’Université de Paris, nous tenons à vous faire part de notre vive émotion à l’annonce de la disparition brutale du professeur Duan Wenjie 段文杰先生.
Nous vous prions de témoigner à la famille de l’illustre défunt nos plus vives condoléances. Veuillez également transmettre à Madame Fan Jinshi樊锦诗院长, Directrice de l’Académie de Dunhuang, ainsi qu’à tous nos collègues membres de l’Académie ce message en témoignage de notre sympathie attristée.
L’érudition du Professeur Duan, son œuvre scientifique remarquable et sa personnalité attachante resteront pour nous un exemple de ce qui se fait de mieux en matière de recherche et de transmission du savoir. Que son souvenir reste vivant au sein de la communauté scientifique des études de Dunhuang !
Eric Trombert 童丕  法国东亚文明研究所 副所长
Jacques Gernet 谢和耐 (法兰西学院)
Jean-Pierre Drège 戴仁 (法国高等实验研究学院)
Kuo Li-ying 郭丽英 (法国远东学院)
Françoise Wang-Toutain 王微 (法国东亚文明研究所 敦煌学研究组)
法国东亚文明研究所副所长童丕唁函译文
以东亚文明研究中心的成员,特别是巴黎大学敦煌研究专家教授团的名义,我们对段先生的溘然长逝表示沉痛的悼念。
请允许我们对逝者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并对樊锦诗院长及贵院的同仁表示关心和慰问。
段先生以他渊博的学识、富有成果的著作、卓越的人格魅力,给我们树立了一个研究者和传播者的好榜样。
我们会永远记住这位敦煌学领域的大师。
Eric Trombert 童丕 法国东亚文明研究所 副所长
Jacques Gernet 谢和耐 (法兰西学院)
Jean-Pierre Drège 戴仁 (法国高等实验研究学院)
Kuo Li-ying 郭丽英 (法国远东学院)
Françoise Wang-Toutain 王微 (法国东亚文明研究所敦煌学研究组)
2011年1月23日于巴黎
日本北海道大学名誉教授・东洋文库研究员石冢晴通唁函
谨启敦煌研究院
惊悉敦煌研究院前任院长著名敦煌学家段文杰先生离世长辞、驾鹤仙去的噩耗感到无比悲痛。敦煌研究院至今成为世界上著名的敦煌学研究基地是与段文杰先生为自己钟爱的敦煌芸术研究事业倾注60余年心血分不开的。段文杰先生的去世,是敦煌研究院的一大损失,也是中国敦煌学界的一大损失,同时也是世界敦煌学的损失。特表示哀悼,并向段文杰先生家属表示慰问,并望节哀。
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唁电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并转亲属:
惊闻我国著名敦煌保护研究专家和美术家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的消息,深为悲痛!段先生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精勤不倦、奋斗不息,为我国敦煌文物、艺术品的保护研究、国际交流事业奉献一生,做出了重要贡献,堪为学界楷模!
段先生的仙逝,是我国学术界、美术界的重大损失。在此悲痛之际,请向段文杰先生家属转达我的慰问,望节哀!
2011年1月23日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院长、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馆长吴永琪唁函
敦煌研究院:
惊闻段文杰先生逝世噩耗,神思恍惚,深感悲痛!
段文杰先生是世界著名的敦煌学家、一代学术宗师。段先生作为敦煌艺术研究的集大成者,一生奋斗在敦煌学和中国古代文化的研究领域,为敦煌艺术的研究事业倾注了60余年的心血,为敦煌艺术的研究和传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治学严谨,克己勤勉,著作等身,并还真诚无私地提携后学,培养了很多优秀人才。他的逝世,是我国学术界和敦煌研究领域的巨大损失!
谨此吊唁以表哀悼,并向先生家属及子女们表示亲切慰问,望他们节哀保重。
二O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孙景波教授唁函
惊悉段文杰先生逝世,深表悲痛。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祖国瑰宝敦煌艺术的研究与探索。段文杰先生的逝世是我国石窟敦煌传统艺术的重大损失。对此我们表示深切的哀悼和最诚挚的问候。请段文杰先生治丧办公室转达我们对家属深切的问候。
中央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教授 孙景波敬挽
2011年1月23日
新疆龟兹研究院副院长赵莉唁电
段文杰先生治丧委员会办公室:
惊悉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深感悲痛!段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敦煌学家。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石窟的保护与研究,真诚无私地提携后学,培养了很多优秀人才,为敦煌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先生的逝世,是我国学术界和敦煌研究院的巨大损失。
值此之际,我谨表示沉痛悼念并向段先生的家属表示诚挚的慰问!望节哀顺变!
顺致
敬礼
                  2011年1月23日
日本创价学会名誉会长池田大作唁电
接获段文杰先生逝世之噩耗,本人作为以“文化之心”与先生结交的友人,谨表沉痛哀悼。
先生作为世界至宝、人类遗产敦煌的“守护人”而奋斗,谨向蔚为敦煌学、佛教学泰斗的段文杰先生之伟大功绩致以敬意并衷心表示悲悼之意。
我与段文杰先生,1982年4月在京都结识,之后也曾多次见面。最后一次的会面是15年前的1月,那时我们围绕佛教壁画和佛教东渐的历史、敦煌的地方色彩等话题进行了浪漫对谈的情景,让我十分怀念。更者,先生对我们所推动的文化与艺术活动给予深刻理解和支持,并且互相合作,为此感激不尽。
再次由衷缅怀段文杰先生的尊贵一生,并衷心祈祷先生之冥福。
2011年1月24日
社团法人日中友好协会会长加藤纮一唁电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得知段文杰先生逝世的消息,深表哀悼。
缅怀段文杰先生生前为促进日中两国国民友好关系的发展与文化艺术交流之功绩。
衷心祈祷先生冥福。
2011年1月24日
日本平山郁夫丝绸之路美术馆馆长、日中友好协会名誉顾问平山美知子唁函
得知段文杰先生逝世的消息,深感震惊和悲伤。
承蒙先生生前多年来给予我们特别的关照,我们与先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此时我想起先生为敦煌保护研究事业执著工作的情形,再次对他的功绩深感敬佩。完全可以理解段先生亲属及从事敦煌莫高窟研究诸位同仁的悲痛心情。本应即刻去吊唁,无奈路途遥远不能如愿,
谨以简略的唁函表示哀悼。
衷心祈祷先生冥福。
                    2011年1月24日
日本东洋文库内陆亚细亚出土古文献研究会代表、敦煌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国学院大学名誉教授 土肥义和唁函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衷心祈祷段文杰先生冥福。                           
2011年1月24日
日本东京艺术大学美术学部长池田政治唁函
敦煌研究院院长:
深切悼念段文杰先生仙逝,祈祷逝者冥福。
2011年1月24日
日本东京文化财研究所所长龟井伸雄唁函
敦煌研究院
接到贵研究院原院长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的讣告,我们东京文化财研究所全体向贵院以及段文杰先生遗属表示沉痛的哀悼。
段文杰先生自从1946年奉职敦煌石窟保护研究所以来,长年一直尽力敦煌文化遗产的保护。我们东京文化财研究所跟贵院实施的合作研究,1986年开始已经25年的时间过来了。为了实现我们的合作,在两者交流的历史当中,段文杰先生尽到的责任和贡献是巨大的。祈祷继承段文杰先生向导的路,一直携手,尽力两国双方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
请原谅,因路远不能前往慰问。
2011-1-24
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砂冈和子教授唁电
惊悉段文杰先生的噩耗无限悲伤。段先生生平守护莫高窟60年,并对敦煌文物保护研究 事业做出了终身的贡献,令国内外从事与关心敦煌研究的人员持有无限的尊敬。段文杰先生临摹的敦煌壁画和美术出版物以及段先生编辑的《敦煌学大辞典》都被收藏在远离莫高窟的海外大图书馆,对传播敦煌文化起着很大作用。我作为一名国外研究员为段文杰先生的逝世表示致哀,希望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发扬敦煌学。最后向段先生的家属和同事们表示哀吊。
2011年1月24日
株式会社WAKO铃木一唁电
惊悉段文杰先生的噩耗无限悲伤。段先生生平守护莫高窟60年,并对敦煌文物保护研究事业做出了终身的贡献,令国内外从事与关心敦煌莫高窟的人们抱有无限的尊敬。去年我们得到敦煌研究院诸多先生的大力协助在日本翻译出版了央视电视剧《敦煌》,受到了日本观众的很大欢迎。里面出来段文杰先生年轻时代临摹敦煌壁画的镜头,虽然我们不会汉语,但段先生的激情打动了我们。我们作为一家介绍中国电影的日本公司,为段文杰先生的逝世表示致哀。并希望段先生的家属和同事们化悲痛为力量继续发扬敦煌学。
2011年1月24日
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唁电
敦煌研究院:
惊闻段文杰先生逝世,万分悲痛!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学研究,他为敦煌艺术的保护、为敦煌学的研究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先生道德文章堪称楷模,为国内外学术界所推崇。段先生的不幸逝世是国家和学术界的巨大损失!请向先生家属转达我的诚挚慰问,并望节哀!保重身体!
               二O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李季唁函
敦煌研究院:
惊闻段文杰先生逝世,不胜悲恸!段文杰先生一生精勤研究,成果丰硕,为我国敦煌文物和艺术的研究保护作出卓越贡献。段先生的不幸逝世是我国艺术界、敦煌学研究领域的重大损失。在此,谨示沉痛悼念,并通过贵院向段先生的家属表示诚挚慰问!并望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2011-01-24
洛阳龙门石窟研究所前所长、研究员温玉成
鸣沙泉畔,骤失良师,大漠梦中慈容宛在;
三危山下,都柱崩摧,敦煌学界何以堪悲!
敬挽段文杰教授九十六岁仙逝。
   温玉成 敬挽
2011年1月24日
陕西历史博物馆馆长成建正唁电
敦煌研究院并转段文杰亲属:
惊闻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不胜悲痛。我谨代表陕西历史博物馆并以我个人的名义,表示深切哀悼,并对敦煌研究院及段先生的亲属表示衷心的慰问。段先生的逝去,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学长,然其所奠定的敦煌艺术、敦煌学的辉煌将永远为人们铭记,他将永远活在我们大家心里。
2011年1月24日
峰峰矿区文物保管所所长张林堂唁函
敦煌研究院:
初闻段文杰先生逝世的噩耗,深表遗憾!段先生为敦煌第二代领导人,他为敦煌的保护、研究、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是我们石窟人学习的楷模和榜样,他的逝世不仅是敦煌的损失也我们石窟界的巨大损失。段老您一路走好!
段文杰先生永垂不朽!
2011年1月24日
中国金币总公司设计部马涛唁电
敦煌研究院:
惊悉尊敬的段文杰先生仙逝,不胜悲痛!段老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教诲匪浅,受益终身,学生晚辈特此致哀。
段老千古!
                二O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社会各界唁电、唁函 沉痛悼念段文杰先生(续1)

美国盖蒂保护所庭恩·维伦与内莫·阿格纽唁函
美国盖蒂基金会与盖蒂保护研究所同仁致敦煌研究院的全体同仁。对于敦煌研究院与盖蒂来说,这是一个忧伤的日子与时刻,但是也是一个值得纪念与感怀段文杰院长的日子。
当盖蒂保护所的同仁在1988年第一次访问莫高窟时,段文杰院长就给与我们非常温馨与热烈的欢迎,并且鼓励支持盖蒂研究所与敦煌研究院的合作项目。段文杰院长的开明与远见激励了我们,也凝聚了我们23年来的长久与持续不断的友谊与合作。
此刻在洛杉矶盖蒂保护研究所的同仁也在惦记,感怀段文杰院长这位伟大学者,他的一生过得非常有意义,也是我们学习的典范。
庭恩·维伦与内莫·阿格纽唁函
美国盖蒂保护所
2011年1月24日
浙江大学唁电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并转其亲属:
惊闻我国著名敦煌学家、前敦煌研究院院长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深感悲痛!自此,中国的敦煌界失去了一位造诣深厚的学者。段老的逝世是我国敦煌学术界的一大损失,也是我国文物保护界的一大损失。我们特致电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段文杰先生的亲属表示深切的慰问,望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段文杰同志千古!
浙江大学
2011年1月24日
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染织服饰专业委员会唁函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闻我国著名敦煌学家,前敦煌研究院院长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深致哀悼。段先生也是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的创始人之一,是学会首届理事会副会长,深得学界敬重。他对敦煌学的贡献,将永远铭记在敦煌学的辉煌史册之中。在这悲痛的时刻,我们特致电表示沉痛的哀悼,并向段先生亲属表示深切的慰问,望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段文杰先生千古!
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染织服饰专业委员会
2011年1月24日
东华大学服装·艺术设计学院唁函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闻我国著名敦煌学家,前敦煌研究院院长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我们深感悲痛!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石窟保护、敦煌艺术研究,为整个敦煌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东华大学服装·艺术设计学院特致电表示沉痛的哀悼,也请向家属转达我们的慰问之心,并望节哀!
段文杰先生千古!
东华大学服装·艺术设计学院
2011年1月24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唁电
敦煌研究院:
惊悉段文杰先生逝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谨致哀悼!段文杰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学研究,在敦煌文物和艺术保护等领域成果卓著,影响深远,为国内外学术界所推崇。几十年来,先生对新疆文物工作给予了殷切的关注和无私的帮助,学术成就、道德风范令人感佩。先生的不幸逝世是我国艺术界、敦煌学研究领域的重大损失。我局谨向先生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请向先生家属转致诚挚慰问。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
2011年1月25日
东华大学服装·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李柯玲唁函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于元月21日因病逝世,不胜悲痛。段先生的逝世,是敦煌学研究的一大损失,也给我们带来了无法表达的哀伤,为失去这样一位前辈而深感痛惜。特致电表示沉痛的哀悼。
段文杰先生的精神千古长青!
东华大学服装·艺术设计学院院长 李柯玲
2011年1月24日
东华大学服装·艺术设计学院教授包铭新唁函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去世,不胜悲痛。段先生是我非常敬重的敦煌学前辈之一,他将一生献给了敦煌学的事业,先生的不幸逝世是我国考古界、敦煌学研究领域的重大损失,深感惋惜。在此,我以个人的名义向段先生家属及敦煌研究院的同事们表示沉痛哀悼。
包铭新
2011年1月24日
日本财团法人东洋文库研究部长佐藤次高唁电
段文杰同志治丧委员会
惊悉段文杰先生与世长辞,谨致衷心的哀悼,并谢生前高恩。
专此驰唁。
财团法人东洋文库研究部长 佐藤次高
2011年1月25日
日本国文化财保护·艺术研究助成财团理事长 宫田亮平 唁电
敦煌研究院院长 樊锦诗先生:
惊悉前敦煌研究院院长段文杰先生逝世,心中无比悲痛。前年12月本财团平山郁夫理事长去世,如今段文杰先生又离我们而去,这双重的悲伤,让人无法承受。在此,虔诚地祈祷先生的冥福。
先生一生致力于敦煌莫高窟的保护事业,为今天的敦煌研究院的发展做出了最大的贡献。他构筑了本文化财保护·艺术研究助成财团与敦煌研究院的友好关系,并作为平山郁夫的伙伴,推进了文化财的保护活动。他向世界介绍了敦煌莫高窟的辉煌与灿烂,并且确立了敦煌学。
在感谢段文杰先生功绩的同时,衷心祈愿先生的家人及敦煌研究院的诸位继承先生的遗志,使文化财的保护得到更进一步的发展。
公益财团法人 文化财保护·艺术研究助成财团理事长 宫田亮平
2011年1月25日
财团法人日中友好会馆唁电
敦煌研究院:
惊悉贵院前院长段文杰先生不幸逝世,深表哀悼。
段文杰先生生前为敦煌艺术的保护、修复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精神和行动为世人所尊敬。他的逝世使敦煌艺术研究事业失去了一位权重前辈。
日中友好会馆与敦煌研究院交流甚深,与先生结下深厚友谊。我们对先生的逝世深感惋惜。望其亲属节哀珍重。
谨祈先生冥福。
日中友好会馆理事长 村上立躬
2011年1月25日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