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敦煌与丝路 >> 感悟敦煌 >> 正文
另—种乡愁的味道
来源:零距离杂志 丨     作者:文 胡硕珍 | 图 韩卫盟 丨    时间:2015-12-22   访问量:

旅行,予人有千百种万花筒般,幻景依随的行脚法。对我而言,却仅是时序更迭中,候鸟徙旅栖息的另一种乡愁归地。飞去远方,仅为圆一个心中未曾衰熄的梦,敦煌大梦。千年以来,多少旅人、僧侣、硕儒、商贾......万里游方而至,行迹如履不绝,驼峰过境声远,河西走廊,丝绸大漠,人归又复,消息浮沉,经年往事,云水苍茫,共同摹写出北国千佛境,异域他乡梦,引人咏叹的笔意!浓墨—勾,淡彩一抹,令人魂萦!漠山画沙,月牙沉地,梦牵心魄,绝去尘俗物华,别去丰景佳丽,候鸟徙返,经年日月。自来此后明白,凡自爱淡简生活者,行寻同梦纷至奔来,只因梦怀深处,珍藏敦煌,愿力惜爱东方中国—颗清空明月。

岁次乙末,依惯独行千佛洞。在江南春寒月色中起,晨曦飞去,日暮而至。—朝十余时辰千里奔抵敦煌事,想必古之旅人无以想象难能项背矣。一说飞去远方,便有了辽阔的心。别离青翠的南国,金灿的油菜花田,绚烂温暖的水乡,云上飞升飞降,阳光依然盈盈普照。今夕此刻,千里外广褒荒寂之地,丽日光芒艳蓝天,宕泉河在雪底下唱着春天的大漠情歌。敦煌的日出时间比北京晚约两小时,它的春天着实稍候江南春半月之久。早春的莫高窟,黄沙平缓,漫漫地平线,远极目所难至处,其貌净素无华,其境萧瑟待机。寒至春分惊蛰,冬眠乍醒,宕泉融冰,其声哗哗。客居此地,每爱午后散步,二三师友,迎阳漫步拂风听泉,行至唐代九层楼前,春意方苏,流水环绕,苜蓿初芽,日日别境,桃苞绽柳出青。大佛前的下午茶,听解敦煌遗书妙意,看日月同光挂天际,其心透畅,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如梦,似幻。

西北敦煌,千佛护惜。十六国时,乐僔僧至此,忽见金光,状有千佛,三危山体,光芒异彩,寻此梦眛修行地,便启开凿之始,尔后高僧、信徒、家族、供养人纷纷造窟礼奉佛像,壁画佛菩蕯经典中的故事。敦煌这一块水草丰盛的大漠绿洲, 是河西走廊最西端,再往西行,便是荒漠西域了。汉王朝在敦煌设置玉门关和阳关,尽管“西出阳关无故人”,“春风不度玉门关”,千百年来,经年累月乃有一群川流不息,义无反顾的候鸟,带着他们的梦幻逸品,丝绸,瓷器,佛经,香料,各种各样的珍奇异宝…往来沙漠戈壁滩的绿洲,在大漠山中,苍天大地,伟大与渺小,人间与天界中,归往而来,又复别去。十二年来,我往复各季度的敦煌十余次。宕泉河边的莫高窟,海拔—千余公尺,位于敦煌市东南25公里,鸣沙山月牙泉的东面,是冠绝中外,古今佛教历史遗存的文化江山,也是人类历史精神文明的瑰宝。莫高窟,总是静美而带寂默却明丽透净的神采召唤着我。日月冉冉升于蓝天,飞天云絮行飘天空,无艮神秘的地平线,放飞了我的目光。戈壁夏热灼唒时的海市蜃楼,是敦煌地景中迷幻的梦境。纯净冬雪是大漠寒岁时,洁白明眸的佳人,亘古风雅,拈花流动,姿蕴禅味。此境大好,如此出色,乃至藏经洞发现后,世人般者,任是无情也动情,敦煌学于焉立说,中国又开启人类近代文明盛世的一页。

而我仅仅只是个旅人,一个旅人中的候鸟之一。达摩祖师言:报怨行,随缘行,无所求行,称法行。即可行矣。在不同季节时有月升风来时,背上行囊,飞来远方与佛窟处的友朋相聚。茶酒—桌,佐小菜,桃花粥里,肉些许。欢颜歌中微醺起舞,唱叙所闻所感,表衷情互倾诉,大西北未曾闻听江南蝉知了音,我促使写了“不系舟的知已”和醉卧的“大梦敦煌”。

在敦煌,心宁静,思绪理熟,平和气息下,每诉一句话下一个字,都晶亮透爽畅快而出。于是,我懂得,敦煌使我活出另一种乡愁的味道。

2015.4.11凌晨 春月杭州吴山


大梦敦煌


我们都舍得在敦煌做梦

梦里灵魂是脱了外衣奔跑的孩子

心生向往 与海无邪的相拥

那是我们身上最洁净的部分

一无所有 仅是如此

几场酒 夜里淘气做了几个梦

热烫的梦 依然有酒有歌

和一朵正在花开微笑的你

因为乡愁入梦 味蕾得以蓄满痛快的记忆

因为宽容做梦 才能款待现实里浑身的酸疼


我们的梦 在吻上

是粗砺戈壁滩上灼晒的小石块

稜稜角角 五色斑斓

用漠沙洗练熨贴一句一石 互诉着古色年华里

旧时日的那一缕清香

沙井弯月 繁星映泉

十分风景 三更春夜


静置冷清地 是否 自此不唱牡丹亭

依读定风波 回首 也无风雨也无晴

闲看宠辱过 但识 长毋相忘酬知己

从此 波心不去 无关年月

大梦 敦煌


2015.4.9 乙未春 金陵石城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