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敦煌文物珍品(16):佛传之出游四门
敦煌研究院 丨 邰慧莉 丨 2016-9-3    访问量:  

名  称:佛传故事之七宝·九龙灌顶·步步生莲

编  号:Steinpainting 99  Ch.lv.00114

尺  寸:纵65.5.5cm    横19.0cm

材  质:绢本着色

现  藏:英国国家博物馆

佛传故事画是描绘释迦牟尼从乘象入胎、树下诞生、太子学艺、出游四门、夜半逾城、降魔成道、初转法轮、树下说法、涅槃等神化了的传记故事,依表现内容多寡,有“四相图”、八相图”和“十二相图”之分。构图形式上有表现释迦牟尼一生事迹的连环画构图,也有强调某一事迹的独幅画作。记载佛传故事的经典大致有:《修行本起经》、《佛说太子瑞应本起经》、《普曜经》、《过去现在因果经》、《佛本行集经》、《释迦谱》等。

此幡为唐代绢本画幡,画面自上而下描绘三个内容四组画面,构成连环画形式。画面内容分别为:上部(2个)画“七宝图”,中绘“九龙灌顶”,下方绘“步步生莲”。

七宝是转轮圣王所拥有的七种宝物(轮宝、珠宝、象宝、马宝、女宝、居士宝、兵宝)。七宝出现预示太子降临人间,可解除世间诸苦,乃祥瑞之兆。

描绘七宝的两幅画面为上下连贯结构,七宝乘祥云从空而至。金轮宝、神珠宝、兵宝和玉女宝在上,典宝藏臣宝,马宝、象宝随后。形象分明,色彩明快。

金轮宝:“轮有千辐,雕文刻镂,众宝填廁”。随着金轮的转动,所向之处悉皆归伏。是佛法理想之象征。画面如经文所示,金轮千辐,下有宝箱。

神珠宝:“以珠悬於空中,明照内外,如昼无异”。图中硕大明珠悬于空中,乃愿望得以达成的象征。

玉女宝,为身着汉装的贵妇形象。是智慧的象征。

典兵臣者,王意欲得四种兵,马兵、象兵、车兵、步兵,“顾视之间,兵即已办,行阵严整。”为戎装将军装束,身着金甲,头戴兜鍪,持盾牌。和平的象征。

典宝藏臣者,“王欲得金银璃琉,水精摩尼,真珠珊瑚珍宝时,举手向地,地出七宝向水,水出七宝向山,山出七宝向石,石出七宝。”为身穿交领大袖的居士形象,又称居士宝。是消除贫穷,幸福安宁的保征。

马宝,又称绀马宝者,马青绀色,髦鬛贯珠。抚摩洗刷则宝珠堕落,又复生如故。嘶鸣如雷,脚力强劲,马脚触尘,皆成金沙。财富的象征。

象宝,白象宝者,口有六牙,牙七宝色。力大无穷,运输八万四千卷经典迅急无比。信仰的象征。

与此画幡的七宝画面近似的有:敦煌绢画《降魔变》,编号MG.17655,现藏法国巴黎集美博物馆。下边绘转轮圣王七宝图,横条状绘制。七宝乘祥云从天而降。以轮宝为中心,贵妇装玉女宝、武士装兵宝;马宝、象宝;宝盒样典藏宝、珠宝两两相对。色泽亮丽,形象生动。与幡竖画,七宝分为二组构图不同。典宝藏臣也非居士形象,而以宝盒代之。

中下部的第三个画面为九龙灌顶。画面描绘:太子出生后,九条龙从空中喷水,洗浴初生的太子。画面正中为太子全裸站下方垫放茶几的金色束腰莲台上,背为双树,头顶祥云中有九条金龙喷水。左右与前方围绕五位着唐装妇人,其中释梵摩持天衣侍立左侧。左前方贵妇着大袖红色裙襦、帔帛、笏头履、头饰抛家髻。其他侍者着窄衫小袖长裙、无披巾,服饰色泽艳丽。九龙灌顶题材莫高窟现存有北周290窟、五代61窟二列。画面中太子穿犊鼻裤,服饰与此图不同。

第四幅图:步步生莲。描绘太子刚出生,便自行走七步,举手而言“天上天下,唯我为尊。三界皆苦,吾当安之”。画面为一裸体小儿足踩莲花,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旁有众人相拥,皆着唐装。众女子服饰形象与九龙灌顶相同。其中多出一男子,穿明黄圆领长袍,头戴软角幞头。同题材画面在莫高窟现存有北周290窟、中唐112窟、五代61窟有三例。画面为穿犊鼻裤太子立于中央,脚下及身后俱有莲花。菩萨装天人围绕四周。服饰与此图不同。

此幅幡画虽有残缺,但画面的人物形象及巧妙的构图,绚丽的色彩,精细的线条,可与莫高窟同期壁画供养人物相参照,是盛唐人物画的精美之作。


名  称:佛传故事之出游四门

编  号:Steinpainting 88  Ch.lv.0016

尺  寸:纵37.5cm    横17.7cm

材  质:绢本着色

现  藏:英国国家博物馆

佛传画幡《佛传故事之出游四门》,藏经洞出土,编号1919.0101.0.88,绢本着色。现存大英博物馆。画幡两个画面,描绘太子出东门和出南门的两个场景。

出游四门:悉达多太子成人后,看到人世间的各种困苦,经常苦思如何才能解脱众生苦难。太子虽有众妃相拥,乐舞相伴,却依然闷闷不乐,时有出家之念。国王见状十分忧虑,为了打消太子出家的念头,令太子“出游观于治政,以散道意”。天神“难提和罗,欲令太子速疾出家,救济十方三毒火然,愿雨法水,以灭毒火。”在太子出游的四门,分别化为老人、病人、死人和僧人,演说人间诸多苦痛,指明唯有出家修道,方得解脱众苦的道理。

东门遇老人:当太子始出东门,天神“化作老人,踞於道傍,头白齿落,皮缓面皱,肉消脊軁,支节萎曲,眼泪鼻涕,涎出相属。”画面绘太子骑马出城门,旁边车匿牵马。路遇柱杖老者,一旁有童子相扶。榜题写:“尔时太子出城东门观见老人问因缘时”。

图中建筑仅出现城门及城墙一角。城为方形,城墙突出墩台开为城门,上有楼阁。楼阁单层,素平台,面阔三开间,以栏杆相隔,上为歇山屋顶。城墙上方等距离突出的一系列小墩台(马面),以红色砖纹线强调。城墙土红、土黄色砖与城门墩上的青黄砖区分,楼阁栏杆的红色,与青色歇山屋顶不同的建筑色彩,以及四方厚重的城墙,凹凸有致的马面、精巧的楼阁形成多变的建筑风格。

在人物和建筑的比例关系处理上,还保留了部分北朝绘画“人大于山”的遗风,城门狭窄,似仅容太子骑马出入。画面中太子头戴宝冠,身穿红色大袖长袍,粉面红唇,神态俊雅,尚有稚气。跨下红鬃白马犍陟,步履矫健,马夫车匿亦着大袖长袍,头戴缣巾。老人身着窄袖白袍,头戴披帽,足登乌靴,佝偻身躯手柱拐杖。身旁扶侍男子,亦着窄袖白袍,头戴软脚幞头,二者造形皆有猥琐之感。画面人物服饰全部中土化,俨然似唐代贵族少年与贫士相遇场面。莫高窟北凉275窟同题材画作,太子着菩萨装,白发拘偻老人赤裸上身,腰系短裙,赤足。侍者亦赤裸上身,腰系长裙。人物形象服饰西域化。

南门遇病人:绘于同幅画面的下方。太子骑马穿越南门,树下卧病重老者。榜题“尔时太子出城南门见一病人问因缘时”。城门方向与上方画面相对,以示不同方向城门。天神“化为病人,在于道侧,身瘦腹大,躯体黄热,咳嗽呕逆,百节痛毒……”,病人赤祼上身倒卧树下,左右分别为着红黄服饰、头戴软脚幞头的侍者。病者苦痛令白马犍陟亦低首举足不前。太子神情悲悯,叹息道,我虽贵为太子,拥有美食珍宝,也会有众生的老、病之苦,与此人有又何异呢?

幡画未画出的还有太子出西门、北门。太子出西门,天神化作死人,“扶舆出城,室家随车,啼哭呼天,奈何捨我,永为别离。”太子叹曰,看到生老病死的现状,当知人生无常,我亦不可幸免。太子复出北门,天神化为沙门,着法服持钵,步履安详。太子见此欢欣,决心出家,永离生老病死。

出游四门是佛传故事画中的重要情节,是佛陀出家的缘起,在壁画中多有表现。莫高窟存北凉275窟,北周290窟、294窟,五代61窟,宋代454窟等五例。绘出四门及太子骑马出城门时遇到的老人、病人、死人、僧人。壁画场景更接近于佛经演说地——印度,服饰人物造型更加西域化。绢画则是中土艺术家的再创作,场景人物与服饰、建筑风格,已是中原人物和风貌,绘画技法接近唐代周昉的雍容画风。

名  称:佛传画——离别·剃度·苦修

编  号:Steinpainting 97  Ch.lv.0012

尺  寸:纵58.5cm,横18.5cm

材  质:绢本着色

现  藏:英国国家博物馆

藏经洞出土绢画《佛传故事之离别·剃度·苦修》,为绢本着色山水人物画幡。现存于大英博物馆。故事描绘太子出游四門,见到老人、病人、死人,感伤人生无常,最后出北门遇沙门,听闻“沙门之道,即舍家弃子,捐弃爱恋,断绝六情,守戒无为”,决意出家修道,在29岁时,依靠天神帮助,离宫进山,开始苦修的故事。

画幡上部为佛传故事之离别:描绘马夫车匿送太子至修行的山谷后,太子即命车匿带宝冠、衣物、璎珞并牵马回国,告诉父王及大臣,他将独自在山中苦修。车匿跪地,请求留下侍奉。红鬃白马犍陟“长跪,泪出舐足,见水不饮,得草不食,呜啼流涕徘徊不去”。画面中太子坐于岩石上,与车夫、红鬃马告别,车匿面部表情哀婉、以袖拭面,单腿跪地,祈求随侍;白马则前足跪地,低首流泪,难舍难离;太子身着淡褐色交领大袖袍,皂缘领袖,白纱中单;车匿着淡红色圆领长袍,均为汉族服饰。

剃度:描绘太子脱离世俗,心中欢喜,剃发立断俗念的画面。经文曰:“太子离恩爱,远诸苦恼根,思欲剃头发,仓卒无有具。帝释持刀来,天神受发去”。画面从山谷的另一个角度描绘太子身着交领淡褐色大袖长袍,坐于岩石上,以手摸发。帝释身着交领红、黄色相间的大袖袍,白纱中单,长发戴冠,持刀欲替太子净发;帝释右侧的天神身着菩萨装,赤裸上身披天衣,腰系长裙,合掌而立;太子前方所跪五人为追寻太子的憍陈如等,即经文所述:“令数满五人,共追侍太子。”皆穿红色和褐色圆窄袖长衫,头戴软脚幞头,面向太子合掌而跪。

苦修:描绘悉达多太子在山中苦修六年,不受供养,自誓日食一麻一米,以续精气。在娑罗树下端坐六年,形体羸瘦,皮骨相连。画面中,太子骨瘦如柴结跏趺坐于岩石上,上身赤裸,下肢着红裙作禅定冥想之状,头顶堆积荆枝落叶。

做为故事发生背景的山水景物在整幅画作中有着突出的表现,同一画幅别离、剃度、苦修三个场景以山峦相隔,依故事发展顺序自上而下,交待故事背景,串联故事情节。山高林疏,用大块色调强调山峰险峻,林木苍翠,祥云缭绕。峰峦秀木场景变换中,人物故事自成一体。离别场景中山峰陡峭,由近至远的一组连续的山脉,暗示太子修行之路的曲折艰难。剃度中连绵的群山中逼仄的场地,去意坚定的太子,苦劝的侍者,超然的帝释。静止场面因山峰危峙,绝顶秀木而显的生动活泼。苦修场景中的穹庐样场地,似山非山,似树非树的寥寥几笔,已表现出斯那川平正洁净,处处流泉多于果树的景致。

图中留有题写主题的榜题框,无榜题。此幅为唐代山水画的优秀作品。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