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敦煌与丝路 >> 感悟敦煌 >> 正文
千年不朽胡杨梦
来源:敦煌研究院 丨     作者:张瑞芝 丨    时间:2015-09-10   访问量:

飞天漫舞洗尘殇,饲虎舍身宣教义。万里黄沙着意量,一生心血寄敦煌。

                                           ——题记                           

2009年的冬天我踏着稚嫩的步子走进了有着铁的纪律的军营,那年我19岁。妈妈对我说:孩子,出去闯一闯吧,鼻子里没有闻到过烟的味道,又怎知道烟有多呛鼻。但也一定要记住,飞得再高再远,也要回来,回到家里来。

那年冬天开始我的耳边便总是会反复的听到妈妈那总也不变但也总是不停的牵挂。

进入军营的我开始了脱胎换骨的改变,指导员说:“庭院里跑不出千里马,温室里长不出万年松。”飞速蜕变的我渐渐地从一个普通的地方青年,逐步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武警战士。

那时候有很多次过年过节家家团圆的时候,我总是站在哨位上,想着自己离开家时妈妈的话,想着体验过军旅生活后,一定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去。

2011年的冬天来了,新疆的雪下的很大,我离开了生活了两年的部队,坐上了回家的列车,列车开动前,指导员最后一次与我们谈话,她说,回去了谁也不许忘记自己曾是一名武警战士,谁也不能忘了我们新疆兵指的胡杨精神。

是啊,不能忘了“勇于吃苦、甘于忍耐、忠于职守、乐于奉献”就是我们的胡杨精神。

2012年很快到来,我陷入了深深地迷茫之中,我不知道前进的方向也不知道自己的理想,我摸索着,却怎么也摸索不出路来。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了敦煌研究院接待部新一年的招聘信息,在通过了面试后我成为了接待部的一名新成员,开始了我的讲解生涯,成为了莫高窟人,可当时的我却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莫高窟人,那一年,是2013年。

当我跟随着我的导师开始学习博大精深的莫高窟文化时,便开始认识一位接着一位的地地道道的莫高窟人。

敦煌研究院从1944年建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开始,在这几十年里,先后有三任“掌门人”——常书鸿、段文杰和樊锦诗,他们是“莫高精神”的开创者和继承者。

常书鸿被誉为“敦煌的保护神”,他曾是在法国学习油画的留学生,在塞纳河畔旧书摊与一本《敦煌图录》偶遇,得知祖国大漠西北竟然有这样一座艺术宝库。于是,他毅然回国。在抗战烽火中,为敦煌奔走呼号,在满目荒痍中,开基创业,筹备成立并担任首任敦煌艺术研究所所长,终于将敦煌石窟正式归入国家的保护和管理下。

从此,常书鸿便将一生心血献给了敦煌。“飞天漫舞洗尘殇,饲虎舍身宣教义。万里黄沙着意量,一生心血寄敦煌。”这首诗诠释了他的一生。

段文杰老先生在重庆国立艺专上学时,看了张大千临摹的敦煌壁画展览以后就“着了魔”,毕业后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心中的艺术殿堂,此去就是一生。“段老先生身上真正体现了‘打不走的莫高窟人’的那种精神”。的确,敦煌像一块磁铁,吸引着钢铁般的人们。

在这里,我不但认识了这两位虽与世长辞却永留人们心间的榜样,更是熟悉了一位被叫做“敦煌的女儿”的女先生——樊锦诗。

2014年,敦煌研究院成立70周年,见证了莫高窟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樊先生在思考过“莫高精神”是什么之后总结了16个字——坚守大漠、甘于奉献、勇于担当、开拓进取。

今天的我是一个普通的讲解员,可我却找到了自己前进的目标和动力,从部队每日呐喊着的嘹亮的胡杨精神到坚定不移的莫高窟精神,我又一次的感到自己全身充满着力量。

当我来回于莫高窟洞窟间的道路上,我被一个又一个精美的洞窟吸引着,它总是有着我讲不完的故事,赞美不完的色彩,惊叹不完的画面,了解不完的历史。

当讲到一比一临摹的九色鹿故事画,当讲到130窟著名的都督夫人出行图,总是会想到将自己一生奉献在这里的莫高人。

今天,莫高窟对面的三危山下,有一处矮矮的沙丘。沙丘之上,坐东朝西,与莫高窟九层楼相对,有22座墓碑。墓碑上镌刻着敦煌研究院已故老同志的名字与生卒年,常书鸿、段文杰也埋葬在这里。

岁月倏忽而逝,相对于千年敦煌,人的生命是那么短暂。然而,在短暂的生命间,这些茫茫大漠之中,艰难苦辛、筚路蓝缕的敦煌人,却留下了最美的光芒。从青春年华到鬓染霜雪,最后埋骨沙丘,面对万佛圣地,他们筑起了一座座不朽的丰碑。

在漫漫人生路上,我也有了新一次的转折,从一身橄榄绿的武警战士,转变成一手握着手电筒,一手拿着麦克,嘴里还滔滔不绝的莫高窟讲解员。

当手电筒的光束扫过千年历史的画面,当人们的思绪跟随着我所讲的内容穿梭于一幅幅精美的壁画间,我想我是感动的。

当我所讲述的故事感染到每一位千里而来的游客,当他们投来肯定的眼神,我想我是自豪的。

当一次次的讲解结束时,当这些来时还带着迷茫眼神,离开时却不停称赞古人之伟大的游客朋友伸出自己的双手给予鼓励的掌声时,我想我是有成就感的。

直到2015年的今天,每天行走于洞窟与洞窟间的我,隐约的感到,也许,我就是想像胡杨一样,在讲解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如同胡杨千年不倒、千年不朽。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