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石窟保护 >> 石窟保护合作与交流 >> 正文
虔心至诚文保人 妙手丹青焕佛颜
拉卜楞寺壁画修复工程记
敦煌研究院 丨 文/诺日卓玛 王小伟 乔兆广 图/乔兆广 诺日卓玛 丨 2015-11-2    访问量:  

拉卜楞寺,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保留有全国最好的藏传佛教教学体系,被誉为“世界藏学府”,1980年对外开放旅游。1982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拉卜楞寺保留下的壁画绘制精美,内容丰富,工艺复杂,用料考究,颜料为天然矿物原料,色泽艳丽,经久不退,具有浓郁的雪域风格。然而由于历经数百年自然衰变与人为的损害,这些壁画存在着空鼓、壁画起甲、烟熏、酥碱等病害并有逐渐恶化的趋势。敦煌研究院编制该寺的壁画保护方案,院属文物保护技术服务中心承担了该项目的实施任务。

作为敦煌研究院一名工作人员,由于在绘制唐卡方面的特长,受单位委托,我参与了拉卜楞寺壁画保护工程中的补色工作,我感到无比激动和无上荣耀。从小我生活在青海藏区,拉卜楞寺是我常年朝圣的地方,寺庙中尊贵的佛像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今天有机会能够近距离的为这些佛像添彩是我梦寐以求的荣光。

藏传佛教艺术作品的内容深奥,形式繁多,文化价值和内涵丰富,尤其在绘画,雕塑和造像方面的成就,使之成为了佛教艺术殿堂中非常靓丽的一颗明珠。

在藏区,藏传佛教的寺庙以及佛教建筑物均由佛教内容的各种绘画所装饰,而壁画是其中主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同雕塑等其他形式的佛教艺术一样,绘画作品也不仅用于供养、仪轨、修炼所用的加持物、馈赠的礼品和宗教祭祀品,而且还用于描述和记录大德高僧之生平纪要、历史事件以及纪念逝者等等。

拉卜楞寺建寺有三百余年的历史,在第一、二世嘉木样大师等先贤大德先后创建闻思,密续、时轮等学院时,邀请了包括后藏在内的等各个藏区的画师和工匠参与壁画绘制。他们利用矿物、植物、珍贵珠宝等研磨而成的颜料加以动物胶和牛胆汁,通过传统的精湛工艺绘制了大量的壁画和唐卡,这些作品如今依然鲜艳如初,久不褪色。因为云集了各路画师,绘画艺术的风格和题材等融会贯通,具有多样的艺术形式,丰富的表现内容。尽管几百年来历经数次重修,部分壁画的局部也做过几次修缮补色,但壁画中大部分仍保留着原来的风格。

藏区绘画,根据其形式、内容以及材质等不同又分为很多种,如壁画、间唐(依整个墙面而绘制的巨幅布画)、金唐、黑唐、朱红、白描、哈寸玛、戒斋唐卡、密唐、写实唐卡、曼陀罗唐卡、珊瑚唐卡、珍珠唐卡、石刻唐卡、木刻唐卡、铜刻唐卡、象牙唐卡。其中丝绸唐卡包括织唐、堆绣唐卡、刺绣唐卡等多种。我们参与修复的主要是拉卜楞寺的壁画部分,对于少数粘贴在墙的间唐做局部加固处理。

从历史沿革角度来讲,主流观点认为唐卡分为“五大画派”——吉热拉钦画派(主要以尼泊尔风格为主)、西乌岗巴画派、勉唐画派、钦孜画派以及噶玛嘎赤画派。自从雪域高原上出现绘画以来,其风格经历了诸多变化,从这五大画派中又衍生出许多不同称谓的画派,包括藏赤画派、康赤画派、江孜画派、西康画派以及新勉唐画派、古赤画派、热贡画派、觉囊画派等等。拉布楞寺的古壁画风格为勉唐画派。勉唐派于公元15世纪初由勉拉•顿珠加措创立,至今有600余年的历史。勉拉•顿珠加措不仅绘画技艺高超,还精通藏医、在艺术理论方面更是卓有建树。他著有《造像量度如意宝》,该书详尽论述了绘画和雕塑的造像量度,并指出造像度量的要义及它的严密性,强调经验和理论相结合的绘画实践的重要性等。

勉唐派绘画的主要特点为;色彩鲜明,线条工整流畅,色调活泼鲜亮,变化丰富。勉唐画派的画师吸收和保留了部分西乌岗巴画派风格的元素,但在背景处理上增添了带有地方特色的风景和花卉纹饰,线条匀称精到。与其他画派不同,勉唐派善于绘制寂静相,而钦孜派则擅长愤怒相的描绘。拉卜楞寺古壁画中平涂金粉或勾画金线也较多,壁画上绘制的佛及菩萨的宝冠、项圈、臂钏、碗钏、脚钏、法器等上勾画出金线,整幅壁画就显得金碧辉煌、光彩夺目。

壁画补色所需的材料包括,矿物质颜料、骨胶、笔(勾线笔、涂色笔)、墨、打磨颜料所需的捣碗、调色碗等。其中矿物颜料是绘画的灵魂,因其具有不易氧化、多年不会褪色的特点,千百年前的画作才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传统上采用金、银、珍珠、青金石、玛瑙、珊瑚、朱砂等珍贵的矿物宝石,以及藏红花、大黄等植物,用这些天然矿物颜料和植物颜料绘制的唐卡经历数百年乃至上千年,仍然色泽鲜艳、气息如故。根据前期方案调查分析得出的结论,拉卜楞寺壁画保护修复项目组西藏拉萨购买了知名度较高的公司所出售的矿物颜料,经过仪器分析确认后方投入使用。

补色材料

所需材料准备完毕后,在壁画残破和裂缝处补过泥的方位以依旧补旧的方式把壁画的颜色补完整。补色的顺序如下:1、熬胶;2、用备好的调色碗里调制颜料,不同的颜色各用一个碗。画师对调制和打磨颜料这部分特别重视,颜料中调胶量的多少必须要把握得当,在反复搅拌颜料的过程中观察胶的强弱,也是为了胶和颜料很好的溶解在一起,这样涂抹出来的颜色均匀,颜料与墙面的粘性产生会共性不易脱落。3、调色完在壁面上着色。4、勾线。5、刷壁画表面的保护层。

卓玛在补色

拉布楞寺的壁画因殿内长期供奉酥油灯而逐渐被熏黑,同时当时壁画绘制完成后表面会涂刷的一定的釉层,起保护和柔和色彩作用(使用传统工艺熬的胶、桐油、清漆等等),因为这些元素,原本用纯色绘制的壁画颜色变得丰富多彩。我在调色和补色时先用纯色再逐渐加深颜色从而达到最后的色彩一致的效果。

古代壁画保护的根本宗旨是尽量保存其原真性,但宗教场所希望的是完整性和金碧辉煌的外在感,两者是相互矛盾的。但无论是古代壁画保护工作者或者是寺院方面和信众,对于弘扬和保护藏传佛教艺术有着共同的目标。毕竟时间是无法逆转的,任何事物都摆脱不了其所处的时代,历史上能工巧匠所使用的技法、工艺、材料是今人无法比拟和重现的,只有尽可能的保持现状,我们和子孙后代才有机会了解历史所传达真实的信息。

对于拉卜楞寺这样一个正在使用的宗教场所,就信仰的角度来分析,壁画的价值不仅在于它的艺术性,宗教价值更应突出,需要尽可能地将其置于特定文化环境中,在保持壁画的原真性基础上,最大努力还原其原有的历史信息和艺术的完整性至关重要。考虑到广大信众的宗教感情和实际情况,在《文物保护法》、《中国文物古迹保护准则》等指导下,其保护修复方式与其他单纯的文物保护略有不同。对于与保护修复工作相关的颜料缺失:如空鼓壁画灌浆、裂缝恢复贴合、酥碱起甲壁画修复等,在不改变文物现状的情况下依据分析结果进行适量补色,而对于本来存在的大面积的壁画缺失、颜料脱落等将不做任何的补绘。针对前廊壁画破损比较严重的位置,我们提出建议可以由寺院方绘制内容与之相符的布画(藏语称为间唐)遮挡在前面,一方面可以保护残存的原始壁画,另一方面也可以保持寺庙壁画的完整性。

为了真实地使用原始壁画制作工艺,一方面研究院组织科研人员使用先进仪器对颜料胶结物、壁画表面涂层进行分析和研究,另一方面通过查阅文献、走访当地民间艺人了解其传统工艺,总结归纳后将其运用的壁画修复补色中去。

时轮学院主殿壁画修复前后对比

   弥勒佛殿前廊壁画修复前后对比

2015年5月—2015年9月,拉卜楞寺项目组顺利完成了本年度的壁画保护修复工作,病害修复面积521.61m2。其中完成嘉木样行宫壁画回贴面积为5.6m2;完成弥勒佛殿主殿烟熏壁画清洗试验面积为2.4m2;完成时轮学院病害修复面积415.70m2;完成弥勒佛殿前廊修复面积为88.91m2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