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弘扬 >> 正文
赵俊荣,与美相伴从未疲惫
甘肃日报 丨 施秀萍 丨 2014-8-12    访问量:  

8月3日晨7时30分,星期天,敦煌研究院的临摹画师赵俊荣已在去往莫高窟的通勤车上。

敦煌研究院的职工住宅区在市内,莫高窟在敦煌市的东南方向。无论寒暑,赵俊荣迎着三危山的朝霞上班,欣赏着鸣沙山的余晖回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要没有沙尘暴,每天的心情都很愉悦!”

8时,抵达敦煌研究院,准备好画具,赵俊荣一刻未停直往洞窟。从办公区到窟区一公里多的路,步行20多分钟,要经过莫高窟公墓区,这里安息着常书鸿、段文杰、霍熙亮等许多把一生奉献给敦煌文物保护和研究工作的先辈。

“每次经过这里,总要提醒自己像先辈一样,尽心做事,好好做人!”赵俊荣说,他感恩并铭记这些曾谆谆教诲过自己的老师,以先辈为事业和人生的榜样与坐标,无论上班还是周末,都自觉来到莫高窟工作。

走进树荫婆娑的窟区,看到一个紧挨一个的石窟,赵俊荣彷如置身艺术天国:“这是1600年前的先民们耗费了无数心血留给我们的艺术瑰宝和文化财富,我们要万分珍爱!”

进入第254窟,赵俊荣开始了一天的临摹工作。

“254窟是早期北魏时期的一个代表洞窟,艺术水准极高。”赵俊荣告诉记者,董希文先生临摹了前室南壁的《萨埵太子舍身飼虎》,段文杰先生临摹了北壁的《尸毗王本生》,自己临摹的是讲述佛祖释迦牟尼即将成道前、与魔王斗法故事的《降魔变》。

“这些壁画都是举世无双的艺术杰作,临摹不能有丝毫懈怠,既不能有负于先辈,更不能对不住后代。”赵俊荣说,《降魔变》画幅面积达5平方米,画面构成严密、人物形象众多,色彩因变色和烟熏显得沉稳浑厚,这需要画师一点一点、一层一层处理好多重关系。此外,为使临本长久保存,要同古人一样使用艺术效果很好的天然矿物材料。

“天然矿物材料使用难度很大。”赵俊荣说,要特别注意色彩的黏合剂既胶的问题,胶大了画面会起甲,胶小了色彩会脱落;最重要的是,要形神兼备、形象生动地再现画作原貌的艺术效果和精神气质,“这需要画师非常认真地观察、体悟和研究,也需要扎实的艺术功力、修养和技巧,再一笔一笔地去完成。”

不经意间,已至午饭时间,可赵俊荣丝毫没有收工迹象。

“临摹需消耗大量脑力和体力,但画师们特别珍惜在洞窟临摹的时间。”赵俊荣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没有电,画师们临摹主要依赖自然光,因此每天的临摹时间少之又少;如今,为尽量减少人为因素对洞窟的影响和损害,画师进入洞窟工作的时间也非常有限,“临摹像《降魔变》这样的一幅画,大概需要五年左右的时间,因此‘争分夺秒’很有必要。”

时间在赵俊荣细致入微的一笔一画中悄悄流逝,洞窟内的光线越来越暗,直到余晖散尽,赵俊荣才收拾起画具。

回到办公室,简单就餐后,赵俊荣又拿起专业书籍浑然忘我地读起来。及至记者问起“赵老师还不回家吗?”他才歉意地笑笑:“随着对石窟艺术的认识和理解,总觉得还有很多书要读,还有很多画要临,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敦煌的前辈们就是这样的生活,几十年下来,我也习惯了。”

敦煌,在外人看来,好像很神秘;临摹,在外人看来,好像很容易。

其实,都不然。赵俊荣40年如一日,近1.5万天单一、平凡的重复,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的。

赵俊荣却说:“与美相伴,从不觉得疲倦。”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