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赵晓星 图|吴健 丨      访问量:   
莫高窟北魏石窟鉴赏——第257窟与最动人的连环画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莫高窟第257窟-西壁中层-九色鹿王本生(局部)-北魏

 

莫高窟北魏石窟鉴赏——第257窟与最动人的连环画

莫高窟第257窟建于北魏,宋重修,位于九层楼以北的石窟群中段。窟形为印度支提窟与中国汉式建筑相结合的形制,前部人字披顶,后部平棋顶,有中心塔柱。柱东向面开一大龛,内塑弥勒倚坐说法像,外存一天王像;南北向面均上开阙形龛,塑菩萨像,下南开双树龛,北开圆券龛,均塑禅定佛像;西向面上下开圆券龛,内塑禅定佛像。窟顶人字披椽间绘莲花供养菩萨,后平棋顶有莲花童子,飞天及忍冬图案。窟壁绘画分三段,上绘天宫伎乐,中绘千佛和佛经故事,下绘药叉。南壁中段前部绘卢舍那佛像,后部绘“沙弥守戒自杀”、“弊狗因缘”;西壁中段绘“九色鹿王本生”和“须摩提女因缘”;北壁中段前部绘说法图,后部续画“须摩提女因缘”。此窟三幅故事画故事情节感人,人物造型生动,画面构图继承了汉画像石的横卷式,紧凑而有装饰性,成为非常动人的连环画。同时,也为我们提供了古代建筑、服饰民俗等形象资料。

此窟主尊,为一倚坐佛像,高肉髻,面部略有损毁,双目已失。佛像内着僧祇支,身披右袒袈裟,两腿自然垂下。此尊彩塑,具有明显的“曹衣出水”的特点,衣纹以贴泥条的方式制作,使整个袈裟紧紧裹在了佛身上,佛的肉体特别突出。特别是左臂垂下的袈裟一端,从正面看是两条波浪纹,更增添了湿衣出水之感。乍一看,佛像就像刚刚从水中出来一样。曹衣出水,又被称为“曹家样”,是敦煌壁画与彩塑的艺术风格之一,此窟主尊就是曹家样的典型代表。

曹家样是对北齐曹仲达艺术风格的俗称。宋郭若虚的《图画见闻志》中说:“曹、吴二体,学者所宗,按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称,北齐曹仲达者,本曹国人,最推工画梵像,是为曹,谓唐吴道子曰吴。吴之笔,其势圆转,而衣服飘举;曹之笔,其体稠叠,而衣服紧窄,故后辈称之曰:吴带当风,曹衣出水。”在敦煌壁画艺术中,北凉时期已经流行“出水”式的艺术风格,直至隋代都尚未消除“衣服紧窄”之势。此尊佛像虽与曹氏风格相近,然而敦煌地区这种样式是从西域传入,早于曹仲达百余年,但由于画史称此式为“曹衣出水”,故沿用其名为曹家样。

窟顶平棋中,有一幅惟妙惟肖的“游泳图”,四个裸体童子在碧绿的水池中围绕一朵大莲花追逐嬉戏,周围有水草缠绕点缀。整个画面中,人物姿态舒展优美,表现了佛国世界莲花海中自由快乐的生活。裸体人物在敦煌壁画中较为罕见,这样畅游的泳姿更是仅见于此,所以此图曾被选为代表古代游泳的莫高窟奥运宣传画。

南壁后部绘沙弥守戒自杀故事,讲的是小沙弥为了遵守戒律,拒绝长者之女的诱惑,不惜刎颈自杀的故事。画面按故事发生、发展的先后顺序进行排列,自东向西由7个主要情节组成:(1)乞食比丘德行高尚纯洁,远近闻名;(2)长者闻比丘之名,送子于乞食比丘处出家,剃度落发为沙弥;(3)乞食比丘教诲小沙弥要严格遵守清规戒律;(4)一日,小沙弥受乞食比丘的派遣,到优婆塞家乞食,正逢主人夫妇不在,独自守家的少女为其开门。少女见沙弥面容清秀,顿生爱慕,强求与之婚配,沙弥无耐之下,为求佛戒只好刎颈自杀,少女见状悲痛欲绝;(5)优婆塞回家,少女如实哭诉;(6)优婆塞将此事报告国王,并缴纳罚款;(7)国王被小沙弥之举感动,起塔供养。此图的特点在于构图完整,对人物性格的刻划也十分到位,对作为环境的山峦、草庐、房屋、宫殿的描绘极富装饰效果。

南壁西端绘弊狗因缘故事,敦煌壁画中仅此一幅,故事讲有一只喜欢吃人的恶狗,碰到了一位智慧过人的比丘,经过比丘的教化此狗萌生善心,并在死后转生成人,获得人身之后求作沙门皈依了佛门两个情节组成,可惜曾被烟熏,模糊不清。这幅画中出现了敦煌壁画中最早的床图像,即比丘所躺的床,这种床是四腿无枨床。四腿无枨,就是说四腿间没有横木固定,图中床腿的高度已经与现代人所用卧具高度相当。

西壁中段绘九色鹿故事,这组壁画曾由上海美术制片厂制作成动画片,可谓家喻户晓。故事讲:有一人掉入恒河,美丽的九色鹿将他救上岸,溺水人因之许诺不将九色鹿之事向外泄露,并发誓若违背诺言,让他口吐白沫周身生疮。后来,这个国家的王后梦见九色鹿,她要求国王捕捉九色鹿,要用鹿皮做衣服。国王布告悬赏,溺水人见利忘义,到宫廷告密。并带领国王捕捉九色鹿,此时九色鹿正在山中入睡,一无所知。好朋友唤醒九色鹿时,溺水人带国王及大队人马已到面前,九色鹿毫无畏惧,向国王诉说了溺水人忘恩负义的经过。国王深受感动,放了九色鹿,并下令全国保护这只美丽的九色鹿。落水人因违背了自己的誓言,口吐白沫、全身生疮而死。

画面采用横卷连环画的表现形式,按两头开始、中间结束的特殊顺序布局绘制。左一为九色鹿救起溺水之人,画中一人骑在鹿背上,紧抱鹿颈,鹿王从水中将其驮出。左二落水人跪在九色鹿面前,向鹿王许诺保守秘密。右一为王后向国王撒娇要九色鹿皮做衣服,图中国王与王后坐在宫殿之中,王后以右臂揽国王肩膀,扭头朝向国王,一只脚丫翘起外露,撒娇之态跃然画上。门外,溺水之人正背信弃义向国王告密。右二为一人驾马车,是国王和王后在负心人的带领下同乘一辆马车前往围猎九色鹿。画面中部是国王等人惊醒了沉睡中的九色鹿,九色鹿毫不畏惧,向国王痛诉溺水者的忘恩负义。在国王及侍从之后,是手指九色鹿居处的溺水人,这个告密者满身白点,代表恶有恶报,全身生疮。

画中国王所乘的马是敦煌壁画中最早的马车图像。这辆车为安车,双辕双轮,单马驾驭,车篷为全封闭式,圆弓形顶盖。马行进的姿态非常高雅,表现出王家车乘的高贵之气,车的造型也十分精巧别致。可能是由于要进山狩猎之原因,车篷的装饰并不豪华。

西壁中段绘须摩提女因缘,故事讲:须摩提女笃信佛教,她的夫家却信外道(指佛教之外的其他宗教信仰)。她的公公满财听说佛祖神通广大,让须摩提女请佛到家里“赴宴”。佛得知其中的意念,带弟子“赴宴”。佛弟子各显自己的神通,坐着各自变化的动物来到满财家,释迦牟尼和许多侍者最后到达。满财一家看到佛及弟子的种种神通,惊叹不已,最后都皈依了佛教。

此图画面由14个情节组成:⑴须摩提女焚香请佛;⑵乾荼背负大釜而来;⑶沙弥均头变五百花树飞来;⑷般特乘五百青牛飞来;⑸罗云乘五百孔雀飞来;⑹迦匹那乘五百金翅鸟飞来;⑺优毗迦叶乘五百龙飞来;⑻须菩提乘五百琉璃山飞来;⑼大迦旃延乘五百白鸽飞来;⑽离越乘五百虎飞来;⑾阿那律乘五百狮子飞来;⑿大迦叶乘五百马飞来;⒀目连乘五百六齿白象飞来;⒁释迦在簇拥下出现。(文/赵晓星 图/吴健)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dhyci@hotmail.com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 8869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