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敦煌藏经洞出土的最古老围棋棋经
敦煌研究院 丨 文  付华林  |  图  网络中心 丨 2014-11-18    访问量:  

随着1980年在唐代寿昌城遗址的一次考古发现,古人的围棋子再次呈现在我们眼前。当人们追溯这些围棋子的来源时,又发现了一份敦煌藏经洞出土的珍贵文献,而考证的对象则是深藏在异国的中国最古老《碁经》(碁通“棋”)

唐代寿昌城遗址

一、唐代古城再现围棋子

唐代寿昌城遗址,即在今天距敦煌市西南一百四十里的阳关镇。唐武德二年时(公元619年)拆分敦煌县设置寿昌县,隶属沙州。永徽元年(650)废止,乾封二年(667)再次设立,开元二十六年(738)又废为乡。建中年间(780—783)复置为县,属于沙州归义军,辖寿昌一乡。

现在古城遗址内到处是沙丘,东、西、北三面仅存断续城垣,南面只存墙基。城墙全为红胶土版筑,夯土中夹有灰、红陶片及汉代遗物。残墙高低不等,最高处为4米。

1980年,敦煌县博物馆(敦煌市博物馆前身)工作人员在唐代寿昌城遗址中发掘出土了66枚围棋子,其中黑色41枚,白色25枚,多为花岗岩石制成,有少量几颗是玉石质地。这些棋子虽经历风沙掩埋,但出土时依旧能看出其是经过精细的磨制。棋子的形状呈圆饼形,中间凸起。中圆直径为1.2厘米,中厚为0.75厘米,重量为12克左右。敦煌博物馆研究人员萧巍曾在《丝绸之路》(2012年第12期)上发表《浅论敦煌出土的唐代围棋子——兼谈围棋的发展历史》将这一情况加以介绍。

围棋子(20枚)-直径1.4×厚0.4cm-1980年敦煌唐代寿昌城遗址出土-敦煌市博物馆藏

根据《通典》卷六记载:“天下诸郡每年常贡,按令文,诸郡贡献皆尽当土所出……敦煌郡贡棋子廿具”。唐高祖李渊登基当皇帝的第一年,下诏全国各郡县贡品中,敦煌郡需贡围棋子二十具,可以想见早在唐以前,敦煌寿昌县就以制造围棋子而在京都长安享有盛名。

敦博58号-敦煌市博物馆藏-《地志残卷》卷首部分(魏建鹏 供图)

又据《唐地志》(天宝初年(公元742年)的写本,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现存敦煌市博物馆)记载:“都四千六百九十,贡棋子”。“都四千六百九十”是说敦煌郡到京城长安的距离,“贡棋子”是指敦煌每年向朝廷上贡棋子。也就是说从武德元年到天宝初年的一百多年中,敦煌郡每年都会向朝廷贡送棋子二十具。如果每具按当时流行的17×17道围棋格局布子,需黑、白子289枚,二十具就是5780枚了。这在当时无机械化的生产情况下,仅用手工磨制,确实是需要非常大的工作量。 

二、现存世界上最古老的围棋棋谱——《碁经》

《碁经》(部分)-图片来源:IDP

我国的棋谱《忘忧清乐集》(原本现藏北京图书馆)编撰于公元1100年左右,记载象棋的《事林广记》成书于13世纪。在英国伦敦的大英博物馆里藏有一卷出自敦煌藏经洞的《碁经》(编号为S.5574),这卷《碁经》于1907年被斯坦因(Marc Aurel Stein,1862-1943)带往英国。由于当时的西方研究者不懂围棋,这份重要文献一直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直到1933年,清华大学张荫摩教授在英国见到此件,回国后对这卷珍贵的《碁经》作了报道,并录介了《碁经》中附录的《梁武帝碁评要略》,但这一推介仅在古史学界有影响,没有引起大范围注意。1936年,向达先生在大英博物馆检阅敦煌经卷时,也看到了《碁经》,并在1957年收入其专著《唐代西安与西域文明》之中。1960年,中国科学院获得全部英藏敦煌遗书显微胶片,编出总目,将此卷命名为《碁经》。1963年,成恩元先生对《碁经》进行研究,并在《围棋》月刊1964年1-7期上刊文发表,从此《敦煌棋经》才广为棋界所知。而《敦煌棋经》的全文则在1985年才通过《中国围棋》面世。1990年,蜀蓉棋艺出版社出版了成恩元先生的专著《敦煌棋经笺证》,对《敦煌棋经》作了全面的考证。《碁经》卷首缺损,没有正式篇名和作者,但卷末有“碁經一卷”四字,因此也可以认为篇名即“棋经”,自成恩元先生的系列研究称其为《敦煌棋经》后也就约定成俗了。

《碁经》是一个手抄本,写在一卷佛经画卷的背面。卷首大约缺损三四行,现存159行,共2443字。

成恩元先生考证《碁经》的撰写年代为北周(557-581)。因为《碁经》中把“黑子”都写为“乌子”,北周太祖宇文泰,字“黑獺”,为避尊讳,北周专门下诏改“黑”为“乌”。从內容看,《碁经》之文字、棋法、术语都明显比唐宋更为古奥;提到的人物、典故也无南北朝以后;其书法也保留北魏遗风,尤其是有一些北朝时期特有的、唐以后不用的别体字,因此断定《碁经》年代为北周。

虽然中国的棋类书籍早在唐朝就已经非常丰富,史书中有记载的有数十种。最早的围棋专著、西晋马朗的二十九卷《围棋势》是成书于公元3世纪。只不过因为年代太久,这些书早已失传。所以,这卷北周的《碁经》是现今已知世界上最早的围棋棋谱。

扩展阅读:

敦煌石窟壁画中的对弈图像

莫高窟第61窟-《悉达多太子弈棋图》-五代

敦煌藏经洞出土的经卷中也多有提到围棋,比如敦煌遗书S.4571《维摩诘经讲经文》提到:“若至博弈戏处,辄从度人。”意思是维摩诘经常到下棋处,借观棋之机说法度人。P.2718《王梵志诗一卷》则提到:“围棋出专能。”说明弈棋必须具有专门的思维能力。S.5725还记载了“玉女降,帝与之围棋甚娱”的故事。

莫高窟第454窟-《维摩诘经变·对弈图》-宋

敦煌石窟中已知的“对弈图”有三幅:莫高窟第61窟(五代)西壁佛传故事画中屏风画第21扇,绘有《悉达多太子弈棋图》;第454窟(宋)东壁门北上部的《维摩诘经变》中有一幅《对弈图》;榆林窟第32窟(五代)北壁也有《维摩诘经变·对弈图》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