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热点新闻 >> 正文
敦煌艺术的传承 流着四川血脉
成都商报 丨  谢礼恒  图片 敦煌研究院 丨 2016-12-26    访问量:  

敦煌研究院副院长罗华庆

敦煌研究院首任院长段文杰

晚年的孙儒僩、李其琼夫妻

史苇湘、欧阳琳夫妇当年在临摹壁画

成都博物馆一楼展厅,布展工作人员正在紧锣密鼓地组装敦煌复原石窟 

摄影记者 刘海韵

千年之美,毕集于斯。12月27日,备受关注的“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即将在成都博物馆与公众见面。

敦煌大展在即,这部分有关石窟、壁画的精彩珍品,及本次大展的台前幕后又有怎样的故事值得分享?成都商报记者近日独家约访到主办方之一的敦煌研究院副院长罗华庆,作为成都人的他,在敦煌工作已33年。通过他的讲述,我们终于一窥本次敦煌大展缤纷恢弘背后耐人寻味的传奇:多位四川人,绵延近百年,将自己的艺术人生奉献给了敦煌这片神秘瑰丽的土地。

敦煌背后的四川人

早在几年前,敦煌研究院就在考虑将敦煌大展带到成都。罗华庆多次在各类文博会议上碰到成都博物院院长王毅,两个成都人之间默契十足:带敦煌回四川!

在条件最艰苦的时候

走进了敦煌艺术的怀抱

今年成都博物馆旧貌换新颜,热闹开馆。“敦煌展作为一个艺术大展,已成品牌展览。由于展览规模较大,展示空间的需求也相应增大,这些年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都有一些博物馆来邀约,我们都比较慎重。”今年敦煌大展定展成都博物馆,水到渠成。罗华庆几句话说得虽轻描淡写,但其中甘苦,采访中一听便知。

大批展品从敦煌运到成都,但有两个窟285和320窟例外,这两批展品是在美国展览后直接从北京运抵成都。“这两个窟是去年刚完成的(复原),跟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世界最著名的一流文物保护机构)合作,5月~9月首次在美国洛杉矶盖蒂中心展出。此次来成都也是国内的首次展出。这两个窟是新的,一个西魏开凿,一个盛唐开凿。”

1983年,罗华庆从重庆师范学院毕业到敦煌,一待就是30多年。“要知道,四川人与敦煌的渊源才真是密不可分!上个世纪40年代大画家张大千到敦煌临摹壁画,回四川办展引起轰动。他的临摹活动和倡议促成当时的国民政府成立一个管理机构——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来管理莫高窟。这就是敦煌研究院的前身。”

而通过罗华庆层层叠叠的讲述,四川人与敦煌的渊源如戏展开,除了张大千,还有一位关键人物:敦煌研究院的首任院长段文杰。这位四川蓬溪人,当时在重庆中央大学绘画系读书,看到张大千在重庆办的敦煌临摹大展受到震动,决定毕业后奔赴敦煌。当时正值抗战胜利,段文杰一人滞留兰州,等待常书鸿从重庆返回莫高窟,跟他一路。1946年底,一行人重回敦煌。在奔赴敦煌的四川人中,还有孙儒僩、李其琼夫妇,史苇湘、欧阳琳夫妇。“这些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和学者们,在条件最艰苦的时候走进了敦煌艺术的怀抱,他们为敦煌的文物保护、艺术传承,做出了巨大贡献。” 如今,通过更多像罗华庆、王毅这样的四川人,敦煌大展终于来到了成都!

从展览本身来看,敦煌大展莅临成都,又有一番深意。成都是丝绸的重要供应地,是南方丝路的起点,南北丝绸之路的交汇,让成都这座城市多了一层显著而无法忽视的光环。通过这次“丝路之魂·敦煌艺术大展暨天府之国与丝绸之路文物特展”,让成都和四川的观众、文博迷了解四川在传统北方丝绸之路上的贡献。

罗院长带你看展览

本次展览内容

8个原大复原石窟

10件藏经洞出土文献真迹

70幅敦煌壁画高清数字件

12尊彩塑临摹品

20件藏经洞出土绢画复制品

10件模制花砖

67件敦煌市博物馆馆藏汉至唐代文物

60家文博机构的代表南北丝绸之路及海上丝路的文物

甘肃麦积山、新疆克孜尔的石窟艺术珍品

敦煌是“墙壁上的百科全书”

如何通过本次展出的复原洞窟、敦煌壁画临摹本和彩塑复制品,一睹敦煌流泻千年的华彩?罗华庆解析:“上世纪张大千临摹敦煌壁画,受千年敦煌艺术之震撼,临摹本身也是中国艺术的一个传统。现在艺术家也都是通过临摹敦煌壁画,体会古人的绘画技艺、独具匠心的创意。我相信众多从事艺术的人士,都不会错过这场大展。观众通过展览了解敦煌艺术的题材和内容,当然里面主要是宗教题材,与我们的生活有一定距离。但这些壁画反映了当时人的信仰,对佛教的认识,很有历史价值。壁画艺术代言了千年敦煌所经受的风霜雪雨,通过展览可以了解千年佛教艺术、石窟艺术的发展脉络,其中有很多精彩的画面,反映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它是‘墙壁上的百科全书’。”

现在是罗院长的亲自导览时间:

这次成都展出的都是敦煌艺术石窟精品,来的8个复制洞窟代表了敦煌早中晚一千年来石窟艺术发展的精华,每一个都是精品,各有各的特点。我个人推荐,第一是西魏时期的285窟,公元538~539年开凿,在莫高窟历史上是标志性石窟,有重要历史意义。第二就是卧佛,涅槃像,158窟。大家一看,这么大的佛像,震撼人心,都是莫高窟里最具代表性的。

我们选的70幅壁画临本,代表莫高窟各个时期的精华,内容涵盖讲佛的因缘故事、佛传故事、说法图、经变画、装饰图案,反映社会生活的各个场景,包括供养人画像这些都很好。出于保护目的,去敦煌的观众也看不到这些作品。

除了敦煌莫高窟,我们也邀请新疆克孜尔的壁画临本、甘肃东部麦积山的壁画临本和彩塑到成都一同展出,这就形成了丝绸之路从西到东(敦煌居中)的完整展线。大家观展,可以对佛教艺术的传承过程有一个清晰认识,十分完整。这也是本次大展不同以往的关键一点。

另外,大展还借展敦煌市博物馆的近70件文物,这些文物刚好覆盖莫高窟开凿之前的历史——通过博物馆的文物,对汉武帝建立敦煌郡以来的历史发展脉络,做了一个简要说明,学术性很强。莫高窟开凿于366年,今年是莫高窟创建1650周年,是特别重要的纪年,我们也搞了一系列学术活动,还开了音乐会,声势很大。

敦煌壁画患“癌症”

我们所做的工作不能永葆青春,但可以延缓壁画衰老的步伐。

“酥碱”侵蚀壁画

表面一碰就会脱落

敦煌莫高窟现有492个洞窟,壁画45000平方米,彩塑2000余身,历经十个朝代修建完成。明代之后,随着佛教的衰弱,莫高窟长期无人管理,受自然力和人为破坏的影响,到1944年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时,石窟已伤病累累,存在崖体风化坍塌、裂隙渗水、塑像倾倒、底层洞窟积沙,雨水进入洞窟,珍贵的壁画存在空鼓、酥碱和起甲等多种病害。

敦煌研究院几代人艰辛努力,做了大量艰苦的保护工作。如清理洞窟积沙,修筑围墙防止人为破坏,修筑崖体挡墙防止石窟崖体坍塌,修复洞窟内塑像,对有脱落危险的壁画进行边缘加固等。同时,从壁画的结构和制作工艺来认识壁画的病害发生部位,以及引起壁画病害发生的环境因素等,研究实践出了壁画的修复工艺,筛选出了壁画的修复材料,形成较为科学系统的壁画修复保护程序和技术。

成都商报记者问敦煌洞窟和壁画具体如何保护,罗华庆谈到这问题的复杂性。“我们以一个洞窟为例,跟美国盖蒂保护研究所进行合作,多年来,针对保护理念、洞窟的价值评估,形成了一整套保护流程。至今仅临摹了2000多平方米,只占百分之几。现在更多是采用数字化保存方式,通过构建数字敦煌,把石窟的信息保留下来。”

都知道,壁画的修复是个很漫长的过程。“修复可能会造成壁画新的损害,我们称之为‘保护性破坏’,所以要慎重,不轻易修复,先把病害问题搞清楚,以后更新的技术会解决这些问题。”罗华庆提到,敦煌壁画目前最厉害的病害就是“酥碱”,表面一碰就会脱落,起因是壁画中的盐分作祟。洞窟开凿,抹泥准备壁画创作,而洞窟本身开凿在砂砾岩上,岩体里天然就有盐分,盐遇到水分就开始溶解,通过科学研究,湿度达到62%,岩体或墙壁里的盐分就会融化;当湿度回落到62%以下,盐分又开始结晶。随着湿度变化,盐分一直在结晶融化、融化结晶的反复之中,壁画表面就出现了“酥碱”。“酥碱就是敦煌壁画的‘癌症’,我们现在探索通过‘脱盐’技术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将从抢救性保护到科学保护再到预防性保护三个过程完成监控预防这一‘敦煌顽症’”。

据悉,目前已患“酥碱”的洞窟,位置都在最底层。敦煌壁画脱盐技术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这在砂砾岩石窟的保护领域是一个新突破。罗华庆表示,敦煌壁画保护是个任重道远的事情,“我们所做的工作不能永葆青春,但可以延缓衰老的步伐。随着环境变化,壁画通过科学保护的办法,减缓衰变的过程。”成都商报记者 谢礼恒 部分图片由敦煌研究院提供。

本网站获得成都商报授权转载。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