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 祁晓庆 | 图 陈列中心 丨      访问量:   
李翰自注《蒙求》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敦煌研究院藏“李翰自注《蒙求》”残卷,馆藏号为D0312(发表号为敦研095),宋代,高22.7、宽15.8厘米。天头0.7cm,地脚残缺,无界栏,行宽1.5厘米,全长79厘米。现存五页,每半页八行,行17字,总73行。本残卷开头17行为李良荐《蒙求》表,接下来的4行为李华《<蒙求>序》的部分内容,后为“蒙求”正文并注释,注用双行小字。正文四字一句,两句一韵,起于“王戎简要,裴楷精通”,讫“鸣鹤日下,士龙云间”,共50句。

敦煌写本《蒙求》共计3件,分别为法国巴黎国立图书馆藏的编号为P.2710、P.4877和本件敦煌研究院藏本,三件均为残本。其中P.2710为白文本,P.4877和敦煌研究院藏本为注文本。三本的抄写年代均为9、10世纪晚唐五代时期。

唐代李翰《蒙求》作为古代小学教育阶段的教材,是一部“列古人言行美恶,参之声律,以授幼童”的童蒙教育书籍,在唐代以降,极为盛行而且影响深远,又以其提名取自《易经·蒙卦》“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之义,故后世童蒙读物多以“蒙求”命名。然而由于此书原著早已失传,后世所见殆为后人补注,无法窥其原貌。敦煌本《蒙求》的发现,不但可以复原唐代《蒙求》一书的原貌,而且对考订此书的作者、时代及注文等相关问题,提供了帮助,对于考察古代蒙书的发展也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关于《蒙求》一书的作者,历来有“李瀚”、“李翰”和唐代人还是五代后晋人之争。李良《荐<蒙求>表》和李华《<蒙求>序》都为研究这些问题提供了极为重要的资料。清光绪六年(1880),杨守敬在日本发现多种古本的《蒙求》,并于《日本访书志》中叙录了各本卷首所有的唐饶州刺史李良在天宝五年(746)所写的《荐<蒙求>表》,以及唐司封员外郎李华的《<蒙求>序》。之后,余嘉锡在《四库提要辩证》中据以论证《蒙求》的作者及时代,终使《蒙求》的作者为唐代李翰得以确证。而敦煌本《蒙求》均残存有李良《荐<蒙求>表》和李华《<蒙求>序》中的部分内容,且与杨守敬所录相同,可以证明此三件写本均为唐时传抄本。另,敦煌研究院藏莫高窟藏经洞出土的《蒙求》文中,“虎”字均作“虒”,避唐高祖父名虎之讳;又“世”字缺末笔避唐太宗李世民讳,同样可推断此书为唐本。敦煌本《蒙求》为存世最早的《蒙求》抄本。

最早关注敦煌本《蒙求》的研究者是王重民先生,他在《敦煌古籍叙录》中著录了李氏《蒙求》2件;王三庆《敦煌类书》“类句体之类书”一节中,也提及了P.2710和P.4877两件《蒙求》写本;郑阿财、朱凤玉《敦煌蒙书研究》中“敦煌写本知识类蒙书”一节在前人著录、研究的基础上对三件敦煌本《蒙求》残卷进行了详细的著录与研究。

李翰自注《蒙求》录文:

【臣良言:臣闻建官择贤,其来有素;抗表荐】

士,亦或可称。爰自宗周,逮兹炎汉,竞征茂

异,【咸】重儒述。窃见臣境内寄住客前信州

司仓参军李翰,学艺淹通,理识精究,撰

古人状迹,编成音韵,属对类事,无非典实,

名曰《蒙求》,约三千言,注下转相敷演,向万余事。

翰家儿童三数岁者,皆善讽读,谈古策事,无

减鸿儒。素不谙知,谓疑神遇。司封员外李华,

当代【文】宗,名望夙著,与作序云:“不出卷而知天

下,其《蒙求》哉!”汉朝王子渊制《洞萧赋》,汉帝

美其文,令宫人诵习。近代周兴嗣撰《千字文》,

亦颁行天下,岂若《蒙求》哉?错综经史,随便

训释,童子则固多弘益,老成亦颇学(觉)起予。

臣属忝宗枝,职备藩翰,每远视广听,采异访

奇,未曾遗一才,蔽片善,有可甄录,不敢【不】具状

奏闻。陛下察臣丹诚,广远听之义,念翰志学,开

奖善之门。伏愿依资量授一职,微示劝戒,臣诚惶

诚恐,顿首顿首,谨言

……(脱文)

《周易》曰:“有童蒙求我之义,李子以其文碎不

敢轻传达识,所务训蒙而已,故以“蒙求”名题。

其每行注两句,人名外传中别事可纪记者,亦

此附之。虽不配上文,所资广博。从切韵东字起

每韵四字            安平李翰撰并注

王戎简要,裴楷清通。

《晋书》王戎字濬冲,裴楷字叔则,为吏部郎阙。

晋文公问其人于钟会,会申曰:“裴楷清通,王

戎简要,【皆】其

选也。”于是用楷。
孔明卧龙,吕望非熊。
《蜀志》曰:“诸葛亮字孔明,

诸【葛】丰之后,汉末从叔父玄,

由襄州。徐庶见之,谓先生曰:诸葛孔明,卧龙也,将军岂欲见之乎?后为蜀丞相。

先生曰:孤之有孔明,犹鱼之有水也。《六韬》曰:周文王卜田,吏(史)扁为卜田谓之阳。曰:将得吏。曰:非熊非罴,天遗我师天门。文王斋三日,田于渭阳。

果见吕望坐茅。又云:坐磻(磐)石以鱼,遂共车载而归之,王师也

杨震关西,丁宽易东。
《东观汉记》:杨震字伯起,儒学博通五经,时人号为关西孔子。《汉书》:丁宽字子襄,善易,常东归。门人曰:易东归矣。

谢安高洁,王道(导)公忠。
《晋书》:谢安石(时)家于会稽上工县。优游山林,六七年间,征召不至,唯弹秦(琴)相属,继以禁固,晏然不屑。《晋书》:王导字茂宏,览之孙也。与中宗契同布衣,每拜山陵,哀恸左右。百官拜山陵自导始。中宗尝诏导升御床共同坐,导避曰:若太阳下冈,万物苍生何由仰照玄黄者也。

匡衡凿壁,孙敬闭户。
《西京新记》,匡衡,字稚,匡东海承人。好读书,家贫无油烛,穿邻壁映孔读书,后位至丞相。《楚国先贤传》:孙敬字文宝,恒闭户读书,睡以绳系头悬于梁上。尝入市,市人见之皆曰:闭户先生。东帝时征不就也。

郅都苍鹰,宁成乳虒。
《史记》:郅都河东人,敢直谏,面折大臣于朝。时人见都侧目,号曰“苍鹰”。迁雁门太守,威震匈奴。匈奴为偶人像都,令骑驰射之,莫能中,见惮如此。《史记》:宁成,为汉中威尉,严酷,语曰:宁见虒,无值宁成一怒。成上操下,成如束湿新,言急也。.

周嵩狼抗,梁冀跋扈。
《世说》:周嵩,字仲智,伯仁之弟。母冬至日举酒曰:本为渡江,讬足无所,今尔等并罗列,予复何忧?嵩起曰:伯仁志大才短,名重识闇,好乘人之弊,非自全道。嵩性狼抗,亦不容于世。后汉梁冀字伯卓,质帝善,封之为跋扈将军,四方贡献,先输于冀。乃乘与一家三皇后六贵人。及冀被诛,宾客黜者三百余人,朝廷为空。张纲奏收冀财。充王府库,减天下税赋之半也。

郗超髯参,王珣短簿。
《世说》曰:王珣字元琳,郗超字景兴,并有奇才,为大司马桓温所眷。珣为主薄,形状短小。超为记事参军,为人多髯。荆州为之语曰:髯参(军),短主薄,能令公喜,能令公怒也!

洑波标柱,博望寻河。
后汉马援为伏波将军,征南蛮,遂铸铜柱以极汉南之界。薏以兴访者。援为人患气,好食薏苡,回载薏以归,人以真诛此兴访。《汉书》:张骞汉中人,曾奉使西域,因穷河源。武帝封为博望侯,得织女林梭石、安石榴等,严君平识此石也,愿生入玉关也。

李陵初诗,田横感歌。
《汉书》:李陵字少卿,为建章监,后为将军,失利,降匈奴。与苏武诗云:携手上梁河,游子暮何之。五言诗自此始。《汉书》:田横秦末自立为齐王,后居海岛。高帝得天下,召横,横至,尸乡自杀,从者不敢哭而不敢哀,故为感歌以寄,哀者音大焉。今之挽歌是自田横之始。

武仲不休,士衡患多。
《后汉》傅毅,字武仲,魏文帝《典论》曰:文人相推(轻),自古而然。傅毅之【于】班固,伯仲之间耳。而古(固)小之。《与弟超书》曰:武仲以能属文为兰台令吏(史),下笔不能自休。《晋书》:陆机字士衡,身长七尺,其声如钟,少有异才,文章冠世。张华为(谓)之曰:人患才少,子患才多。弟云:文不及机,谈论过之也。

桓谭非谶,王商止讹。
《后汉书》:桓谭字君山,沛国人,小(少)好学,治五经。光武即位,拜朝议郎,诏会灵台。位诏曰:以谶决之,何如?谭曰:臣生不读谶。颇有是非,由是失言,出为六安郡丞之官,不乐,中道病卒。《汉书》:王商字子威,有威重,身长八尺,身体鸿大。单于来朝,望见迁延却退,曰:真汉相矣!京师相惊以水,至天子及大臣将营舟楫,商曰:必此(此必)讹言。众心稍息,水亦不至。

嵇吕命驾,程孔倾盖。
《世说》:嵇康与吕安为友甚善,每一相思,千里命驾。《家语》:孔子之邻,遇程子于途,倾盖而语,终日甚相悦,顾谓子路曰:取束帛以赠先生。倾盖驻车曰:头新倾,盖若旧。

剧孟一敌,周处三害。
《汉书》:剧孟以任侠显,大将得孟,若一敌国。《晋书》:周处【字子】隐,年十八,纵情肆欲,忤意辄杀。谓乡人曰:今岁丰熟,以何不乐?众人叹曰:三害未除,何乐之有!南山有白额虎,长桥下有蛟,并子为三害。处于是杀剁虒及蛟,言忠信,行笃敬,尅己暮年,州郡礼命也。

胡广补阙,袁安倚赖。
后汉胡广字伯始,为太尉,在朝无骞直之风而有补阙之益。故语曰:万事不理问伯始,天下中庸有胡公。后汉袁安字邵公,汝南人,为司徒,每言及国朝故事,未常(尝)不呜咽流涕。天子及大臣皆倚赖公力也。

黄霸政殊,梁习治最。
《汉书》:黄霸,字永公,为颍川太守,仁风大行,治殊政,嘉禾生于府,凤凰集其境。帝美之,赐黄金卅斤。《魏志》:梁习字子虞,为并州刺史,政治为天下取。

翟子悲丝,杨朱泣岐。
《淮南子》曰:翟墨子见练丝而泣之,为其可以黄,可以黑。杨朱见歧路而泣哭(哭泣)之,为其可以南,可以北。高诱曰:悯其别也。

朱博乌集,萧芝雉随。
《汉书》:朱博字子元,为御史大夫。府中列柏树常有野乌数十栖其上,朝去暮来集,因名乌台,号朝夕乌。萧广济《孝(子)传》:萧芝字英旄,至【孝】,除常(尚)书郎,有雉数十头,饮啄宿止堂,有送至歧路,及下直飞鸣车前。

杜后生齿,灵王出髭。
《晋书》:成帝杜后讳陵阳,预之曾孙,父又见外戚。后少有姿色,然长犹无齿,有来求婚者辄中止。及纳綵之日,一夜齿尽生出,在位六十年,无子,廿一崩。先是三越女子相与簪白花,望之如素柰,传言天公织女死,为之著服。至是而后崩。《皇览》曰:周灵王讳汝心,生而有髭,望明聪睿也。

贾谊忌鵩,庄周畏牺。
《史记》:贾谊,洛阳人,年十八能诵诗属文。帝甚悦之,超迁中散大夫,绛灌、冯敬之等害之,天子后亦踈之不用其议。乃以谊为长沙太守。三年有鵩飞入谊舍,止于坐隅。谊以鵩不祥鸟也,作赋以自广。《孟子》:庄周,楚人,为人大贤,楚王聘以为相。谓使者曰:子不见牺牲乎?衣以缯彩,词(饲)以葭蕾,牵入太庙之时,欲作狐(孤)犊安可得哉!遂不授(受)。
燕昭筑台,郑庄置驿

《后语》:燕昭王即位,为齐闵王所杀,得贤士与之同谋,以报先君之耻,耻即郭隗,曰:宜先尊隗,况贤于隗者,岂远千里哉?昭王于是筑台造碣石室而师事隗。乐毅闻之,自魏而往;邹衍闻之,自齐而往;剧辛闻之,自赵而往,贤士竞至。昭王以乐毅为将,合赵秦晋楚之兵以伐齐,齐大败,杀闵,至此大郭隗谋用贤士之力也。《史记》:郑庄子,【字】当时,陈留人,以任使自喜,免张羽之厄,声闻梁楚,孝景时为太子舍人,每五日洗沐,常置驿马长安诸郊,请谢宾客,夜以继日。所交皆大夫行天下有名之士。庄戒门下:客至无贵贱,无留门。以其贵天下人,山东诸公以此翕然称庄子也。

瓘靖二妙,岳湛连璧。
《晋书》:卫瓘字伯玉,索靖字幼安,俱能书,为常书郎,号一台二妙。《世说》瓘得伯英之筋,靖得长芝之肉。瓘放手胜靖,举笔有法,远不及靖。《晋书》:潘岳字安仁,夏侯湛字孝若,并美姿容,每行止同与接茵,京都谓之“连璧”。岳少时挟弹出洛阳,妇人遇之者皆投果,连手萦绕之,投以果,遂满车而归。

郄诜一枝,戴凭重席。
《晋书》:郄诜字广基,举贤良,射策为天下第一。武帝问:卿自以为何如?诜曰:犹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今词杨折桂自此始也。《东观汉记》:戴凭字次仲,拜侍中正且朝驾。帝会群臣诸王能说经史者,更相难诘义,有不通,辄夺其席以益通者。凭遂重坐五十余席。故京师语曰:解经不穷戴侍中。

邹阳长裾,王符绛掖。
《汉书》:邹阳,齐人,工吴讳。王书曰:令臣尽智毕议易精极虑,则无国不可于饰固陋之心,一则何王之门不可曳长裾乎?后汉王符,字节信,安定人,度辽将军,皇甫曾谒。皇甫规辞官归安定,乡人有以货卖雁门守云:去官书刺谒规。规不迎,问:在郡食雁,美乎?顷符在门,衣不衣带规,规不礼雁门守,乃倒屐出迎符,时人曰:徒见三千石,不如一绛掖。著《潜夫论》之目篇。

鸣鹤日下,士龙云间。
《世说》:荀鸣鹤、陆士龙二人未相议会张茂先生,张公以并有大才,今日之会勿作常语,鹤后至。

(后残)

参考文献:

王重民:《敦煌古籍叙录》,中文出版社,1978年1月。

王三庆:《敦煌类书》,丽文文化公司,1993年6月。

郑阿财、朱凤玉:《敦煌蒙书研究》,甘肃教育出版社,2002年12月。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dhyci@hotmail.com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 8869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