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莫高窟 >> 历史的天空 >> 敦煌历史人物 >> 正文
莫高飞天落扶桑——常书鸿四访日本
 丨 常嘉皋 丨 2021-1-1    访问量:  

1985年7月至10月,父亲和母亲受文化部和中国佛教协会的委派,应邀为日本东京都浅草运行寺(枣寺)绘制7幅屏障壁画(类似于我国的屏风画/壁画),这是他们第四次出访日本。我当时在甘肃省科协兰州科学宫工作,父母出行需要三个月,为照顾上了年纪的父母,我怀着不安的心情向兰州科学宫高文科主任打了请假报告并上报省科协,省科协领导很支持很快就批准我陪同父母前往日本,这是我第一次跨出国门,一切很新鲜。

时光已经流过35年,这次受邀出访的背景,从父母亲发表的一篇短文可见端倪。

五台名刹画沧桑

常书鸿  李承仙

1985年7月24日至10月30日,我和李承仙为完成日本东京枣寺前住持菅原惠庆长老之遗愿,应邀为该寺绘制《玄中寺组画》。

玄中寺位于距山西省太原市60公里的吕梁山脉的石壁山中。据记载,寺为北魏延兴二年(公元472年)由高僧昙鸾大师所建、昙鸾研究佛学,专修净土,先后撰写了《净土十二偈》《续龙树偈》、《调气论》、《往生论注》等作,得到北魏孝文帝的尊重,赐号《神昙》,故常推为净土教的始袓。

至隋唐时代,高僧道绰、善导都先后在玄中寺住持,探讨、研究净土佛学,讲经说法。玄中寺成为我国佛教净土宗的祖庙和中国北方的主要道场,在中国佛教史上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因此,唐代之后,虽迭遭兵燹,但屡毁屡建,以至保存到现在。

从唐代以来,以昙鸾、道绰、善导所创立的净土法门体系传到日本后,日本高僧法然和亲鸾,先后以二位大师著作为依据,立教开宗,建立了日本佛教净土宗和净土真宗。自此,与玄中寺一脉相承的净土宗教义在日本广为流传。

1920年12月27日,日本常盤大定博士历尽千辛万苦寻访了山西玄中寺,并著书立说,玄中寺即被尊为日本佛教净土宗的祖庭。1942年秋,日本佛教界著名人士常盤大定博士、菅原惠庆长老等专程前来玄中寺举行了纪念昙鸾大师圆寂1,400年奉赞会。当时菅原惠庆长老怀着对祖师庭的崇髙敬意,从寺中摘了一把枣子带回日本,经过精心培育,长成了一棵枣树。长老遂把自己住持 的寺院更名为枣寺。

日本佛教界朋友们在战后非常困难的情况下,为促进中日友谊做了大量工作。1953年大谷莹润、菅原惠庆等收集了战争中在日本殉难的七千余在日华工之遗骨送还中国。周恩来总理生前曾以“饮水不忘掘井人”来赞扬日本朋友们,肯定了他们对中日关系正常化所起的作用。

1977年日本佛教界朋友成立了“ 日中友好净土宗协会”。菅原惠庆长老不遗余力,在他84岁高龄时,还创办了《玄中一派》的期刊,致力于日本中国友好的宣传。

早在1958年我们第一次在日本举办敦煌艺术展览时,菅原惠庆长老曾邀请我们为他的寺院绘制五台山壁画。但因为当时敦煌百废待举,工作繁重,无法承担。菅原惠庆长老于1983年2月仙逝。枣寺继承人为完成菅原惠庆长老热心中日友好和文化交流的遗愿,正式邀请我和李承仙东渡日本在新落成的枣寺正殿绘制障壁画。我们受文化部和中国佛教协会的委派,于1985年绘制了《玄中寺组画》《玄中寺组画》的创作构思和绘制技法,是我们本着对敦煌艺术临摹和研究40多年的经验,主要继承中华民族遗产的风格,吸取了敦煌唐宋时代壁画法华经《化城喻品》等艺术风格形成的。我们在画幅中按照其地理环境和内容,标出15个榜题,即:山西五台山、挂山古松、太原双塔、文水之渡、玄津石桥、秋容胜境、永宁禅寺、大玄中之寺、象离大和尚之塔、菅原惠庆长老之塔、中日友谊之树、大祖师之殿、俱会一处之冢、西方圣境、大千佛之阁。在画幅上部七身奏乐飞天配以随风飘动的七种乐器,以表现天上、人间、中日深厚的友情。

这是我们在日本东京一百个日日夜夜劳苦工作的结晶,用心血谱写出来的中日友情。愿中日两国人民像飞翔在天上的香音神那样,世世代代友好,愿中日友好文化交流万古长青 !(摘自《百度百科》·《听力課堂网》散文佳作108篇第47期)

父母亲在文中详细地阐述了为日本运行寺(枣寺)作障壁画的缘由。有一处需要补充:7幅障壁画,文中父母亲标出了15个榜题,通过图片核对,漏掉了“石壁古刹”一处,应该有16个榜题。

赴日本之前,为了在障壁画《玄中寺》中更真实描绘玄中寺,母亲让我陪她专程去了山西交城县玄中寺,作了实地写生和采访,为赴日创作绘画收集了大量素材。

到达太原后,山西省佛教协会的人士告诉我们说:玄中寺的根通长老和明达法师正在太原著名古刹崇善寺讲经,崇善寺在太原市东南隅,母亲便与我一同前往拜访,与长老和法师共同商议了去玄中寺考察写生事宜,得到了他们的欢迎支持,母亲顺便查看了太原周边的地形地貌。

图片1.说明:上图:1985年7月拍摄于太原崇善寺大悲殿前,左起:左1.李承仙,左2.玄中寺原住持根通长老2015年11月1日圆寂,左4.玄中寺明达法师2019年2月圆寂。

来到了交城玄中寺后,我陪母亲实地考察了玄中寺周边。拜谒了菅原惠庆长老塔(菅原惠庆长老一生曾八次参拜玄中寺,圆寂后部分灵骨安放在这里)、象离大和尚塔。我母亲观察周围的山川地势,并作了大量的实地写生,为《玄中寺》障壁画的创作打下了基础。

图片2.说明:上图上部分:我拍摄的玄中寺全景,图片最上方黄色的建筑是千佛阁,右边是秋容塔。上图下部分:秋容塔、座落于玄中寺东南,是山西交城著名十景之一称:『石壁秋容』画中我母亲取名:[秋容胜境]。

图片3.说明:上图上图上部分:我母亲在进玄中寺正山门前的门边留影。上图下部分:我母亲正在现地写生,左边:菅原惠庆长老之塔,右边:象离大和尚之塔。

图片4.说明:上图上部分:我母亲在玄中寺祖师殿内拜谒,左边镜框中是菅原惠庆长老,右边镜框中是象离大和尚。上图下部分:我陪母亲在玄中寺千佛阁内拜谒。

1985年7月24日,父母亲带领我及常飞到达了日本东京成田机场,已在日本留学的哥哥:嘉煌到机场来接我们。

佛教自公元六世纪传入日本以后,约七百年间,产生了许多宗派,运行寺(枣寺)属于真宗大谷派(是淨土真宗的宗派之一)坐落在东京都台东区西浅草,不远处就是著名的浅草寺,周边有大大小小许多寺院。

东京浅草运行寺第七代传人,枣寺首代住持菅原惠庆长老,曾任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会长(1896年∽1983年2月20日)。

当年接待我们的是东京浅草运行寺第八代传人,枣寺二代住持菅原钧先生。运行寺(枣寺)新落成不久共有四层,菅原钧先生招待的很周到,为了便于我父母的创作和我们的生活,将整个三层都提供给我们使用包括:一间大会客厅、两间和式居室(为了方便我父母亲起居,专门放置两张床)及料理间、浴室、卫生间。二层整个是宗教活动场地,包括:佛堂、接待厅卫生间等。

图片5.说明:上图:是我母亲画的7幅障壁画线条草图。

图片6.说明:上图:在绘画期间当时新加坡驻日本大使李炯才先生(新加坡开国元勋1924年1月24日∽2016年2月27日)和夫人翁亚婵女士拜访我父母亲,右起:常嘉皋,李承仙,常书鸿,李炯才,翁亚婵。

图片7.说明:上图:我母亲正在伏案作画

历经3个月的艰辛,终于顺利完成了《玄中寺》7幅障壁画(100×4575px×7)的创作。

图片8.说明:上图:是在运行寺(枣寺)大门口与写有:『祝贺常书鸿原钧,左5.常书鸿,左6.李承仙。

图片9.说明:上图:是在祝贺会场合影留念,前排:右1.菅原央子,右2.菅原钧,右3.王达祥(中国驻日大使馆文化参赞),右4.常书鸿,右5.茅诚司(日中协会会长)右6.茅伊登子,后排:右3.邓健吾,右4.黄远竹,右6.木島邦彦,右7.常嘉皋,右8.常嘉煌,右10.北原安门,右11.李承仙。

图片10.说明:上图:是当年我拍摄的7幅障壁画全景。

为了深入了解父母创作《玄中寺》障壁画的画法技艺,我专门请教了敦煌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已退休的副研究员吳荣鉴老师,他曾于2001和2002年赴日本岐阜、冈山、福冈等多地参与敦煌研究院举办的敦煌艺术展的布展工作,在冈山美术馆展览期间应邀搞过三次敦煌壁画的绘制表演,吴老师用他娴熟的敦煌壁画专业知识答复了我:嘉皋兄好!这几幅画是常老先生和李老师二位老先生吸取了隋、唐、宋朝伎乐飞天造型,作品是以水粉矿物等混合颜料绘制创作的屏风式绘画。其中,画面上方天空的色彩用的是隋代与初、盛唐壁画中的蓝天色调。敦煌飞天,从隋代开始就画的比较舒展飘洒,盛唐至宋代的飞天多为手持各种乐器的伎乐飞天和绑扎飘带不鼓自鸣的乐器,穿插飞舞于天空及亭台楼阁之间。体现出敦煌艺术庄严而又生动活泼的画面气氛。这七幅创作中的飞天基本上采纳了敦煌隋、唐、宋代各时期的飞天造型,色彩采用的是敦煌壁画具有研究意味的"复原临摹"造型技法。画面中段的山水造型,吸取了敦煌唐代壁画法华经变《化城喻品》中的山水画构成。特别是采用了常老先生在五、六十年代临摹217窟和103窟法华经变中的《化城喻品》山水画技法的造型基本上,吸取了初、盛唐的小青绿山水的造型技法。下方的山体树石造型,吸收了敦煌第276窟隋朝壁画中浅绛山水的造型技法。每幅画的画面整体构成运用了敦煌壁画中晚唐时期屏风画的构图风格。整体画面的色彩与造型又都统一为盛唐时期敦煌壁画的造型和设色风格。可以说是二位老先生在7、80岁高龄时,创作的具有敦煌艺术风格的杰出作品。

吴老师还找出相关的飞天资料,我们共同对每幅画的飞天和16个榜题进行了具体地探讨(按照我父母在画面标出的榜题顺序):

图片11.说明:上图:⑦-7,吴:上部飞天造型借鉴莫高窟隋代第375窟藻井飞天,及不弹自鸣乐器:空篌。常:飞天飘然而至,以致使乐器:箜篌都落在了后面。画中有两个榜题:山西五台山、挂山古松(挂山位于吕梁山东麓,山上松柏千姿百态)。

图片12.说明:上图:⑦-6,吴:上部飞天造型借鉴莫高窟第404窟 隋代北壁的上部 持笙飞天,及不吹自鸣的乐器:箫。常:画中有二个榜题:左.文水之渡(文水在山西也有名),右.太原双塔(双塔寺,又名永祚寺,有两座高塔,因此得名,坐落于太原城区东南)。

图片13.说明:上图:⑦-5,吴:上部飞天造型借鉴莫高窟第404窟 隋代说法图右上角反弹琵琶伎乐飞天,上面左:原壁画,上面右:我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线描图及不鼓自鸣的乐器:腰鼓。常:上部反弹琵琶伎乐飞天更是敦煌众多飞天的代表,联想孙纪元老师雕塑的『反弹琵琶乐舞』更成为敦煌市的城标。画中有二个榜题:上.秋容胜境,下.玄津石桥,(是玄中寺前面的石桥)。

图片14.说明:上图:⑦-4,吴:上部飞天造型借鉴榆林窟第16窟 五代弹箜篌飞天及自鸣乐器:横笛。常:画中三个榜题:上.大玄中之寺,中.永宁禅寺,下.石壁古刹,(玄中寺位于山西交城西北十公里的石壁山中,又称“石壁寺”,唐太宗李世民专程拜谒道绰,并赐名"石壁永宁寺"。我母亲在同一幅画面上描绘了同是玄中寺的三个榜题, 也用画笔描述了源远流长的历史变迁)。

图片15.说明:上图:⑦-3,吴:上部飞天造型借鉴莫高窟第158窟 中唐挚璎珞飞天,及不鼓自鸣乐器:右上是.方响,左上方为.阮。常:正如老师所说:上部飞天造型借鉴莫高窟第158窟中唐挚璎珞飞天,但我母亲描绘了持花盘,将花瓣洒向人间的散花飞天。画中有三个榜题:左.中日友谊之树(枣树),中.菅原惠庆长老之塔,右.象离大和尚之塔。

图片16.说明:上图:⑦-2,吴:上部飞天造型借鉴榆林窟第16窟 五代弹筝飞天及自鸣乐器:排萧。常:画中有二个榜题:上.大祖师之殿,(有我母亲在殿内拜谒的图片),下.俱会一处之冢。

图片17.说明:上图:⑦-1,吴:上部飞天造型借鉴莫高窟第61窟 宋代 持镲钹伎乐飞天。常:正如吴老师所说:上部飞天造型借鉴莫高窟第61窟 宋代飞天,持镲钹手中两条红色绸带随之飞舞分外骄绕。画中有二个榜题:上.大千佛之阁(我们去参拜并有图片),中.西方圣境,画面下方我母亲将山西太原的牡丹花留在了画中。

这组障壁画七图连屏,上部有7身飞天束高髻,著长裙,褒衣博带,婀娜多姿,周边祥云环绕,有的手执乐器演奏,有的双手合什祈愿祝福,特别是在第3幅中,上方飞天散花落英缤纷,下方中日友谊之树,其寓意深邃。上部还有随风飘舞的十二种隋唐乐器,好似在合奏天赖之音。下部从右至左按地理方位详细描绘了,东起山西五台山的山川地形,西至山西交城县玄中寺千佛阁的佛教圣景。标有的16个榜题,全景呈现了山西境内的佛国景境,无论用笔用色都传承敦煌壁画的绘画风格,形似著名的敦煌莫高窟第61窟的《五台山图》壁画,意境深远。

日本《圣教新闻》1985年(昭和60年)10月5日[星期六]第8325号 在头版刊登了二篇报道,①题为:『中国敦煌展』在东京富士美术馆开幕邀请了有众多嘉宾出席的特别鉴赏会。②题为:为纪念[东京富士美术馆]开馆2周年,举办了丝绸之路的宝藏『中国敦煌展』,报道称:『中国敦煌展』将于今天5日至11月24日(星期日)在东京八王子市的东京富士美术馆对公众开放。

我还清楚的记得当年是我父亲为展览会上展出的两头骆驼命名。为此我专门拜访了,当年创价学会负责这项事宜的副会长三津木先生,他向我讲述:“池田大作先生与被誉为‘敦煌守护者`常书鸿先生最初的交往,是在1980年4月23日,之后多次交谈话题总是离不开——敦煌,1994年1月,池田与常书鸿对谈的《敦煌的光彩》由香港:三联书店出版,二人神交已久。”“1985年在日本筹备《中国敦煌展》时,池田先生得知中国赠送了两头用皮毛复制的骆驼很高兴,随既指示我:‘请常书鸿先生给这二头骆驼取个名字。我便拜请了常书鸿先生。常先生立即命名为‘金峰’、‘银岳’, ‘金峰’的含意是:宗教界的王者;‘银岳’表示了:新人才不间断地汇集而来。””敦煌展在举办时,因为有了金峰、银岳在现场迎接各地前来参观的客人,备受关注,那次敦煌展相当的成功。至今,二头‘骆驼`依然被妥善保管,每当有重要的中国展依然可以看到!"

图片18.说明:我父亲与三津木在《中国敦煌展》骆驼前留影,身后是“金峰”,右边是“银岳”。图片由三津木提供图片

图片19.说明:在展览会入口,上图上部分:我与菅原钧先生,上图下部分:左起.菅原钧,李承仙,山崎尚見,常书鸿,常嘉皋。

当年,在《中国敦煌展》会场里,母亲和我走到二头骆驼前面时,母亲深有感触地对我说:"敦煌壁画就是一部百科全书,我当年临摹的莫高窟第61窟五代《五台山图》中就有各种骆驼的描绘。"

有关敦煌壁画中骆驼的描绘,我请教了敦煌研究院研究员马德老师,他很支持并发来有关图片和解说:“敦煌壁画莫高窟第61窟五代《五台山图》是一幅很大的佛教史迹壁画其中的骆驼也最多。再就是莫高窟第296窟北周壁画中也有骆驼的描绘。”

图片20.说明:上图:上面3幅图来自第61窟,上图:下边图是来自第296窟。

父母亲精心绘制完成的《玄中寺》障壁画,也成中日二国人民友谊的象征,由菅原钧先生请专门家精心裱装,成为佛殿组成的一部分被密藏于运行寺(枣寺)。菅原钧先生出生于1929年1月7日,继承了菅原惠庆长老的遗志,终身致力于中日友好和平事业,多次访问中国,我从网上查阅到《中国佛学网》山西讯:"2008年6月2日至5日,日本东京枣寺原住持菅原钧先生到山西进行访问交流。菅原钧先生此次访问山西,主要向祖庭玄中寺三祖师及菅原惠庆长老塔前向老父亲报告东京枣寺交由其子菅原侍管理一事。"菅原钧先生不幸于2017年8月23日圆寂。

2019年10月25日,我曾前往东京浅草运行寺(枣寺)拜访了第九代传人,枣寺三代住持菅原侍先生,他告诉我说:“《玄中寺》那7幅障壁画已经被他们家族密藏,很少有人能亲眼见到。”但这次破例对我开放,时隔整整三十五年又见父母的作品真迹,顿觉时空穿越,感触万端。

图片21.说明:上图:是观看画时我与菅原侍先生合影

1985年我还陪父母亲访问了奈良的法隆寺,高田良信先生(后任法隆寺长老),全程陪同,他们一同商讨了为法隆寺绘制障壁画的可能性,并共同祝愿能早日实现。


2021年元旦  日本

 

本文日文部分由常嘉皋、刘渊翻译,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常嘉皋提供。

致谢:中国敦煌研究院马德老师、吳荣鉴老师及山西籍刘向红老师,日本三津木先生,对我完成撰写提供的支持与帮助并表示敬意。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