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研究 >> 正文
敦煌壁画中的思益梵天所问经变
敦煌研究院 丨 文 / 王惠民 丨 2015-7-21    访问量:  


BD02379思益经变底稿

《思益梵天所问经》(《思益经》)是一部比较重要的佛典,共有三个汉译本:1、 《持心梵天所问经》,4卷18品,竺法护译于太康七年(286);2、《思益梵天所问经》,4卷18品(《频伽藏》等)或4卷24品(《碛砂藏》等),鸠摩罗什译于弘始四年(402);3、《胜思惟梵天所问经》6卷,不分品,菩提流支译于神龟元年(518)。三译本均为同本异译,存于各大藏经中。其中鸠摩罗什译本是通行本,僧睿曾为此译本作序,今存于《出三藏记集》卷8中。另外,菩提流支还译有传说是天亲菩萨造的《胜思惟梵天所问经论》4卷。与其他一些佛经相比,此经注疏较少,存世的只有明代圆澄的《思益梵天所问经简注》4卷。值得注意的是,隋法经《众经目录》卷7记有道安《持心梵天经略解》一卷,日僧永超《东域传灯目录》中也提及此疏。高丽僧义天《新编诸宗教藏总录》中又云贤明著有《注思益经》十卷。道安、贤明的这两部注疏在其他佛典目录及文献中未见著录、论及,颇可疑,俟考。

《思益经》内容浅显,由于它论述了许多佛教基本思想,所以在中国佛教史上还是比较受重视的。五世纪起,诵讲《思益经》之风就颇为流行。如活动在5世纪上半叶的释慧庆就常“诵《法华》、《十地》、《思益》、《维摩》。”(《高僧传》卷12本传)南朝释慧勇 (514—587)一生“讲《华严》、《涅槃》、《方等》、《大集》、《大品》各二十遍,《智论》、《中》、《百》、《十二门论》各三十五遍,余有《法华》、《思益》等数部。”(《续高僧传》卷7本传) 隋代释智脱(540—607)一生也“凡讲《大品》、《涅槃》、《净名》、《思益》各三十许遍。” (《续高僧传》卷9本传)陆增祥《八琼室金石补正》卷69收有道光二十七年(1847)出土的《会善寺大律德惠海塔铭》,也记载惠海(748-812)精研律宗外,还“精通《楞伽》、《思益》,搜蹟元微,名贯三秦。”

《思益经》对禅宗的形成与发展有较大作用。在所谓北宗神秀系的五方便思想中,《思益经》为第四“明诸法正性”之经典。按:此句出于该经的“分别品”。神秀传法普寂(大照禅师)时,也授以《思益》及《楞伽》,“约令看《思益》,次《楞伽》。因而告曰:‘此两部经,禅学所宗要。’”这里把《思益经》列在《楞伽经》之上。《旧唐书》卷191“神秀传”中提到:“至弟子普寂始于都城传教,二十余年,人皆仰之。”属南宗的径山二祖鉴宗(无上,卒于866年)出家后,“涉通《净名》、《思益》经,遂常讲习。”“随众参请,顿彻心源。”(《宋高僧传》卷12本传)

敦煌文献中保存为数可观的《思益经》写本,据笔者初步统计,敦煌遗书中有鸠摩罗什译的《思益经》写本90多件。

敦煌文献中有一些道场仪式范文,其中《庆经文》(S.1441V、S.6923、P.2588V、P.2838V、P.3825、P.3994)就提到《思益经》,该《庆经文》全文是:“其经乃真悟则圆常,四德之利业。《华严》谈法果之宗,《维摩》契不思议解脱之门,《法华》开示悟入之路,《楞伽》乃澄波性海,《思益》乃融含真原,《金刚》叹四句之深功,《药师》登十二之大愿,《多心》顿遣诸相,《观音》乃随类现形。皆金口之谈言,并大乘之胜法。开卷则众福臻集,发声则万祸俱消。偈乃破暗除昏,咒则逐邪殄魅。加以行行贯玉,开小卷而演荆山;句句连珠,阅微言而比沧海。一披一读,便生智慧之芽;再念再思,遂灭无明之惑(云)。”

从敦煌遗书中的禅宗资料看,吐蕃统治敦煌时期禅宗人物摩诃衍写的《顿悟大乘正理决》中,泛引二十多种佛经,其中提到《思益经》11次、仅次于《楞伽经》(26次)。还有,日本大谷文书中有一件出于敦煌的《诸经要抄》,其中引用各种佛经23种,内提到《思益经》4次、《金刚经》4次、《楞伽经》7次、《诸法无常经》1次等。日本学者冈部和雄、田中良昭等对这份《诸经要抄》进行过研究,认为属于禅宗体系。而柳田圣山则进一步从其中有识心见性、大乘顿教法门、无上大乘等注文中,推测与属于保唐宗一系的《历代法宝记》关系甚近。敦煌遗书S.6459《思益经节抄》与《楞伽经节抄》合抄在一起,禅宗极重《思益经》和《楞伽经》,两经合抄一处当非偶然,应与禅宗有关。敦煌出现该经变应与禅宗在敦煌流行有关。

敦煌壁画上有15铺思益经变,另外,敦煌遗书中还有该经变榜题底稿一份,BD02379V(北图5408背、余079背)正面存《妙法莲华经》165行,背面依次为思益经变、天请问经变和梵网经变的榜题底稿,共47行。在一个洞窟里同时绘有思益经变、天请问经变和梵网经变的,现存全部敦煌石窟中只有莫高窟第454窟,因此推测BD02379号背面的经变榜题底稿正是适用于第454窟。


《思益经》是一部哲理性很强的佛典,经中无任何生动的故事,因而在经变中只能用众多小说法图加榜题形式来表达(图解)经文内容。比起法华经变、维摩诘经变、弥勒经变、贤愚经变等情节生动有趣的经变,思益经变可谓单调枯燥,很难想象这样的经变在当时能吸引信徒们长久驻足观览,所以敦煌壁面上思益经变远不及上述其他几种经变多。

在敦煌壁画上,思益经变与天请问经变有许多相似之处,将二者加以比较,就有一些有趣的发现。《天请问经》云有一位天神来给孤独园,佛应请问而予答复,此天神听毕返回天上。《思益经》云清洁国有一名叫思益的梵天来王舍城迦兰陀竹林,与网明菩萨等一起向佛请问佛法。敦煌壁画上,两种经变均把天神、梵天绘为头戴通天冠的王者形像,他们向佛请问的画面完全一样,加上构图相同,如不参考榜题,两种经变很难区别,但有二个面面可帮助我们分辨两种经变:1、凡是天请问经变就有一王者形像的天神从天乘祥云而下之画面,有的还有乘云返回天上的画面;而思益经变则无这一画面;2、《天请问经》中没有菩萨请问,《思益经》中有网明菩萨请问,因此凡是小说法图中有菩萨请问画面的,应首先考虑是思益经变。

晚唐4铺:85、141、150、156窟。

五代9铺:61、98、100、108、146窟,榆林窟16、19、34、38窟。

宋代2铺:55、454窟。


参考资料:

王惠民:论《思益经》及其在敦煌的流传,《敦煌研究》1997第1期

萧亦亨:敦煌之思益梵天所问经变研究,台南艺术大学2009年硕士论文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