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敦煌与丝路 >> 感悟敦煌 >> 正文
春的召唤
来源:敦煌研究院 丨     作者:刘向春 丨    时间:2015-09-10   访问量:

春天在人们心中代表着希望和梦想!

2013年的春天,是开启我梦想的春天。这个春天我成为了世界文化遗产地——莫高窟的一名讲解员。莫高窟被誉为东方的卢浮宫,在1600余年的历史中,讲述着丝绸之路上的文明,描绘着佛教艺术的灿烂。摇曳多姿的飞天、宝相庄严的佛和菩萨、回廊蔓深的建筑画,这些丰富的元素令无数人向往和憧憬,而我也恰巧在对她的向往中与她结下了不解之缘。

岗前的培训如约而至,每一个洞窟,每一幅壁画,每一尊彩塑,让我应接不暇。这段时间我常常被慌乱的情绪笼罩,我就像着了魔一样,每天翻阅大量的历史、艺术类的书籍。疯狂的补充着我未知的知识,每天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就连晚上做梦都在讲解洞窟。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从全然不知,到看出了点端倪。

两年的工作如白驹过隙,让我逐渐了解到,曾经有多少辉煌孕育了我们这个民族,曾经有多少苦难造就了我们这个民族,曾经有多少机会促成了我们这个民族。面对这沉甸甸的珍贵文化,我们却不知道这片土地所蕴含的真正价值。当文物不断流失的时候,那些我们曾骄傲了千百年的事物,却正在一天天“消瘦”、一天天“憔悴”、一天天“凋零”。我想我真的可以通过我的了解,我的感悟,我的生命来诠释着她的魅力。虽然,岁月已经带给她无尽的创痛,可是,我们也正在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她的生命得以延续。我们就是要通过我们的语言,我们的态度,我们的心灵,为游人和千年的文物搭建一个可以面对面倾听、对话的平台。有时候,真的觉得我们就好像是文化的殉道者,又好像是文明的传播者,我们真的可以让自己的生命,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熠熠生辉吗?我也曾这样无数次的问自己,至少在曾经的迷茫中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朝夕相处的工作,让我觉得我生活的这里更像是一座学校、一个大家庭,我们虚心请教,老师倾囊相授。为了感恩老师的付出,我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不断努力学习,丰富专业知识,提高讲解技巧,有朝一日也要成为像老师们一样优秀的讲解员。

依稀记得今年4月28日,有一家人买了特窟票,要看四个特窟。当我接到特窟单的时候忐忑不安,因为普通开放洞窟我都能熟练掌握,可是特窟,以我现在所具备的专业知识,可能无法讲出特窟的精华。我便带着这样的心情,硬着头皮,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出发了,看完普通开放洞窟之后,我带着他们一家人看了特窟,因为洞窟知识的不完备,我也只是简单地讲解了一些有关绘画技法、用色方面的内容。我很诚恳的对他们讲:“我讲的不多,也讲得不好,请你们谅解。”他们却说:“没关系。”在参观结束即将分别的时候,他对我说:“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中国美术学院的老师,去年带学生到你们这里采风,受到你的热情专业指导,记忆犹新,今年专门带着妻子和孩子来参观的。你与去年相比进步了不少,应该下了不少功夫、看了许多书吧!我们今天参观的很满意,我的妻子和孩子特别开心,她们很羡慕你的工作,每天都能受到文化艺术的熏陶,希望你以后再接再厉,不断进步。”就是这样一段朴实无华、鼓舞人心的一段话,使我更加坚定了我的讲解梦。

有时,当我带着游客经过九层楼时,会听到檐角清脆的风铃声,不由的会想到这样的问题:是什么让古人不畏耗时千年,在这粗糙的崖壁上,凿出了如此壮观的洞窟?又是什么让常书鸿、段文杰、樊锦诗这些老前辈,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职守这里一辈子?

没错,是“信仰”——古人是对宗教的信仰、今人则是对古人的敬仰!

常书鸿,段文杰都是才子,留学的生涯,渊博的学识和大好的前途,衣食无忧的家庭环境,但是他们毅然决然的放弃了一切美好的事物,选择了来到大漠深处,在荒凉冷寂,条件艰苦的环境下,投身于对敦煌文物保护、研究、弘扬事业,他们不离不弃,热爱艺术,扎根敦煌,成为了“打不走的敦煌人。”    

而平凡的讲解员们,也有着对敦煌艺术的信仰!我们即便每天做着同一件工作也不会枯燥,即便无数次的回答着游客提出的相同的问题也不会厌烦,即便再累也很快乐。因为我们每天都在做着有意义的事情,我们通过丰富多彩的语言带领每一位游客领略着敦煌文化的博大精深,让他们体会美,感受美进而受到美的启发,让他们真正理解“看敦煌不是看死了1000年的标本,而是看活了1000年的生命。”

我很庆幸能成为敦煌研究院的一名讲解员,我爱我的同事,我爱我的部门更爱我的单位。因为这里就像一座学校,单纯而又快乐。我愿意将青春奉献给它,将我的一生奉献给它。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