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论著目录 >> 正文
三阶教研究论著目录
敦煌研究院 丨 朱生云  王惠民 丨 2008-7-29    访问量:  

三阶教由信行(540—594)创立,因其将佛教分为正法、像法、末法三个阶段而得名,认为各阶段的人根基不一,正法时期修持一乘佛法,像法时期修持三乘佛法,而当时处于末法时期,人人“邪解邪行”,应当普信一切佛法,“正学一切普真、普正佛法”,故又称“普法宗”。于是在当时中国佛教发展的背景之下,广泛吸收诸经内容,注重实践,提倡苦修、乞食、一日一餐、一切众生皆有佛性而见人一概礼拜、建立“无尽藏”作为施舍与佛事诸用、死后尸体置野外供鸟兽食等。

《续高僧传》卷16、《冥报记》卷上等有信行传。开皇初年,信行的弟子并不多,敦煌文献S.2137《信行遗文》中,信行说在开皇三年、七年(583、587)时,有信徒慧定、道进、王善行、王善性等4人,这大约是信行的谦虚说法,信徒也许更多些,因为至去世时,已经有信徒300余人。《信行禅师塔铭》云:“于是法师净名、禅师僧邕徒众等三百余人,夙以禅师为善知识,三业随逐二十余年,俱怀出世之基,共结菩提之友。”初唐时期,三阶教势力很大,新发现的陕西淳化县金川湾石窟约开凿于7世纪中叶,壁刻信行著作与佛经共8部(信行《明诸经中对根浅深发菩提心法》一卷、信行《明诸大乘修多罗内世间出世间两阶人发菩提心同异法》一卷、信行《大集月藏分经略抄出》一卷、《七阶佛名》一卷、初译本《十轮经》8卷、阇那崛多共笈多译《添品妙法莲华经》7卷、鸠摩罗什译《金刚经》一卷、玄奘译《如来示教胜军王经》一卷)。三阶教信徒死后多数葬在信行墓附近,如本济(562-615)、善智(?-607)兄弟二人死后均陪藏信行墓侧。现存三阶教塔铭也多有记载,如贞观五年(631)《化度寺邕禅师塔铭》、永徽元年(650)《真行法师塔铭》、显庆二年(657,卒于656)《光明寺慧了塔铭》、显庆三年(658)《大唐化度寺故僧海禅师(589-654)塔铭》、总章三年(670)《道安禅师(608-668)塔铭》垂拱四年(688)《大唐故朝议郎行泽王府主簿上柱国梁府君并夫人唐氏墓志铭》、开元二年(714)《大唐净域寺故大德法藏禅师(637-714)塔铭》、开元十年《优婆夷张常求(645-722)塔铭》等。至8世纪后期,塔墓百座,附近建寺,号“百塔寺”,至今犹存,然非旧貌。三阶教另一个塔墓群在河南安阳的宝山,至今尚有二三百座塔墓。

信行及其信徒还编撰了一些宣传资料,主要是经抄。最早记录三阶教教籍的是《信行禅师塔铭》:“遂于十二部经中,撰《对根起行之法》三十余卷,又出《三阶佛法》四卷。”永徽年间(650-656)成书的吏部尚书唐临撰《冥报记》卷上“信行”条云:“乃钞集经论,参验人法所当学者,为三十六卷,名曰《人集录》。开皇初,左仆射齐公,闻其盛名,奏文帝,征诣京师,住公所造真寂寺。信行又据经律,录出《三阶法》四卷。”弟子本济著《十种不敢斟量论》6卷等、弟善智著有《顿教一乘》20卷等(《续高僧传》卷18)。成书于597年的《历代三宝纪》卷12 记录《对根起行杂录》32卷、《三阶位别集录》3卷(当即《三阶佛法》,但卷数有一卷之差),合2部35卷。成书于730年的《开元释教录》卷18则详细记载有35部44卷的篇名与卷数,敦煌文献P.2412中的《人集录都目》记录有34部43卷,这是我们确定三阶教文献的重要参考资料。

通过学者的努力,敦煌文献中发现的三阶教资料有20余种40余件,一些篇名与《开元释教录》所载不同,主要有:《对根起行法》(S.832、S.2446、S.5841、俄1813、龙谷大学藏);《三阶佛法》(S.2684、P.2059);《三阶某禅师行状始末》(P.2550);《三阶佛法密记》(P.2412,内有《人集录都目》);《三阶观法略释》(P.2268);《第三阶佛法广释》(S.5668、S.6344、北图8725);《信行遗文》(S.3137);《信行口集真如实观》(S.212);《七阶佛名经》(S.59、S.236、S.1306、S.2360);《明大乘无尽藏法》(S.9139);《无尽藏法略说》(S.190);《大乘法界无尽藏法释》(S.721)、《如来身藏论》(S.4658);《制法》(S.1315、P.2849、S.7450);《乞食法》(P.2849、北图新351);《明恶法》(S.3962);《恶观》(俄92、北图新773);《佛性观修善法》(北图8386、北图新1002);《示所犯者瑜伽法镜经》(S.2423);《龙录内无名经论律》(P.3202);《人集录都目》(P.2412);《华严章》(日本京都富冈家旧藏,原件毁于关东大地震);信行撰《受八戒法》(P.2849);《略发愿法》(北图8422、北图8706、天津艺术博物馆312);《发菩提心法》(P.2283);《穷诈辩惑论》(P.2115);《佛性观》(S.1004、台湾99)等。

另外,日本古籍中有些三阶教写本,主要是《三阶佛法》(1-5卷,法隆寺、兴圣寺等寺院藏本)等。

由于三阶教思想与实践与传统佛教、中国文化产生摩擦,自产生之初就被视为异端邪说,屡遭排斥,《开元释教录》卷18云:“信行所撰,虽引经文,皆党其偏见,妄生穿凿,既乖反圣旨,复冒真宗。开皇二十年(600),有敕禁断,不听传行。而其徒既众,蔓延弥广。同习相党,朋援繁多。(即以信行为教主,别行异法,似同天授,立邪三宝。)隋文虽断流行,不能杜其根本。我唐天后证圣之元(695)有制,令定伪经及杂符录,遣送祠部。集内前件,教门既违背佛意,别称异端,即是伪杂符录之限。又,准天后圣历二年(699)敕,其有学三阶者,唯得乞食、长斋、绝谷、持戒、坐禅,此外辄行,皆是违法。我开元神武皇帝圣德光被,普洽黎元,圣日丽天,无幽不烛,知彼反真构妄,出制断之。开元十三年(725)乙丑岁六月三日,敕诸寺三阶院并令除去隔障,使与大院相通,众僧错居,不得别住,所行集录悉禁断除毁。若纲维纵其行化诱人而不纠者勒还俗。幸承明旨,使革往非,不敢妄编在于正录,并从刊削,以示将来。”这里提到600、695、699、725年的4次有敕禁断。另据《全唐文》卷28《分散化度寺无尽藏财物诏》,开元九年(721)曾敕令拆除无尽藏,所以三阶教历经5次大的禁止(而不是个别学者仅据《开元录》说的4次)。无尽藏、三阶院是三阶教的重要基础,所以对它们的取缔对三阶教打击非常大,导致衰微。725年以后的三阶教资料渐稀,主要有:767年,《再修信行禅师塔碑》(《金石录》1448)。8世纪末,圆照编集《隋传法高僧信行禅师碑表集》3卷(《宋高僧传》卷15“圆照传”)。825年,敬宗赐化度寺“化度经院”额(《册府元龟》卷52)。831年,长安县群贤里直心寺比丘尼总静卒,生平“法三阶法甚苦”(《全唐文》卷919《佛顶尊胜陀罗尼经幢铭并序》)。845年灭佛,846年改化度寺为崇福寺(《唐会要》卷48。《旧唐书》卷18下宣宗本纪“会昌六年五月”)。此后不见三阶教资料。自信行出生至此,约300年。

三阶教资料多数失传,敦煌文献中保存下来的相关资料成为最主要的研究材料。通过对传世文献和敦煌资料的研究,我们可以了解三阶教思想与发展的大致情况。著名的研究专著有3部:矢吹庆辉《三阶教之研究》,西本照真《三阶教の研究》和Hubbard Jamie的《Absolute  Delusion, Perfect Buddhahood——The rise and fall of a Chinese Heresy》。至于三阶教的研究论文,日本学者的成果最多,我国学者的研究相当薄弱,难以见到有深度的论文。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第19章有“三阶教之发生”一节,分析了三阶教思想的背景。另外,介绍得比较详细的有:郭朋《隋唐佛教》第2章“一度出现的三阶教”一节,杨曾文《信行与三阶教典籍考略》及《三阶教教义研究》,但诸文多来自矢吹庆辉《三阶教之研究》,取得的新成果不多。最近10年来,三阶教研究出现新的景象:一是新资料的发现(陕西金川湾三阶教石窟和敦煌十轮经变),二是新成果的问世(西本照真、Hubbard Jamie之专著),显示三阶教研究趋向深入。现将我们收集到的相关资料目录整理如下,供学者参考(未收末法、无尽藏、十轮经变等与三阶教相关的著述。因条件所限,一些论文未经核实)。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浏览全文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