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研究院 >> 敦煌研究院资讯 >> 正文
中国古代的方便食品:棋子面
 丨 高启安 丨 2017-9-25    访问量:  

“谕旨:北路兵丁进剿,应带牛羊肉、干炒面、棋子,可以随身备用,不必多需䭾载,交策楞酌量办理。”22

大规模制作以供应军队,正体现了此食物的制作方便、携带方便和食用方便,且不易腐败的特点。

明人高濂《遵生八笺》中记载了一种木香和粳米制作的“棋子”:“木香煎:木香二两,捣罗细末,用水三升,煎至二升,入乳汁半升、蜜二两,再入银石器中,煎如稀面糊,即入罗过粳米粉斗合,又煎,候米熟稠硬,捍为薄饼,切成棋子,晒干为度。”23

其实,这种炒熟的“棋子”在西部民间仍有流行,一般添加鸡蛋、植物油、糖,炒熟作为幼儿的不时食物,各地称谓不一,有曰“面蛋蛋”者;有曰“面豆豆”者。而甘肃省天水一带就称为“棋块子”,陕西宝鸡、岐山一带尚称为“棋豆”,甚至进入了商场售卖。

  

甘肃省甘谷县的面豆豆。籍贯为甘谷县的同事王祥伟教授赠送

但一些地方讹写为“齐子豆”名。

青海地区也有类似食物,称为“面大豆”,制作方式同于“棋子豆”。

笔者在伊朗考察,看到伊朗的各超市售卖此类袋装熟食,只不过为圆珠形,稍大。看来,在丝绸之路上,此等食物曾作为旅途方便食物流行。

到了清代,棋子面甚至出现在了朝廷大规模的宴饮活动中:

“席用面百斤,品数与一等席同;三等席用面八十斤,红白馓三盘,棋子四椀,麻花四盘,饼饵十有六盘,干鲜果十有八盘;四等席用面六十斤,红白馓三盘,棋子四椀,麻花四盘,饼饵十有六盘,干鲜果十有八盘;五等席用面四十斤,品数与四等席同;六等席用面二十斤,红白馓三盘,棋子二椀,麻花二盘,饼饵十有二盘,干鲜果十有八盘。”24

之所以在大规模饮食活动中出现棋子面,皆因其饮食规模宏大,须事先准备好一些方便食物,因此,棋子面以其可以事先制作而进入了宴饮饮食行列。

棋子面之流行,也很早就进入了食疗领域,检索古医方,有数十个关于棋子面疗治疾病的验方。


22[清]傅恒等编《平定准噶尔方略》正编卷三,台湾商务印书馆“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358册,第42页。 

23[明]高濂《遵生八笺 饮馔服食笺》“法制药品类”,巴蜀书社,1992,第829页。 

24《钦定大清会典则例》卷一百五十四,台湾商务印书馆“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第625册,第61页。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