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敦煌与丝路 >> 丝绸之路 >> 正文
巡礼拉卜楞寺晒佛节
来源: 丨     作者:文/图:胡同庆、王义芝 丨    时间:2010-03-26   访问量:

  

正月十二的傍晚,乘坐的班车行驶在临夏往夏河的公路上。班车停停走走,一途有许多人上上下下。有汉民,有回民,但更多的是藏民;有脸膛被强烈紫外线晒得黢 黑的老人,也有被母亲怀抱的婴儿;或是祖孙三代,或是一家三口,或是同行的亲友。大多提着大包小包,看上去像是春节期间到亲戚家串门的。

偶尔有人抽烟,有人闲聊,也有人为了票价和票务员争吵;有藏语,有汉语,有不同的地方语言,有听得懂的,有听不懂的,也有听得似懂非懂的;各种气味、各种语言交杂在一起,还有多种不同的民族服装,这种种的异样,在随团的旅行中是不可能感受到的。

车内有暖气,还聚集了人们身上散发的热量,很暖和。车窗外可根据公路的坡度,感觉到海拔在逐渐升高,沟内的积冰和山坳间的积雪也越来越多;寒风凛冽,车内 能听到风的呼啸声,公路旁树枝被吹得不断摇晃,路人裹戴着厚厚的衣帽,让车内的人也感到一股寒意。然而,当班车驶入夏河县境内的公路后(路牌标示距夏河30公里),我们突然看到车窗前方约百米处出现了几个起起伏伏的人影。很快便看清楚了,原来是一些磕长头的藏族群众,他们一边双手合十,一边全身扑跪在地,在飕飕寒风中沿着公路朝着拉卜楞寺方向一步一磕头地前行着(图1大约相隔三五百米便能见到这样的情景,有两三人在一起的,也有单身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看上去中年的居多,有的像是一家人;也有坐在路边稍作休息的。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01.jpg

虽然曾在塔尔寺等寺院内见到过磕长头的藏民,也在电视上见到西藏一些藏民磕长头朝拜圣山圣湖的场面,但因为切身的距离感和空间感,因此感受不深。而如今, 一方面感受到车窗外凛冽的寒风,一方面立刻想到这里距离夏河拉卜楞寺还有最少二十多公里,根据他们磕头行进的速度计算,至少要两三天才能到达目的地,这近 乎切身的感受、联想、计算,都在一刹那间,所以心灵不免为之一震。

随后问开车的司机:“这些磕长头的藏民,他们晚上在哪里住宿?”司机回答:“随地就睡嘛。”也就是说,他们只是用随身穿着的长袍或毛毯将身上一裹,便露宿在这冰天雪地里。

磕长头又叫磕等身头,也叫长跪。 据说,这种磕头的方式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迄今为止,没有别一民族、别一宗教、别一国家发现过类似的方式。一步一磕,平均每天只能行进几公里。看着眼前的情景,想到以前曾听说有些从青海四川等地长跪到西藏拉萨的藏民,一路上要花费1年多的时间,还有些年老力衰的朝圣者死在路上,禁不住深深感叹藏民虔诚的佛心和超凡的毅力。

 

2010年3月26日,即农历正月十三。昨晚的雪花铺满大地,整个夏河县城和拉卜楞寺院都显得格外圣洁,清晨走在街道上,闻不到一丝尘土的味道。这一天,是甘南藏族人民每年最期盼、最隆重、最盛大的节日。

大约八时许,人们便踏着雪地,沿着顺时针方向,互相跟随在寺院边的一排排转经筒前面,一边祈祷念经,一边转动经筒,形成一道道人流,纷纷赶往寺院南侧晒佛台,在大夏河南北两岸聚集。

途中,也有不少藏民,磕着长头,一步一磕前往晒佛台。

晒佛台修建在大夏河南岸大约45度的山坡上,宽近20米,高30多米,前面是一大片开阔平地(图2);河的北岸至寺院边也有一大片平地,有两座桥横卧其间,形成巨大的广场。这时,从四面八方来的人越来越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些较为年长的藏族群众则坐在桥或公路两侧的石阶上,都在耐心地等待。

从外地来的游客和摄影爱好者,则大多跑来跑去,或爬到旁侧的山坡上寻找最佳的摄影点,或拿着相机在人群中穿梭,对着身穿民族盛装的藏族同胞,不断地按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03.jpg

下快门。因为,今天对于藏族同胞来说,不仅仅是一般宗教意义上的节日,而且也是充满生活热情的喜庆节日。可以看出,这一天藏族同胞的衣着穿戴都经过精心的打扮。其中尤以藏族妇女光彩照人,夺人眼目,她们或头戴翻毛边的绣花呢帽,或头戴石榴形帽,或头戴顶端坠一束红缨的白羊羔毛围边皮帽,也有很多戴的是既可作帽、又可作口罩或围巾的一种现代围套;发式也有很多种,或随意的一卷,或简简单单的马尾巴,或洋溢活力的披发,或两条长长辫子用彩色丝带装饰发梢,以及具有民族特色的“碎辫子型”,即将头发梳编成数十或数百根细辫。藏族妇女特别重视头部妆饰及服装饰物的精巧富丽,许多青年妇女头部和颈部都饰有红珊瑚、蜜蜡珠、玛瑙、翡翠、绿松石等,腰部则饰银碗、银圆、铜圆等。据说,藏族妇女逢年过节,都要精心打扮,为了出奇制胜,仅梳妆一次,要费半天乃至一天时间,并且要有两三个人帮助盘头、梳辫、戴饰品。因此,每年一度的晒佛节,自然也就成了藏族人民互相竞美显富、表达自己热爱美好生活愿望的最好机会。

     大约上午十时,远处雪山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突然,人们纷纷向贡唐宝塔方向的小桥拥去,只见身着节日盛装的迎佛马队在前面开路,已经从寺院出来通过小桥到了南岸,其后是演奏锣、钹、鼓等乐器的僧人乐队(图3,以及持五色幡幢和黄色华盖的僧人仪仗队(图4 随着庄严肃穆的佛乐声,上百名精壮的僧人在乐队、仪仗队的引导下,肩扛长龙一样的佛像唐卡画卷,在骑马卫队的护送下前往晒佛台。数百多米的路上,藏族民众 紧紧跟随着抬唐卡的僧人队伍,潮水般地涌向画卷长龙,争抢着向佛像上抛哈达,更多的人扑向唐卡画卷,用头去轻碰唐卡,以获取吉祥,祈望能得到佛陀的保佑。

这时候,还有专门的僧人拿着柳条,骑着快马绕前绕后地用柳条抽打周围的百姓,而被抽到的百姓都非常开心,因为这也表示佛陀在赐福与他。亦如一首歌里唱的:“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05.jpg/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07.jpg

巨幅的佛像唐卡在喇嘛们的簇拥下,沿着山坡到了晒佛台的顶端;乐队和仪仗队则来到晒佛台下方两侧;众多的喇嘛分站在晒佛台从上往下的两侧。佛像并不是立刻就展开来,据说晒佛节的日程安排是经过寺院活佛推算的,人们确信占卜会给他们带来神的旨意和安排,只有严格地遵循这些律法,才能得到神的庇护,才能在新的一年里平平安安,人畜兴旺。 

聚集在广场上的数万名群众,都在翘首以望,耐心地等待着(图5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09.jpg

十时二十五分左右,巨大的佛像唐卡在数十名喇嘛的扶持下,经过约五分钟的时间,慢慢地从顶端往下徐徐展开,但上面有金黄色绸缎覆盖着。这层覆盖在佛像上的绸巾何时揭开也要经过活佛卜算,所以具体时间每年都不一样。此刻,众活佛、喇嘛开始念经,围观的人们则一个个神情肃然,空气似乎也凝固了。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11.jpg

    十时三十八分左右,覆盖在唐卡上面的金黄色绸缎向两侧徐徐揭开(图6,只经过约一分多钟的时间,庄严的佛像全部展现在人们的眼前。奇妙的是,此时一道道霞光正好从山顶射下来,照耀在巨大的佛像上,光芒映射得人们几乎睁不开眼(图7 时间计算得如此的精确,令人惊奇,此刻约为十时四十分。这时晒佛典礼进入最高潮,在广场等候的藏族民众口里一边不断地诵经,一边不断地向佛像顶礼膜拜。此 时此刻,鼓乐声、诵经声再次响起,人声鼎沸,鼓乐齐鸣。群情激动,人们纷纷涌向晒佛台下,有的将早已准备好的哈达抛向佛像,有的将钱币投递给上面的喇嘛, 有的在晒佛台石壁前磕碰头额。人们一批上去,一批下来,一批又上去,像浪潮般地一波接一波。虽然坡陡雪滑,但人们相互搀扶,并给老人孩子让道,庞大的场面 拥挤但并不混乱,井然有序。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13.jpg

如此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十一时十分许,晒佛节接近尾声,巨大的佛像又被黄色的绸缎覆盖,一些僧人开始从晒佛台的顶端将佛像慢慢往下放,下端的数十名僧人则将它缓缓卷起来。被卷好的佛像在人群的簇拥下又按照原先的方式抬回,鼓乐声、诵经声不绝于耳

   佛像在人们的视线中渐渐远去(图8,带走了藏族人民的祈愿和祝福。广场上的群众陆续散去,他们恢复了平静,从他们安详的神情可以看到,佛陀给他们留下了一个平安祥和、丰收富裕的吉祥年。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15.jpg

        许多外地游客却久久不愿离去,他们漫无目的地徘徊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似乎在思索什么,他们的神情很凝重……

人们通过祈愿获得了佛陀的庇护,同时佛陀告诉人们,要实现人生的目标,必须靠自己的力量,一步一个脚印去努力,去实践,要知行合一。

转经,是一种坚定信仰的修行方式,也是一种将“信”转化为“行”的方式。

于是,刚参加了晒佛活动的藏族群众在稍作休息、吃一点随身携带的干粮后,便立刻沿着一条条转经长廊、一幢幢寺院建筑以及长达3.5里的拉卜楞寺院外墙,开始了坚定自己信念的转经活动。

        一般而言,转经就相当于念经,是忏悔往事、消灾避难、修积功德的最好方式。最常见的是用手摇小转经筒或手推大转经筒,即把经咒放在转经筒里,每转动一次就相当于念颂经文一次,积累一份功德。另外,围绕寺庙、佛塔、嘛尼堆、圣地、圣湖绕行、巡礼、磕长头等,也是积功德的转经活动。

在拉卜楞寺院外围和一些佛殿周围,到处都是狭长的转经走廊。一排排直径约80多厘米、高约1.5米的木质彩绘转经筒,被整齐安放在约80厘米的台阶上,一眼望去,既感到壮观又感到神秘。另外也有直径约50厘米、高约1米的铜质转经筒,以及直径约2米、高约2.5米的巨大木质转经筒。

在长长的转经走廊里,人们有序地一个跟着一个,按顺时针方向,一面用右手推动高大的转经桶,一面快速行进(图9)。这里面有步履蹒跚的老阿妈,有稚气未脱的小孩,有耳鬓灰白的年迈喇嘛,有远道而来的牧民,有憨厚壮实的小伙子,有身穿盛装的年轻姑娘,有身背婴儿的母亲……。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安详的表情,相互间传递着一种信念。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17.jpg

一些外地游客也跟在藏族群众的后面,试着推动一个一个的转经筒,但很快右手就变得酸胀,于是很少能坚持下去。这才对转经的意义有了一些了解:原来转经不仅是藏民坚定自己宗教信念的一种方式,同时也是藏民坚强意志、坚韧性格的体现。

长期以来,藏族人民都生活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之中,为了生存,他们需要有坚定的生活信心,需要坚韧不拔的性格,需要团结互助的精神,更需要一种民族凝聚力。当藏族群众围绕着一幢幢佛殿、一座座佛塔以及寺院外围那长长的土墙进行转经活动时,就像一个行军的队伍,为了同一个目标,朝着同一个方向,坚定地一步一步往前行进(图10 、图11)。这时,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对宗教的虔诚,更多的是对生命意义的诠释。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19.jpg

   /files/content/2012-12/765471021.jpg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