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中原文物巡礼记略——中原古建筑与敦煌建筑画的关系
敦煌研究院 丨 孙儒僩  丨 2017-3-9    访问量:  

我和李其琼先后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和五十年代初到敦煌工作。我从事石窟保护,她从事壁画临摹及美术研究工作,直到1993年退休。退休以后还接受敦煌研究院的安排,继续从事相关的工作。敦煌石窟是一处博大精深的古代文化遗产,就我们的一生在这里从事保护和研究工作也只能在我们工作的范围做到力所能及的工作,对石窟保护和石窟艺术只能说是有点一知半解的程度。我们祖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史,遗留的文化遗产极其丰富。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我们虽然参观过云冈、龙门、麦积山等著名的石窟,但彼时我们实在是太年轻,知识贫乏,了解到的东西实在太少,十分遗憾。从五十年代后期到七十年代的频繁政治运动中,又虚度了宝贵的年华。

到本世纪初我们彻底解除了工作的牵联,回想我们的一生就只有对敦煌的一知半解,特别从事《〈敦煌石窟全集〉——敦煌建筑画》、敦煌石窟建筑》两本书的编撰之后,更感觉敦煌艺术的伟大,但毕竟它的位置是在祖国大西北的一隅,它的根在那里,和祖国中原文化有什么关联,有什么影响知之甚少。虽然我们已经垂垂老矣,但仍不甘心就此了却一生。2006年我和李其琼都已是耄耋之年——81岁了,但我们还是决定做一次中原文物巡礼。很感谢敦煌研究院领导的支持和帮助,特别安排我们的女儿孙毅华和我们同行。我们于2006年6月22日由成都出发,经洛阳、鞏义、郑州、开封、安阳、河北磁县、石家庄、正定、太原、平遥、介休、五台、繁峙、应县、大同结束考察行程。经内蒙古、宁夏返回兰州。   

此次考察重点想看看石窟、古建筑、古壁画等等文物及其保护情况。

6月24日

图1-龙门石窟奉先寺

参观龙门石窟,龙门石窟地处中原心脏的洛阳,北魏孝文从大同迁都洛阳,由皇室贵胄的力量开凿石窟,此后唐初以洛阳为东都,武则天长期在此居住,由她下令开凿的奉先寺规模宏大,以卢舍那佛为中心的十一身巨型雕像,震撼人心,它开凿在西山的半山腰上,经过宽阔高耸的石台阶才能达到造像的跟前,远观宏伟,近视细腻,巧思规划达到了高度的艺术成就。作为中国的佛教艺术它没有那种悲悯、冷漠的情调,我站在伊水岸边仰望奉先寺,感觉到一种开敞,明朗和磅礴的气魄。真是大唐盛世文化的成就。

在这里我不打算对龙门的精湛的石雕刻作进一步的了解,令我感受很深的是伊阕东西两山之间的伊水经蓄水形成宽阔的湖泊,湖水碧波荡漾,岸边垂柳依依,两山上松柏苍翠,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我国的知名历史文化古迹。经过近几十年的经营造就成为如此优美的旅游景点。

图2-龙门石窟西山

几十年来我曾多次到过龙门石窟,此次一来眼看山青水秀的景观。继而一想龙门石窟开凿在石灰岩(我不懂地质不能确定是石灰岩还是大理岩)上,岩石的节理和层理都比较发育,现在满山的松柏,树根深扎在岩石的裂隙中,天长日久,树木生长,根系发育壮大,树根周围岩石的裂隙也随之扩大,可能渗入更多的雨水。渗水的作用也是无时无刻在影响着雕刻艺术的安全,特别在冬天表面裂隙渗水的冻溶作用可能存在。也许目前我们肉眼看不见这些影响的存在,但它是缓慢的在起作用。目前我们感受着山青水秀的愉悦,我不能否定它的正面作用,但如何防止它长期的负面影响,是我们文物保护工作者应该慎重考虑的问题。也许我的想法有点迂腐,可能是枸人忧天。

下午去芒山参观古墓博物馆,有些东汉时期的空心砖墓,墓顶作梯型断面,与莫高窟第275窟北凉窟的窟型相似。洛阳与敦煌相距四千里,在文化上竟有如此深刻的影响,不可思议。莫高窟从北朝开始多数石窟多作覆斗形,覆斗也来源于墓葬的形式。

6月25日

由洛阳出发经连霍高速到鞏义县,参观巩县石窟。石窟开凿在一片不甚高耸的山岩上,共存5个石窟,摩崖大佛一处.。石窟之间的岩体上尚有大量的摩崖佛龛及碑刻,沙质岩质地细密,石窟造像一般都精雕细刻,是北魏景明年间(公元500年前后)魏孝文改制以后的产物,人物造型比较娟秀优美,特别是第一窟中的帝后礼佛图是浮雕群像,虽然不如龙门石窟宾阳中的规模,但宾阳洞中的帝后礼佛图已遭外人彻底破坏。此处的礼佛图是硕果仅存了。石窟是细沙岩质,可以精雕细刻,礼佛图面积不大,帝后高约50厘米,人物的衣冠服饰简洁流畅。小巧玲珑是其特点。此处石窟的中心柱及各壁的佛龛多有雕饰华丽的帷帐,联想到甘肃天水麦积山上七佛阁佛龛外沿均塑作帷帐,宁夏固原须弥山石窟中心柱的佛龛外沿亦装饰帷幔。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帷帐是我国很早就有的一种大型家具,但只有帝王及王公贵胄才能享用,外来的佛教在我国流行以后,为了表示对佛的尊崇,佛教早期石窟中在佛龛外沿施用帷帐是较为普遍做法。

行程匆匆不及细看。下午3时抵达郑州。

6月26日

9时参观河南省博物馆。博物馆是近年新建的,造型新颖,功能合理,藏品十分丰富,特别是大量的东汉冥器,规模巨大且又完整,可以藉以对汉代建筑形象的概略了解。

6月27日

由郑州去开封,开封是北宋的首都汴京,根据文献记载宋时的汴京已经和唐代的长安和东都洛阳的规划布局有很大改变,封闭的里坊转变为开放的街道。商业发达市场繁荣,宋人《东京梦华录》中有很好的记载。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形象的记录了昔日汴京城市繁荣商业发达的盛况,历史沧桑开封曾经沦落过,现在又成为著名的旅游古城。我们去的目的不是旅游,是参观两座宋代的塔和一处道教建筑玉皇阁。

开封东北角有铁塔(开宝塔,公元1049年)塔高55.88米,塔身玲珑瘦高,秀丽的表面全用深褐色琉璃面砖贴面,因其褐色似铁锈,因此称为铁塔。塔身为仿木机构形式,因此所有椽檩斗拱等琉璃构件都是预制的。整个塔身要成千上万的预制构件,形状不同、大小不一,从设计、制作、烧制、贴面安装其难度是相当大的。

图3-开封玉皇阁

过去因为黄河决堤,塔的基座已埋入淤泥中,长期水淹,塔身屹立如初。想当初建塔时,基础的设计是颇为牢固的,开封东北另一座宋塔称为繁塔。塔身三层,但体积庞大,形式独特,塔的表面全部用琉璃面砖贴面,砖面有模印各种不同形象的佛像。“繁”字读作波,塔周围居民多繁姓(波)因以为名。玉皇阁是元代建筑,体形不大,但造型特殊而复杂.建筑的外表梁、柱、斗拱、瓦当、滴水全部由多色琉璃预制构件镶嵌而成,真有点巧夺天工的感觉。

6月28日

晨离郑州,途经安阳的殷墟。殷墟是我们近代考古的巨大成就。因时间关系,只能走马观花而已!陈列室均建在地面以下,保持地表的平原地貌。唯一的建筑是根据殷墟宫殿遗址的复原设计,是建筑考古的一种尝试和探索。

图4-安阳修定寺塔

今日此途的目的地是安阳修定寺塔,因道路不熟,几经周折,下午3时许才到达我们想往已久的寺塔。寺塔在清凉山间的台地上,远观就是一座方形攒尖顶单层塔,当其走近塔身,才令人感到惊讶和欣喜。寺塔建于盛唐后期,塔身四面全用各种形状的浮雕花砖拼镶贴面而成,形成极其豪华精致的表面装饰。据管理人员介绍塔身四面共有三千多块不同形式的浮雕面砖,有矩形、方形、三角形及菱形等,不同形式的面砖上有七十多种不同的浮雕纹样。

    

图5-修定寺塔浮雕面砖     

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三千多块面砖镶嵌成一座帐形的方塔,塔的四角有柱,柱也是用有花纹的面砖镶嵌而成,塔的四面檐部以下的帷幔,高约两米,极其华丽。帷幔每隔约一米又有繁复的缨络下垂至塔底,塔的帷幔以下用绳纹面砖把塔身分隔成入若干菱形的格,格中镶嵌着各种雕塑优美的人物和器物,种类繁多,大致有天王、力士、飞天、狮、象、舞蹈胡人,法轮、法器等等,不及细看。塔的正面开圆卷塔门,仅门的平枋及立枋用石料制作,用以加强门洞结构的坚固,门的两侧有等身的金刚力士浮雕塑像。

塔的整个造型并不特殊,但它的装饰从设计、浮雕模型的制作到窑工制作与烧制面砖各个环节都不能发生误差,最后才能镶嵌成如此完美的墙面,镶嵌得天衣无缝,这是有唐一代建筑、美术工艺完美结合的成果。让人惊叹的是在不大菱形砖上塑造的飞天、舞蹈人物、动物、和各种器物造型都非常精美,应该是当时高超匠师精心制作的产物。如此精美绝伦的预制浮雕饰面建筑,当时决不是孤例,已经是十分成熟技艺,前述开封的两宋塔及元代的玉皇阁以及更晚的南京明初所建大报恩寺琉璃宝塔,高七十多米全是预制琉璃构件贴面,是明成祖为报母恩举国家之力建造的,据说是一大奇迹,塔身雄伟、流光溢彩,惜毁于太平天国的战乱中,这种预制镶嵌艺术建筑材料的艺术和技术的高度成就源远流长。

我国现存有成百上千的古塔,但是用帐形作为佛塔的造型却是孤例。前面说过帐是我国古代帝王、贵胄生活上享用的大型家具,当佛教传入我国之后,为了对佛的尊崇,帐也成为安置佛和菩萨尊像的设施。这在中原以及西北石窟中都有明确的表现。修定寺塔如果从形式上说可称为帐型塔。

修定寺的所在目前并没有清幽的山林,但它远离宣嚣的市廛,禅僧可以在这里禅修入定,禅修之余可以右旋拜塔,瞻仰塔上的优美的纹饰,如天王、力士、天衣飘扬的飞天,及常转的法轮。使禅僧的思绪进入更高的境界。也许就是建寺修塔的目的吧!

图6-莫高窟217窟的经台

此行察看此塔是为莫高窟的建筑画寻找根源,总算如愿以赏。此塔是现存古建筑的孤例,但在莫高窟有唐一代代壁画中表现的建筑,有多种形式表现有饰面的建筑,决不是偶然现象,例如第431窟北壁画有四座台式建筑,台面用多色正方形面砖饰面。第217窟北壁经变画中的经台及钟台,台的表面用深红,大红,兰色及绿色面砖镶嵌贴面,中心有一圆点,可能表示为钉帽。不同颜色的面砖可能表示多色的琉璃,我记得某古籍上有隋炀帝的诗“钟发琉璃台”一句,以上提到的钟台和经台与诗句完全相符。但仅仅是方形没有花纹的多色琉璃面砖。到中晚唐时期的壁画中的城门、角楼出现用有花纹的方形及菱形的装饰,第231窟东壁壁画中有方形花砖装饰的城台。第159、9壁画中有菱形花砖装饰的角楼及城门。古代城门及角楼是城的重点设施,但都是用夯土筑成,据考古发掘唐代长安城是用砖包砌城门的,用以加强城门的安全。

图7-莫高窟159窟壁画的城楼

当天天色阴沉,时间仓促,没有拍好照片,遗憾。当晚驱车赶到河北峰峰矿区,南北响堂山在此境内。

6月29日

图8-南响堂5、6、7窟外观 

北响堂山山势雄奇,满山苍翠,但石窟在山之巅,有石阶盘旋而上,但过于陡峭,我和其琼自感力不从心,只有望窟兴叹!只有毅华在张所长的陪同下勇于登上石窟。下午返回南石窟寺,较为仔细的看了5、6、7等窟,石窟很好。南北山石窟建于北齐,也是这一短暂王朝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此地虽离云岗及龙门大型石窟不远,但石窟形制及造像却有它独有的艺术风格,例如第5。6。7三窟,虽然编为三号。但实际是一个窟,因为三窟同在一个石雕的窟檐之下。窟檐三间四柱,柱作八边形,中部有莲花束腰(时隔约五百年之后莫高窟曹氏政权所建的第427、430窟檐的柱上采画束莲,真是异曲同工,)两次间阑额上各有一斗三升的斗拱一组,窟檐之上有较为扁平的覆钵,装饰许多宝珠,三窟及其窟檐是整体规划设计而成的,比例合度,装饰华丽。

图9-火焰宝珠文饰

石窟之上有覆钵覆盖是表示塔意思,此处其它石窟中多处有覆钵塔形佛龛。有的覆钵上不作相轮,而树以硕大三宝珠,三宝珠是表示佛、法、僧三宝。其造型非常华丽。对塔崇拜可能是当地佛教的特点,此处石窟随处可见雕凿的宝珠,三宝珠及忍冬花饰,从花饰设计、雕凿技法,都反映出中原文化的深厚底蕴,

下午4时转赴邯郸,再转乘长途汽车赴石家庄。

6月30日

图10-正定花塔

今日主要去正定,正定古称镇州,是河北通往山西、河南的交通枢纽,现存有较完整的城墙,城内有仿古一条街,这是为旅游而开发的景点。我们首先参观广惠寺花砖。梁思成先生据外表仿木结构的形式大致定为金代所建。塔的造型奇特,塔为砖造,中心一大塔,四隅各建小塔(也可称为金刚宝座塔)各塔的轮廓线十分曲折,中心大塔的塔刹部分不作相轮,而作粗壮的锥形,表面塑层层小屋殿堂,与敦煌莫高窟城子湾花塔极为相似。莲瓣上有殿屋表示华严世界繁荣广博。所以此似应称为华严塔,此塔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时的照片五塔俱全,后来四小塔崩毁,经近年于已修建复原。

正定开元寺存的钟楼的国保建筑,经近年维修,但涂装的红土颜料过于深沉,让人感觉沉重,内部梁枋的颜料青绿色调又太耀眼,古建筑维修保护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天宇寺凌霄塔八边形平面,下四层是楼阁式,上几层是密檐式塔,造型奇特,但不协调。

图11-隆兴寺摩尼殿

隆兴寺是我多年向往的大寺院,寺院大体建于北宋,规模十分庞大,共五进院落,第三院的摩尼殿作十字形平面(插图11隆兴寺摩尼殿)四面中部出抱厦,殿身重檐歇山顶。所有屋脊用绿色琉璃,即所谓减边琉璃,莫高窟隋唐壁画中的殿屋的屋脊画作绿色的比比皆是,大殿正面抱厦山面向前,建筑立面显得较为活泼。殿内空间开阔宏伟,但比较阴暗,三身大佛近年全部贴金,在阴暗的环境中金光幌耀,特别突出,在古旧建筑环境中不太协调。据说是地方大员的主意。摩尼殿的十字平面,四面抱厦的建筑形式在榆林窟第三窟壁画中殿堂十分相似。榆林窟第三窟如果的确为西夏时期的石窟,则和摩尼殿的时代是相近的。中原与西北相距遥远,但文化影响上仍是息息相通的。摩尼殿后大院落中,正中有佛香阁,两侧有转轮藏殿、慈寺阁,最后还有弥陀殿,真是殿阁楼台,次第起伏,十分壮观。莫高窟唐宋壁画的佛国世界,殿的两侧是高阁,壁画中反映是现实的存在。佛香阁前甬路的两侧各有碑亭,莫高窟第217窟北壁观无量寿经变中佛殿前的两侧也各有碑阁,在这里如有可能把视线提高,作鸟瞰俯视所见的情景是殿阁楼罗列。所不同的仅仅缺少碧波荡漾的七宝水池。寺院的布局的确说明莫高窟建筑画确是现实事物的反映。见此景象,十分欣喜。

在返回石家庄的途中,参观了昆卢寺,其中第二殿中全是明代的水陆画。佛教、道教诸神集于一殿中,但绘制精良,保存也较好,但与80年的出版物相比较,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甚可惜。(近来已进行保护修缮)

7月1日

下午3时半到太原,晚上与山西古建所李总商定在山西的活动行程。

7月2日

图12-天龙山石窟窟檐

8:30山西古建所的小刘陪同我们去天龙山,路过晋祠后进入山区盘旋上山,到达山顶经山路沿西峰下山参看石窟,石窟较残破,特别是人为破坏让人愤慨。此处石窟外部有石刻的窟檐外廊,三开间四柱,柱作八边形柱,柱顶置一斗三升的斗柱,人字拱的补间。拱的上部有横向阑额,此种建筑结构方式在莫高窟隋代第419窟壁画中多有表现。天龙山石窟是北齐兴建略早于隋代,在敦煌隋代壁画中也有阑额置于斗拱之上,但阑额直接与柱头相连接,形成较稳定柱间连接的结构方式,是建筑结构方式的重大改革。隋代是建筑结构发展的过渡时期。

此处一大佛是上下层布局,上层大佛比较完整,下层是三大士,头部均失盗,现存是经近代修复的。窟的大象外部的高阁是近年新修的。用于保护大象免遭风雨侵蚀。外观高阁的造型色调尚比较协调。天龙山石窟岩质是砂岩,节理、层理均很发育,岸边裂隙继续风化,如有地震,石窟文物保护堪虑。 

下午参观晋祠,晋祠是金代以后的一处庞杂的大建筑群,现在主体的建筑是金代的圣母殿。其轴线上有戏楼、献殿、水池、圣母殿建于北宋年间,七间大殿,殿内是减柱布局,显得空间开朗,正中有圣母塑像,后壁及左右壁下,有四十尊圣母的侍女等身塑像,身姿苗条,面目娇好。经雕塑家刘开渠先生的推重,因此广为传颂。圣母殿外檐柱有飞龙缠绕,形式又各不相同,池上有十字桥梁名“鱼 沼 飞梁”。所谓“鱼沼飞梁”实际上是略成方形水池,上架十字相交的桥梁,桥梁下石柱斗拱支撑。与莫高窟唐代经变画净土的宝池有点相似的意趣。但规模甚小,圣母殿周遭古柏参天,有的已经倾斜,依然苍劲挺拔。六十年代初我曾游过一次晋祠,当时园内的“难老泉”池水贯通全祠,泉水清澈见底,晶莹可爱,近些年来,晋祠周边工农业的发展,打井取水,破坏了地下水源,祠内泉流已不复当年,悔之晚矣!。

7月3日 

图13-太原徐显秀墓壁画仪仗人物

上午参观山西省博物馆。馆舍设计新颖,藏品丰富精彩。在这里看见著名的北齐的娄睿墓壁画的照片,人物形象、线描都非常精彩,反映了中原文化的高水平。莫高窟虽然保存了系统的壁画艺术,除少数优秀石窟外,一般石窟的水平上远不及中原达到的高度。下午5时小刘陪我们去太原郊区参观北齐徐显秀墓,砖砌方形墓室。墓室的四壁均有壁画,保存完好,对墓门正壁,徐显秀夫妇坐于高大帐中作宴饮状,左右有持果盘者及正在演奏琵琶、箜篌等乐器乐工。两壁有众多仆从及乐队、及健硕的牛马、羽保、伞盖等仪仗一应俱全。人物大于真人,前呼后拥,蔚为壮观。太原徐显秀墓壁画仪仗人物(插图13)是研究北齐衣冠、服饰、礼仪及显贵人物的豪奢的生活情状。墓室壁画保存完好,人物面目丰腴,红唇白面,有正面,半侧面,侧面等多样画法。面相用浓墨描画,仅在眼侧及嘴角之侧用淡红晕染,是其特点。

墓主徐显秀曾随北魏、东魏,后随北齐,官位显赫。从壁画人物装饰看来似为北方某个民族中的上层人士。

墓室在地下8、9米,墓道上有临时的搭设保护,但从长期来看,急需采取相当的措施才能保证墓室壁画的安全。(近来听说壁画已进行了保护处理)

7月4日

由太原去介休参观后土祠,所谓后土是掌管大地的最高神灵,是一位女性的神,这是一处多进院落的祠庙建筑群。真是楼台殿阁、飞檐画栋,建筑规模不大,但组织极其巧妙,错落有致。戏楼、大殿造型华丽,小巧玲珑昭示厚土女性的灵巧。祠内原有大量彩塑,成于明代。由于殿屋潮湿阴冷,塑像的下部已经严重酥碱。塑像的下部已经酥碱,(后来经修复)殿屋大量使用琉璃,建筑的外观十分华丽。山西是古建筑大省占全国古建筑的70%,保护工作的担子相当沉重, 从介休去平遥,此地是有名的旅游地,街道衙署、牢狱、票号等建筑都保存完好,旅游旺季游人如织,我们只作短暂逗留,转去双林寺看明初塑像及镇国寺五代塑像。镇国寺建于北汉天会七年(963年)也是我国著名的木结构古建筑。山西的古建筑多用琉璃而且是多用在屋脊上,与莫高窟壁画中唐代建筑画屋脊画作绿色,屋面是青色(表示普通的灰瓦)绿色的脊表示琉璃瓦饰。建筑术语称为剪边琉璃。

双林寺虽然是明初的建筑,大殿屋顶全用琉璃瓦件,屋面用橙、绿两色的铺装成菱形图案,非常华丽。莫高窟中唐的158窟中唐石窟的金光明经变中的建筑画的殿堂屋面用三种不同色彩的瓦,铺设成斜行行列,这一现象说明莫高窟建筑画所反映的剪边琉璃和多色琉璃在唐代是存在的,使用也较为普遍,不是画师们的虚构而是现实的反映,当不是偶然的现象。 

7月5日

离太原去南禅寺,寺在五台县的西北荒僻的农村里。11时抵达。南禅寺是八世纪唐代建中三年(782年)的木构建筑,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木构建筑实例。实在是特别珍贵。南禅寺大殿是三间小殿,殿内当心间的左右两缝,使用通长大梁,连接殿的前后檐柱,殿内没有柱,殿虽不大但显得开朗。殿的中部设大佛床。形如倒凹字(插图14南禅寺大殿平面示意)佛床上有十三身塑像,一佛、二弟子、文殊、普贤、二昆仑奴、二供养菩萨、二天王、二协侍,人数众多,但排列疏朗,并不拥挤,(七年前一昆仑奴、二菩萨被盗,至今没有破案深感惋惜。)

图15-南禅寺大殿

三间小殿小巧精致,殿中的佛床与莫高窟第61、55、196窟极其相似,可能是当时社会上典型的佛殿建筑布局形式,殿的三间外貌出檐深远,整个殿屋的轮廓与莫高窟第445南壁净土变上部所画三间小殿的外貌极其相似。下午去佛光寺,寺在五台的南边,周边是丘陵,环境较好,园中树木葱茏,从月台上远望,寺外四山环抱,山峦重叠,视野开阔。院中花木扶疏,但不便于拍摄建筑全貌。进入园中左侧是金天会15年所建的文殊殿,五台山是传说中文殊菩萨的道场。殿七开间,约600平方米,除一周檐柱外,殿的内部只有六根柱子,结构大胆而巧妙,庭院正中有一高耸的经幢,造形不错。沿寺院轴线登上高耸的台上,实际是利用山势而成的高台,台上两株古柏苍翠挺拔,大殿建于唐宣宗大宗十一年,(公元857年)大佛殿面阔7间,进深4间。单檐庑殿顶,正面中五间设板门,稍间设直棂窗,朴素庄严。因为在高台上,殿基扁平而低,殿内设横向长矩形的佛床,上有二十余造像,可惜为寺僧重装失去原貌。佛光寺在唐代五台山的繁荣时期是五台十寺之一,莫高窟第61窟五代的五台山图中画大佛光寺,此大型壁画所画五台众多的大型寺院,有可能是示意性的,但佛光寺中正好画出一座高阁,佛光寺在唐武宗下令灭佛的浩劫中被毁,原寺中的主体建筑正是一座弥勒阁,据说梁、林二位先哲就是按五台山图,推测五台山应有唐代寺院的遗存,历尽艰辛踏查发现的,真是来之不易。

佛光寺虽是五台大寺,但因为寺院距五台的中心地带比较偏远,因此保存了唐代原建,也是偶然的幸运。

7月6日

昨晚住繁峙县,今日去岩山寺,由县境公路转乡村公路,村落稀少,从地图上看,繁峙岩山寺地处五台山的北麓,岩山寺建于金代,壁画塑像俱佳,寺中主要就是文殊殿。五台是文殊的道场,供奉文殊是此地佛教的主要之点。殿内壁画上穿插大量的楼、台、殿、阁,树木葱茏。建筑画的界画方法与建筑形象与榆林窟第3窟十分相似,这也是这次远道造访这一小寺的目的。安西榆林窟与繁峙岩山寺相距四、五千里,居然界画建筑如此相似,中华文化的传播的影响如此迅速而有力,令人惊叹!岩山寺的建筑画傅熙年先生已作了详细的研究。殿中光线阴暗,拍照极为困难。

小殿仅是三间间歇山式屋顶,也作青色剪边琉璃,不知是原建还是近年修缮后的形式,山西普遍喜作此种处理。

图16-应县释迦塔

午后抵达应县参观佛宫寺释迦大塔,佛寺已基本无存,仅存大塔,寺院本身原来就是以塔为主体的寺院,大塔高67米,建于辽代清宁二年(1056年)一条大街的对景正是大塔,远处相望大塔巍峨雄壮,敦实厚重,和山西各地所见的民居都有相似稳重的风格。高67米多的大木塔,外观五层,其内有结构层四层,实际是九层八边形塔,除第一层有内外两重厚重的砖墙外,以上各层的内部全是木结构,用了几十种不同结构的斗拱,但设计制作严谨,在近一千年的时间里,历经多次地震而不毁,实在是一个建筑上的奇迹。我曾经在莫高窟测绘过小小的慈氏塔,此塔也是八边形,所有转角处的斗拱,各种木枋、 阑 额等构件的夹角都是135度。当时的木工大师在设计制作各种木构件,都要按准确的角度制作,否则在安装时就成问题了,就是现代的工程技术人员重建此塔也不是容易的事。

此塔是全木结构,第一层以上各明层还有几身大的泥塑像,也是十分沉重的,下几层有的木料已出现不堪重负被压缩变形的情况,听说已有维修木塔的计划,这是一个浩繁、复杂的大工程,得慎之又慎。因为千年木塔,一但拆卸之后,构件失去压力,又将产生不同程度的变形,到复原安装时可能相当困难,也许是我的多虑。

我国崇尚木结构建筑,有其复杂的文化背景,北魏洛阳皇室曾建造永宁寺木塔,据说高是九层高,虽说是夸大的说法,但据永宁寺的考古发掘,该塔确是规模巨大,塔成后仅几年就毁于雷火。历史上我国各地木塔不少,大多数不能保存下来,人们大概也觉得木构不易保存,北魏时嵩嶽寺塔即为砖造。中国人对木结构情有独钟,砖塔的外部也用砖仿木结构,形成一种塔的风格。

释迦塔的明五层实际是供奉佛像的殿堂,与印度的塔的本意相距甚远,日本的佛塔塔心大都有刹心柱,从底直达塔的顶部,是为刹心柱,是所谓“支提”的含义。

晚抵山西大同,有云冈石窟有关领导的关照。

7月7日

上午去悬空寺,寺在恒山附近的山崖上,事先曾见过其影视图像,已不觉得十分惊奇,但仔细想来,当初建寺是为造成惊人的效果,在陡峭的绝壁上营造如此惊险的景观是达到了奇、绝、险的效果,要达到如此险、绝的建筑,楼、台、殿、阁体量都比较瘦小,相应的建筑个构件也是比较细小的。现在作为一处奇特的旅游景点,游人也是比较多。众多人在殿阁、栏杆、梯道之间攀爬,是否安全,似应多加考虑。今日可惜没有到恒山去。

下午在大同市内参观明代的九龙壁及辽金建筑上下华严寺及善化寺,大同是辽金时代的战略重地,所以有如此规模的大型寺院。下华严寺是以“薄伽教藏”大殿为中心,所谓“教藏”即时储藏佛教经典的大殿。大殿建于辽重熙七年(1038年),大殿面宽五开间,殿内有辽代塑像,甚好,只可惜烟熏火燎,色彩暗淡。大殿的左右教藏的双层橱柜,殿后双侧亦是橱柜,中部有天宫楼阁,并有弧形飞桥相连,虽是小木作,但形式精巧制作精良。梁思成先生曾说是国内也是一处孤例。

上严华寺修建年代与下华严寺同,为契丹皇亲所建,地位显赫,规模宏大,大殿面宽九间,进深五间,据介绍面积有一千五百多平方米,大殿面向东面是契丹人的崇拜东方的习惯。殿内塑像众多,当地为保护需要,我们仅在殿门内小范围内瞻仰诸佛尊容。寺内殿阁楼台甚多,但多为金、元时战火所毁,明清时重建,不及细看。大同一市之内保存如此众多的国保古建筑实是不易。

7月8日

上午到云岗石窟,这是此次出行的最后一天了,以我和其琼的年龄,精神和体力状态已到了勉为其难的状况了,承云岗领导的关照拍了些有关建筑的照片,这里支提窟较多,有些塔形雕凿的非常精细,从建筑形象到各种建筑构件无不认真体现,只是具体而微,“洛阳伽蓝记“中的雄伟的永宁寺塔,可以从石窟中众多的塔形,推想到它的影子。

云岗石窟最早的昙曜五窟,其中露天大佛最为壮丽,当初可能也是在窟内的,不知何时窟的前部倒塌,大佛形成露天造像。但保存完好,风化并不严重,反观另外四个大窟,窟内造像风化十分严重,此中原由值得思考,与山体相连的石质文物,通风干燥是避免风化主要因素。这是我的粗浅认识。昙曜五窟除露天大佛外,其余四窟在窟门之上设明窗,莫高窟第254及251窟也设明窗,应是受云岗窟形的影响。

此次从成都出发,到大同结束,历时18天,参访三十多个文物点,见识中原文化的精华,感受颇深,但限于我们知识有限,时间仓促,对众多而内容丰富的文物,虽是浮光掠影,但毕竟亲临现场,能获得较为深切的感受,实现了长期的愿望。此行得到单位的支助和沿途各文物单位的关照和帮助,在此表示深切的谢意。

18天的中原文物参访,我和老伴李其琼同行,并有女儿孙毅华相伴照顾。时光流逝十年过去了,老伴已于五年前走完了她的人生道路。此篇参访纪略,权作我对老伴、女儿对妈妈的纪念吧

2007年初稿-2016年8月增删修订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