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石窟考古与艺术 >> 正文
中原文物巡礼记略——中原古建筑与敦煌建筑画的关系
敦煌研究院 丨 孙儒僩  丨 2017-3-9    访问量:  

7月2日

图12-天龙山石窟窟檐

8:30山西古建所的小刘陪同我们去天龙山,路过晋祠后进入山区盘旋上山,到达山顶经山路沿西峰下山参看石窟,石窟较残破,特别是人为破坏让人愤慨。此处石窟外部有石刻的窟檐外廊,三开间四柱,柱作八边形柱,柱顶置一斗三升的斗柱,人字拱的补间。拱的上部有横向阑额,此种建筑结构方式在莫高窟隋代第419窟壁画中多有表现。天龙山石窟是北齐兴建略早于隋代,在敦煌隋代壁画中也有阑额置于斗拱之上,但阑额直接与柱头相连接,形成较稳定柱间连接的结构方式,是建筑结构方式的重大改革。隋代是建筑结构发展的过渡时期。

此处一大佛是上下层布局,上层大佛比较完整,下层是三大士,头部均失盗,现存是经近代修复的。窟的大象外部的高阁是近年新修的。用于保护大象免遭风雨侵蚀。外观高阁的造型色调尚比较协调。天龙山石窟岩质是砂岩,节理、层理均很发育,岸边裂隙继续风化,如有地震,石窟文物保护堪虑。 

下午参观晋祠,晋祠是金代以后的一处庞杂的大建筑群,现在主体的建筑是金代的圣母殿。其轴线上有戏楼、献殿、水池、圣母殿建于北宋年间,七间大殿,殿内是减柱布局,显得空间开朗,正中有圣母塑像,后壁及左右壁下,有四十尊圣母的侍女等身塑像,身姿苗条,面目娇好。经雕塑家刘开渠先生的推重,因此广为传颂。圣母殿外檐柱有飞龙缠绕,形式又各不相同,池上有十字桥梁名“鱼 沼 飞梁”。所谓“鱼沼飞梁”实际上是略成方形水池,上架十字相交的桥梁,桥梁下石柱斗拱支撑。与莫高窟唐代经变画净土的宝池有点相似的意趣。但规模甚小,圣母殿周遭古柏参天,有的已经倾斜,依然苍劲挺拔。六十年代初我曾游过一次晋祠,当时园内的“难老泉”池水贯通全祠,泉水清澈见底,晶莹可爱,近些年来,晋祠周边工农业的发展,打井取水,破坏了地下水源,祠内泉流已不复当年,悔之晚矣!。

7月3日 

图13-太原徐显秀墓壁画仪仗人物

上午参观山西省博物馆。馆舍设计新颖,藏品丰富精彩。在这里看见著名的北齐的娄睿墓壁画的照片,人物形象、线描都非常精彩,反映了中原文化的高水平。莫高窟虽然保存了系统的壁画艺术,除少数优秀石窟外,一般石窟的水平上远不及中原达到的高度。下午5时小刘陪我们去太原郊区参观北齐徐显秀墓,砖砌方形墓室。墓室的四壁均有壁画,保存完好,对墓门正壁,徐显秀夫妇坐于高大帐中作宴饮状,左右有持果盘者及正在演奏琵琶、箜篌等乐器乐工。两壁有众多仆从及乐队、及健硕的牛马、羽保、伞盖等仪仗一应俱全。人物大于真人,前呼后拥,蔚为壮观。太原徐显秀墓壁画仪仗人物(插图13)是研究北齐衣冠、服饰、礼仪及显贵人物的豪奢的生活情状。墓室壁画保存完好,人物面目丰腴,红唇白面,有正面,半侧面,侧面等多样画法。面相用浓墨描画,仅在眼侧及嘴角之侧用淡红晕染,是其特点。

墓主徐显秀曾随北魏、东魏,后随北齐,官位显赫。从壁画人物装饰看来似为北方某个民族中的上层人士。

墓室在地下8、9米,墓道上有临时的搭设保护,但从长期来看,急需采取相当的措施才能保证墓室壁画的安全。(近来听说壁画已进行了保护处理)

7月4日

由太原去介休参观后土祠,所谓后土是掌管大地的最高神灵,是一位女性的神,这是一处多进院落的祠庙建筑群。真是楼台殿阁、飞檐画栋,建筑规模不大,但组织极其巧妙,错落有致。戏楼、大殿造型华丽,小巧玲珑昭示厚土女性的灵巧。祠内原有大量彩塑,成于明代。由于殿屋潮湿阴冷,塑像的下部已经严重酥碱。塑像的下部已经酥碱,(后来经修复)殿屋大量使用琉璃,建筑的外观十分华丽。山西是古建筑大省占全国古建筑的70%,保护工作的担子相当沉重, 从介休去平遥,此地是有名的旅游地,街道衙署、牢狱、票号等建筑都保存完好,旅游旺季游人如织,我们只作短暂逗留,转去双林寺看明初塑像及镇国寺五代塑像。镇国寺建于北汉天会七年(963年)也是我国著名的木结构古建筑。山西的古建筑多用琉璃而且是多用在屋脊上,与莫高窟壁画中唐代建筑画屋脊画作绿色,屋面是青色(表示普通的灰瓦)绿色的脊表示琉璃瓦饰。建筑术语称为剪边琉璃。

双林寺虽然是明初的建筑,大殿屋顶全用琉璃瓦件,屋面用橙、绿两色的铺装成菱形图案,非常华丽。莫高窟中唐的158窟中唐石窟的金光明经变中的建筑画的殿堂屋面用三种不同色彩的瓦,铺设成斜行行列,这一现象说明莫高窟建筑画所反映的剪边琉璃和多色琉璃在唐代是存在的,使用也较为普遍,不是画师们的虚构而是现实的反映,当不是偶然的现象。 

7月5日

离太原去南禅寺,寺在五台县的西北荒僻的农村里。11时抵达。南禅寺是八世纪唐代建中三年(782年)的木构建筑,是我国现存最古老的木构建筑实例。实在是特别珍贵。南禅寺大殿是三间小殿,殿内当心间的左右两缝,使用通长大梁,连接殿的前后檐柱,殿内没有柱,殿虽不大但显得开朗。殿的中部设大佛床。形如倒凹字(插图14南禅寺大殿平面示意)佛床上有十三身塑像,一佛、二弟子、文殊、普贤、二昆仑奴、二供养菩萨、二天王、二协侍,人数众多,但排列疏朗,并不拥挤,(七年前一昆仑奴、二菩萨被盗,至今没有破案深感惋惜。)

图15-南禅寺大殿

三间小殿小巧精致,殿中的佛床与莫高窟第61、55、196窟极其相似,可能是当时社会上典型的佛殿建筑布局形式,殿的三间外貌出檐深远,整个殿屋的轮廓与莫高窟第445南壁净土变上部所画三间小殿的外貌极其相似。下午去佛光寺,寺在五台的南边,周边是丘陵,环境较好,园中树木葱茏,从月台上远望,寺外四山环抱,山峦重叠,视野开阔。院中花木扶疏,但不便于拍摄建筑全貌。进入园中左侧是金天会15年所建的文殊殿,五台山是传说中文殊菩萨的道场。殿七开间,约600平方米,除一周檐柱外,殿的内部只有六根柱子,结构大胆而巧妙,庭院正中有一高耸的经幢,造形不错。沿寺院轴线登上高耸的台上,实际是利用山势而成的高台,台上两株古柏苍翠挺拔,大殿建于唐宣宗大宗十一年,(公元857年)大佛殿面阔7间,进深4间。单檐庑殿顶,正面中五间设板门,稍间设直棂窗,朴素庄严。因为在高台上,殿基扁平而低,殿内设横向长矩形的佛床,上有二十余造像,可惜为寺僧重装失去原貌。佛光寺在唐代五台山的繁荣时期是五台十寺之一,莫高窟第61窟五代的五台山图中画大佛光寺,此大型壁画所画五台众多的大型寺院,有可能是示意性的,但佛光寺中正好画出一座高阁,佛光寺在唐武宗下令灭佛的浩劫中被毁,原寺中的主体建筑正是一座弥勒阁,据说梁、林二位先哲就是按五台山图,推测五台山应有唐代寺院的遗存,历尽艰辛踏查发现的,真是来之不易。

佛光寺虽是五台大寺,但因为寺院距五台的中心地带比较偏远,因此保存了唐代原建,也是偶然的幸运。

7月6日

昨晚住繁峙县,今日去岩山寺,由县境公路转乡村公路,村落稀少,从地图上看,繁峙岩山寺地处五台山的北麓,岩山寺建于金代,壁画塑像俱佳,寺中主要就是文殊殿。五台是文殊的道场,供奉文殊是此地佛教的主要之点。殿内壁画上穿插大量的楼、台、殿、阁,树木葱茏。建筑画的界画方法与建筑形象与榆林窟第3窟十分相似,这也是这次远道造访这一小寺的目的。安西榆林窟与繁峙岩山寺相距四、五千里,居然界画建筑如此相似,中华文化的传播的影响如此迅速而有力,令人惊叹!岩山寺的建筑画傅熙年先生已作了详细的研究。殿中光线阴暗,拍照极为困难。

小殿仅是三间间歇山式屋顶,也作青色剪边琉璃,不知是原建还是近年修缮后的形式,山西普遍喜作此种处理。

图16-应县释迦塔

午后抵达应县参观佛宫寺释迦大塔,佛寺已基本无存,仅存大塔,寺院本身原来就是以塔为主体的寺院,大塔高67米,建于辽代清宁二年(1056年)一条大街的对景正是大塔,远处相望大塔巍峨雄壮,敦实厚重,和山西各地所见的民居都有相似稳重的风格。高67米多的大木塔,外观五层,其内有结构层四层,实际是九层八边形塔,除第一层有内外两重厚重的砖墙外,以上各层的内部全是木结构,用了几十种不同结构的斗拱,但设计制作严谨,在近一千年的时间里,历经多次地震而不毁,实在是一个建筑上的奇迹。我曾经在莫高窟测绘过小小的慈氏塔,此塔也是八边形,所有转角处的斗拱,各种木枋、 阑 额等构件的夹角都是135度。当时的木工大师在设计制作各种木构件,都要按准确的角度制作,否则在安装时就成问题了,就是现代的工程技术人员重建此塔也不是容易的事。

此塔是全木结构,第一层以上各明层还有几身大的泥塑像,也是十分沉重的,下几层有的木料已出现不堪重负被压缩变形的情况,听说已有维修木塔的计划,这是一个浩繁、复杂的大工程,得慎之又慎。因为千年木塔,一但拆卸之后,构件失去压力,又将产生不同程度的变形,到复原安装时可能相当困难,也许是我的多虑。

我国崇尚木结构建筑,有其复杂的文化背景,北魏洛阳皇室曾建造永宁寺木塔,据说高是九层高,虽说是夸大的说法,但据永宁寺的考古发掘,该塔确是规模巨大,塔成后仅几年就毁于雷火。历史上我国各地木塔不少,大多数不能保存下来,人们大概也觉得木构不易保存,北魏时嵩嶽寺塔即为砖造。中国人对木结构情有独钟,砖塔的外部也用砖仿木结构,形成一种塔的风格。

释迦塔的明五层实际是供奉佛像的殿堂,与印度的塔的本意相距甚远,日本的佛塔塔心大都有刹心柱,从底直达塔的顶部,是为刹心柱,是所谓“支提”的含义。

晚抵山西大同,有云冈石窟有关领导的关照。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