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敦煌文献 >> 正文
《高王观世音经》早期版本叙录
敦煌研究院 丨 王惠民 丨 2009-12-3    访问量:  

《高王观世音经》为中国较早出现的疑伪经,有时径称《观世音经》,也有《折刀经》之名,内容大致属于诸经摘抄。初唐法琳《辩正论》卷7、道世《法苑珠林》卷14及卷17均有记载。武周时期明诠《大周刊定众经目录》卷7、卷14编入藏经目录,智升《开元释教录》卷18、卷20列为伪经。

现存版本最早的是西魏大统十三年(547)杜照贤造像碑,经文基本完整。而后有东魏武定八年(550)杜英儶等十四人造像碑。上述二碑均为杜姓,均出河南禹县,似乎存在关联。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藏北齐造像碑中有此刻经(存疑)。北京房山刻经中有2部,一刻于隋末第5洞(雷音洞,616年),一刻于7世纪六十年代的第3洞。哥伦比亚大学藏有一初唐造像碑,上面也有该经。龙门石窟有2部。敦煌文献中有2部,一是P.3920,一是俄敦531号。吐鲁番出土文献有一部。黑水城西夏汉文文献中有2部,一是TK117号,一是TK118号。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藏F1914.56宋代石板上刻有水月观音像和《观世音圣咒》,文句来自《高王观世音经》。山西应县木塔发现的辽代写经中有2部。美国新奥尔良博物馆金代木雕菩萨像身中藏有2种3部佛经,一是《高王观世音经》2部、一是《佛说生天经》1部。一些博物馆、图书馆也有保存,明代最多。此经还流传到韩国、日本。

该经在流传过程中文字有所不同,大致分三个阶段。东魏杜照贤造像本、旧金山亚洲艺术馆北齐造像碑本、哥伦比亚大学初唐造像碑本、房山石经的2个版本、俄敦531号本、吐鲁番本基本相同,没有序,可作为早期版本,基本反映了该经出现时的原貌。敦煌P.3920本也没有序,但出现咒语,文字也略有增加,属于第二阶段。黑水城及以后的韩、日版本有很长的序,咒语字数多,属于第三阶段。

此前的研究都没有收集全部资料,西魏杜照贤造像碑、东魏杜英儶等十四人造像碑哥伦比亚大学藏初唐造像碑、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藏北齐造像碑几乎没有人提及,而此四碑是最早的刻经。现将该经早期版本作一叙录。

1、西魏大统十三年(547)杜照贤造像碑本

见中州古籍出版社1989年出版《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第6册第15-17页,记:“西魏大统十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刻。石四面刻,碑在河南禹县。拓片阳高54厘米,阴刻高王经,高63厘米,宽均36厘米。侧刻题名,一高91厘米、宽36厘米,一高65厘米、宽4厘米。正、篆、隶间书。”1915年大村西崖自刊《中国美术史雕塑篇》第291-292页有记录。录文:

《高王经》一卷

《佛说观世音经》一卷。读诵千遍,济渡苦难,拔除生死罪。观世音菩萨。南无佛,佛囗囗(国有)缘,佛法相因,长乐我缘。佛说男(南)无摩诃波若是大神囗,囗囗摩诃佛名是大神咒。男(南)无摩诃波若是大明咒。南无摩诃波若是无边咒。净光囗囗佛。囗囗佛。师子吼神足游王佛。告须弥灯王佛。法护佛。囗囗师子游戏佛。药师留离光佛。普光功德山王佛。囗囗功德宝王佛。六方六佛名号。东方宝光月殿月妙尊音王佛。南方树根花王佛。西方皂王神通艳花王佛。北方月殿清净佛。上方无数精进囗(宝)胜佛。下方善治月音王佛。释迦牟尼佛。弥勒佛。中央:一切众生俱,在法囗(界)中者。行动于地上,及在虚空里,慈忧于一切,囗囗安休息,昼夜修其咒,常有诵此经,囗囗囗毒害。

2、东魏武定八年(550)杜英儶等十四人造像碑

见史语所2008年出版颜娟英主编《北朝佛教石刻拓片百品》第53件。此件也出河南禹县,功德主也是杜姓,《高王经》内容相同,似乎与前件存在关联。录文:

《高王经》一卷

《佛说观世音经》一卷。读讼(诵)千遍,济彼苦难,拔除生死罪。观世音菩萨。南无佛,佛囗囗(国有)缘,佛法相因,长乐我缘。佛说男(南)无摩诃波若是大神囗,囗囗摩诃佛名是大神咒。男(南)无摩诃波若是大明咒。南无摩诃波若是无等等咒。净光悲媚佛。法囗佛。师子吼神足游王佛。告须弥登(灯)王佛。法护佛。金囗师子游戏佛。药师留璃光佛。普光攻(功)德山王佛。囗治攻(功)德宝王佛。六方六佛名号。东方宝光囗(月)殿妙尊音王囗(佛)。南方树根花王佛。西方皂王神通艳花王佛。北方月璧清净佛。上方无数精进宝胜佛。下方善治月音王佛。释迦牟尼佛。弥勒佛。中央:一切众生俱,在法戒(界)中者。行动于地上,及以虚空里,慈忧于囗(一)切,宁可安休息,昼夜修其心,常有囗(诵)此经,囗囗囗毒害。

3、北齐造像碑本

旧金山亚洲艺术馆藏北齐造像碑,馆藏号B63S5,高147.2厘米,正面上端刻观音七尊像(主尊为观音,有二弟子二菩萨二力士,均为立像),下半段刻《高王观世音经》、《天公经》,图见该馆1974年编印的《Chinese, Korean, and Japanese sculpture : the Avery Brundage Collection》第65图,书后附有录文。金申《海外及港台藏历代佛像珍品纪年图鉴》有照片并有录文,云:“佛像造型欠缺力度,线条柔弱,狮子龛置于碑首,真伪可疑。”[1][1] 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部藏有早年缪筌孙艺风堂拓本(“艺19688号”)。

录文:

自然转经行道弥勒佛前。朝念观世音、暮念观世音、行念观世音、坐念观世音,念念从心起,念佛不离心。刀山自摧折,剑落不伤人。今当诵此经,可得免脱身。菩萨在世时,乘船南度海,道逢疾风雨,海水扬波满,船上五百人,首死不望口,齐唱南无佛,一切得解脱。

《佛说观世音经》一卷。

《佛说观音经》,读诵千遍,得度苦难,拔除生死罪。

观世音菩萨。南无佛。佛国有缘,佛法相因,常乐我缘。

佛说摩诃般若是大神咒:南无摩诃般若是大神咒,南无摩诃般若是大明咒,南无摩诃般若是大无等等咒。

净光秘密佛、法藏佛、师子吼神足游王佛、告须弥灯王佛、法护佛、金刚师子游戏佛、药师琉璃光佛、普光功德山王佛、善住功德宝王佛。

六方六佛名号:东方宝光月殿妙尊音王佛、南方树根花王佛、西方皂王神通艳花佛、北方月殿清净佛、上方无数精进宝首佛、下方善家(?)月音王佛。

释迦牟尼佛、弥勒佛、东方快乐佛、月明照住王佛、过去坚持佛、分别七净佛、妙法莲花花上王佛。

令一切众生类,在玉界中者,住于地上者及以虚空中,慈爱于一切,令各安休息,昼夜修慈心,常念诵此偈,消伏于毒害,常夜半起,三称六方六佛名字,永拔三途八难之处,上众法堂快。

从经文内容看,似乎不是早期版本,此造像碑可能是赝品。

附:《天公经》录文:

佛说天公经一卷

佛说天公经。琉璃当作地,白银作四壁,金铜作中柱,鸟身作屋梁,真金作屋脊,水银作屋砖,黄金作罗薄,赤金作雀臀,星宿作雀头,日月作宝窗,至心当涅槃,华严与杂经,手得把此经,即得篆文成,眠能看此经,即得重光生,口能读此经,即得好音声,耳能听此经,历劫大聪明,为天读千遍,大富长者宜子孙,生男寿万岁,生女寿万年,热病自消除,良师不过门,为天读千遍,常在弥勒前叩头,礼拜供养常至心。

4、房山石经第5洞隋代本

第5洞(雷音洞)刻于616年顷,《高王观世音经》拓本见华夏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30卷本《房山石经》第1册第118页“五洞八二”。在《佛临般涅槃略说教戒经》尾部题名后刻“已下《大王观世音经》一卷”。内容与东魏本完全一样,拓本不是很清楚。

5、房山石经第3洞初唐本

第3洞有几处出现纪年,知刻于7世纪60年代,《高王观世音经》18行,拓本见华夏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30卷本《房山石经》第2册第373页“三洞二三八”,拓本清楚。首题“佛说观世音经一卷”,尾题“佛说高王观世音经”。

6、哥伦比亚大学初唐造像碑本

碑的正面上层龛雕一倚坐佛二弟子,应是弥勒说法图;下层龛为主龛,帐形龛内雕一结跏趺坐说法佛二弟子二菩萨,龛外二天王二禅定僧二飞天,龛下为双狮6供养人、题记。背面上部为菩萨形半跏坐地藏,地藏持物不明,双手掌心向外现出六道,六道旁的题名与一般六道不同;中部开二列龛,雕涅槃、金棺示现;下部右侧小龛雕一禅定佛二弟子,左侧刻《高王观世音经》。此造像碑未见学者引用。图见该大学2008年出版的《Treasures Rediscovered: Chinese Stone Sculpture from the Sackler Collections at Columbia University》第5图。下部有五六个缺字,属于早期版本。张总《观世音<高王经>并应化像碑》一文有专考,载《世界宗教文化》2010年第3期。

佛说观世音经一卷。读诵千遍,得度……

观世音菩萨,南无佛,佛国有缘,佛法相……

说南无摩诃般若是大神咒,南无摩……

咒,说南无摩诃般若是无等等咒。净……

师子吼神足游王佛、高须弥登王佛……

师子游戏佛、药师琉璃光佛。普光……

功德宝王佛。六方六佛名号:东方宝……

王佛、西方造王神通焰花王佛、北方月……

无数精进宝首佛、下方善家……

尼佛、弥勒佛。一切众生俱,在法界中者……

虚空里,慈忧于一切,令各安隐休,昼……

应诵此偈,消伏于毒害。   高王观……

净妙寺比丘尼静意为亡阇梨及……

经一卷。愿托生西方,极乐国土。意……

生,同登此福。

7、龙门石窟1861龛本

见李玉昆《龙门石窟碑刻题记汇录》,今似不存。张总文有转录。首行“佛说观世音经一卷”,尾题“高王观世音经”,属于早期版本。

囗囗观世音经一卷

囗囗观世音经一卷。读诵千遍……

……观世音菩萨。南无佛。佛国……

……弥勒佛前……南无摩诃……

……南无摩诃般若波罗蜜是……

南无摩诃般若是无等咒。净光……佛

囗囗神足幽王佛、告须弥登王佛……

囗囗囗佛、药师琉璃光佛……

……方囗佛名……

囗囗方造王佛。

释迦摩尼……众生

……有……

昼夜……

焰花王佛、北方月……

囗囗方善寂月音王……

囗囗众生,在囗世界……

囗囗囗囗一切,令各安……

……伏于毒害……

高王观世音经。

8、龙门石窟老龙洞永徽二年(651)本

今存,录文见张总文。尾题:“永徽二年五月十五日,佛弟子刘囗囗敬造释迦像一躯,又凿石造《观世音经》一卷。读诵廿遍,愿佛囗囗流,法轮常转,四囗宁净,兵驾永息,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又愿弟子共法界众生囗波若雨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弟子刘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

9、吐鲁番本

日本出口常顺藏,见法藏馆1978年出版藤枝晃《高昌残影:出口常顺藏トルファン出土佛典段篇图录》,又见2005年法藏馆出版藤枝晃《高昌残影释录:トルファン出土佛典の研究》第131-132页“宝车菩萨经、观世音折刀除罪经合卷”条。《高王观世音经》共13行,首全尾缺,下部缺。初唐写本,首题“《佛说观世音折刀除罪经》”,正文第一行开头题“《佛说观世音经》”。关于《折刀经》之名,见于智升《开元释教录》卷20记载:“《净度三昧经》三卷,《法社经》二卷,《毗罗三昧经》二卷,《决定罪福经》一卷,《益意经》二卷,《救护身命济人病苦厄经》一卷,《最妙胜定经》一卷,《观世音三昧经》一卷,《清净法行经》一卷,《高王观世音经》一卷(或云《折刀经》)。《净度经》下十部一十五卷,并是古旧录中伪疑之经,《周录》虽编入正文,理并涉人谋,故此录中除之不载。”

10、黑水城A本

编号TK117,刻本,见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出版的《俄藏黑水城文献》第3册第36-40页。

11、黑水城B本

编号TK118,刻本,内容与黑水城A本相同,但字体、行字数不同。

12、弗利尔藏本

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藏F1914.56为一方形石板,高52.2、宽52.8、厚12.0厘米,中间圆圈内线刻水月观音,下方右侧为1095年题记,下方左侧为《观世音圣咒》。右侧有1663年天水徐楷熙补刻文字。水月观音为侧身像,结跏趺坐,左手托净瓶于胸前,右手置膝上,持柳枝。观音的前方(碑的左侧)刻“观世音圣咒”5字,下方9行文字,自左向右书写:“南无观世音。与佛有因,与佛有缘,佛法相因,常乐我净。朝念观世音,暮念观世音,念念从缘起,念佛不离心。”图见台湾法鼓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出版的于君方《观音》第272页。

13、日本藏本

《续藏经》收录一部韩国光武二年(1898)刻本,《大正藏》第85册所收即是此版本。后面有八大菩萨名。此版本虽然较晚,但收入藏经,故作一记录。

14、俄敦531号本

见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出版的《俄藏敦煌文献》第6册第346页。首全尾缺,存11行,首行题:“佛说观世音经一卷”,止于“北方月”。属于早期版本,时代待确定。

15、敦煌P.3920本

P.3920是非常长的一个写卷,第一页第4行上方有一“四”字,此后每页一般10行,上有序列号,最后一页有“二百廿一”,则前面1-3页缺,全卷221页2000余行,行约30字,字数5、6万字之多,现存前11部经为密教经典,最后一部为《高王观世音经》,这12部经是:

伽梵达摩译《千手千眼观音经并序》,4-39页;

智通译《千手千眼观音经》,40-73页;

佛陀波利译《佛顶尊胜陀罗尼经》,74-86页;

宝思惟译《随求即得陀罗尼经》,87-117页;

菩提流支译《如意轮观音经》,118-157页;

《陀罗尼集经》卷2《大轮金刚咒》,2行,158页;

不空译《大轮金刚陀罗尼经》,158-161页;

不空译《金刚顶经修习瑜伽迎请仪》,162-176页;

不空译《金刚顶经修习瑜伽仪》,177-210页;

不空译《救拔焰口饿鬼陀罗尼经》,211-216页;

不空译《大威德金轮佛顶炽威光如来消除一切灾难陀罗尼经》,217-219页;

《高王观世音经》,220-221页。

《高王观世音经》

观世音菩萨。南无佛、南无法、南无僧。

佛国有缘,佛法相因,常乐我净,有缘佛法。

南无摩诃般若波罗蜜是大神咒,南无摩诃般若波罗蜜是大明咒,南无摩诃般若波罗蜜是无上咒,南无摩诃波罗蜜是无等等咒。

南无:净光秘蜜(密)佛、法藏佛、师子吼神足幽王佛、佛告须弥登王佛、法护佛、金刚藏师子游戏佛、宝胜佛、药师琉璃光佛、普光功德山王佛、善住功德宝王佛、过去七佛、未来贤劫千佛、千五百佛、万五千佛、五百花胜佛、百亿金刚藏佛。

六方六佛名号:东方宝光月殿月妙尊音王佛、南方树根花王佛、西方皂王神通焰花王佛、北方月殿清净佛、上方无数精进宝首佛、下方善寂月音王佛。

无量诸佛:多宝佛、释迦牟尼佛、弥勒佛。

中央:一切众生在,佛国界中者,行住于地上,及在虚空中,慈忧于一切。

众生各令安隐休息:昼夜修持心,常求诵此经,能灭生死苦,消伏于毒害。

那摩:大明观世音、观明观世音、高明观世音、开明观世音、普王如来、化胜菩萨。

念念颂此偈:七佛世尊即说咒曰:帝毗离尼帝 莎婆诃。

十方观世音  一切诸菩萨

誓愿救众生  称名悉解脱

恐有薄福者  发重为解脱

但是有因缘  读诵口不辍

诵经满千遍  念念心不绝

火焰不能伤  刀兵立摧折

恚怒生欢喜  死者变成活

莫言此是虚  诸佛不妄说。

《高王观世音经》一卷。

参考文献:

牧田谛亮《六朝古逸观世音灵验记の研究》,(京都)平乐寺书店,1970年。参牧田谛亮《疑经研究》(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1976年出版)。

桐谷征一《伪经高王经のテキストと信仰》,(日)《法华文化研究》16号,1990年。

李小荣《<高王观世音经>考析》,《敦煌研究》2003年第1期。

张总《<高王观世音经>刻写印诸本源流》,《2004年龙门石窟国际学术研讨会文集》,河南人民出版社,2006年。

张总《观世音<高王经>并应化像碑》,《世界宗教文化》2010年第3期。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