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敦煌学研究 >> 敦煌文献 >> 正文
东阳王元荣资料辨析
敦煌研究院 丨 王惠民 丨 2010-12-17    访问量:  

东阳王元荣在正史上记载甚少,但敦煌资料有较多保存,下面对全部东阳王元荣的资料进行叙述。

一、元荣之生平

1、元荣之来敦煌时间。根据《王夫人元华光墓志》,孝昌元年(525)九月,华光卒,墓志提到她是“瓜州荣之第二妹。”说明元荣早在孝昌元年九月之前就到敦煌了,但具体时间不详。遗憾的是,一些学者长篇专论也没有注意到这条资料(文梦霞《再论东阳王元荣领瓜州刺史的时间》,《敦煌研究》2006年第2期)。

2、元荣之封东阳王时间。《魏书》卷10记载永安二年(529)八月,“封瓜州刺史元太荣为东阳王”,但日本书道博物馆藏的一件尹波写的《观音经》中,题记云“扈从主人东阳王殿下届临瓜土。”尾署孝昌三年(527),说明抄写此经时的527年,元荣已经称东阳王了。这条资料应当可靠,可纠《魏书》之误。又,有学者依据此题记,认为:“孝昌三年,东阳王元荣出任瓜州刺史,从洛阳来到敦煌。”(《敦煌研究文集》第39页)误。

3、元荣之卒年。元荣的卒年不详,《周书》卷22“申徽传”记载:“先是,东阳王元荣为瓜州刺史,其女婿刘(校:据P.3312《贤愚经》写经题记,应为邓)彦随焉。及荣死,瓜州首望表荣子康为刺史,彦遂杀康而取其位。属四方多难,朝廷不遑问罪,因授彦刺史。”诸事均无具体年代。P.3312《贤愚经》写经题记是:“敦煌太守邓彦妻元法英供养。”参《周书》的记载,我们知道元法英是元荣的女儿。敦煌遗书中有她在大统八年(542)十一月写的《摩诃衍经》(李盛铎旧藏,下落待查),题记:“大魏大统八年十一月十五日,佛弟子瓜州刺史邓彦妻昌乐公主元敬写《摩诃衍经》一百卷。上愿皇帝陛下国祚再隆,八方顺轨。又愿弟子现在夫妻男女家眷,四大康健,殃灾永灭。将来之世,普及含生,同成正觉。”说明542年时元荣、元康均已卒,邓彦已为瓜州刺史。大统八年写经只能证明542年之前东阳王元荣已卒,但卒于何年是不清楚的,有学者直接提出元荣卒于是年:“西魏特从中原派来鲜卑宗室东阳王元荣于孝昌元年(525)出任瓜州刺史,一直延续到大统八年(542)元荣去世,长达十七年之久。”(《1994年敦煌学国际研讨会文集》石窟艺术卷,第52页)。又有学者提出元荣卒于537年:“北魏孝昌元年(公元525年),宗室元荣任瓜州(敦煌)刺史,永安三年(公元530年),元荣被封为东阳王。……第285窟竣工于西魏大统五年(公元539年),此时元荣已去世2年。”(《敦煌石窟全集》本生因缘故事画卷,第84页)这一说法原文作者后来也表示无从查考,但曾被通俗读物作者引用。

关于元荣最早的有具体年代的资料是《王夫人元华光墓志》(525年),最晚有具体年代的资料是永熙二年(533)写经。但间接资料还可以将元荣活动年限再往后推一些,《周书》令狐整传记载:“顷之,魏孝武西迁,河右扰乱,荣仗整防扞,州境获宁。”可见到孝武西迁之后元荣仍为瓜州刺史由此可推元荣之死不早于孝武西迁之年(534) 

二、元荣之开窟

初唐332窟前室南侧原有建窟时立的《李君莫高窟佛龛碑》,两面镌字,1921年被流窜来的白俄折断,残碑现存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馆藏号Z1101号。幸此前有金石学家徐松等做了拓片,碑文又见P.2551。据碑文知,此碑乃武周圣历元年(698)立,故又称《圣历碑》。碑主李义,字克让,碑先叙述此窟创建年代及武周时敦煌佛教的盛况,次叙陇右李氏源流及李克让修今332窟之功德。其中提到:“莫高窟者,厥初秦建元二年(366),有沙门乐僔,戒行清虚,执心恬静。尝杖锡林野,行至此山,忽见金光,状有千佛,遂架空凿岩,造窟一龛。次有法良禅师从东届此,又于僔师窟侧,更即营建,伽蓝之起,滥觞于二僧。复有刺史建平公、东阳王等各修一大窟。而后合州黎庶,造作相仍。实神秀之幽岩、灵奇之净域也。”“爰自秦建元之日,迄大周圣历之辰,乐僔、法良发其宗,建平、东阳弘其迹,推甲子四百他岁,计窟室一千余龛,今见置僧徒,即为崇教寺也。”学者已经将428窟比定为建平公窟,而东阳王窟则证据较少,学者倾向于285窟,但没有象428窟那样证据充分。

285窟主室平面略呈正方形,东西进深、南北宽约6.4米,窟中央有宽2.3、高0.3米的方坛,南北壁各开4个禅室。西壁正中开一大龛,塑倚坐佛,两侧各开一小龛,塑禅定比丘,龛间主要画大自在天等印度诸神。窟顶四披主要画伏羲、女娲、雷神等中国神话诸神。东壁门两侧各画一铺说法图(北侧一铺存尊像题名)。南壁画五百强盗成佛缘、度恶牛缘(以上为因缘故事画);沙弥守戒自杀、度跋提长者姊(以上为戒律故事画);施身闻偈(本生故事画)等5组故事画和一铺释迦多宝并坐说法图。《圣历碑》提到东阳王元荣曾开凿一大窟,可能就是现在的285窟。由于285窟有大统四年、五年(538、539)的纪年,这与元荣任职时间接近。此窟艺术精湛,非一般百姓所能投资建造,北壁主要位置画8佛,西侧二佛下榜题西侧画一身女供养人,左手持长柄香炉、右手置腰间(似持一物),东侧画3身男供养人,均笼袖。这4身供养人穿贵族服饰,可能就是元荣夫妇,所以在西魏诸窟中,此窟为元荣所建洞窟的可能性最大。

三、元荣之写经

元荣佞佛,在敦煌写了许多佛经,保存下来的也不少,有题记的有11条。

1、北图殷46号《仁王般若经》:

永安三年七月廿三日佛弟子元荣为梵释天王……若经一百部合三百部并前立愿乞延年……。

2、京都博物馆《仁王般若经》:

佛说仁王般若经卷上

大代永(下缺一安字)三年岁次庚戌七月甲戌廿三日丙申,佛弟子使持节散(下缺一骑字)常侍都督岭西将军事车骑大将军瓜州刺史东阳王元荣,生在末劫,无常难保,百年之期,一报极果。窃闻诸菩萨天人将护圣智,立誓余化,自有成告,有能禀圣化者,所愿皆得,天人将护,覆卫其人,令无衰?,所求称愿。弟子自惟福薄,屡婴重患,恐?灰粉之央,天难诣,既具秽类,将何以自救?惟庶心天人,仰凭诸佛。敬造《仁王般若经》三百部,一百部仰为梵天王,一百部仰为帝释天,一百(下缺一部字)仰为比沙门天王等。以此经力之故,速早成佛,救护弟子,延年益寿,上等菩萨,下齐彭祖。若天王誓不虚发,并前所立愿,弟子晏望延年之寿,事同前愿。如无所念,愿生离苦也。

3、S.4528《仁王般若经》:

大代建明二年四月十五日,佛弟子元荣,既居末劫,生死是累,离乡已久,归慕常心,是以身及妻子奴婢六畜,悉用为比沙门天王布施三宝。以银钱千文赎,钱一千文赎身及妻子,一千文赎奴婢,一千文赎六畜。入法之钱,即用造经。愿天生成佛,弟子家眷奴婢六畜,滋益护命,,乃至菩提,悉蒙还阙,所愿如是。

4、北图菜50号《摩诃衍经》卷一:

《摩诃衍经》卷第一

大代普泰二年岁次壬子三月乙丑朔廿五日己丑,弟子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岭 西诸……阳王元荣……。

5-8、P.2143《大智度论》、日本京都博物馆《大智度论》,日本书道博物馆《律藏初分》,上海图书馆《维摩诘经疏》。这些写经题记基本相同,《律藏初分》题记:

律藏初分卷第十四

大代普泰二年岁次壬子三月乙丑朔廿五日己丑,弟子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岭西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瓜州刺史东阳王元荣:惟天地妖荒,王路否塞,君臣失礼,于兹多载。天子中兴,是得遣息叔和,早得回还。敬造《无量寿经》一百部,四十部为毗沙门天王,卅部为帝释天王,卅部为梵释天王。造《摩诃衍》一部百卷,卷为毗沙门天王,卅卷为帝释天王,卅卷为梵释天王。《内律》五十五卷,一分为毗沙门天王,一分为帝释天王,一分为梵释天王。造《贤愚》一部,为毗沙门天王。《观佛三昧》一部,为帝释天王。《大云》一部,为梵释天王。愿天王等早成佛道,又愿元祚无穷,帝嗣不绝。四方附化,恶贼退散。国丰民安,善愿从心,含生有识之类,咸同斯愿。

9、上海图书馆100号《无量寿经》:

《无量寿经》卷下。瓜州刺史元太荣所供养经。比丘僧保写。

虽无年号,但可能是普泰二年写的100部《无量寿经》之一。

10-11、日本五岛美术馆《大方等大集经》,《涅槃经》(S.4415)等。《涅槃经》题记:

大代大魏永熙二年七月十三日,清信士使持节散骑常侍开府仪同三司都督岭西诸军事骠骑大将军瓜州刺史东阳王元太荣敬造《涅》、《法华》、《大云》、《贤愚》、《观佛三昧》、《祖持》、《金光明》、《维摩》、《药师》各一部,合一百卷。仰为比沙门天王,愿弟子所患永除,四体休宁,所愿如是。

上述写经按照落款时间,可分为4组:永安三年(530)七月廿三日(1,2);建明二年(531)四月十五日(3);普泰二年(532)三月廿五日(4-9);永熙二年(533)七月廿三日(10,11)。与题记中提到的数量相比,现存元荣写经是很少的。从永熙二年写经题记看,这次写经有9部,从中也难看出某些佛教义理思想,大约只是一种功德活动而已。

(文/王惠民)

相关阅读:

敦煌研究院版权所有 陇ICP11000088号-1号 敦煌研究院网站投稿邮箱 tougao@dha.ac.cn

Copyright For Dunhuang Academy (C) www.dha.ac.cn Tel:(86) 0937-8869852